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大起大落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06本章字数:3211字

    白雪琳心里一震不由得想起了一个多小时前收到的短信,难道那是武超出事的时候发给自己的?

    顾不上多想白雪琳带上白雪菲驱车前往医院。

    一路上白雪琳不停的打电话帮忙联系大医院和医生,平时爱捣蛋的白雪菲也变的安静下来。

    这回武超是真出事了,白雪琳握紧了手机,表情异常严肃。

    白家姐妹抵达医院,白雪菲忙的连鞋子都没换还穿着拖鞋,而白雪琳也没有化妆,素颜出镜。

    “唐海(胖子的名字),武超他怎么样了?”

    胖子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啊,听说是在路上出车祸了。”

    就在这时候急救室的门开了,医生走了出来,众人立刻围了上去。

    “医生,他怎么样了?”胖子迫不及待的问。

    医生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道:“不好意思,我们尽力的,寿终正寝,他走的很安详。”

    所有人的心都是一沉,胖子根本就不相信这样的事实一把抓住医生的衣领大声吼叫起来:“你他妈才走的安详呢,他才二十多岁呢,你们怎么当医生的,把人都救死了。”

    盖着白布的推车推了出来,白雪菲不由得捂住了嘴,白雪琳只看了一眼就扭过了头,所以人最不愿意面对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晶莹的泪珠从苏璃的眼眶滑落,她连武超的最后一面都没见着,她哭了。

    “超哥,你不是吧,说走就走了啊。”何泽平像个女人一样突然哭出声来,悲怆的氛围瞬间烘托到了顶点。

    白雪琳的心里堵得慌,她没想到武超年纪轻轻就这么去了,一想起这些天一起生活的日子心里别提有多难受。

    那是一个人,不是一只小动物,就算是动物一起生活久了也会有感情。

    白雪菲咬着嘴唇看着姐姐心里又看了看众人,一种失落感油然而生,姐姐虽然没有哭出来但她的心里一定不好受,以前自己想方设法的拆散他们,现在好了,他们分开了可自己为什么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就在这时候一群人带着哭腔扑了过来,抓着推车就大哭特哭起来。

    左一个爸爸,右一个叔叔,哭的惊天动地。

    这些人举动把胖子等人都搞糊涂了,这些人难道也是武超的亲戚,没听说他有什么亲戚啊。

    还是白雪琳最先反应过来,她轻轻拉开白布一角看了一眼,逝去的分明就是一位白发老者。

    何泽平被这些人感染哭的更伤心了。

    “喂,别哭了,哭错了。”白雪琳碰了何泽平一下小声提醒。

    “哭都有错吗?不是,哭错了?”何泽平看了看白雪琳也掀开白布看了一眼。

    靠!

    真的哭错了。

    “这位朋友,你是家父的?”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人上前询问。

    何泽平擦了擦脸上的泪水,道:“老人家走的很安详,快推走吧。”

    车子在哭腔中被推走了,胖子等人你看我我看你哭笑不得。

    “我草,怎么不早说啊,害我白哭了。”何泽平尴尬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刚刚情绪失控丢人丢大发了。

    胖子上去就是一巴掌打在何泽平的头上。

    “哭个毛啊,哭,还是没白哭了,超哥吉人自有天相要你哭什么?你等下要是敢哭我揍死你。”

    苏璃躲在角落里抹掉了眼泪,这一幕被白雪琳看在了眼里。

    白雪琳匆匆走进了卫生间,她放下包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不由得暗问,

    自己这是怎么了,不是很讨厌武超的吗,为什么刚刚会有心疼的感觉?

    难道自己对这个男人产生的感情?不,绝不可能。

    历经几个小时的抢救武超被医生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急救室门打开所有再次围了上来,只不过这一次大家都是微笑着的。

    “谁是病人家属?”医生问。

    “我是!”

    白雪琳走上前来,道:“我是他上司,你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吧?”

    医生似乎有所顾虑,又问:“就没有更近一点的亲属了吗?”

    在场至多是武超的朋友,没有更亲近的人。

    白雪琳凑到医生耳边低声说了一句,医生点了点头带着白雪琳去了隔壁的办公室。

    武超还在昏迷中被送进了监护病房进行住院治疗。

    “你既然是他女朋友那我就和你直说了,他这次受伤主要是中毒,车祸只造成了皮外伤,他所中的毒一种混合毒药,一个人不可能同时中数种毒蛇的毒,我们怀疑他是被人投毒了,如果不是抢救及时不死也得留下严重伤残,我想请问你一下要不要报警?”

    投毒?这个结果大大出乎白雪琳的意外,是谁这么阴险居然会投毒,白雪琳脑子里立刻闪现出了一个人的身影。

    高晓东!

    难道是高晓东干的,除了他还有谁要下如此狠手,会不会是陆剑明这些人?

    “哦,我看不必了,他是从事蛇毒科研的,中毒可能和研究有关系,等我调查清楚了需要报警再报警,对了,他怎么样了?”

    “命是保住了,不过体内的残毒需要一段时间住院治疗,效果好的话三到五天,不好的话十天半月也是有可能的。治疗费用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我们会提供使用最有效的治疗方法。”

    “钱不是问题,你们尽可能的发挥,只要能治好他多少钱都没问题。他中毒的事情我希望你们能够保密。”

    “这个放心。”

    走出办公室白雪琳心中的石头终于落地了,武超终于得救了,这家伙在生命的最后关头想到的居然是自己,一想到那三个字白雪琳心里涌起了一阵莫名的暖意。

    武超确定要住院进行治疗,苏璃主动申请照顾武超,她以前是护士,没有谁比她更合适的了。

    白雪琳一面继续请专家会诊,一面告知众人不得将此事传播出去,微博上也更正为有惊无险顺利出院。

    来回跑了一夜白雪琳一大早就等在了高晓东的办公室里,秘书想要劝阻又不敢上前。

    得知白雪琳来了高晓东刻意换了一套衣服,不管怎么样,他对白雪琳的心是没有变的,这是他个人的事情也是家族的事情。

    “今天太阳出西边出来了,你居然会主动来找我。”

    高晓东说话的口气依旧那么孤傲。

    “把门关上,我有话问你。”

    高晓东关了房门坐在了白雪琳的对面,白雪琳死死的盯着高晓东。

    “你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又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高晓东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别装了,高晓东,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武超,你打断了他的胳膊,现在居然还下毒谋害他,我现在还没报警就是给你机会,如果你再执迷不悟到时候你可别怪我冷血无情。”

    白雪琳开门见山,挑明了来意,她是来替武超讨回公道的。

    高晓东无奈的耸了耸肩,一副很轻松的样子。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我什么时候对他下毒了?如果你真有证据你可以选择报警啊。”

    “你不要太嚣张,你以为我真的不敢吗,我是为了公司的声誉才没有报警,我不想明天的头版头条是海达集团总裁谋杀下属的消息,到时候影响的是公司的利益,你得寸进尺,一二再再而三,是不是太过分了,是男人就别玩这些花花肠子,有种你冲我来。”

    白雪琳义正言辞,锋芒毕露,在她看来就没有高晓东做不出来的事情。

    高晓东打了一个哈哈。

    “搞笑,你没有任何证据就跑到我这里来闹事,对我指手画脚,你以为你又是谁呢,你去报警啊,到时候查不到证据我看你是吃不了兜着走了,再说了,武超算什么东西,一个普通的在普通的小职员,你为他居然和我吵架,我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他有什么可以和我比的,为什么我那么努力你都不屑一顾?为什么,难道我做的不够好吗?”

    白雪琳鄙夷的摇了摇头,道:“不是,你很优秀,不过在我的眼里你永远都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花瓶,是个无能的啃老族。你的优秀是你的家族金钱地位堆起来的,而不是你创造的。”

    “好,就是我下的毒又怎么样,我高晓东得不到你谁也别想得到,想我停手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愿意同我定亲,我保证放过他。”

    见白雪琳犹豫高晓东的语气又缓和了下来,他改变策略低声劝说。

    “阿雪,其实你心里比我清楚你们之间不会有结果的,你现在面临父母事业上的双重压力,你没必要活的那么累,告诉我你的难言之隐,就算是再难我也替你办了,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们可以像以前一样一起去面对问题,我相信我们合作一定会很愉快的,你看看现在公司里面有很多问题,只要你肯帮我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

    白雪琳回过头看高晓东,嘴角一抽,笑了,笑的是那么的鄙夷,那么的不屑,那么的冷漠无情。

    “你在和我讲故事吗?是,我们以前的确青梅竹马,但那只是以前,我们永远都回不到从前了,永远,不管我做什么,遇到什么样的困难我都不会求你,我和武超的事情轮不到你来操心,还有,我不是来跟你商量事情的,这是我的最后通牒,如果你执迷不悟我一定会让你付出百倍的代价。”

    白雪琳拉开房门愤然离去,这是她最后一丝和高晓东谈判,从高晓东闪烁的眼神她已经明白了,武超的事情高晓东一定知道些什么。

    她对这个男人彻底的失望了,最后一丝同情也消失了。

    青梅竹马,曾经沧海难为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