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九章 灰暗的童年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09本章字数:3162字

    他不得不从新审视面前这个家伙,他这么做表面上是帮了自己,可主要的还是为了分裂武家吧,用心险恶,歹毒无比。

    “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武云冷冷的问。

    “很简单,想杀武绝的难度太大而且也没意思,没有什么比看见三个儿子手足相残,家族灭亡更加痛苦的了,他必须为穆小姐的死付出代价。”

    玛索咬牙切齿,表演极其逼真。

    “所以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去找武超……”

    “你走吧,再我没有改变杀你的主意之前。”

    武云再次打断了玛索的话。

    “OK,那我就先走了,你是个聪明人,一定知道该怎么做。”

    那阴冷的声音再次降临。

    “对对对,你知道,你知道,哈哈哈哈……”

    那笑声就如来自地狱的嘶叫,冰冷,恐怖,毛骨悚然。

    玛索走了,从他踏出门的那一刻他就有了把握。

    武云已经上钩了,他内心的阴暗被放大了,正在一步一步的吞噬他的理智。

    武云的内心锁着一头猛兽,而玛索将钥匙递给了武云,一个选择就会改变武云的命运。

    前后都是悬崖,前一步万劫不复,退一步,粉身碎骨。

    地狱天堂,一线之间。

    武云瘫坐在沙发上,他揉着脸心乱如麻。

    灯光下武云的脸色是那么的难看,那么的阴冷恐怖。

    他是真的动心了,脑子里浮现出了都是经常在深夜里哭泣的母亲的身影。

    很多年前无数个夜晚,几岁大的武云独坐在月光下,母亲在房间里哭泣,他抱着膝盖感觉到的是无边的黑暗和冰冷。

    和很多人的童年相比武云的童年是痛苦的,孤独的。

    城郊的别墅就如一座巨大的监狱,困住了武云的脚步也困住了他的心。

    什么是家?武云不知道,他害怕回来,害怕看见母亲哭泣的身影,害怕面对族人的白眼。

    太多太多的痛苦回忆深埋在武云的心底,它们就像是一个个的炸弹,玛索将这些炸弹全部引爆了。

    没错,他武云的确是武家人,不过他对武家并没有多少的感情,他们给自己的是什么?

    嘲笑,讽刺,抛弃,背叛,他和母亲是这个家族的弃儿。

    族长的荣耀他早就垂涎,但他也很清楚他不够格,没有希望就没有想法,可现在机会来了,内心的野兽开始嘶吼,沉寂已久的野心宠宠欲动。

    联手武超就有可能扳倒武风登上族长之位,将所有看不起自己的人踩在脚下,更能将母亲接回武家庄接受众人的顶礼膜拜。

    可是,如果武超不合作呢?

    如果被父亲发现了呢?

    内外勾结,手足相残,这要是被揭穿了那真的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可是如果放过这次机会那么武风就会联手武超,武超的母亲是被自己的母亲害死的,至少她负有主要责任,到时候他指不定就会复仇,如果这两人联手自己根本就没有翻盘的机会。

    前也不是,退也不是,千头万绪,心乱如麻。

    “啊啊!!!!”

    武云突然仰头嘶吼,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武云瞪大双眼倒在了沙发上,看着天花板一动也不动。

    海达集团

    张东强气的七窍生烟肺都要炸了。

    武超居然当上了副经理,实在是太可恨了,张东强直奔高山的办公室告状。

    “高董,这是怎么回事?武超怎么会当上副经理,业务部从未有过副经理一职,他从副组长直接升为副经理这样太快了吧。”

    张东强义愤填膺非常生气。

    高山拿着报纸翘着腿似乎一点都不着急,他也没有要着急的理由。

    “老张,你这是在激动什么,他跟我打过电话了说业务部需要一个副经理,我们加了一个经理他都没意见,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呢。副经理而已,在你之下你这是在担心什么?你别跟我说你是舍不得那套家具。”

    张东强气死了,高山知道了为什么不早告诉他?

    “这么说你是早就知道了?武超被放出来你也知道?”张东强厉声质问。

    高山放下了报纸,目光变的阴冷起来。

    “你这是在质问我?我做什么事情还需要跟你解释?别忘记了你的身份,让你去当经理,不是让你去作威作福的,才去几天就花了几万块买办公家具,还大模大样的公款消费,你以为其他股东都是瞎子?不长记性,忘记你的公司是怎么垮的吗?”

    张东强不说话了,以前他也有自己的公司,因为经营不善垮了,现在寄人篱下他没有任何骄傲的资本。

    他和高山的地位已经不能同日而语了。

    见张东强低了头高山的语气又变的缓和起来。

    “老张,你回去好好工作,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今天你亏的明天我就替你加倍还回来,你以为武超是随便当上副经理的吗,他一口气拉来了两千万的合同,这成绩我想不答应都难啊。”

    两千万?

    张东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武超究竟是什么人居然拿下了这样的大单。

    “我明白了。”

    另外一边冬瓜还赖在武超的办公室不走,那马屁拍的叫一个响就差没有跪着唱征服了。这时候财务拿着单子走了进来。

    “主管,你这周在四季酒店的消费清单麻烦你签字。”

    尤勇想都没想到拿过了笔。

    “将近十万。”

    “多……多少?”

    冬瓜惊愕的看着财务。

    “将近十万。”

    “十……十万?”

    冬瓜简直就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他妈吃什么了吃了十万块?

    “搞错了吧,我再怎么吃也吃不了这么多啊。”

    武超拍了拍冬瓜的肩膀,满脸“温柔”的笑容,道:“尤主管,你忘记了,上次在酒店你请我吃饭了啊,听说你请客胖子你几个牲口就是一通瞎点,没想到吃了这么多啊,哎呀,真是让你破费了啊。”

    尤勇愕然的看着武超,那眼神是那么的无辜。

    十万块啊,说请你们吃饭你们就把自己当肥猪宰啊,钱不是你们的你们不心疼是吧,十万啊,那不是纸啊。

    尤勇都快哭了,他活了几十年也没如此的阔绰过,抢了武超的单请他吃饭,想过他会宰自己几千块,没想到他这么狠。

    “武……老弟,你……你这玩笑开大了。”

    “哎,可不是嘛,我就说了,胖子这些人就是一群只知道吃的饭桶,那些什么红酒有什么好喝的,真孙子啊,下次,下次我一定好好教训教训他们,真是太过分了。”武超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搞的这件事情跟他没有责任一样。

    “你……你们先聊,我……我先走了……”

    冬瓜就像是一具尸体,默然无声的走了出去,那沮丧的表情就像是喜得贵子却被告知孩子不是他的。

    房门一关,白雪琳咯咯的笑了,她实在是忍不住了,冬瓜刚才的表情实在是太搞笑了。

    “武超,你做的也太过了,尤勇是出了名的铁公鸡,你一顿饭就吃掉了他十万块,你这比杀了他还要难受,不过,干的漂亮。”

    武超无奈的耸了耸肩。

    “是他要请客的,我又没求他,抢了我单子还想全身而退?不过你刚刚笑的很好看,要是你长期这样就好了。”

    听武超这么一说白雪琳的笑容又消失了,再次变的严肃起来。

    “现在当上副经理了好好干,给我拟定一份组长副组长的预选名单,对了,恭喜你拿下两千万的大单。”

    “多少?两千万?”

    这些轮到武超惊讶了,两千万的大单?这尼玛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武超完全没有印象,他什么时候拉了两千万的单子,没有啊。

    这些天还真尼玛的鬼,先是白雪琳送了自己一单,被冬瓜抢走了,好嘛,没多久梅映雪又来了一单,没多久又撤销了。

    本以为无望的时候居然来了一个两千万的单子,这一次又是谁?

    哎哟,我滴个小心脏。

    “是啊,两千万,而且还是三年的长约,对方是一家省外的超一流大企业,比我们海达要大的多,公司高层非常满意,不然你这个副经理哪有那么容易当上的。”

    说起这事儿白雪琳就是一脸的自豪,武超这次给她长大脸了,她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高山凭空添加了一个经理,白松林也不是吃素的立刻就增了一个副经理。

    商场如战场,你来我往,纵横捭阖,斗智斗勇,你灭我两个,我还你一双。

    “我没有拉单啊,怎么会来的两千万?”

    “这个啊,就要问你自己了,我不得不佩服你的女人缘,半岛咖啡有个熟人在等你,快去吧,晚上你可以不回来。”

    白雪琳眨了眨眼。

    武超还在发愣,这次又是那个妹子啊,他印象中他还没有这么有钱的女性朋友吧,难道是梅映雪?不应该啊,她都撤单了。

    “愣着干什么,快去啊,人家都等你好久了,你这办公室我叫苏璃帮你收拾收拾,快走吧。”

    武超犹豫了下走出了办公室,他倒想看看这位雪中送炭的女侠究竟是何方神圣。

    看着武超匆匆离去的身影苏璃咬紧了嘴唇,这些天她一直都很担心武超,本想和他说说话的没想到他这么快又走了。

    武超快步来到半岛咖啡,偌大的咖啡店里居然空无一人,不远处一个女孩子正背对着他看书。

    从背影来看这个人身材苗条匀称,身材真是好的没得说。

    武超深吸一口气调整呼吸走了过去。

    “你好。”

    女人回过了头,武超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我靠,不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