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一章 我们正在造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09本章字数:3135字

    听见脚步声宋博轩站直了身体脸上露出了笑容。

    来的时候他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他相信这一次投其所好一定会让白雪琳感动。

    毕竟曾经的回忆是那么的甜美,她应该不会拒绝自己的好意。

    房门开了。

    “阿雪!”

    宋博轩满心欢喜, 可钻出来的居然是武超!

    见到来人是武超宋博轩的笑容顷刻间就消失了。

    “嘿,前夫哥,你这大半夜的不睡觉跑我这里来干什么?”

    “阿雪呢,我要见她。”

    “大晚上的你要见我媳妇儿我就让你见啊,凭什么,再说了,你谁啊,你妈贵姓?”

    “你怎么说说话的,太难听了。”

    门里面白雪琳没有开门而是悄悄的听两人对话。

    “老子就是这么说话的,我女朋友,你要见,我就让你见啊,凭什么?凭你有五个蛋蛋还是你有五十公分的大香蕉?你不觉得你是来找打的吗?知道现在几点吗,晚上十点,知道现在是干什么的时候?造人的时候,没错,我们正在造人,被你搅和了老子现在很不爽,赶紧滚。”

    宋博轩气的全身都在发抖,这是第二次了,武超第二次当着他的面说如此恶俗的事情。

    “我是孩子的爸爸,我有权利见她。”

    “爸爸你大爷,你的孩子?搞笑,老子以后隔三差五就揍他一顿出气,打牌输了揍他,炒股输了揍他,不小心掉了一块钱还是揍他,反正不是我儿子,我想打的时候就使劲儿的打,怎么样,你不爽吧。我干你老婆,揍你儿子,你咬我卵子?”

    宋博轩那个气啊,他就没有见过比武超更加流氓的人。

    门里面白雪琳嘴角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呵,这武超还真是不简单啊,他居然在宋博轩面前说出如此粗俗的话来,谁和谁老牛推车了,谁和谁观音坐莲了?原来他心里居然是这么想的,难怪他喜欢侧着睡,目的就是就是看着自己YY,大色/魔。

    “我不跟你扯这些,我要见她,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她说。”

    “我说你妈比啊说,老子警告你以后不要再来惹事,不然我弄不死你。”

    武超举起拳头捏的咯吱响。

    “砂锅大拳头的见过没?”

    宋博轩退了一步,道:“现在是法律社会,你这招吓唬不到我。”

    “法律社会?嗯,好。”

    武超突然一把掐住了宋博轩的脖子将其顶在了墙上。

    这时候房门开了,白雪琳走了出来。

    “好了,放开他吧。”

    武超松开了宋博轩。

    “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情,这是我最后一次回答你的问题。”

    宋博轩揉了揉脖子将盒子递了过来。

    “阿雪,这是你最喜欢吃的饼干,皇家曲奇,我托人从瑞典给你带来的,还记得吗,我们当年一起在瑞士的雪山上,你说谁请她吃最好的曲奇你就嫁给他,记得吗?还有以后我到你们公司上班了,负责宣传这一块。以后还多希望你支持我的工作。”

    擦呢,宋博轩这招够狠,纯粹就是成全自己恶心别人。

    “我不吃,以后我不会接受你的任何东西,你去我们公司上班和我什么关系?还有,我也有几件事情要跟你说清楚,第一,我没有怀孕,第二,我们那晚上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所以你也不必对我负责,宋博轩,你是个男人,放弃我白雪琳这棵树还有整个森林,我们真的不合适,更何况我现在有男朋友,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了,别让我恨你。”

    白雪琳态度坚决,自从得知自己没有怀孕她更加坚定要和宋博轩彻底的了断,那段刻骨的爱情伤透了她的心。

    面前这个男人看似成熟稳健,温文尔雅,可内心深处他就是个始乱终弃巧舌如簧的伪君子,大骗子。

    白雪琳无法再次接受宋博轩。

    曾几何时她找到武超同居,那个时候她多么希望宋博轩能够回来跟她认错道歉,能够一起面对,一起为未来做打算。

    但白雪琳失望了,无论她怎么秀恩爱宋博轩就是无动于衷。

    这会儿他醒悟回来了,可是已经晚了。

    白雪琳不会再给他机会。

    宋博轩根本就不相信这种事情,绝对没有可能。

    “阿雪,你没有必要拿这种借口来敷衍我,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到一个身为父亲的责任。”

    白雪琳不屑的笑了。

    “责任?责任儿子从你嘴里说出来是多么可笑的一件事情,你也懂什么是责任吗?宋博轩,别假惺惺了,我刚刚说的都是真的,而且你没听见武超的话吗,我们在造人,如果怀孕了这还有可能吗?”

    武超嘴角一歪,我草,给听见了,尼玛。

    “希望你以后不要来打扰我了。”

    白雪琳将武超拉近房间重重的关上了房门。

    宋博轩像是遭受了晴天霹雳,白雪琳没有怀孕,她居然没有怀孕,不,这不是真的,不可能,她一定是在欺骗自己。

    宋博轩端着曲奇茫然无措的转过了身。

    曾经沧海难为水,他这会儿就算是做太多也无济于事。

    心死了,再努力也不过是徒劳。

    白雪琳给过宋博轩机会,可惜他没有珍惜。

    回到房间武超感觉躺上沙发盖上了毛毯闭眼装睡。

    白雪琳走到了武超的面前居高临下看着武超。

    “武超,你刚刚说什么来着?你说我们在造人?那些什么姿势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我去,要不要演示一番?

    “什么,我没听懂,睡觉吧。”武超随便应了一句。

    白雪琳坐下一把揪住武超的耳朵,恶狠狠的说道:“你刚刚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谁和谁观音坐莲了?嗯?”

    武超吃疼叫了起来。

    “哎呀,疼,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啊,我说的都是事实嘛,你早晚都会和别人那么做的,要不要我们先演示一下?我保证配合你!”

    “你做梦吧你,大恶魔,我以前真是看走眼了啊,没想到你这么好色。”

    白雪琳更加用力了。

    我捏个去,真把哥当软柿子捏了。

    武超突然一把抓向白雪琳的胸口,白雪琳吓的松开武超退了两步。

    “谁说我好色的,老子曰,食色性也,懂吗?”

    “我懂你个大头鬼,胆小鬼,敢做不敢当。”

    这是在怂恿犯罪吗?武超真怀疑自己是不是太担心了,一个大美女就睡在身边居然还能坐怀不乱。

    尼玛,这不是人,这是神!

    天华市

    司空恭恭敬敬的坐在椅子上,武绝正拿着一份报告在看。

    张金辉说武超的账户里莫名其妙的多了两个亿,武绝很快就明白其中的缘由,罗宾假公济私把拿从自己这里要去的两个亿给了武超,这家伙还是真是有意思。

    “宗主,冷宝军死了。”

    武绝眉头一拧,问:“怎么死的?”

    “车祸,不过我觉得这件事情有蹊跷,具体情况还在调查之中,冷宝军当年和穆小姐关系不错,他也涉及了当年的事情,在这个节骨眼上突发意外有些诡异。”

    “你做的很好,的确该查一查,另外,她那边没什么动静吧?”

    武绝口中的她是指武云的母亲,他已经很多年没见过这个女人了。

    “没有,这么多年她一直都是独居,她恐怕早就没了什么想法了吧。”

    武绝叹了一口气,他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这个女人。

    “武云呢,怎么还不回来?”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二少爷他行事低调严谨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年轻人喜欢到处跑也是正常的,毕竟他又在热恋之中,天阳不是他的丈母娘家里吗,多玩几天也是正常的,您不必太在意。”

    武绝点了点头,道:“那就好,你去吧,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汇报。”

    在挣扎了几天后武云想通了,玛索所说的话太有诱惑力了,他想赌一把。

    所以一大早武云就来到酒店给梅映雪道歉,在武云的劝说下梅映雪借坡下驴也就原谅了武云,毕竟两人关系还在哪儿,不会闹的特别的僵,武云表示以后绝对不会干涉梅映雪的私事,尤其是和武超。

    这让梅映雪十份的感动。

    再一次要去面见丈母娘了武超的心里有些忐忑,一来是何芳的确很难伺候,就跟白雪琳一样,冷傲刻薄的很,再有就是白老将军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也不知道白松柏叫自己去是为了什么事情。

    唯一让人开心的就是白雪菲这小妮子主动拉着自己满大街的买东西,要知道上一次这家伙当着何芳的面揭老底把武超给坑惨了。

    不得不说白雪菲认识的朋友还真不少,皮鞋是在市里最老资格的鞋店买的,为了一条她满意的领带带着武超从城西跑到了城南。

    总之,一切都要按照她的要求。

    穿什么衣服,打什么领带都要她说了算。

    买了一大堆的衣服,挑来挑去,白雪菲最终居然要求武超换上野营的那套行动。

    无奈,武超只好穿上,他真想问一句,小姐,既然如此干嘛要出去买衣服啊?

    唯一能解释的恐怕就只有那一堆装饰品了。

    手链,腕表,钢制项链,墨镜一应俱全,往哪儿一站把白雪琳都吸引住了。

    个性,硬朗,阳光,男人气息十足,的确比穿西装要好看的多。

    只是这么穿着是不是不够正式?

    虽然有些意见但这是妹妹的意思白雪琳也不好反对。

    一切收拾妥当三人在傍晚的时候敲开了白松柏的家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