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三章 大幕拉开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08本章字数:3563字

    确信妹妹没事以后白雪琳匆匆赶到了派出所,他仔细查看了事发现场的照片,然后又看了审讯录像,还取出了武超的衣服,武超的衬衣恶臭刺鼻,他没有说谎白雪菲吐了。

    监控里也显示白雪菲在进入酒店的时候已经散失了意识,是武超抱进去的。

    事情到了这一步白雪琳懊恼不已,一时不察,居然动手打了武超,事情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有一个问题还是没法解决,那就是武超是帮忙清理污垢还是想乘人之危,这一点需要白雪琳自己的判断。

    上一次三人睡在一起都没有什么事情发生,而且自己和武超睡在一个房间,他睡在沙发上从未侵犯自己,至多是多看两眼,虽然有些色,但还不至于做出疯狂的举动来。

    难道,真的是自己误会他了?

    白雪琳拿起手机拨打了武超的电话,提示已经关机。

    整整一天武超都没有在出现,他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夕阳西下。

    阳光的照射下武超摘下草帽扇了扇风,这一天他都在帮母亲打扫卫生。

    陈兰给武超倒了一杯水,她今天非常的开心,儿子卖力的干活赢得了所有同事的赞许。

    厕所清扫又脏又臭,很多年轻人别说干了,看一眼就跑了,可武超卷起袖子拿着扫把就大干特干起来,没有半点的退缩。

    同事们都夸武超能吃苦,为人谦和,将来一定会有出息。

    不远处白雪琳正看着武超,她戴着墨镜一身便装。

    武超拄着扫把正一边喝水一边和陈兰聊天。

    熟悉的身影,熟悉的笑容,虽然才一天白雪琳却感觉失去了很久。

    白雪琳缓缓走近。

    “阿姨你好。”白雪琳微笑着喊道。

    陈兰回过头先是一愣紧接着眉头舒展露出了笑容。

    “姑娘,你怎么来了,儿子,你们先聊。”

    陈兰很识趣的走开了。

    “你别催,我明天就去搬东西顺带辞职,我会从你的世界消失,感谢你放我一马。”武超语气生硬显然还在为昨天的事情生气。

    白雪琳本想说软话的,可武超这态度让她的语气立刻变的严肃起来。

    “武超,我只是想知道真相,你当时为什么要脱她衣服?”

    “我不想再解释了,我说了,我没有别的想法,既然你不信还来问我做什么?真相是什么样的你自己清楚。”

    曾经那个唯唯诺诺的武超变了,变的强硬,变的陌生,白雪琳很想发火却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我走了,以后不要再来找我。”

    武超转身离去,白雪琳很想叫出来他,却没有叫出口。

    熙熙攘攘的大街上,白雪琳站在夕阳下,落寞,惆怅,按理说武超走了她应该高兴才对,可她的心里却堵得慌。

    陈兰回到了家里,刚一进门罗宾就跟了进来。

    “你谁啊?”陈兰有些慌。

    “一个熟人,你还记得穆小姐吗?”

    穆小姐?陈兰一愣,表情惊愕,她上下打量着来人,穆小姐她当然记得,而且一辈子都都不会忘记。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快出去。”陈兰的表情出卖了她的内心。

    罗宾笑着摇了摇头,道:“你还打算隐瞒到什么时候?把所有秘密都带进棺材里吗?柯志忠已经死了。”

    “你说什么?老忠死了?”

    陈兰惊讶的神情再一次证明她刚刚在说谎。

    陈兰的脸色变的灰暗起来。

    隐瞒在心底深处二十多年的秘密被揭开了,她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曾经无数次她在睡梦中惊醒,她害怕有一天会泄密,会暴露武超的真实身份。

    这些年她一直小心翼翼,住在最城乡结合部隐匿在众多外来打工者之中。

    陈兰整天提心吊胆,甚至不惜花钱修改武超的年龄将其送到部队里。

    二十多年过去,她悬着的心慢慢放下了,尤其是看见武超工作上了正轨,又有了女朋友,她别提有多高兴了。

    可平静在今天被打破了。

    这个年轻人找上了门。

    “你这些年一定非常小心,不过你犯了一个很愚蠢的错误,你没有更改名字,而且还给他起名武超,武超,超越,你是想他们越过武家的其他人吗?我没有恶意,我想这个东西你一定认识。”

    罗宾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刻着我心永恒字样和精美花纹的白玉手镯递给陈兰。

    “记得吗?”

    陈兰颤抖着结果玉镯,只看了一眼就泪流满面,这是穆小姐的贴身之物。

    陈兰哭了,她曾不止一次看见这个镯子,穆小姐说过这是她最好的朋友送给她的。

    “这个镯子的真正主人是我的父亲,罗宁,他很爱穆小姐,只是很含蓄从未表达。穆小姐去世以后我父亲拿回了这个镯子,他伤心欲绝,这些年一直郁郁寡欢,他发誓要找到穆小姐的孩子,他……”

    罗宾声音哽咽突然哭了,他精湛的表演成功骗过了陈兰,看着罗宾伤心的样子陈兰的心也软了。

    “孩子,你别伤心,你父亲他怎么样了?”

    罗宾深吸一口气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他死了,一年前我父亲自杀了。”

    陈兰心里一震,难过的摇了摇头。

    “我父亲死后我发誓一定要找到穆小姐的后人完成他的遗愿。现在我终于找到了,我父亲也该瞑目了。”

    罗宾杜撰了一个根本就不存在的悲情故事,而且他没有告诉陈兰这个镯子是他从穆小姐的墓里偷出来了。

    罗宾又拿出了两张照片,照片是柯志忠自杀血染河面的画面。

    陈兰捂住了嘴,当年如果不是柯志忠她根本就不可能逃出来,为了武超的安全她一直没有和柯志忠联系,没想到这一分就是永别。

    “他被武家人打死了。是时候告诉武超真相了,他这么多大了该知道了,或许有一天武家人会找到他,是时候去面对了。我也会暗中帮助他的,我不想得罪武家希望你能理解,所以你一定要保密。”

    武家人杀了柯志忠,陈兰心如刀绞,这个忠厚老实的厨师为武家服务了一辈子没想到结局却如此的悲惨。

    当初为了保护武超付出了几十人伤亡的代价。

    现在他们又把柯志忠杀了,一但他们知道武超的存在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陈兰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如果他们找到武超会不会杀了他?

    罗宾看穿了陈兰的心思,道:“你不必太担心,武老先生是不会放弃武超的,他很多年轻就放出消息,谁能找到武超就给他武氏集团五分之一的财产,所以如果事态紧急我就将消息告诉武老爷,而你也不要想着逃跑,逃跑毫无意义。你也不可能躲一辈子。”

    “真是太谢谢你了。”陈兰对罗宾完全没了戒心,她心地太善良,而罗宾的演技高超,完全以一个好人的姿态出现。

    一堆所谓证据让陈兰不得不相信。

    “没事,这都是我该做的,你不要暴露我的身份就行了。”

    “我明白,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哦,我叫罗宾,那我就先走了。”

    罗宾走了,陈兰瘫坐在了椅子上,她的手心里全是汗,罗宾能够找到武超武家指不定也会找到他,武老爷真的会网开一面吗?

    当初武老爷的确很喜欢武超,可身为父亲他却没能保护自己的儿子。

    陈兰根本就不相信武家人。

    不过她现在如果跑又能跑到哪里去呢,罗宾说的对,不可能躲一辈子。

    但初穆小姐说过不想武超大富大贵,只想他平平安安渡过一生。

    现在看来已经做不到了,如果有一天武超问自己,那么自己又该怎么回答,继续骗下去吗?恐怕到时候他也不会相信了。

    犹豫,惆怅,无奈,焦躁,陈兰百感交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帝王酒店

    郑文涛哼着小曲走出了酒店,一辆越野车疾驰而来,两个戴着墨镜的青年跳下了车,径直迎了上去。

    “郑文涛?”其中一个青年问。

    “是,你们……”

    没等郑文涛的话说完其中一人抬手就是一记重拳打在郑文涛的脸上,郑文涛的鼻子瞬间塌陷,头一仰鼻血狂飙。

    紧接着另外一个一脚将郑文涛踹翻在地。

    不远处郑文涛的一个兄弟跑了过来,这两人轻轻松松就将那家伙打趴下了。

    “你们到底是谁啊,知不知道我是谁?”

    郑文涛满身是血,他完全不明白是怎么招惹了这伙人。

    “你是郑文涛啊,我们打的就是你,敢动我们超哥的女人真是找死!”

    青年说罢又是一脚踢在郑文涛的肚子上,郑文涛贴着地面滑出去了老远,他捂着肚子疼的叫都叫不出来了。

    另外一个家伙搬起一个垃圾桶扣在了郑文涛的脑袋上。

    “记住了,那天打的人是我们老大武超,以后别让他看见你,不然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两人临走前还不忘猛踹几脚,郑文涛就像是一具尸体倒地不起。

    车窗摇下,洪涛推了推眼镜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另外一边,罗宾拉低帽檐朝着正在打高尔夫球的高晓东走了过去。

    “喂,我的球呢?”

    高晓东还以为罗宾是个球童。

    “在这里!”

    罗宾突然将高尔夫球砸了过去,高晓东猝不及防额头被砸中。

    紧接着罗宾就如一头猎豹高高跃起飞起一脚将高晓东踹飞了出去,高晓东在草地上滚了老远。

    “你是谁?”高晓东看着这个戴着墨镜和鸭舌帽的年轻人有些疑惑。

    “武超的兄弟,你居然敢派人杀他,我今天就是来要你命的!”

    “我没杀他,你别乱来,保安,保安!”高晓东大声呼喊起来。

    罗宾冷笑着摇了摇头,抄起高尔夫球杆猛的打在高晓东的腿上。

    高晓东的小腿咔吧一声骨折了,他捂着腿厉声惨叫。

    罗宾一脚踏在高晓东的脸上,恶狠狠的说道:“记住了,武超早晚有一天会取代你,如果你再敢玩花样我杀了你,你可以选择报警,武超什么时候出事什么时候就是你的死期!”

    罗宾潇洒的走了,高晓东捂着腿躺在草地上惨叫声传的老远。

    天华市御风庒

    马索走到一个正在钓鱼白发老者面前微微鞠躬。

    “忠叔,他上钩了,罗宾已经开始行动了,他正在四处为武超树敌想要制造混乱。”

    “对对对,就是这样,没错。”

    忠叔慢慢的回过了头,嘴角露出了阴冷的笑容。

    柯志忠!

    “很好,控制住武云,时刻注意武超的动向,千万要小心罗宾,此人绝对没有想象的那么好对付,尤其是他背后的庞大组织,为了这个局我花了二十年,当年种下的种子终于要开花了,哈哈哈哈……”

    一个围绕武超和武家的巨大的阴谋才刚刚拉开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