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五章 领导都是狗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08本章字数:2153字

    三个人的笑容都僵在了脸上。

    冬瓜嘴角发抽。

    怎……怎么可能?武超怎么出来了?不可能,绝不可能。

    不,不可能。张东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昨天他还问过高山,高山亲口肯定武超是出不来了。

    可,怎么才一晚上他就回来了?

    你妈,见鬼了!

    武超看着三人傻比的样子心里暗暗好笑,尤其是看着自己的办公室里新增的大量豪华家具不由得心里偷着乐。

    哎哟,我草,自己还没走呢这就住上了啊。

    看着三人刚刚的尿性应该是在庆祝吧,居然骂自己傻比。

    今天非得好好收拾收拾这帮狗逼。

    “武组长,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冬瓜首先开口了,他笑的比哭还要难看。

    武超苦逼着脸,叹了一口气,苦笑着摇了摇头。

    “出什么事情了?”冬瓜赶紧追问。

    “别说了出了一点事情,现在是取保候审了,可随时都有再进去的可能,也不知道是那个孙子害我,这回恐怕要坐牢了。”

    三人面面相觑。

    草,原来是取保候审啊。

    那也就是说武超的嫌疑还没洗脱。

    原来是虚惊一场。

    “哎,武组长你为人正直应该不会有事的,坐坐。”

    冬瓜将武超按在了椅子上,然后亲自为武超倒了一杯茶。

    武超端起茶杯一饮而尽,一副很不甘心的样子。

    “几位,我武超为人怎么样你们都清楚,他们在背后说我坏话的是不是真孙子?”武超突然大声质问,那口气是那么的不甘。

    这尼玛不就是在自己吗?张东强默不作声。

    “主管,你说呢,这样的人是不是纯傻比?”

    冬瓜嘴角一抽,道:“对,就是傻比。”

    冬瓜心里打着小算盘,刚刚又不是自己骂武超的,现在正好有机会骂一骂张东强,狗仗人势的东西一来就想抢自己的饭碗。

    “这种人应该死全家,老婆被人爆,小报告一时爽全家火葬场。”

    “对对对,你说的对极了,我最恨这种人,占着有点关系就狐假虎威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东西,他根本就不是个东西。”尤勇连声附和。

    张东强也不是傻子,他看着尤勇很想问一句:尤主管,到底是那个狗逼在背后说人坏话?

    还有,你他妈到底是谁的人?

    “来,老弟,喝水,别气,那你有什么打算?”尤勇很圆滑,他绝对不会和人红脸,争一时长短突口舌之快那是不成熟的表现。

    武超再次一饮而尽,道:“不干了,反正也不干了,平时咱们关系也不错,我们就说些交心的话。”

    不干了?尤勇高兴的差点跳起来了,恐怕不是你不干是干不了吧。

    哈哈哈,让你跟着白雪琳混,报应啊。

    心里很开心尤勇表面上却是一副很惋惜的样子。

    “哎呀,老弟,你别想不开啊,船到桥头自然直嘛,什么事情都没有绝对,我一直都把你当兄弟,有什么事情你直说就好。”

    兄弟?兄弟你大爷。

    “好,那我就说了,尤主管你是个好领导,不像有的牲口王八蛋,就知道吃拿卡要,干什么事情都要钱,妈的,就是一条狗,一条野狗,是个女人就想上,上司面前摇尾乞怜,下属面前耀武扬威,我草他妈!狗一样的领导狗一样的垃圾,草他十八代祖宗。”

    “噗!”

    王宝一口水喷了出来,尼玛,这不是说的尤勇吗。

    张东强乐了,赶紧插话道:“对,武组长这话说的很对,我就最讨厌这种人,给脸不要脸,对付这种人上去就给他几个大耳瓜子,垃圾玩意儿。”

    冬瓜的脸黑的跟锅底一样。

    可他这会儿又不敢发火只能憋着。

    “主管你是好人啊,我给你倒茶。”

    武超给尤勇倒了一杯水,尤勇苦笑着喝了下去。

    “老弟盛赞,惭愧惭愧。”尤勇保持着笑容,心里暗骂张东强趁火打劫。

    “主管你是我见过最正直,最热心的好人,你就是当代的雷锋,中国的罗宾汉,我相信主管迟早会进入董事局,毕竟您是真正有实力的人。”

    听到这里尤勇不但不觉得羞愧反而很享受。

    他喝了一口茶翘起二郎腿看着张东强得意的说:“那是,我尤勇是靠实力上位的,业务部成绩如何大家有目共睹,不像是有些人就靠走后门,为了往上爬脸都不要了,恨不得给领导跪舔。”

    张东强歪着嘴,真想发火,妈的,说谁呢,怎么那么难听呢。

    “武组长今天回来是为了什么事情呢?”张东强赶紧岔开话题,尤勇这条短嘴狗实在是太阴险了。

    老子搞不过你还躲不起吗。

    看着两人死掐狗咬狗武超心里超爽无比。

    骂人的最高境界就是你指着他的鼻子骂他,他不但不生气反而说你骂的对。

    武超往椅子上一靠,笑着说:“能干吗,你们想不到吗?这些家具是怎么回事?”

    “哦,都是我新买的,怎么样,还不错吧?沙发一万三,真皮的,老挝花梨木根雕茶台两万四,就最小的紫砂茶杯一套就两千多,便宜货了,让你看笑话了。”

    如果算上老板椅,大班台,乖乖,这些家具花了至少有六七万,果然是大手笔。

    张东强赤果果的炫耀显摆,这配置恐怕连总监的办公室都没有这么豪华吧,简直就是奢侈。

    也不是自己的钱,张东强花的不心疼,公司董事众多,他这样的蛀虫一大把。

    “这样啊,也就是说这是公家的了?”武超问。

    “啊,当然。”张东强毫不掩饰自己的优越感,妈的,在公司谁能有他这么奔放?

    仅此一人尔!

    “等等,张经理,你的意思说以后你要用我的办公室?”

    武超这个问题在众人看来根本就不该问,你都要滚蛋了还管这些干什么?

    张东强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武组长你不是不干了吗?”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之前没有告诉你啊,难道你们认为我被警察带走就回不来了吗?难道你们早就知道内情了还是你们就参与了?那么,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我武超的办公室被你张经理霸占了?”

    接连几个尖锐问题让张东强猝不及防,武超不是要滚蛋了,他这会儿算怎么一回事?

    哦,懂了,回来故意找茬。

    也对,他被干掉心情本来就不爽,今天是回来找平衡的。

    尤勇感觉不妙,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上次武超就是偷/拍坑死了王栋,他今天似乎在给大家挖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