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鸿门宴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06本章字数:3095字

    “不要告诉张雅,她以后就拜托你了,你说的对,我是个人渣,是个混蛋,窝囊了一辈子,不配做一个男人。”

    张家定突然有这样的觉悟让武超很意外,也很欣慰。

    “你有多少胜算?”武超问。

    “没有,牛德军人多势大,没有任何的胜算,不过我要是死了,出了人命他一定也不好过,至少他不敢再找张雅要钱。”

    武超点了一根烟,猛抽了两口。

    “你真要去?”

    “那当然。”

    “我昨天把牛德军打了一顿,拿了十几万回来了,今天晚上八点交剩下的钱,我想到时候一但有一大批打手等着我,你本打算一个人去的,你若是不怕死就跟我一起去。”

    武超想试试张家定有没有那个胆子。

    “你?一个人?打了牛德军害拿了钱?”张家定不由得上下打量起来,他实在不敢相信武超的话。

    “怎么,不相信?”

    “难以想象,好,我跟你去,你问有多大的把握,你呢?就我们两个人?”

    武超自信的笑了。

    “百分百,我武超想做的事情就没有做不到的,你只要听的安排,不但可以拿回你的钱,还能永绝后患,不过你要答应我几个条件,如果你不答应,那么你就一个人去送死吧。”

    能拿回钱还能永绝后患?这是在开玩笑吗?

    “好,你说。”

    “第一,从今往后彻底戒赌,找份工作,承担起一个男人该承担的责任。第二,带着张雅离开这里,再也不要回来。第三,我的事情你要替我保密,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张雅。”

    只有张雅离开这里武超才能放心,有了那些钱她就算是去别的城市也能立足。

    牛德军是地头蛇,张家定是斗不过他的,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为了安全,他不得不这么做。

    当初他就想好要将张雅送走,只有她走了武超才能心无旁骛的和牛德军斗上一斗。

    张家定明白了武超的意思,除了感动还是感动,面前这个年轻人和张家无亲无戚,却要为张家去拼命,这份大恩他张家定粉身难报。

    “好,我答应你,武超,谢谢你,以后有什么地方用得着我张家定的,只要吱一声,刀山火海在所不辞。”

    张家定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说实在的,我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你这样仗义的人,就算是亲兄弟也很难做到你这个份上,仗义豁达,有勇有谋,将来必成大事,如果小雅可以嫁给你一定会很幸福。”

    “好了,不要说那么多了,该怎么做就怎么做,记住我说的话,这并不是什么荣耀的事情,如果不是你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对,你说的很对。”

    “好了,去吃早饭吧,等下我们还要出去做点事情。”

    张家定转身离开,心情大好,今晚他就因为女儿的未来去拼一把,这是他一个父亲该做的,也是唯一能做的事情,救赎自己,生与死已经不重要了。

    武超的电话响了,白雪琳握着电话面无表情,如果武超再不接她就去找高晓东。

    “喂。”

    “武超,你跑哪里去了啊?电话也不接,你知不知道我很……我很着急啊。”白雪琳硬生生的将关心换成了着急,她不愿意表现出自己的情感。

    “电话出了点故障,放心吧,我没事的。”武超很随意的应了一句。

    “你的手没事吧?没事就在家里好好养伤,不要到处乱跑。”

    武超还想说点什么白雪琳就挂断了电话,根本就不给他机会。

    白雪琳就是这样,想和她聊上一会儿除非她心情特别的好。

    罢了,懒得理会这个冰山女王,她不在边上自己还过自在些。

    白天武超就带着张家定四处踩点,武超最终选中了牛德军的黑码头,这个地方位于一个河汊里,目前正在扩建,晚上基本上没人,牛德军的砂石厂,砖厂都需要通过码头进行运输,一但遭到破坏生产就会瘫痪,可以说这里是他的命脉所在。

    选好了位置武超立刻着手准备,自制炸弹,打造兵器,安排行动计划,一切准备妥当就等着夜幕降临。

    晚上八点

    武超准时出现在了村委会。

    村委会安静的出奇,路口竖起了雪糕筒告示牌,道路上空无一人,昔日灯火通明的赌场这会儿黑灯瞎火什么都看不见。

    平常这个时候这里人来人往热闹非凡,这会儿连声狗叫都听不见了

    黑暗中几十双阴毒的眼睛正盯着武超的一举一动,武超停下了脚步。

    “出来吧,躲在里面小心有蛇!”

    几十条人影从四面八方冲了出来,这些人全部拿着一米多长的钢管,一个个凶神恶煞,脸上挂着狞笑。

    这些人都是牛德军请来打手,为了对付武超牛德军请了好几号人,这里面其中有诸多二进宫三进宫的狠手,甚至还有人身背命案。

    周边的道路已经被封锁,赌场也停业了,牛德军就坐在大厅里等着武超来送死。

    黑狗还准备了四条枪,只要武超敢来今天定叫他有来无回。

    “我草,老子见过不要命的,就没见过你这种不要命的,没想到你还真敢来。”黑狗扛着一根棍子,腰上别着一把手枪。

    黑狗左右看了看,大声吩咐道:“到处看看还有没有别的帮手。”

    “没有,在路口的兄弟仔细看过了,放心吧。”一个马仔说道。

    黑狗笑的更加猖狂了。

    “哎呀我去,不得不说我开始佩服你了,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居然敢一个人来,今天就让你知道老子的厉害。”

    武超百无聊赖的耸了耸肩,一副毫不在乎的架势。

    “你急什么,我有话和牛德军说,等我说完了你们再动手也不迟啊,这么多人我就是想跑也跑不了啊。”

    “看着他!”

    黑狗手一挥两个马仔立刻跟在了武超后面,举着钢管随时准备动手。

    大厅里面牛德军坐在太师椅上,端着茶杯,翘着二郎腿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

    他吩咐过了,先不要急着动手,要是把猎物玩死了那么就没得玩了。

    “我就知道你会来,坐吧。”牛德军拿起茶壶给武超倒了一杯水,黑狗几个人推到了一边。

    靠门边的两个家伙手上分明提着两把猎枪,这架势像极了土匪。

    武超坐了下来,他表情轻松,怡然自得,就跟个没事儿人一样。

    这种场面武超见太多了,这些货色他根本就没放在眼里。

    “说说吧,你叫什么名字,到时候送你去殡仪馆我好登记。”

    武超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武超,其实你说了我的台词,你要动手早就动手了,请我进来无非就是想要炫耀一下你的本事,如此精心布局如果不让我这个对手知道岂不是明珠暗投?”

    “哈哈哈,说的好。”牛德军哈哈大笑:“一般人这会儿恐怕早就吓的尿裤子里吧,你却还能跟我闲聊,似乎你有所准备啊。”

    “你看我这个样子像是有准备的吗?再说了我是来拿钱的,我唯一要准备的就是准备箱子装钱。”

    “你的箱子呢?”牛德军也不着急,他有的是耐心。

    “没带,因为你根本就没准备钱。”

    牛德军摇了摇头,道:“不,你说错了,我准备了,准备了一场好戏给你,外面这些人都是道上的好手,有的还杀过人,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第一嘛,跪下给我磕头认错,然后跟着我混,我保证你吃香喝辣,想什么有什么,怎么样,只要你认错,把钱还回来过去的事情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

    牛德军是真看的起武超,他是开赌场的,经常有人喝多了闹事,而在这个时候呢就需要武超这样的角色出马。

    “我这里环境不错,人来人往,有的是钱赚,根本就不愁,只要你跟着我混,车子房子都不成问题,怎么样?”

    “不是吧,请这样的饭桶做什么?他来干什么,吃干饭啊?”黑狗没好气的插了一句。

    “你闭嘴,你懂什么?”

    牛德军瞪了黑狗一眼,黑狗悻悻的站到了一边儿。

    “似乎我没有拒绝的理由啊,你若是答应我几个条件我就跟你混。”

    “说。”

    “第一,还钱,第二还是还钱。”

    牛德军懂了,这家伙是要顽抗到底,不合作那就没得说了。

    “如果我不还呢?你会儿会不会打死我?”牛德军一摆手众马仔立刻上前。

    黑狗最为激动,站在武超身后举起了棍子。

    武超不慌不忙的从口袋里摸出手机。

    “你的码头不错,可要是所有的立柱都断了你会怎么样?”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既然大家都喜欢玩,那就好好玩玩。”武超发了一条短信过去。

    “犹豫你刚刚让我不爽,所以码头柱子已经断了一根了。”

    牛德军根本就不信,自己的码头本身隐蔽不说,二十四小时都有人把守,这家伙在这里扯什么犊子。

    就在这时候牛德军的手机响了,电话正是从码头打过来的,他惊愕的看着武超,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

    难道真的炸了?

    “接电话,犹豫什么?”武超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牛德军接了电话。

    “喂,老板,码头柱子断了一根,你快过来看看。”电话那头传来了焦急的呼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