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 以暴制暴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07本章字数:3104字

    武超差点一口老血喷在墙上,我呢个大叉叉,坑人也不带这样玩的吧。

    什么叫射我一身?

    一起进洗手间,然后说这些话,再结合那些东西,我草,真是跳进黄河洗不清啊。

    武超偷偷的看了一眼苏璃,苏璃拿着勺子惊愕不已。

    “不好意思,把洗手液弄你身上了。”武超将纸巾递了过去。

    周敏随便擦了擦,然后若无其事的问:“你们这表情什么意思啊,是不是我说错话了?没有,就是武超射我身上的,若不是我躲得快就射脸上了。”

    射脸上?苏璃都不敢想象了,自己还是太傻了,居然会为了这种人脸红害臊。

    不是,就刚刚那么点时间,他们就?不,不可能,武超不是那种人,应该是洗手液。

    “没事了,吃饭吧。”

    酒足饭饱,三人微醺,彼此都有些醉意。

    周敏又开始出幺蛾子了。

    “超哥,你送我下吧,晚上太黑了我怕。”

    苏璃不说话,武超也无意留下来,今晚不能那晚相提并论。

    “好啊,走吧。”

    武超答应了。

    谢别苏璃武超跨上了摩托车,周敏一上车就从后面紧紧的抱住了武超,有意将身体贴上来。

    武超也不好推开她,抱就抱吧,自己一个大男人还在乎他抱一下吗?

    几分钟后抵达周敏的家。

    “超哥,都这么晚了你还是别走了,进去喝杯茶吧?”

    周敏故技重施,武超送她一只手表让她彻底相信武超就是个大款公子哥,有的是钱,这可是她翻身的好机会,所以她千方百计想要和武超关系更近一点。

    “还是不了,有机会再来吧。”

    周敏有些不爽,她突然指着武超身后喊了出来。

    “快看!”

    武超一回头,周敏吧唧就在武超脸上亲了一下,然后迅速退了两步。

    “超哥,给我电话,随时随地。”

    周敏笑着进去了。

    我去,随时随地啊,果然重口,尼玛赶紧回家,逃离是非之地。

    月朗星稀,武超站在阳台上面无表情。

    看着夜空他的心沉寂而冰冷。

    脑子里再次浮现出了那个曾经的小女孩儿。

    他将名片剪碎丢进了垃圾桶。

    他不会去拨打那个电话。

    他们曾经是朋友,现在已经很远了,彼此不再干涉或许对彼此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有些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就算是你现在挽回了也找不到过去的感觉了。

    有些情感就要深埋在心底。

    就如美酒,历久弥香。

    “怎么,你有心事?”

    白雪琳出现在了武超身边,她将一杯茶递了过来。

    “以前你喝红酒的,怎么喝茶了?”武超问。

    “学你的习惯,我发现喝茶比喝酒更加的有味道,浓郁,典雅,回甘,个中滋味,难以用语言去表达。”

    “或许吧,你怎么还不睡?”

    “雪菲还没回来,电话也打不通,我有些担心。”

    “放心吧,她会回来的,小女孩子爱玩爱闹很正常。”

    “小吗?十八了,成年人了。”

    武超点了点头,十八,十八那年他正在部队,他十五岁就改年龄入伍了,十八的时候已经是班长了,二十岁升少尉,二十二岁升中尉,他的履历相当的辉煌。

    当然,辉煌只是曾经,现在的他甘于寂寞,做了一条朝九晚五的加班狗。

    白雪琳的手机响了,电话是白雪菲打来的。

    “喂。”

    “姐,你在哪儿啊,我们遇到麻烦了,你快来啊,火舞酒吧……”

    白雪菲的话没说话就仓促挂了电话,从电话里的余音来听应该是被人抢走手机挂掉的。

    怕什么来什么。

    白雪菲出事了。

    “我要去看看。”

    “还是我去吧。”武超拉住了白雪琳。

    “你去?”

    “怎么,你不相信我,放心吧,我能行。”

    “那也不行,我和你一起去。”

    武超拗不过只好带着白雪琳一起去,跑车在夜色中疾驰发出阵阵怒吼,没用多久就抵达了火舞酒吧。

    武超拉了拉帽檐,避免被摄像头拍着脸,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外出任务必须涂抹油彩或者使用面具,即使是进入娱乐场所也要尽可能的改变容貌或者遮挡面孔,避免留下证据。

    夜晚应该是酒吧最热闹的时候,可火舞却安静的出奇。

    劲爆的音乐已经停了,灯光摇曳,昏暗中武超看见大厅里站着十几号小青年。

    大厅中央坐着一个三十多岁挂着大金链的光头,他面前站在三个惊慌失措的女孩子,其中就有白雪菲,地上躺着两个青年一动也不动。

    酒吧里凌乱不堪,翻倒的桌椅,碎裂的酒瓶,很显然这里刚刚爆发了一场激烈的冲突。

    “干什么的?”

    保安拦住了武超。

    白雪菲看见武超和姐姐立刻喊了起来。

    “姐,我在这里,快来救我。”

    “我草你妈!”

    一个黄毛青年上前就是一脚将白雪菲踹倒在了沙发上。

    “住手!”

    白雪琳大喝一声冷眉倒竖。

    “让他们过来。”

    光头摇晃着酒杯贼眼不停的在白雪琳身上扫,这个女人的气质和在场的人完全不一样。

    白雪琳伸手将白雪菲扶了起来。

    “雪菲,到底是怎么回事?伤着没有?”

    白雪菲几乎要哭了。

    “姐,我们在这里喝酒,这些人调/戏我朋友,男孩子看不下去说了两句就打起来了。”

    白雪琳转头看着光头,喝道:“你们真是无法无天,调/戏别人还打人,我现在就报警,看警察怎么收拾你们。”

    光头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对边上的家伙使了一个眼神。

    黄毛会意上前就要抢夺手机被武超一把抓住了手腕。

    “朋友,说归说,动手动脚就不好了。”

    黄毛拉了一下却怎么都抽不回来,他抬腿就踹,武超轻松避开然后将黄毛推到了一边。

    包间里面赵世明正在和几个女人吃火锅。

    “老板,九哥这么闹下去我就不管了吗?”罗涛在门外问道。

    “管什么管,自家兄弟,只要不出人命就行了,他爱闹就闹吧,没看见老子正忙着吗?”

    光头叫赵九,赵世明的兄弟,外号九哥。

    白雪琳要报警被武超阻止了,对付这些人报警也没用,等下来了随便找两个喽啰顶包,或者直接跑路,打架斗殴,至多拘留几天。

    这些人就是个渣子,对付他们就要用道上的手段。

    以暴制暴。

    武超俯下身查看了一下两个青年的伤势,都是皮肉伤,并无大碍。

    只是几个女孩子吓的够呛,一个个的小脸苍白,瑟瑟发抖。

    “朋友,你想怎么处理这件事情?”武超掏出香烟点了一根。

    “谁他妈让你抽烟的?”

    黄毛厉声呵斥。

    武超丢掉香烟踩灭,然后又点了一根。

    众人脸上都挂不住了,尤其是黄毛,拳头捏的咯吱响这孙子实在是太嚣张了。

    赵九直起了腰,突然手一扬一杯酒泼在了武超的脸上。

    “你他妈算什么东西,居然敢这样跟我说话,谁他妈是你朋友?”

    武超不但不生气,反而笑了。

    白雪琳面色凝重,虽然她又能打,不过要同时面对十几个混混心里也没底,更何况还要兼顾白雪菲的朋友呢。

    武超他能行吗?

    武超不但不生气,反而笑着擦了擦脸,道:“他们几个小,不懂事,我替他们赔礼道歉,说个价。”

    “二十万!”

    赵九毫不迟疑。

    打一架能拿二十万,这买卖值得了。

    武超回过头对白雪琳点了点头,白雪琳从包里拿出现金支票递了过去。

    赵九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我草,这些人这么有钱早知道就多要点了。

    既然他们很有钱,那么就说明是有身份地位的,若不识趣把对方惹毛也没自己好果子吃。

    得了,二十万要找什么样的小妞找不到。

    “看在你们这么有诚意的份上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滚吧。”

    武超带着白雪琳等人迅速撤了出去,两个青年必须送医院去检查一下。

    “你来开车,我还有点事情。”

    没走多远武超就下了车。

    “你要干什么?”白雪琳问。

    “哦,还有点事情,我等下就打车过来。”

    白雪琳隐约感觉不对劲,但有人受伤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你不要回去了啊,听见没有。”

    “放心,不会,快走吧。”

    白雪琳开着车走了。

    武超转身朝着酒吧跑去。

    酒吧里面赵九等人正在狂欢,打了一架还赚了二十万,这买卖,太值了。

    “嘭!”

    一声巨响,玻璃门粉碎变成了玻璃珠四处泼洒,武超出现在了大门口。

    赵九噌的站了起来。

    这小子居然回来了,难道是救兵来了?可他身后并没有人啊。

    武超缓步走了进来。

    混混们立刻上去围住了他,一个个的凶神恶煞随时准备动手,武超神情自若,根本就没把这些孙子放在眼里。

    “草你妈的,看看,外面还有没有人?”赵九骂了一句。

    “没有!”

    赵九得意的笑了。

    “我见过傻比,你这样的傻比还真是少见,居然敢一个人回来。”

    武超也笑了。

    “为什么你们总是这么自以为是,你以为你就赢了吗,你们这些人渣就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我草,吓谁呢?”黄毛第一个扑了上来挥手就是一拳。

    武超侧身一躲的同时一记重拳打在了黄毛的肚子上,黄毛一口水喷了出来,整个人都软了下去,武超抓住黄毛的头发往茶几上猛的一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