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儿媳妇上门来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05本章字数:3077字

    在众人的注视下武超强行带走了张雅。

    王经理气的脸色铁青,拳头捏的咯吱响,煮熟的鸭子飞了,他王经理什么时候被人如此羞辱过。

    一个小职员就敢如此的嚣张,是可忍孰不可忍。

    “老板,咋办?要不我们终止合作?”一个保镖问。

    “是啊,海达的人实在是太猖狂了,我们是大主顾,一点面子都不给,只要你一句话,我保证那小子一定会跪着来求我们。”

    另外一个保镖插话道。

    王经理看着两人失望的摇了摇头。

    他指着两人的鼻子大声叫骂起来:“你们还有脸说?人家一个人,一只手,你们不是很厉害吗,怎么被人家虐的跟狗一样?终止合作?终止你麻痹,公司你家的吗,你说撤销就撤销,都不想混了是吗?没用的东西,这个月的奖金别想了。”

    两人苦逼着脸无言以对,他们也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三两下就被干翻了。武超就跟泥鳅似了,碰都碰不着。

    “那……那就这么算了?”保镖问。

    算了?绝不可能!

    王经理啐了一口,恶狠狠地骂道:“跟老子玩阴的,好,老子玩不死你,打电话给龙哥,就说我要见他。”

    “你放下我下来,武超,听见没有?”

    张雅在武超的肩膀上使劲儿的挣扎,武超不管不顾将她带出了酒店,塞进了的士里。

    看着远去的酒店,张雅不再说话,她只是侧头呆然的看着武超。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张雅心情复杂到了极点,她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出去卖碰见了武超,重操旧业又被他破坏了,为什么?他为什么三番四次的让自己难堪。

    “师傅,停车。”张雅道。

    的士停在了公园边上,张雅拉开车门冲了出去,她迈开脚步往湖边狂奔。

    武超缓缓的跟在后面,没有追赶更没有叫喊。

    长发飘飘,泪花挥洒,张雅哭了,泪水在风中飘散。

    一口气跑到湖边张雅才停下脚步,她蹲在地上捂着脸低声抽泣。

    完了,一切都完蛋了。

    武超虎口拔牙得罪了王经理,工作肯定是保不住了,要不了多久全公司都会得知自己去求包养的事情,以后根本就没脸见人,凑不到钱父亲又该怎么办?

    “别哭了。”武超道。

    张雅像是受到了刺激,她站了起来,恶狠狠的瞪着武超。

    “武超,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得罪了王经理,你以后怎么办?他是不会放过你的,你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

    得罪了王经理该怎么办武超心中自有定数,他武超退隐于都市,韬光养晦,藏匿行踪,低调行事。

    但低调不代表懦弱,他有的是手段。

    “因为我们是朋友。”

    “朋友?就因为一句朋友你就要频繁出手帮我,你以为我会谢谢你吗?什么事情你都要管,你还真以为你是雷锋吗?”张雅情绪彻底失控了。

    “全世界那么多不平事你怎么不去管,为什么非要死盯着我不放?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我现在这样都是我的命,我认了,你为什么要干涉我的生活,你又不是我的谁,我求你饶了我好吗?”

    武超掏出香烟点了一根,道:“我保证王经理不会找你的麻烦,你怎么说我都可以,我帮你是因为我把你当朋友,给那种王八蛋当小三你难道就不恶心吗?”

    的确,武超不是他的谁,当他有个习惯,那就是他决定要管的事情一定会一管到底。

    “我缺钱,三天内凑不到十八万我爸爸的手就没了,你以为我想这样啊?我是真的没办法了,我该怎么办?”张雅突然扑了过来,抱着武超哇哇大哭起来。

    武超表情严肃,目光冰冷,他这会儿正在思索应对之策。他必须尽快将张雅的危机解除,王经理不是道上的人,略施手段就能让他尿裤子。

    比较麻烦的是高利贷集团,这些人做事不择手段,死缠烂打,必须跟他们动真格,他基本上可以肯定张家定之所以会输那么多钱多半是被做局了。

    这些人就是吸血鬼,他们把张雅逼到这个境地,就该为此付出代价。

    人渣,都该死!

    当初退伍的时候武超就决定不再出手,现在看来想不出手都不行了。

    一忍再忍,忍无可忍,那么就无需再忍。

    本想做一只朝九晚五的加班狗,好好赚钱孝敬母亲。

    在和白雪琳没那一档子事儿之前一切都在按照预定的轨迹发展,虽然每天很累,但武超却可以忍受,这些痛苦和曾经的战斗相比完全不值一提。

    “怎么办啊?我该怎么办?我真的没有办法了……”张雅哭的很伤心。

    绝望,无助,困惑,迷茫。

    似乎除了给人当情人张雅再也找不到能够短时间内凑到十八万的办法。

    武超的所作所为无疑断了张雅唯一的生路,而且她指不定还会因此丢掉工作。

    这不是帮助,而是将张雅推下了悬崖。

    为了给王经理当情人张雅思考了一晚上,可是现在这条路也没了。

    接下来又该怎么办?

    张雅的心理防线彻底的崩溃了,她抱着武超哭的像个小孩,或许没人理解她的内心有多么的复杂。

    她宁愿武超不要救她。

    在别人面前她高傲冷漠,寡言少语。

    可是在武超面前她就像是脱光了衣服,没有任何隐私,武超知道她太多的事情。

    命运弄人,曾经她最不屑的男人却和她有了交集。

    张雅哭了很久,痛哭变成了呜咽,最后变成了抽泣,她全然忘记了她正抱着一个男人。

    “萌萌,快过来。”

    两个小女生从一颗大树后面冒了出来。

    叫萌萌的女孩儿正要上前被白雪菲拉住了。

    “萌萌,那个男人好像很眼熟啊?”白雪菲问。

    萌萌是白雪菲无话不谈的闺蜜,市交通局局长邵华的女儿。

    “是哦,那不就是你的姐夫吗?”

    白雪菲点了点头,武超居然和同组的张雅搞在一起,平时两人就眉来眼去的,现在看来是真的了。

    姐姐还说他们感情有多好,可武超却在外面打野食。

    突然白雪菲想到了一个点子,自己完全可以用这些照片就逼迫武超就范。

    如果他毫不在乎,那么说明他和姐姐之间就是假的。

    没错,就这么干。

    “快走,萌萌,不要给他发现了。”白雪菲得意的收起了手机。

    “雪菲,你为什么不上前阻止他?”萌萌有些不明白。

    “急什么,我还有别的用处呢,走,我们划船去。”

    良久

    张雅停止了哭泣离开了武超的怀抱,她擦了擦脸上的泪痕恢复了平静。

    现在她最后的路也被堵死了,接下来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你去我家里了吧,是他跟你说的?”张雅问。

    “是,你请假一周我就知道你肯定有事情,你放心,你的事情我管定了。”

    张雅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一脸的苦笑。

    “管?你怎么管?十八万啊,我去哪里凑那么多钱,我突然感觉我好累,活的好辛苦,我为什么要管他?他除了给了我生命又给过我什么?”无奈,心酸,张雅背负着巨大的压力。

    就像是几座大山,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未来是什么,又会是什么样的,她从不敢奢望。

    “我说能管就能管,你现在就跟我回去,我要你爸爸谈谈。”

    “你和他?算了吧。”张雅又是一阵长吁短叹。

    “自从我妈妈过世以后他就一蹶不振,终日赌博酗酒,谁说他都没用,你能帮我我很感谢你,这回招惹了王经理你恐怕也会有麻烦的,都是我不好连累了你。”

    张雅低下了头,上次武超为了拿下单子死命喝酒,可今天就因为她武超把好不容易拉来的客户得罪了,她的心里非常惭愧。

    “别说这个了,我既然管了就有相应的对策,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安心上班,什么都不要管。”

    “你的手是怎么搞的?”

    “没事,以后不要再来找那个王八蛋了,走,回去。”

    公司

    郭晓燕提着一个手袋匆匆走进了白雪琳的办公室,她是白雪琳的秘书,两人感情非常要好。

    “白总,你要的东西我都带来了,冒昧的问一句,你要这些旧衣服做什么啊?”

    袋子里装着的都是郭晓燕的衣服,修身牛仔裤,T恤,沙滩帽,平地板鞋,这些东西都是郭晓燕穿过的旧衣服,就价格而言一整套还不及白雪琳的一只鞋子。

    白雪琳拿起左右看了看满意的点了点头。

    “谢谢你了晓燕,我要这些东西别有用处,好了,你去忙吧。”

    十几分钟以后白雪琳换上了这套衣服出现在了公司附近的公厕边上,虽然换了衣服可她那气质依旧不减,只是多了一份阳光和亲切,少了些许冰冷。

    不远处陈兰正猫着腰捡拾垃圾,她穿着环卫服,戴着帽子,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滴在滚烫的水泥地面上。

    白雪琳缓缓走近。

    这个女人就是武超的母亲,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单身母亲。

    今天白雪琳要做一件她从未做过的事情。

    “陈阿姨。”

    白雪琳挤出一丝笑容低声喊道。

    陈兰回过头左右看了看。

    “姑娘,你是叫我吗?”陈兰擦了擦脸上的汗水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