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人定胜天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05本章字数:2043字

    当武超回到张家发现张家定正在发脾气,他红着眼将电视机饮水机全部砸了,张雅站在门边沉默不语,她已经麻木了。

    见到武超张家定立刻冲了过来,双手死死的抓着武超的手臂。

    “女婿,你给我点钱,五百块,五百块就好。”

    见武超无动于衷,张家定竖又道:“三百,三百好不好?”

    “不,一百块,你给我一百块,只要一百块。”

    张家定瞪大双眼,唾沫横飞,他就像是一个毒瘾上头的瘾君子,心智完全散失,脑子里一天到晚想的就只有赌博。

    赌,不停的赌,没钱了就借,借不到就卖东西,只要能拿的动的都拿去卖了。

    因为他张雅几乎都走上了绝路,房子卖了,地也买了,所有的积蓄都拿了出来,最后逼的张雅出去卖。

    这样的家伙称他为人渣都是对人渣的一种侮辱。

    武超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突然一把抓住张家定的衣领将其摁在了墙上,他举起拳头砸了下去。

    张雅惊讶的叫的出来,吓的闭上了眼睛。

    张家定也被吓住了,等他反应过来武超的拳头停在了他的眼前,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拳头的劲风。

    “你……你要干什么?”张家定酒劲儿都被吓醒了,惊愕的看着武超,眼里满是惊恐。

    “你说我要干什么?除了赌你就知道赌,你看看你这个家还像个家吗,是男人就算是天塌下来也得扛着,自暴自弃,你这样的人不配做男人。”

    武超松开了张家定,张家定挪到了一边扭了扭脖子,表情很难看。

    “我刚刚去找了牛德军,你们今晚必须离开这里,除了钱其他的全部不要,马上就走。”

    “不是吧,你还真去找他们算账啊?”张雅很惊讶,她见过那帮人,凶神恶煞,歹毒的很。

    “是真的,你快去准备,我们马上就离开,放心,这只是暂时的。”

    张雅只是稍微犹豫了下就钻进房间收拾起来,也就是片刻张雅就收拾好了,早就很久以前她就准备好随时出逃躲债。

    没想到今天还拍上了用场。

    他们刚走黑狗就带着大批马仔扑了过来,他们晚到一步扑空了。

    天空下起了大雨,武超浑身都湿透了,他只顾着帮忙全然完全了伪装的断臂。

    张雅吓的六神无主,一个女人的柔弱在这一刻彰显无遗,她坐在的椅子上捧着杯子一言不发。

    武超将她安顿在了胖子家里,胖子家的小院子再住五六个人都没问题,听说是张雅要住几天胖子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至于张家定早就趴在床上呼呼大睡了。

    “武超,谢谢你了,都是我不好连累了你。”张雅心里忐忑不安。

    “我没事,我说了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既然我插手了就会一管到底。”

    武超心里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抑,他内心那头沉默已久的野兽在嘶吼。

    曾经的他是黑蜘蛛的尖刀,杀伐决断,因为无法控制心魔,换上了严重的战后综合征。在一次抓捕战斗中他将所有抓捕目标全部杀死,导致任务失败,数次治疗无效只得退伍。

    临行前大队长再三嘱咐,希望武超能够控制心魔,走出阴影,过上平常人的生活。

    回归都市以后武超发誓不再使用武力,不再多管闲事,控制情绪,无论是同事的刁难还是冬瓜的责骂,他从来都是微笑面对。

    可是这一次,张雅的遭遇深深的触动了他。

    为什么,为什么要让牛德军这样的人渣活着?

    为什么世界上会有张家定这样的垃圾?

    有些人法律制裁似乎太便宜了他们。

    黑蜘蛛,黑暗中的无形杀手,无所不能,无处不在,如影随形,如蛆附骨。

    将危机扼杀于摇篮之中。

    这是张雅的事情,他完全可以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不管不问。

    即使是朋友他做的已经更多了,为什么还要深陷其中?

    当握着长枪的那一刻他真想扣下扳机,将所有人都打死,人渣就该死,或许只有将他们全部杀死才能平复心中的愤怒。

    心灵深处的魔鬼伸出了利爪,死亡的镰刀高高举起,随时准备收割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一个声音在武超的心里呐喊。

    杀,杀,杀呀,杀光所有人。

    又一个声音在高呼。

    武超,收手吧,不该管的事情别管,你又不是活雷锋,世界上那么多不平事你管得了吗?

    看着面前这个脸色苍白惶恐不安的女人武超心中那种冲动愈发的强烈。

    如果自己不管,那么他们一但被牛德军找到后果不堪设想。

    罢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你不害怕吗?”张雅看着武超的眼睛,她希望从武超的眼睛里看见一丝犹豫或者胆怯,最好是知难而退。

    牛德军不是武超能够得罪的起的,武超为自己已经做了那么多事情了,如果他因此受到伤害张雅一辈子都不会心安的。

    “怕?怕什么?大家都是两个肩膀扛着一个脑袋,有些人活着让别人痛苦,那么这种人就该死。”

    武超低着头,目光阴冷,那种眼神让张雅不寒而栗,那是她从未见过的恐怖眼神。

    “你……你没事吧?”张雅突然感觉武超好陌生。

    武超抬起头嘴角上扬露出笑容,道:“没事,你放心吧,一切都有我呢,这件事情一定会有一个结果,我会要回你的房子,恢复你以前的生活。”

    张雅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别拿我开心了,虽然你是在安慰我,可我还是很感谢你,从来没有人像你这样帮过我,我曾经也想过要挣扎,可是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无济于事,我感觉有一把无形的铁索捆着我,这一切都是上天安排好的。”

    张雅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语气是那么的无奈。

    “不,我从不相信天,我只相信我自己,人定胜天,如果老天真的要和我作对的话,那么我就捅破这天,没有人能主宰我的命运,就算是跌倒也要抓一把沙。”武超目光炙热,语气坚定。

    人定胜天,武超坚信这一点,也一直在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