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过河拆桥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05本章字数:3088字

    “王栋,你居然做出如此出格的事情,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高晓东没有多想就把王栋给卖了。

    其实事情还有转机,只要王栋一口咬死说这件事情不是他干的,刚刚只不过是一时气愤说的气话,武超也拿不出铁的证据来证明就是他派人干的。

    可高晓东却出卖了王栋,这彻底伤透了王栋的心。

    这么多年王栋对高晓东忠心耿耿,说一不二。

    可以说高晓东想做只要一句话王栋就会去做,而且他从不和高晓东提工资的事情,高晓东给多少就算多少。

    可是高晓东呢却从不把他当人看,昨天就因为说错一句话他就泼了他一脸的酒水。

    现在在他最需要支持的时候,高晓东为了自保毫不犹豫的将他抛弃了。

    哀莫大于心死,虽然还有反击的机会,但王栋放弃了。

    过河拆桥,卸磨杀驴,王栋被伤透了心。

    白雪琳嘴角浮现出一丝得意的冷笑,她心里暗暗吃惊,没想到武超居然还有这么一手,干的实在漂亮。

    “王栋,现在你还有什么可说的?”白雪琳问。

    王栋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

    “没什么可说的,没错,就是我派人打了他。”王栋承认了,他放弃了最后一丝希望。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是谁指使你的?”白雪琳看着高晓东问,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高晓东则是按着王栋,只要王栋供出他,他立刻否认然后离开,白松林就算是再有本事也不敢轻易动他。

    “没有谁,就是个人恩怨,好了,要报警要怎么样你们看着办吧。”王栋没有供出高晓东,也没那个心情,他这会儿只想离开。

    “王栋,你只要把幕后主使说出来,我可以保你周全,你只不过奉命行事,没有必要背黑锅。”白雪琳还是不愿意放弃。

    王栋是高晓东的人,幕后主使是谁大家心知肚明。

    “王栋,你最好想好了再说话,不然后果自负。”高晓东彻底撕破了脸,公然威胁恐吓。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白松林已经很满意了,只要能够除掉王栋就相当于砍掉了高晓东一条手臂,这就足够了。

    想要一次扳倒高晓东是绝不可能的。

    “好了,我看这件事就这样处理吧,王栋挟私报复性质恶劣,公司已经不适合你了。这件事情也不要再扩大影响,避免损伤公司声誉,你主动辞职,我们不会再追究你的责任,如果你不愿意那么我们就走司法程序。”

    白松林网开一面,秘密辞退王栋已经是很仁慈的做法了。

    这样的处理方式既能给足高晓东面子也能以最稳妥的方式将风波迅速压下去。

    “这样做是不是太便宜他了,他故意伤人,我们应该报警,让警察来调查这里面还有什么猫腻,是不是有人在幕后指使?”

    对于叔叔的处理方式白雪琳很不满,明明就有机会将这件事情扩大化,高晓东明显就是主使,为什么要放过他们?是不是太保守了?

    “别说了,这件事情就这样吧,武超治疗期间的一切费用由公司承担。”

    高晓东舒了一口气,站起身扭了扭脖子,百无聊赖的说:“以后这种事情就不要叫我来了,你们没事我还有事,闹半天跟我有关系吗?可笑。”

    高晓东离开了,王栋也出去了。

    武超和周鹏飞也走了就留下了白雪琳。

    白雪琳坐在椅子上歪着头一脸的不悦,她不明白为什么叔叔要这么做,这样的好机会为什么要放过。

    白松林见白雪琳这个样子就明白了其中的缘由,他扶了扶眼镜露出一丝笑容。

    “怎么,还在生气啊?”

    “你说呢,这么好的机会你怎么说放弃就放弃了,你在害怕什么?”

    白松林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意味深长的说:“事情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即使王栋指证高晓东你能把他怎么样?高晓东完全可以一口拒绝说是王栋诬告,没有证据仅凭证言是不够的。”

    对啊,自己怎么就没想到,白雪琳又问:“那为什么要放过王栋?”

    “放过?不,打狗还得看主人,我们的效果已经达到了,没有必要把事情做的太绝,而且你没看出来吗,王栋对高晓东很失望,他是主动放弃的,高晓东狂妄自大失去了一大助力,可笑他自己却不以为然。”

    白松林又道:“对待任何一件事情我们都要以辩证的眼光看待,以最稳健的方式处理,只有这里才能将自己立于不败之地,还有,那个武超不简单。”

    不简单?

    白雪琳还真不觉得。

    “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偶尔有闪光的表现。”

    “不,不是这样的,刚开始我和你的看法一样,可后来我发现此人绝对不是表面表现的那么平庸,他在演戏。这种场合每个人的情绪波动都会反应出来,紧张,兴奋,疑惑焦虑,可是他呢,面不改色心不跳,说话不卑不亢,那气场绝对不是一个弱者。”

    “或许吧。”

    白雪琳这会儿什么都不想说了,或许叔叔说的有理,可她无法咽下这口气。

    “阿栋,干的漂亮,很聪明。”高晓东的手搭上了王栋的肩膀。

    换做以前王栋这会儿早就笑着打招呼了,可现在王栋板着脸冷冷的瞪着高晓东,然后甩开了高晓东的手。

    “你这是干什么?怎么,你还和我生气啊,放心,他今天开除你我明天就把你请进来,业务部,后勤部,那个部门都没问题,公关部女孩子最多,去不去?”

    “算了吧,高晓东。”

    王栋退了一步,高晓东,这是他第一次对高晓东直呼其名。

    “你什么意思?”高晓东问。

    “没什么意思,我王栋对你忠心耿耿说一不二,可是你却把老子当成一条狗,呼来喝去,骂骂咧咧,就像是老子欠你什么,刚刚为了保全你自己,你毫不犹豫就把我出卖了,你这样的居然还配跟别人称兄道弟,从今往后我们两不相欠,记住我的话,你这样下去早晚玩完。”

    王栋转过身下了楼梯,他再也不想理会高晓东。

    “我草,你他妈还有性格了,好啊,你走啊,走了就不要再回来了。”高晓东气的叫骂起来。

    王栋头也不回的走了,这会儿就算是高晓东跪着求他他也不会再回来。

    大办公室里这会儿又开始忙活起来了,

    王宝带着人正在搬武超的东西,以前柯达不再他才有资格坐最前面,可现在柯达回来了,谁都想从对方身上占便宜,他们急着帮柯达换位子,武超的东西被扔到了后面的烂桌子上。

    柯达的办公桌比起武超的更好,这些人完全就是图表现,哼着小曲忙的不亦乐乎。

    走出公司,王栋抬起头看着天空。

    天色深处,乌云密布,似乎要下雨了。

    回头看着自己工作了数年的公司王栋百感交集,曾经他以为他会在这里干到老,曾经他以为他会得到重视。

    可是现在一切都化为了泡影。

    什么都没了。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武超,是他把自己害成了这样。

    必须要让他付出百倍千倍的代价,不然难消心头之恨。

    想到这里王栋拿起手机拨通了孙浩的电话。

    “喂,栋哥,有什么事情吗?”

    “有空吗?”王栋问。

    “有啊,有什么事情啊?”

    “我们还是兄弟吧,帮我处理一下武超,打断他两条腿,我给你十万。”

    孙浩一听是要对付武超立刻改口,说:“栋哥,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不过真不好意思,这几天我都没空,那就这样吧,再见。”

    电话挂断了,孙浩被武超打怕了,这会儿就算是给他二十万他也不会动手。

    “废物!”

    王栋马上又想到了另外一个朋友,或许是时候请他出山了。

    宽大松软的大床上火舞酒吧的老板赵世明正抱着一个女人翻滚,为了这个女人他花了很多的功夫,现在生米就要煮成熟饭了赵世明心里激动不已。

    一切准备就绪,他抓过一片药丢进嘴里然后灌下了一大口酒。

    “宝贝儿,我来了。”赵世明扭着肥硕的身躯一脸的色相。

    “嘭嘭!”

    房门突然被敲响了。

    “别理他,我们继续,来吧,宝贝儿。”

    赵世明再次准备房门又被拍响了,外面传来了保镖罗涛的声音。

    “老板,老板你在吗?”

    “不在啊,老子忙着呢,滚开!”赵世明非常窝火,大声吼叫。

    “老板,有人电话找你。”

    “等着!”

    赵世明再次回头深吸一口气准备进攻。

    “老板,你来看看吧,他说是你的兄弟,说找你有很重要的事情,老板,老板你在听吗?”

    “草!”

    赵世明一拳砸在床上起身裹上浴袍气呼呼的冲到门口。

    房门打开赵世明不分青红皂白就是一脚踹了过去。

    “你他妈有病啊,没看见我很忙吗?”

    罗涛苦逼着脸解释:“老板,他说他是你一起长大的兄弟,我……”

    “兄弟?鸟毛,老子哪来的兄弟?”

    罗涛苦逼着脸有些无奈的说:“老板,他说他叫王栋,是你的兄弟,还说你肯定会接电话的,说是有大事儿找你……”

    “谁谁谁?王栋?”

    “是啊。”

    “我草,你怎么不早说啊,耽误老子大事,快,手机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