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四章 我就嚣张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07本章字数:3194字

    武超下了逐客令,胖子几个人这会儿心里憋的很,武超这么说也不好再说什么,纷纷起身出去了,但并没有离开而是等在了酒店门口。

    “现在都走了,说吧,到底是谁要了我的酒,我只想知道是谁,不会闹事。”

    如果不说经理知道后果是什么,今天这位恐怕没有表面上的那么简单。

    “是顶层包间的客人。”

    “好了,我知道了,去吧。”

    “那您不要酒了?”

    “这里还有不用点了。”

    经理感激不尽,说了一堆的好话这才离去。

    武超径直上了顶层,敲开了包间房门。

    “你谁啊?”谢文博上下扫了武超一眼。

    “我就看看到底是谁抢了我的酒。”武超表情冷酷。

    谢文博有些恼怒,这家伙也太放肆了,尤其是那表情是那么的欠揍。

    “你的酒?笑话。”

    “是我先点的,你们强行抢走了,怎么,还理直气壮了?”

    谢文博被惹怒了,呵斥道:“你谁啊,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赶紧走,别影响我吃饭。”

    肖冰见状站了起来,赔笑,道:“很抱歉,这可能有些误会,实在是不好意思,这样吧,你稍等一下,我让人送一瓶价格相当的酒过来,算是赔罪。”

    肖冰说话很中肯,态度也很好,以她的身份有这样的姿态实在是很难得。

    见自己的女人居然和人说好话求情谢文博的脸上更加挂不住了,他拿出一张信用卡扔到武超面前。

    “这瓶酒多少你就刷多少,怎么样?”

    武超冷哼一声捡起了信用卡,谢文博也得意的笑了,不就是个爱装蒜的穷B么,见到钱立马就软了。

    “有钱人就是牛B。”

    武超手一挥信用卡嗖了飞了过去。

    “啪!”

    酒瓶应声而碎,红酒撒了一地。

    谢文博勃然大怒。

    “保安!保安在哪里?”

    这时候大堂经理带着几个服务员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听闻武超上了楼顶他就知道要出事。

    武超双手插在口袋里转身离去,肖冰愕然,怎么会有如此冷酷蛮狠的家伙?

    谢文博冲了出来。

    “你给我站住!”

    见到经理谢文博大声叫喊起来。

    “经理,你过来,这个人砸了我的酒,你们酒店今天不给我个说法明天就不要开张了!”

    什么?

    经理额头上的汗都下来了,今天真是倒了血霉,完蛋了,砸了谢文博的酒以后自己还能在混下去啊?

    慌忙之余经理拦住了武超。

    “先生,您现在还不能走。”

    “我为什么不能走?你是说酒吗?我砸了我自己点的酒有问题?我喝不完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是你的酒吗?是我的!今天你不给我道歉别想离开。”

    武超理都不理,径直往前走,服务员上前阻拦被武超一把就推开了。

    “先生,请留步!”

    两个女人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李总!”

    大堂经理手心冒汗,怎么把总经理都惊动了。

    武超回头一看,愣住了。

    总经理也愣住了。

    怎么会是他?

    来人是个年轻貌美的女人,一身职业装,除了那白皙精致的面孔最吸引人眼球的是她那条大麻花辫,要知道现在很少有女性做这种发型。

    只一眼武超就记住了,这个如冰雪公主般美丽安静的女人曾经出现在白雪琳的家里。

    也就是上次聚会的时候,武超虽然没和她说过话,但知道她的名字。

    李牧婉。

    李牧婉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武超,白雪琳的男朋友,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职员。

    至于谢文博她早就认识了,这公子哥经常来这里请朋友吃饭,挥金如土。

    他们两个怎么会杠上?

    李牧婉不动声色。

    “两位,我是这家酒店的总经理,虽然我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误会,但我还是希望两位能够心平气和,什么事情都有解决的办法。”

    李牧婉说话很得体,谁都不得罪。

    谢文博气不打一处来,又嚷嚷开了。

    “你们这什么破酒店,我吃个饭居然有人砸了我的酒,顾客是上帝,你们就是这样对待你们的上帝的?”

    肖冰再也待不下去了,她实在难以忍受和谢文博这样的人在一起。

    “你们先聊,我还有点事情先走了。”

    肖冰转身就进了电梯,没等谢文博阻止电梯门已经关上了。

    心爱的女人都被气走了,好不容易做的局就这么被搅和了,谢文博那个气,这一切都是面前这个傻比干的。

    “说吧,他砸了我的酒要这么处理,处理不好我明天让你们开不了张。”

    李牧婉看向经理,问:“叶经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来告诉你是怎么一回事,是我点的酒他感觉我没钱就给了他。”武超看着谢文博一脸的不屑。

    “既然是我点的那就是我的酒了,我喝不掉我砸了倒了都是我的自由,有问题吗?”

    “什么是你的酒,你算什么东西?我会跟你这种货色抢酒?”

    李牧婉柳眉一挑,冷冷道:“谢先生,我要提醒你一句,这里是酒店不是你家,你刚刚的话已经触犯了法律,威胁我开不了门,这会儿又人身攻击我的客人,如果您在这样那么我就只有请您的父亲来一趟了。”

    “你在威胁我吗?”谢文博不屑的哼了一声。

    “小玉,打电话给谢先生,同时通知媒体记者过来,谢家公子酒店发飙出言恫吓客人,我想明天一定是娱乐新闻的头版头条。”

    李牧婉毫不逊色,这一招果然有效。

    谢文博怕的就是他爸爸,如果还把媒体记者找来到时候他不被骂死才怪。

    “好了,好了,我不追究这个了,说吧,现在怎么解决?”谢文博怂了。

    “叶经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谁先点的酒?”

    李牧婉看着叶经理,叶经理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心里暗叫这回真的完蛋了,把一位客人叫的酒给另外一位客人,不管是什么理由都说不过去。

    罢了,要死就死吧,谢文博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给自己惹麻烦了,实话实说。

    “的确是这位先生先点的酒,但谢先生也要这瓶,我……”

    “你就给他了?”李牧婉打断了叶经理的话,她了解谢文博,谢文博一定是恐吓威逼叶经理强行抢走了酒,叶经理知道谢文博的背景不敢得罪不得不服软。

    他一定想到了补救措施,只是没想到武超会如此较真。

    怪了,按理说武超不是这样的人,今天怎么会这样?

    如果叶经理这会儿说出真相谢文博一定不会承认,甚至是翻脸,到时候对谁都没好处,尤其是叶经理,极有可能遭到谢文博的报复。

    “所以你就不看菜单把酒给了谢先生?”

    叶经理一愣随即反应过来。

    “是是是,都是我的失误,是我的失职。”

    李牧婉点了点头,笑道:“两位事情已经很清楚了,是我们的失误导致了这场误会,这样吧,这瓶酒我给两位免单,谢先生,实在是抱歉,如果您不满意的话我会托人再给你送一瓶到府上,亲自向您父亲道歉。您骂了人,而这位先生您也砸了酒,大家的情绪都有些过激,不知道我这样处理两位有什么意见没?”

    话里有话,绵里藏针,李牧婉分明就是在威胁谢文博。同时也在敲打武超,他再怎么有脾气也不该闯入别人的房间砸酒闹事。

    两个人都有过错。

    “算了,算了,真晦气,老子以后不会再来了。”

    谢文博气哼哼的走了,武超也悄悄了退了。

    刚刚这么一闹他又变得清醒了,罢了,没必要跟自己置气。

    “李总,谢谢你,我……”叶经理还想说被李牧婉打断了。

    刚刚李牧婉保护了叶经理,这让他感动不已。

    “算了,别说了好好上班吧,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情告诉我一声。”

    李牧婉迅速下了电梯,在大门口追上了武超。

    “武先生,等一下。”

    武超停下了脚步。

    “武先生,实在是不好意思啊,搅了你的雅兴。”

    “什么雅兴不雅兴,我已经买单了,包括酒水。”

    “不,那瓶酒我给你免单了,你不需要再买单。”李牧婉满脸笑容,态度很温和。

    可武超却板着一张脸并不领情。

    “不需要,我签单的,没事我先走了。”

    “你说什么?”李牧婉有些蒙圈。

    “我说不-需-要!听明白了吗?”

    武超迅速离开只留下了一个黑影,李牧婉有些愕然,这个人怎么这样,脾气也太怪了,免单都不愿意。

    白雪琳的眼光还真是有些特别。

    一场宴席不欢而散。

    武超没有回白雪琳的家而是去找了母亲,母亲身体很好,他很想问问关于他父亲的事情又张不开嘴,母亲是不会说的。

    或许一辈子她都会隐瞒在心底深处。

    急促的铃声将武超唤醒,电话是胖子打来的。

    “哥,你在哪儿啊,你快来啊,有单子上门了,而且还是大单,人家点名道姓要找你呢,快来。”

    武超翻身爬了起来,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好事,难道白雪琳又为自己拉到了单子?

    不是吧,这效率高的吓人啊。

    武超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公司,胖子和大军早就在门口等着了。

    “哥,你真是牛B,你说要给我们找回单子只一晚上就找回来了,太牛了,人家正在贵宾室等你呢,白总监正在和她谈合同的事情呢。”

    胖子笑的脸都歪了。

    果然是白雪琳,厉害。

    武超稍微定了定神敲开了房门。

    一开门武超就愣住了,只见不远处的椅子上坐着一个大熟人,阳光灿烂的笑容,洁白如雪的牙齿,大嘴巴微笑起来是那么的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