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八章 内心的野兽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08本章字数:3067字

    武云在沉思,他开始从新审视面前这个人,这个叫马索的家伙。

    事情似乎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如果说他只是单单和武超有仇那么他怎么会知道武家那么多事情,为什么会有自己父亲的DNA数据,而且他似乎对武家了如指掌。

    不,不对劲。

    刚刚他在气头上完全没有去深思这些问题。

    马索说他只是武超的仇人,和自己合作仅仅是为了报仇,如果是为了报仇为什么又要劝自己主动和武超和好?

    他是不是管的太多,知道的太多了。

    他到底是什么人?

    武云用余光看了一眼马索仔细的回想着马索一系列的表现。

    先是无端找上自己要合作对付武超,然后故意给自己看那些照片挑起他对武超的仇恨,现在揭晓武超的真实身份为了什么?

    如果他要对付的不是武超,那他要对付就是武家了!

    武云暗暗心惊,他端着红酒突然一抬手水果刀就如一只利箭直奔马索。

    马索脖子一侧轻松躲开,武云一个箭步上前在马索转过头以前匕首顶在了马索的脖子上。

    马索回过头看着武云,他并没有表现出多么的惊讶也没有反抗。

    “你是个高手,以你的身手完全可以躲开你为什么不躲?”

    “我为什么要躲?我躲了谁来回答你诸多的疑问,你是在怀疑我的身份对吗?”

    武云眼露寒光冷冷道:“从一开始你就在设计我 ,我在不知不觉中坠入了你的陷阱里。”

    “哦,是吗?”

    “不是吗?什么小偷意外暴露了我的身份那都是假的,一开始你就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你更加知道武超的身份,你故意拿那些照片挑起我和武超的矛盾,然后告诉我武超的真实身份,如果你的仇人是武超你不觉得你后面的举动多余了吗?对我们武家的事情你了如指掌,你要对付的不是武超,而是武家,说,你到底是谁?”

    马索阴测测才笑了。

    “二少爷果然睿智这么快就看穿了,那么你是不是该放开我了?”

    武云慢慢的收回了匕首,他有信心能够随时干掉他,并不着急这一会儿。

    马索揉了揉脖子,道:“没错,我要对付的就是武家,你说的很对,从一开始就是设计好的,我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挑起你和武超的矛盾让你们手足相残。我叫玛索,而不是马索。”

    那个阴冷的声音再次传来。

    “对对对,我们是玛索,苏菲玛索,嗯哼。”

    正如武云所料这家伙是冲着武家来的。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玛索端起红酒轻轻的摇晃着,他瞥了一眼武云表情是那么的轻松。

    “我的老板是林家的林立国先生。”

    林家,天华市三大家族之一,和武家没什么来往。

    “接着说。”

    “林立国先生在很久以前就和穆小姐有婚约,两人感情非常不错,如果不是武绝的出现他们指不定已经完婚了,可是穆小姐爱上了武绝,林先生忍痛割爱主动退出,没想到武绝居然害死了她,懦弱,狂妄,不可一世,是他夺走了穆小姐的生命,他必须为之付出代价!”

    林家和穆家的事情武云早有耳闻,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他们还耿耿于怀。

    “那么你去找他就是,来找我的麻烦做什么?”

    “不,找他没有什么意义,我要他尝尝叫破人亡的滋味,让他试试妻离子散的感觉。”

    玛索的演技一点都不比罗宾逊色,武云虽然心思缜密,但太多疑,而且心理阴暗,对付一般人绰绰有余,可玛索早就盯上他了,研究的非常透彻,对阵下药将武云拉入了彀中。

    武云点了点头突然一记鞭腿踢在玛索的胳膊上,玛索从沙发上滚到了地上,高脚杯摔的粉碎,他放弃了抵抗。

    寒光一闪,匕首直奔玛索的咽喉,玛索身体猛的后仰几乎贴到了地面,武云又是一脚踢了过来,玛索单手撑地弹起来同时往后跳出去数米拉开了距离。

    “气出够了就适可而止吧,若是你以为我怕你那你就大错特错了。”玛索一直都让着武云,根本就没有攻击只是在防御。

    武云没想到玛索的身手如此矫健,他只是想出口气并没想将玛索置于死地,而且他似乎也做不到这一点。

    这家伙就如泥鳅一样的滑腻。

    “这次只是给你一个警告,再有下一次我杀了你!”武云自诩是个聪明人没想道这一次却被玛索玩弄于鼓掌之间。

    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不会杀我,杀了我你一辈子都会生活在你大哥的阴影下。”

    “你什么意思?”

    “武氏集团的董事长是谁?你大哥武风。”

    “武家长子是谁?武风。”

    “谁是武家未来的族长,毫无疑问还是武风,现在的你不过是个有名无实的虚职,他是武家人眼中真正的下一任族长,而不是你,你武云特立独行似乎不受武家人待见。”

    玛索的话就像是尖刀一次次的刺在武云的胸口上,武云心里最大的阴影就是大哥武风,武风很热情也很豁达经常关心他,可武云并不领情,在他看来大哥被父母宠坏了,是个无能无才的蠢货,他不是在关心自己而是嘲讽。

    曾经无数次武云想过玛索刚刚说的那些事情。

    的确,在武家他武云是个大孝子,可在公司在家族,他的声望和武风不能同日而语。

    大哥就像是一堵无法逾越的高墙,压的武云喘不过气来。

    “你他妈到底想说什么?”

    武云咬牙切齿,他很讨厌玛索,这个家伙知道的太多了,对自己的弱点了如指掌。

    “我想说这就是我来找你跟你摊牌揭露武超身份的真正原因。”

    “我听不明白。”

    玛索坐了下来,刚刚武云那几下并没有伤着他。

    “武超早晚都会被找到,如果你杀了他,那么你将成为家族的罪人,一但走漏风声你插翅难逃,而如果他被你大哥先找到后果会怎么样?你父亲本来就很听你大哥的,加之又来了一个他自认为很亏欠的武超,这两人要是一联手你武云恐怕真的就只有看戏的份了。”

    “所以你让我主动拉拢他,到时候联手武超一起对付我大哥?”

    “聪明,当然,你也可以什么都不管到时候就等着被扫地出门吧,你是三夫人的孩子,相比你哥的出身你本来就低人一等,毕竟你母亲和武绝没有领结婚证,你是个庶出之子,武风的母亲住在武家庄而你的母亲呢,住在城郊!”

    玛索再一次捅在了武云的心窝子上。

    “当初闹的最凶的就是你的母亲,可以说是她害死的穆小姐,这么多年你父亲都没有再去看过她一次,她毫无存在感,武家的族长也不会由一个残害族长夫人的女人的儿子来担任。”

    玛索的话很拗口,但武云还是听懂了,的确,当年的事情的母亲就是带头者,也是她的的激进决定了她的命运,那次事情后武绝面对穆家的发难没有任何解释,他很清楚任何解释都毫无意义,同时也没有责备两位夫人。

    当一个人连说都懒得说你了,那他就是对你彻底的失望了。

    没有一句埋怨的话,武绝将两位夫人赶到了城郊的别墅,二夫人过了十几年才回到武家庄,而武云的母亲到现在都没能再踏进武家一步。

    当年武云的母亲风华正茂,如今却在寂寞与悔恨中慢慢老去。

    身为人子,武云何尝不理解母亲的痛苦,可他也无能为力,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

    强势,霸道,做作,任性,是她自己害了自己。

    武云很小的时候就经常看见母亲以泪洗面。

    如果不是穆小姐,或许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但如果没有如果,一切都真是的发生了。

    就现在的状况而言武云想当族长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可眼下玛索却给了武云一个机会,做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如果和武超合作,那么他的机会就真的来了,两人联手完全可以和大哥掰一掰手腕。

    “我猜你大哥和你父亲他们都还不知道武超的存在,机会是不会等人的,你现在不出手就没有机会了。”

    玛索欺骗了武云,武绝已经知道了武超的存在,而且还是他们故意泄露的。

    武云的心里不由得一阵阵的激动,没错,这的确是个机会,武超现在就是个一无所有的屌丝,要拿下他并不是什么难事。

    “别忘记了,你拉拢武超比你大哥要有优势的多,首先你比他先接近武超,其二,你手上还有一张王牌。”

    武云心里一动明白了玛索的意思。

    “你是说梅映雪?”

    “没错,就是她,大丈夫何患无妻,她既然对武超念念不忘两人又青梅竹马你完全可以很好的利用这一点限制武超,甚至说为你所用,在关键时候利用她达成你的目的,我相信武超一定会在乎梅映雪,甚至说比你更加的在乎,她可以为了做任何事情,包括……”

    “好了!”

    武云怒吼一声打断了玛索的话。

    玛索的想法已经超出了武云的心理底线,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手足相残,出卖最心爱的女人,这一切都超出了他最基本的道德准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