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独闯龙潭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05本章字数:2261字

    “别动,再动我一枪打死你!”黑狗端着长枪对着武超的脑袋。

    这种鸟枪虽然声音很大,但威力一般,不过近距离还是很猛的。

    武超停止了动作。

    被打倒的马仔纷纷爬了起来。

    牛德军从惊慌中回过神来,挤上前来。

    “你他妈的到底是谁,不要命了是吗,居然敢一个人来挑事,想死啊?”牛德军大声呵斥。

    “姐夫,别跟他废话了,让我一枪崩了他!”

    牛德军暗暗心惊,在这一片儿什么时候冒出这样一个不怕死的愣头青,幸好今天有枪 ,不然胜负还真不好说。

    “哈哈哈……”武超突然笑了起来。

    众人都是一头雾水。

    “你他妈笑什么?”黑狗问。

    “我笑你是个蠢货,信不信我等下把枪管塞进你的嘴巴里?信不信你们等下会跪着求饶?”

    众人哈哈大笑。

    “我草,你没睡醒吧,老子就说今天怎么会碰到你这样的傻比,原来是个白痴。”

    武超冷哼一声,道:“保险没开不说居然连子弹都没有,你的弹夹是空的。”

    “放屁,你他妈骗谁呢?信不信老子一枪打爆你的脑袋!”

    武超指着眉心,道:“来,这里,从这里开枪,一枪就能掀开天灵盖,脑浆子四处乱飞,场面非常壮观,我赌你没有子弹,来,开枪。”

    黑狗犹豫了,难道枪里真的没子弹?

    黑狗下意识的看向弹夹。

    也就是一瞬间的走神,武超出手了,他一把抓住枪管猛的拽了过来,调转枪口,开保险,瞄准,动作迅捷无比,一气呵成。

    黑洞/洞的枪口顶在了牛德军的脑袋上 。

    黑狗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

    “别,兄弟,别冲动。”牛德军嘴角发抽脸上苍白,说话都在结巴了。

    老大被控,其他人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

    “我草,枪里没子弹你们怕什么?”黑狗抓过一把砍刀就砍了过来,武超扭转枪口对准黑狗就是一枪。

    “嘭!”

    一声枪响,子弹贴着黑狗的耳际飞了过去,他举着刀就如一尊雕塑愣在了原地。

    枪口再次对准了牛德军。

    “你们谁上谁死,要试试吗?”武超语气冰冷,双眼残暴嗜血,让人不敢直视。

    马仔们平时都只有他们吓别人的份,什么时候见过如此阵仗,一个个站在原地动都不敢动。

    “兄弟,兄弟,你正走在犯罪的道路上,千万不要再错下去,放下枪,我们有话好说,有话好说。”牛德军胆都吓破了。

    在外混的人不害怕遇见横的,就怕遇见武超这种不要命的。

    命都不要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尤其是那些小年轻很容易被蛊惑,一冲动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武超还以为牛德军是什么狠茬原来不过是个欺软怕硬的货,这种货色也的确适合他地头蛇的身份。

    “还记得我刚才的话吗?我说过什么了?回答我。”

    牛德军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哭笑不得。

    “说!”

    武超喝了一声。

    “你……你说你要我们跪着求你。”牛德军对边上一个小弟使了一个眼神,示意他做点事情,可那家伙这会儿吓的双腿筛糠魂儿都快吓没了。

    别说做事了,恐怕连嘴都张不开了吧。

    “跪下!”

    武超大喝一声,马仔们纷纷下跪,牛德军怎么说也是个老大,他长这么大还从未跪过别人。

    黑狗捏着拳头恶狠狠的瞪着武超。

    武超抬腿就是一脚踢在黑狗的小腿上,黑狗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老东西,让你跪下,听不见人话?”

    武超端起枪做出要击发的动作。

    “我跪,兄弟,别开枪,我跪着就是。”

    牛德军心一横慢慢的跪在了地上。

    “你们这些人渣都那么有钱了还要设局坑害别人,诈了张家定几十万,害的他几乎家破人亡,像你们这样的畜生该怎么拯救,没法拯救,你们的路只有一条,那就是死!”

    “要杀就杀,有种就开枪,你以为我们会怕你?在这里惹事你以为你还走得出去?”黑狗很不服气,恶狠狠的盯着武超。

    武超调转枪口顶在了黑狗的脑袋上。

    “哦,是吗?你要试试?”

    牛德军急了,立刻求饶:“兄弟,我们有事说事,杀了人对你也没好处,你要钱我们给你钱就是。”

    “刚刚我说我会把枪管塞进你的嘴里,你还不信是吗?张嘴!”

    黑狗嘴巴上不服气可心里还是很发虚的,面对枪口他都在发抖了。

    “张嘴啊。”牛德军推了黑狗一下,当务之急是保命,没必要争强好胜。

    黑狗张开了嘴,武超用力一捅,几颗门牙当即下岗,鲜血直流。

    “说吧,你想怎么个死?”

    “杀了我你也跑不了。”黑狗还是不服软。

    武超笑了,他摸出手机丢在桌子上,道:“来,报警,你们不是很能吗,那我们现在就把记者和警察请来,你私藏枪支被抓显现,到时候就是天王老子也保不了你。”

    “你开设赌场,横行霸道,如此黑恶势力一但被媒体曝光,后果会怎么样我还真想知道。”

    牛德军背脊发凉,他的赌场之所以能够在严打下存活那是花了大价钱的,打通上下关节花的都是哗哗响的老人头,可这事儿一但媒体介入炒作,那上面就是想保都保不住了。

    到时候不但赌场要被关闭,乌纱帽不保,恐怕下半辈子要在监狱里度过了。

    干了这么多年村支书牛德军对媒体的影响有很深刻的印象。

    今天先把这尊瘟神打发了,到时候再想办法。

    “兄弟,别打,我们有话好说,你来不就是要钱吗,多少,我给啊。”

    牛德军是个老江湖,想要摆平这尊神钱才是关键。

    “牛书记才是明白人,我喜欢和聪明人合作,不要多的,把张家定的钱全部还回来,并且保证不再找他们的麻烦这件事情就算了,如果你敢玩花样我一定会让你付出百倍的代价。”

    武超将皮箱踢到牛德军面前。

    “装!”

    牛德军犹豫了下拿起了箱子,打开了保险柜,从里面拿出了十几沓钱,又将抽屉里的一些散钱拿了出来。

    七七八八凑了大概十几万。

    “兄弟,我这里就只有这么多现钱了,你先拿着到时候我去取。”

    牛德军说了谎话,他开赌场的有的是钱,随时都准备了一两百万运转。

    他之所以这么做是留了一手。

    武超看穿了牛德军的心思,他用缓兵之计想要等自己来拿钱的时候收拾自己,也好,不把这孙子搞疼他是不会服软的。

    “明天晚上八点,把钱准备好,还有写好保证书。”

    牛德军大喜,等到了明天定叫这小子有来无回。

    武超收起箱子,用枪押着牛德军出了门,迅速逃离现场,临走前还将长枪丢进了河里,然后直奔张雅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