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 火上浇油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07本章字数:3150字

    “吁,转弯,你这马,不,是驴,是狗,你不知道转弯吗?”

    白雪菲拍打着武超的头进了小区。

    门口的保安看的一愣一愣的。

    “我去,这……这就是传说中的人头狗?不,是人头马?”

    另外一个保安摇了摇头,道:“你懂个毛,这叫好男人,啧啧,能够为老婆做牛做马的好男人现在真是少见啊。”

    “还是哥你看的透彻。”

    “那是,不然怎么我是队长呢。”

    “对对对。”

    进了电梯白雪菲这才从武超身上下来,背着她走了半个多小时,武超汗淋淋的直冒热气。

    “站好!”

    “又要干嘛?”武超苦逼着脸看着白雪菲。

    “叫你站好。”

    武超站定。

    白雪菲从口袋里掏出一方手帕轻轻的贴在了武超脸上,温柔的擦拭起来。

    现在都用纸巾了,没想到这小妮子居然还带着手帕,而且还是那种江南女子绣的丝手帕。

    手帕上带着淡淡的香味,很好闻。

    “你看看你,这么多汗,要是给我姐姐看见了多不好,今天辛苦你了,改天本小姐请你去万事屋吃饭,哪里手办周边可多了。”

    白雪菲俏丽玲珑的面孔近在咫尺,明亮的大眼睛,白皙小巧的脸庞,精致可爱的五官,尤其是那张小嘴,是那么的可人,贝齿轻咬红唇,武超突然有种想亲她的冲动。

    想想这些天的遭遇,武超感慨,这可能是他活了这么多年最开心最有趣的一段时光。

    这两姐妹一个高傲冷漠却内心火/热,一个乖张刁蛮却可爱天真,一黑一白,双子女王,人生若能得此二女,夫复何求。

    “你姐都没这样给我擦过汗。”武超调侃道。

    “你知足吧,我姐姐从来没给任何男人煮过饭,我知道你们在演戏,我姐姐是不会喜欢你的,但我还是要谢谢你,你让我姐姐改变了很多,她以前对我都是不冷不热的,我现在也懒得拆散你们了,上一次就是因为我姐姐和妈妈大吵了一架。”

    白雪菲能想通着实让武超有些惊讶,也好,免得整天和她烧脑累的慌。

    “嗯,走吧,回家。”

    次日

    武超早早起了床,做好了早饭,白雪琳对武超这个人最看好的恐怕就只有武超做的饭了。

    吃过玩武超依旧按照惯例送白雪琳去上班。

    “冬瓜请假了吗?”武超问。

    “没有啊?你想干嘛?”

    武超神秘一笑,道:“等会儿你跟我先去业务部,我带你看出好戏。”

    白雪琳美目流转,感觉武超话里有话。

    “武超,你是不是又在玩什么花样?我警告你不要乱来,要是做的太过我也没法保护你的,现在高晓东把我盯的紧紧的,就等我露出破绽,你可别再这个时候拖后腿。”

    “什么话,我们可是守法公民,绝对不会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

    “切,你要是好人天底下就没有好人了。”

    武超无奈的耸了耸肩,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问:“你说你妹妹会不会察觉到了什么?”

    “应该不会吧。”

    “我总感觉不妥。”

    “那你说怎么办?”

    武超在白雪琳身上扫了一眼最后停在了白雪琳的胸口上。

    “啪!”

    白雪琳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一耳光抽在武超脸上,双目瞪圆。

    “你想都不要想,上次的事情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我草!

    武超揉着脸彻底无语,尼玛,老子还没说要干什么呢,这耳光就呼脸上了,你大爷的,小蹄子,有机会把你前前后后来个一百遍!

    “大小姐,你说什么啊,我是说……”

    “好了,你别说了,你想说什么我都知道,以后这种事情你想都不要想。”

    我去,还真以为是金B啊,草。

    抵达公司武超和白雪琳一起上了楼,刚刚进门就碰见了从侧门进来的尤勇。

    “嘿,尤主管!”

    武超上前就是一巴掌拍在尤勇的屁|股上,这下真是要了亲命,昨天这里被抽的最惨,晚上睡觉他都是趴着的。

    尤勇张大嘴不停的吸凉气,他疼的恨不得跳起来,又不敢叫出声来,那样子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哇,尤主管你好吃惊的样子,我们第一次见面啊,哈哈哈。”武超说罢又是一巴掌拍在尤勇腰上。

    尤勇眼睛鼻子都皱在了一起,咬着嘴唇全身颤抖如筛糠。

    我草,好疼!

    见武超又要拍尤勇赶紧抓住了武超的手。

    “武超,早……早啊,白总监,早。”

    白雪琳也看出了端倪,尤勇的痛苦都写在了脸上。

    “主管,你的脸是怎么回事?”武超问。

    尤勇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原本就就是个大圆脸,这会儿肿的像个大烧饼。

    “哦,你别说了,昨天不小心被睡落枕了。”

    落枕脸会肿?还真是一件奇事。

    “哦,这样啊,对了,主管,我兄弟说你昨天是光着膀子回去的,衣服裤子都没有,挺时髦的啊。”

    尤勇的脸黑的跟锅底一样,昨天开车回家他什么都没穿,别提有多丢人了,一路上风驰电掣就是怕人看见,没想到还是被人看见了。

    “不是,我昨天看见一群乞丐,非常可怜,于是我衣服裤子什么的都给他们了,穷人吗,我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

    武超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

    “哦,原来是这样,主管你果然是个好人,大好人啊。”

    “没事我先走了。”

    尤勇一瘸一拐的走了,原本还能正常走了,给武超几巴掌下去这会儿疼的要命。

    “武超,你老实说是不是你搞的鬼啊?”白雪琳也不是傻子,这明显就是武超干的,不然他怎么知道这么多事情。

    武超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不是,我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绝对没有的事情,我什么也没做。”

    “真的吗?”

    “真的假不了,我先走了。”

    武超害怕露馅儿赶紧找个理由走开了。

    白雪琳再也忍不住了,侧头咯咯笑了起来。

    尤勇刚才痛苦的样子实在是太搞笑了,这武超也太狠了,下手也太重了,奇了怪了,尤勇为什么不报警?

    疑惑规矩疑惑,事实就摆在眼前。

    这一天尤勇都躲在办公室里没有出来,有什么事情都是通过电话通知,不是他不愿意见客,而是趴在沙发上实在不敢动。

    苏璃没有来上班,这一天她都在收拾房子。

    苏璃是个很爱美,很爱干净的女人,甚至有强迫症,她住的房子必须要收拾的妥妥当当的。

    一下班武超就骑着胖子的摩托车直奔菜市场,苏璃已经在那边等着了。

    今天苏璃刻意打扮了一下,牛仔七分裤,板鞋,花格子女士衬衣,长发上别了两个发夹,清纯,自然,加上她那张可人的笑脸的确很讨喜。

    同样的清纯打扮苏璃和白雪菲却是两种风格。

    白雪菲一头小辫子就如春天飞舞的蝴蝶,苏璃弱柳扶风恰似池中锦鲤,悠然自得,一动一静,各有千秋。

    苏璃一进菜市场立刻就露出了她聪明勤快的一面,每一样蔬菜的菜价,出产地,保鲜期她都了若指掌,和小贩讨价还价相当的市侩。

    这种女人一看就是那种经常出来买菜居家过日子的女人。

    要结婚就要找会过日子的女人,苏璃是个不错的选择。

    不远处一个身材高挑长相甜美的长发女孩儿注意到了武超,她快步走了过来拍了拍武超的肩膀。

    “武超?”

    武超惊讶的看着来人,他没有认出来。

    “我是武超,你是?”

    女孩儿眉开眼笑。

    “你真是武超啊,不认识我了吗?我是映雪啊,梅映雪,你的邻居,以前我们经常一起出去玩的,不记得了?”

    梅映雪做了一个爱哭的动作。

    武超想起来了,梅映雪,隔壁邻居家的小女孩儿,小时候武超经常带着她到底跑。

    十岁那年梅映雪家搬走了,十多年不见当年爱哭爱闹的小鬼如此出落成了大美女。

    “哇,这么多年了,你还能认出我来啊。”武超露出了笑容。

    “那是当然,当初也不知道是谁说要保护我一辈子的,哈哈哈,你还好吧?”

    武超点了点头,苏璃很识趣的走开了。

    梅映雪看了一眼苏璃,问:“她谁啊?女朋友?你口味还是没变还是喜欢萝莉,不错啊,艳福不浅。”

    “那你可说错了,我们只是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普通朋友会一起买菜?”

    “不说这个了,当年你搬哪里去了,也不留个电话。”

    梅映雪呵呵一笑,道:“你猜。”

    “我怎么猜的到?”

    “美国,现在我已经是美国人了,拿到了绿卡,这次是三爷爷过世了,我是回来看他的,看你的样子混的不错啊。”

    梅映雪很美,类似姚晨那种大嘴巴的美女,性格开朗活泼,爱笑,大方,和武超青梅竹马。

    许多年不见,武超有些感慨,真是命运弄人,如果当初梅映雪没走现在自己和她又会到什么程度,是走到一起还是各过各的?

    “阿雪。”

    一个戴着眼镜高个青年走了过来,这个人高大帅气,器宇不凡,穿着打扮一看就是有钱人。比起武超要高出一个头,至少一米八五。

    用玉树临风形容他毫不为过。

    “武超给你介绍下,我的男朋友武云。”

    “你好。”

    武云伸出了手。

    “武云。”

    “武超!”

    两个人的手象征性的握了一下,在武云面前武超实在是太不中看了,就颜值两人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他就是你常和我说起的擎天柱?”武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