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六章 疑窦丛生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07本章字数:3270字

    算?怎么算,当然是拳头。

    罗宾这会儿不想打,他的右腿肌腱被挑断了别说打架就算是走路都有问题,本来就打不过武超,这会儿又伤了根本就没有任何胜算。

    “武超,我知道你会来寻仇,只是没想到你会来的这么快,我不想杀你。”

    “哎哟,我草,我真是被吓着你了,你还不想杀我?要是老子命大这会儿早就躺在太平间了,你受了伤,我还中了毒呢,我们谁也不占谁的便宜,来吧,打个痛快。”

    罗宾摇了摇头,道:“我若真要跟你杠上要你的命昨天你就死了,还有,你的母亲为什么好好的,你也不想想,你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放过你吗?”

    “好像你不说会死一样。”

    “因为你身上狼头飞鹰的纹身!”

    狼头飞鹰,武超小时候问过母亲,母亲说是纹了辟邪的。

    “继续。”

    “你有着显赫的身份背景,我不会轻易杀了你,准确说我们以后还会成为朋友。”

    “没了?”

    “具体的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武超笑了。

    “编,你继续编,说这么多你无非就是想要我放过你吧,放心,我不会杀你,我比你仁慈,我只会废了你的双腿让你在轮椅上度过下半生。”

    什么狼头飞鹰,什么身份显赫,一切都是骗人的鬼话。

    明知道落了下风,这会儿却要找出这样的一个理由想要搪塞武超又岂会那么容易。

    “你不信?也对,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信了,那么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说吧。”

    “一百万,放了我和我这些兄弟。”

    一百万,这对武超来说是很大的一笔钱。

    一条加班狗累死累活也就六千上下,算是房租等开销一个月剩不了几个钱。

    想赚一百万至少需要十几年。

    “如果我拒绝呢?”

    “那么你就把我们全杀了,十六个人,你敢吗,更何况你这会儿还不定能杀死我,鱼死网破对你也没什么好处,你今天来无非就是出口气,你伤了我这么多人这气也该消了吧,再打下去还有什么意义,我没有杀你,没有动你的家人,这已经是很大的让步了,你今天来打伤我这么多人,我们之间两清了。如果你不服气那么就把我们都杀了,否则你会巨大的麻烦。”

    “麻烦?哦,是吗?”

    “不是吗?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你能跑,你的母亲呢,你的朋友呢,他们往哪里跑?”

    武超低着头想了想笑了,他突然一抬手三把飞刀破口而来。

    罗宾往边上一个侧滚躲开,武超冲到跟前就是一通猛攻。

    两个人仅仅对攻了十余招罗宾就露出了破绽被武超一脚踹中胸膛摔出去老远。

    “我的麻烦就是明天把你的骨灰丢到什么地方,厕所还是大海,你可以选择一下,个人认为厕所比较适合你。”

    罗宾啐了一口站了起来,他的腿疼的再发抖,刚刚固定的肌腱再次被撕裂了。

    “罗宾,你不是很能打吗,怎么不打了,你难道不懂谈判的基础吗,那就是占据绝对的优势,没有任何把握任何依仗的谈判就是去给人侮辱的。”

    “两百万,怎么样?”罗宾加码了。

    见武超还是不点头罗宾竖起了一只手。

    “五百万!”

    武超楞了下,五百万,这是天价。

    “五百万加红楼,并且我撤出天阳。”

    这样的条件武超并没有动心,罗宾这样的人说的话一点都不可信,但武超还是有所顾虑。

    首先他不会杀人,这里有十六个人,他不可能将他们都杀了,那这些人事后极有可能对自己的家人朋友造成伤害。

    不杀,无疑放虎归山,杀,他下不了手也不想坐牢。

    今天拿了罗宾的钱指不定明天他就会反扑害自己,如果目前有个意外那就算是五千万也没有意义。

    武超陷入了两难境地,进退维谷。

    罗宾这种狠角色他要暗算自己轻松的很,毕竟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他的话不可信,但似乎又没得选择。

    口头保证,承诺发誓这些人都是小孩子过家家,毫无约束性可言。

    罗宾似乎看出了武超的顾虑,道:“武超,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你应该相信钱,相信你自己的判断,我罗宾说一不二,我说不会动你家人就不会,你如果什么都不相信,油盐不进那么就杀人灭口。”

    罗宾从身上掏出车钥匙丢了过去。

    “拿着,我新买的路虎送你了,就这一台车就值一百万。”

    罗宾又掏出支票签了五百万。

    “这里是五百万。”

    “我怎么就知道你这不是空头支票?”

    “好啊,去,把保险箱抬出来。”

    水池子里的两个家伙立刻爬起来钻进了红楼没多久就将保险箱抬了出来。

    罗宾当众打开,从里面拿出了几十万现金和一个镶宝石盒子。

    罗宾将盒子递到了武超手上。

    “拿着,以后见到里面的东西如见到我罗宾本人,在任何地方只要有我的人就会有有效。”

    “呵,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黑老大?”

    罗宾摇了摇头,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今天晚上就会撤离红楼,钥匙我会托人给你送过去,我说了它是你的就是你的,现在的市价估计也得好几百万,这算是我们交朋友的诚意金吧。”

    红楼这种地方少说都要一千万,五百万的支票,几十万的现金,一百多万的车,罗宾着这手笔大的让人咋舌。

    手下人都惊呆了,罗宾这是把所有家当都送了出去啊。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话是真的?”

    “是不是真的你明天不就知道了吗?或者你带走我连个兄弟,等我走了你再放了他们?”

    “笑话,你这样的人会在乎他们的死活?在你的眼里他们不过是炮灰走狗而已。“

    武超拿着支票走到了罗宾面前。

    “支票还你!”

    罗宾伸手去拿支票。

    就在罗宾伸手的一瞬间武超突然一记手刀削像罗宾的咽喉,罗宾抬手一挡将前胸暴露给了武超,武超一脚踢在罗宾的小腿上紧接着又是一记勾拳重拳招呼在了罗宾的腰上。

    罗宾倒着飞了出去,双膝跪地。

    “老板!”

    小弟们喊了出来。

    罗宾 摆手示意众人不要上前。

    “这下你满意了吧,我左腿断了,右腿肌腱被挑,几个月之内都只能坐在轮椅上了,而且肋骨至少断了四根,我现在就是个废人了,你现在是不是该相信我的承诺了呢?“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你错了,不过我不会杀你,这算是还你的,再让我看见你们别怪我心狠手辣,老子不怕死还怕跟你们耗吗?”

    武超钻进路虎里扬长而去。

    几个小弟跑了过来将罗宾扶了起来。

    他们惊讶的飞行罗宾的腿弯成了一个夸张的角度,是真的断了。

    “老板,你这是为什么啊,你为什么不还手?”

    罗宾的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不过他的脸上却挂着诡异的笑容。

    “你们不懂,在你们面前摆着的是一桩大富贵,以后你们就会明白了,事情没你们想的那么简单。”

    罗宾心里暗念,“武超,居然让我找到了你,真是天助我也。”

    为了此后的整盘计划罗宾不惜使出了苦肉计,武超这个人今后对他将会有巨大的好处,这是他手中的一张王牌。

    大富贵?小弟们完全听不明白,武超就是个穷光蛋有什么好富贵的。

    倒是罗宾,把上千万的财产拱手相送,这手笔,他是不是脑子被们夹了?

    “老板,我们真的要搬走?”

    “搬,现在就搬走,没什么状况的送他们去医院,几天后我们将离开天阳,短时间不会再回来了。”

    “啊?”

    “啊什么啊,快去。”

    小弟们迅速跑开了,罗宾挣扎着坐了起来,他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终于,终于,我终于找到突破口了,哈哈哈,当狗当了这么多年我终于要当人了,武家,你们的末日要来了。”

    回来的路上武超的心里也很忐忑,他总觉得事情不对劲,以罗宾的身手刚刚偷袭他他不至于什么动作都做不出来,还有他完全可以自己拼命,为什么要妥协,即使妥协那代价是不是也太大了?

    不对,这件事情也太邪门了。

    武超突然想到了身上的纹身。

    罗宾就是看见自己的纹身才临时改变主意不杀自己的。

    狼头飞鹰,到底代表什么?

    武超拿出了盒子,打开一看,盒子里镶嵌着一枚碧绿的翡翠戒指,而戒指上则是刻着一条蝮蛇。

    戒指上一般雕刻的都是字,要么就是龙凤花鸟,怎么会刻一条蛇?

    听罗宾的口气他似乎很有势力,这枚戒指到底代表着什么,至高无上的地位,还是代表着他背后的庞大势力网络?

    这枚戒指所包含的信息关乎罗宾的身份地位,以他的脑子不会不明比这代表着什么,泄露自己的身份暴露自己是为了什么?

    拉伦吗?自己有什么值得他拉伦的,难道是狼头飞鹰背后的秘密?

    种种谜团,疑窦重生。

    从小没有父亲,没有亲人,母亲从不提及过往,似乎她不愿意回忆往事。

    自己身上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武超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预感,自己身上一定有故事,母亲一定隐瞒了什么事情。

    看样子有必要好好问问她了。

    武超一打方向盘折了回去,他不会轻易相信罗宾,他到是要看看罗宾在玩什么花样。

    武超将车停在红楼附件,然后攀上了一个高点查看。

    红楼里面这会儿忙的热火朝天,搬家公司进进出出正在搬东西,看样子罗宾是真要走啊。

    这无疑更加加深了武超的疑惑,罗宾如果不走,使出了是缓兵之计,他倒是想得通,如果这也是缓兵之计那是不是也太入戏了?

    罗宾,你到底是谁,你又知道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