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化身神医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06本章字数:3185字

    大军的事情武超不会就这么算了,他一定要将大军找回来,这个人工作积极,态度端正,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也是武超一手提拔起来的自己人,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将大军找回来。

    白雪琳已经答应了,只要大军回来她就安排大军到武超所在的组上班。

    不过这一切都有一个前提,摆平尤勇的老乡,人事部总监刘达明。

    这刘达明是个狡猾狡诈的家伙,想要摆平他并不容易,更何况他是高山的人。

    武超走到人事部正要敲门却发现门没有关好,轻轻一推就开了。

    房间里面正在上演热闹的一幕,一位戴着眼镜的女人正坐在刘达明的大腿上,两人搂抱着姿势很暧昧。

    武超也不转身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两人。

    女人衣衫不整,面色红润,胸口不停的起伏,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找谁啊?”刘达明有些恼火,这家伙进来不敲门的吗,还有自己明明反锁了他是怎么打开的?

    “刘总监你好。”

    武超似笑非笑,搞的刘达明窝火不已,这会儿已经到了关键时候了,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了,即使来了敲敲门自己还能冲刺一番,这会儿变成了软茄子彻底的歇菜了。

    “先出去等着,把门带上。”

    你妈个大爷,真尼玛能装,真不愧是冬瓜的兄弟。

    行,你狠,哥今天有求于你,忍了。

    武超退了出去带上了房门。

    没多久带着眼镜的女人就走了出来,看都不看武超跟个没事人一样。

    武超再次推门进去。

    刘达明靠在老板椅上,端着茶杯绷着脸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

    想想也是,在最爽的时候眼看就要发射,突然被人搅和了, 这心情比杀了老娘还要不爽。

    “坐吧,以后进来记得敲门。”

    武超发现刘达明的裤子拉链没拉好,一些黑毛调皮的钻了出来被拉链夹住了,刘达明对此似乎毫不知情。

    “总监,你好。”武超伸出了手故意离的老远。

    刘达明被迫起身,这一下真是要了亲命,一阵刺痛传来刘达明疼的倒吸凉气夹紧了双腿,象征性的和武超碰了一下手坐了下去。

    一大撮毛被生生扯了下来,那酸爽不敢相信。刘达明的嘴角在一阵阵的发抽,疼,好疼,实在是太疼了。

    “我是业务部的武超,事情是这样的,前不久你开了一个实习员工,这件事情现在调查清楚了,只不过是一场误会,我呢希望您点头帮忙,让他回来。”

    武超?刘达明回过味来,原来这家伙就是武超啊,冬瓜说过他是白松林的人,没事儿最好别招惹他。

    这种事情举手之劳而已,不过是武超就那就不一样了。

    刘达明叹了一口气,道:“哎呀,老弟,你这个事情啊我也听说过,按照公司制度辞退的员工是不能再要的,抱歉。”

    正如武超预料的一样,刘达明不会轻易答应。

    武超突然注意到大班台上的拿破仑镀金大炮打火机,这东西既能点烟也能当个装饰品,自己的桌子上正缺这么一个。

    “刘总监这打火机很别致啊。”

    刘达明立刻会意将大炮推到武超面前。

    “你喜欢那就送给你了。”

    武超怎么说刘达明都要留一手让一点,不要卡的太紧,到时候得罪了白董事长可就麻烦了。

    不管怎么样,他都要给自己留条后路。

    几千块的打火机刘达明眼睛都没眨一下,一个打火机就能讨好白松林,这买卖不亏。

    “那怎么好意思呢,既然刘总监一片热诚我要是拒绝岂不是太不近人情,让你割爱受之有愧啊。”嘴巴上说有愧可武超已经将东西拿了过来。

    “哪里哪里,老弟太客气了。”

    原则上的问题刘达明寸步不让,上面打过招呼不能帮助武超。

    所以工作上刘达明表现强势,目的就是给老板看看。

    一个打火机有毛用,就算是十个也招不来。

    武超上下打量了刘达明一眼,道:“刘总监是不是经常感觉力不从心?”武超眨了眨眼。

    “不知道你说的是哪方面?”

    “你是不是经常感觉腰酸膝软,举而不坚,举而不坚,无法控制一泻千里,记忆力衰退,掉发,盗汗,内分泌失调。”

    刘达明惊讶的看着武超,这是他的大问题了,也吃不过不少药都不见好转,连忙问:“武副组长,不,武老第,你真是个高人,这都看出来了,不知道你有何高见?”

    武超往椅子上一靠,并不着急说要怎么治疗。

    “我家世代都是中医世家,我个人对中医也颇有研究,你这种情况主要是因为你纵欲无度,长期加班熬夜,酗酒,没有得到足够的休息,导致阴阳失调,损及肾阳,靠西药治标不治本,必须用中药进行调理。而且你的病已经非常严重了,不知道您买了人寿保险没有?”

    人寿保险?刘达明吓的差点从椅子上滚到了地上,脸都白了。

    “老弟,你……你可不能吓老哥,你快说说,我到底怎么样了?”

    “手拿来。”

    刘达明立刻将手伸到了武超的面前。

    武超摁住刘达明的脉搏装模作样的切脉,一会儿眉头紧锁咝咝吸凉气,一会儿唉声叹气连连摇头,吓的刘达明大气都不敢出。

    “老弟,我……我怎么样了?”刘达明眼巴巴的看着武超。

    武超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摆了摆手。

    “总监,你的病已经相当严重了,脉搏绵软混乱,时而如金鼓雷动急躁迅猛,时而如冬日溪流,迟缓无力,时断时续,你的肝肺都受到了严重损伤,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随时都有可能死在床上,如果现在去就医保住你的命没有问题,但想要恢复你的男人风采就说不准了,哎。”

    刘达明彻底的跪了,要是下面那玩意儿不好使了还不如杀了自己好了,他走到武超边上双手握着武超的手用几乎哀求的声音说:“老弟,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你要救救我啊。”

    刘达明对武超深信不疑,为了他的性福他不知道花了多少钱了,偷偷摸摸的治了几年都不见好,被武超一眼就看穿了,他就像是看见了救命稻草,死死的抓住不放。

    武超乘热打铁。

    “那总监你看招人的事情是不是?”

    “哎呀,老弟这个还真不好办。”

    我去,擦呢,这帮人出尔反尔享受了就不管了是吧,想捡现成的绝无可能。

    刘达明拉开抽屉拿出公文包从里面拿出一沓钱递给武超。

    “老弟,够吗?”

    武超没有说话。

    刘达明又拿出了一沓。

    我去,这什么意思啊?武超被搞糊涂了。

    “我和老弟从不相识,今日一见,老弟果然是个人才,假以时日必成大器。这点小意思还望往兄弟笑纳。”刘达明这会儿是真着急了。

    武超眯着眼没有动手的意思,他不点头自己就不答应。

    “没办法啊,老弟,爱莫能助。”

    你他妈都不帮我,我会帮你,绝不可能。

    “刘总监的玉山子不错啊。”

    “老弟希望就送给你了。老弟,我这就这么多了,你要是能救我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帮帮忙。”

    刘达明就差没跪地上了。

    “总监你这是做什么?我们是同事,帮你是我的义务,不过我听说你扣发了大军的奖金,不知道所为何事?”

    明知道为什么武超故意这么问。

    刘达明就是一个外厉内荏的小人,不整整他都对不起自己了。

    “哦,是这样的,他是被公司开除的,所以奖金是不能发放的。这是财务部和业务部的决定,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决定,现在就是想改也改不了啊。”

    “哦,是吗?”

    刘达明转念一想,问:“这样吧,我先垫上,到时候查清楚了再说。放心,我亲自去办,扣了多少?”

    “那辛苦刘总监了,不行我亲自跑几趟。”

    刘达明心里暗喜,有门儿。

    “别介啊,哪里能劳烦老弟呢,我会亲自处理的。”

    刘达明立刻写了一张条子盖了章。

    “不过我这病你看怎么办?”

    武超并不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再次提及大军的事情。

    “那大军的事情呢?”

    刘达明犹豫了,抵制武超是高晓东的意思,可这会儿如果不答应武超自己的病就没法治,这可关乎着下半辈子的性福。

    识时务者为俊杰。

    罢了,先服软,到时候再说。

    犹豫了很久刘达明笑着点了点头。

    “好,包在我身上。”

    “哈哈哈,那就辛苦刘总监了。那这样,你帮我开个条子。”

    刘达明赶紧找来纸笔。

    “你的病急不得,先要调养,等养好了身体再才能进行治疗,不然虚不胜补,不但无法治疗反而会进一步的损伤内脏,你真想治好的就听我的。”

    “好好好,都听你的,你说。”刘达明头点的跟鸡啄米一样。

    “首先你得禁欲两个月,然后服用我给你开的方子。”

    武超拿起笔唰唰就写了一张温补方子,这张单子只要稍微有点中医基础的人都开的出来。可刘达明却如获至宝,双手捧着单子生怕掉地上。

    “刘总监,那我就先走了。”

    “那你慢走,晚上有空吗,我们一起吃个饭如何?”

    “不不不,刘总监,你一定要注意,忌烟忌酒忌辛辣尤其是禁欲,如果你不听害的是你自己。”

    刘达明幡然醒悟连拍脑袋。

    “老弟说的是,老弟说的是,慢走。”

    刘达明一直把武超送到了门口直到武超下了楼这才转身。

    走了一趟就赚了几千块,这买卖,真划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