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真实的自我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06本章字数:2161字

    “我发现你和上班的时候完全不一样,感觉你似乎有很多故事,说实话以前我从未正眼看过你,你唯唯诺诺,却又不愿意和主管同流合污,大家都说你是个怪人,现在看来你一直都在演戏。”

    演戏?

    “说的好,演戏,没错,人生如戏,就看你怎么演了,或许会是喜剧,或许是悲剧,或许是剧情片,或许是惊悚片,没有编剧,没有剧本,一切都是即兴发挥,你打算演一出悲剧,而我将改变这个结局。”

    “说的好,不管怎么样,现在你是我的朋友了,非常要好的朋友。”

    朋友,一个可以两肋插刀的朋友。

    “好了,早点休息吧,我还有事要做。”

    武超起身要走,张雅突然从后面抱住了武超。

    “这么大的雨你不如留下来好了。”

    张雅什么意思武超很清楚,她想这种方式报答他。

    单纯从身体条件上来说,张雅很的挺不错,该有的有,不该有的没有,而且大胆开放,和她的感觉一定不会差到哪里去。

    “别走,我怕打雷。”

    张雅的脸贴在了武超的背上。

    宽阔的背脊被大山一样的稳健,给人安全感,她愿意融化在这样的怀抱里。

    后背被什么顶着,武超的心里有些发毛,他深吸一口摆开了张雅的手。

    “抱歉,我先走了。”

    武超迈入了黑暗之中,这件事情必须做个了断,不然张雅别想安身立命。

    现在武超先后得罪了冬瓜,高晓东,王经理,这会儿还牛德军,这回指不定就有人守在家门口等着回去。

    电闪雷鸣,风吹雨打,白雪琳站在窗户前一筹莫展,都晚上一点多了,武超还没回来,电话也打不通,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白天得罪了高晓东,高家人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尤其是高晓东,这家伙 报复心即将,他一定会找武超麻烦。

    如果下午就没有再露面,难道他这会儿已经落到了高晓东的手里?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会发什么白雪琳都不敢想了。

    昏暗的酒吧里武超坐在角落里翘着腿品尝着最烈的威士忌,每一次心情郁闷的时候他就会去酒吧发泄,烈酒,女人,这才是他本来的生活。

    这才是真实的自己。

    “哟,帅哥哥,一个人喝闷酒呢?”一个浑身散发着劣质香水味的女人凑了过来,这种女人武超没有任何的兴趣。

    “滚!”

    女人毫不在意。

    “帅哥哥,我可以滚你床上吗?”

    “我让你滚。”

    武超猛的一瞪眼,女人吓的一抖,骂骂咧咧的迅速离开了。他武超虽然不怎么挑食,但这种千人骑万人摸的公交车就算是脱光了躺在他面前他都不会动一下。

    没多久又一个女人坐了过来,身材娇小,长发飘飘,眼影,翘眉,烟熏妆,吊带热裤相当的火辣。

    武超对这个女人来了兴趣。

    女人抓过威士忌就倒了一杯灌下了一大口。

    一阵火辣直冲头顶,她只是眉头皱了一下。

    “怎么,第一次来酒吧?”武超问。

    “何以见得?”女人侧过头看着武超。

    女人的电话响了下,她看了一眼立刻挂断关了机。

    “你不但第一次来酒吧,而且你还是一个护士,未婚,刚刚失恋,你还有一个不靠谱的姐妹也可能是室友。”

    女人愣住了。

    “你……你怎么知道?”

    “先说你的身份吧,你说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不洗澡就往酒吧跑?要么是急着见什么人,要么就是心情很不佳,我们根本就不认识你不请自来显然心情很不好,刚刚从手术室走出来,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药水和酒精的混合味道,你最多二十三岁,不可能是医生,所以你是个护士,这一点从你头发上若隐若现的护士帽轮廓就看的出来。”

    “那你怎么知道我失恋,你又凭什么说我姐妹不靠谱?”女人也来了兴趣。

    武超喝了一口酒,道:“你的中指因为长期戴戒指留下了一个轮廓,从轮廓来看应该是指环类比较宽的戒指,应该是时下流行的刻字合金对戒,上班你无法戴戒指,可下班你完全可以戴着你却把它摘了放在口袋里,这说明你讨厌这个人但又有些放不下,你这么失落就是因为他,而且你把他的电话备注为王八蛋,我猜他应该是移情别恋了,从来电显示来看的话你们应该是异地恋,分手早晚的事情。”

    武超看了一眼女人的鞋子。

    “你这双鞋高跟鞋明显比你的脚大,从成色来看它至少穿了三个月了,这肯定不是你的鞋子,你走路小心翼翼就是因为你穿不习惯,你走的太匆忙都没有擦鞋,更没有注意到右脚脚后跟有一块水滴形的浅色白斑,这是精斑,站着从后面进,还是无套,你姐妹肯定不靠谱。”

    女人立刻侧头看了一眼后脚跟还真有一块不易察觉的斑点。

    “你是警察吗,推理能力也太强了,神探夏洛克?你怎么知道我第一次来?”

    “你回头看看就知道了。”

    女人扭过了头,武超猛的凑了过去,女人转过脸嘴巴正好吻在武超的嘴上,没等她反应过来武超就将她摁在了沙发上,舌头探进了女人的红唇。

    女人象征性的挣扎了两下就放弃了,主动配合起武超。

    吻罢,武超直起了腰。

    “啪!”

    女人甩手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武超的脸上。

    武超揉了揉脸,道:“下了班急匆匆的往酒吧跑,主动找陌生男人喝酒,你是来寻找刺激的,你男朋友背着你搞小三,你想报复还是想发泄?怎么,怕了?”

    “五千,你给的起吗?”

    武超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再次吻上了女人的嘴,手上也不安分起来在某些地方捏了两把,又是一个长吻。

    女人再次抬手,不过这一次被武超抓住了,她又挥起另外一只手,再次被武超抓住,武超用力一拉将女人拽到了怀里,居高临下看着她。

    “一万。”

    女人楞了下武超在她耳边吹了一口气,手指挑起她的衣角,女人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接下来什么话都不用再说,两人出了酒吧就近找了一家酒店。

    步入房间女人要求洗澡,武超跟进了浴室,如一头野兽将女人生吞活剥,侵略从浴室到大床,黑暗中女人紧闭双眼,全身心的投入,但一切变成永恒,她抓紧了床单,泪水从眼眶滑落,她抱住了武超,指甲在武超后背上留下了一道道的血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