• 第十八章 装病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05本章字数:2130字

    当天夜里王栋就接到了电话,事情已经摆平了,武超被暴打了一顿,胳膊也被折了一条。

    听闻这个消息高晓东得意的笑了,武超这种蝼蚁也想和自己斗真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夜色深沉。

    白雪琳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了,武超连个影子都没,而且电话也打不通,她不由得有些着急了。

    难道武超出事了?

    不会是高晓东对武超做什么了吧?

    就在白雪琳着急的时候武超回来了。

    打开房门看着武超的样子白家姐妹都惊呆了,武超左臂裹着厚厚的石膏吊在胳膊上,面色憔悴,衣服也被撕破了,上面还有好几个脚印。

    精神萎靡,狼狈不堪。

    武超被打了!

    “你……你这是怎么了?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白雪琳一脸的关切。

    白雪菲也跑了过来,她立刻想到了高晓东,难道是高晓东把武超打成这个样子的?

    就为了出气他怎么会如此的极端?

    看着武超憔悴的样子白雪菲的心里不由得涌起了一阵阵的愧疚,她的确讨厌武超,可没想到要害他。

    武超的伪装技术相当精湛,就凭白家姐妹的水准是不可能看的穿的。

    想要摆平高晓东,想要翻盘,武超使出了狠招。

    只要假装受伤才能让高晓东放松警惕,如果他知道王栋行动失败,那么高晓东必定会更加的疯狂对付自己,极有可能开除自己。

    蛰伏待机,伺机而动,这是武超最擅长干的事情。

    “我没事,下班后回来的路上我被几个人伏击打断了胳膊,已经报案了,放心吧,我没事,明天还可以上班。”

    武超装出一副很坚强的样子,他想看看白雪琳会有什么样的表现。

    无故被人暴打,白雪琳更加坚信这件事情就是高晓东干的。

    “瞎说什么呢,你都这样了还怎么上班,你在家好好养伤,我会替你请假的。”

    武超等的就是她这句话,他叹了一口气,道:“不了,我还是去上班吧,二组离不开我,我只是左手受伤,右手还好的很。”

    白雪菲犹豫了一下,问:“那打你的人有没有说什么?警察有查到什么线索吗?”

    武超发现白雪菲的手指在轻微颤动,这是紧张的表现,这小妮子有问题。

    武超不由得想起了茶楼的事情,高晓东不请自来,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和白雪琳在哪里的?

    难道,是白雪菲从中作梗?

    “有啊。”

    “查到什么了?”白雪菲迫不及待的问。

    白雪琳也发现了异常,白雪菲关心过头了。

    “警察抓住了一个家伙,说已经问出一些结果了。”

    武超面不改色心不跳,撒谎眼睛都不眨一下。

    白雪菲的脸色瞬间大变,她找了个理由迅速回了房间,白雪琳不动声色心里有了答案。

    “走,我送你去大医院,住院,不要上班了。”白雪琳拿起衣服就要带武超出去。

    “不用了,真的不用,我很累,想休息一下。”

    武超走进了房间,白雪琳跟了进去带上了房门。

    “武超,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高晓东干的?”

    “或许吧,即使你这会儿找到他他也不会承认,算了,事情已经过去了,这其实不是什么坏事。“

    “什么?这是好事?这算是什么好事,我一定会找他算账。”

    白雪琳气不可遏,高晓东实在是太过分了。

    “是啊,你想想看,如果我没有受伤他就会放过我吗?不会的,他是不会罢休的,或许我这个样子才是他最想看见的,也只有这样我才能留在公司。”

    “哼,难道就这么算了?不可能,他要是敢开除你我跟他没完。”

    武超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武超不过是个小角色,白家和高家就算是有矛盾也不会因为武超撕破脸,白雪琳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不要去找他闹,他这会儿恐怕早就想好的怎么应付你,他会以我来要挟你,现在最好的做法就是按兵不动,他一定还会出手的,到时候只要抓住把柄,拿到铁一样的证据,一次摆平他。”

    “你明知道是他做的,怎么能忍呢?”白雪琳一挥手打在了武超的胳膊上。

    武超立刻捂着手装出一副很痛苦的样子。

    “哎哟!”

    武超捂着手叫痛,白雪琳伸出手想去碰又不敢,咬着嘴唇手足无措。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你去忙吧,我能自己照顾自己。”

    “别说了,你这个样子怎么能照顾自己,还没吃饭吧,我去给你煮点吃的。”

    白雪琳走出房间摸出手机翻出了高晓东的电话,她要问问高晓东为什么这么做。

    电话通了,电话那头传来了高晓东的声音,白雪琳想到了武超的话,这会儿质问高晓东毫无意义,他是不会承认的。

    白雪琳回过头看着武超,武超正蹲在地上单手解鞋带,是她把武超害成这个样子,她了解高晓东的手段,他是不会停手的,武超或许还会受到伤害。

    这个和自己没有任何交集,完全被自己利用的男人,因为自己承担了太多的风险,自己真的做错了吗?

    “喂,阿雪,我知道是你。”

    白雪琳挂断了电话,相比高晓东她更愿意相信武超。

    至少,武超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至少要比高晓东老实的多。

    白雪琳穿上衣服匆匆出了门,武超骨折了必须好好调养。

    酒吧里面高晓东得意的笑了,白雪琳欲言又止的电话似乎证明了王栋的说法,武超被打了。

    “高董,她没说点什么?”王栋试探着问。

    “没有,她还在犹豫,不过你放心她一定会来求我,天底下就没有我摆不平的女人,贱货。”

    “对对对,她就是个贱货。”王栋也跟着笑了。

    高晓东拿起酒杯从王栋头上淋了下来,王栋一愣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酒水顺着王栋的脸颊打湿了衬衣,他没有反抗也没有逃跑,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高晓东。

    “知道我为什么淋你吗?她是我的女人,除了我能叫她贱货谁也不可以,以后你再敢乱说我剪了你的舌头。”

    高晓东拿起酒瓶灌了一大口,他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迈入了舞池之中。

    王栋擦了擦脸上的酒水,眼里露出一丝杀意,他对高晓东忠心耿耿,可高晓东却把他当做一条狗。

    呼来喝去,想骂就骂,想打就打。

    王栋不由得捏紧了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