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六章 恶与伪善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09本章字数:3134字

    罗宾下手也太狠了,宋博轩被撞飞出去好几米远,生死未卜。

    “放心,大不了残废,死不了的,你得谢谢我帮你除掉了一个情敌。”罗宾惬意的点了一根烟,他根本就不认识宋博轩,无冤无仇就把宋博轩给废了,这家伙何止是残暴,简直就是个恶魔。

    杀人对罗宾来说就像是吃饭睡觉一样很随便的事情,并不需要去想死的是谁,他有没有父母亲什么的。这些和他无关。

    “杀人的感觉很好吗?”武超问。

    “哦,那当然,看着被杀的那个人我首先想到的是钱,其次是他的价值,我从来不杀没有任何利用价值的人,没有什么比看着一个人临死前挣扎嚎叫甚至痛哭更加兴奋的事情了,他会在地上爬,那鲜血就顺着地面到处流淌,那感觉别提有多么的刺激,哈哈哈哈,我就喜欢。”

    罗宾的笑容是那么的狰狞,人命在他的眼里如野狗一般的低贱。

    “这么说你杀他是因为他有利用的价值了?”

    “那当然,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很惆怅,你是个男人,却在温柔乡徘徊,这是堕落的表现,大丈夫何患无妻,更何况是你武超,武家家大业大,你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和武家相比高家根本就不够看,白家姐妹也就一般般,我杀了他,你和白小姐就彻底的玩完了。”

    罗宾这逻辑武超还真想不通,他杀了宋博轩白雪琳又怎么会怪到他的头上?就因为自己打了他?有证据吗?而且白雪琳应该不是那种愚蠢的人,她一定会冷静的思考判断。

    “你来干什么?”武超停止了进攻,罗宾滑的跟泥鳅一样想要杀他并不容易,而且武超现在还不想杀他,至少在没有弄清他的真实目的以前。

    “好久不见专门来看看你,我真的很疑惑,以你这样的身手对付这种货色分分钟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出手?”

    “因为我是人,而且我还想多活两天,你这么做早晚会有报应的。”

    罗宾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道:“你是不是想说等事情结束了杀了我?”

    “如果可以我不会拒绝,说吧,来找我干什么,我没时间听你瞎扯淡。”

    “站在这里说话多没意思,过去喝两杯如何?”

    “不必了。”

    “好吧,那我就跟你直说了,上次我跟你说的那四个人一个被我干掉一个了,剩下的三个就交给你了,我想你母亲肯定希望你手刃仇人,最近武家人可能会来找你,你要有心理准备,你二哥就在天阳,他应该会来找你,你有什么打算?”

    打算?武超还真想过这个问题。

    武家他不会回去,但武家的财产他要要,那是他该得的,也是武绝欠他的。

    不过他并不打算和罗宾讨论这些事情,说以前到一万,这是家族矛盾和他一个外人无关。

    “我没有什么打算,说说你的打算吧?”

    “哦,不不不,你有打算,只是你不愿意跟我说罢了,你这是在做错事,你应该把我当朋友,虽然我们之间有摩擦,但不打不相识,你不觉得这样我们的友谊才会更加坚定吗?”

    武超有些不耐烦了。

    “少扯犊子,到底那一面才是真的你?”

    “我有两个面,一面是邪恶的,一面是伪善的,我现在这一面是伪善的。”

    “总之两面都不是好东西,说吧,我没时间跟你哔哔。”

    “如果他们来和你见面那就见面吧,我想是时候跟他们摊牌了,你必须提出一定的要求,不然他们会看不起你,先确定优势拖一拖到时候再回武家。一但你大哥武风知道你的存在他势必也会回来找你,谁能先找到你就能在族长的竞选中获得优势,而你就要利用他们这一点从中获利。”

    武超心里暗笑,罗宾还真是够奸诈的,居然想利用自己挑起武云和武风的矛盾,不过他说的也对,自己必须很好的利用现在的彼此关系,才能确保自己的地位。

    “该说的我都说了,该怎么做就看你的了,既然你不愿意喝酒我就先走了,记得帮我跟你的情敌问好。”

    罗宾冷笑着离开了。

    不远处已经来了不少人围观,宋博轩被撞倒在地全身血染,他受了重伤。

    武超不禁唏嘘,如果不是自己宋博轩又何至于落到如此地步。

    轿车司机摇摇晃晃的从驾驶室里钻了出来,这家伙喝的烂醉如泥,完全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还嚷嚷着他上面有人,全然不知道他被人当枪使了。

    这一顿饭吃的白家人那叫一个郁闷,沉闷的气氛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压力。

    白雪琳早早的就下了桌子离开了白家,她谁的电话也没打独自一个人回了家。

    白雪菲用手机定位找到了武超。

    偌大的广场上武超一个人坐在台阶上喝闷酒。

    宋博轩出事了,白雪琳早晚就会知道,也不知道会对她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武超还在想罗宾的用意,他说这样会让自己和白雪琳拉开距离,要怎么样才能做得到?

    广场上一堆COSER正在表演节目,白雪菲坐到了武超的边上,她双手托着下巴看着表演心情很复杂。

    “我就说了,你一直都是在和我姐姐演戏。”

    武超笑而不语。

    “我姐姐也没有怀孕,你们也没有感情,你们这么做是为了什么?是不是我姐姐她真的怀孕了?孩子是不是你的?不,不是,应该不是你的,你那么挫她又怎么会看上你呢?可是她干嘛又对你那么好,真是奇了怪了,我完全看不懂你们两个人。”

    白雪菲自言自语嘟着嘴有些懊恼。

    “喂,武超,你说实话,你和我姐姐发生过关系没?”

    “这个要去问你姐姐。”武超真想说发生个卵啊,人家还是处,你大爷,两姐妹都没开过封自己守着宝藏却只能干看着,真是草了个蛋了。

    “你说嘛,有还是没有?”

    “你说我该说有还是没有啊?”

    白雪菲瘪了瘪嘴,她知道武超是不会说的。

    “真是郁闷,你们到底在干嘛啊,有就有,没有就没有,磨磨蹭蹭的看着都急人。”

    “你干嘛要着急?”

    “我……我怎么不着急,我得查查你到底有没有欺负我姐姐。”

    白雪菲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

    “小姐,是你姐姐欺负我吧,你们白家人怎么奇葩呢。”

    “你是在骂我吗?”

    “不,我是在夸奖你。”

    别墅

    黑暗中白雪琳一个坐在沙发上喝闷酒,今晚她的心情异常的复杂,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压抑和别扭,在父母面前她就像是一个小丑,表演是那么的拙劣而卑贱。

    尴尬,难堪,无地自容。

    自己到底在干些什么?

    为什么那么的愚蠢?

    弄巧成拙,如果当初再去医院检查一下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

    太想当然了,太幼稚了。

    白雪琳啊白雪琳,你就是一个蠢到无以复加的笨女人。

    白雪琳几乎抓狂了,长期欺骗别人她都要疯了,她讨厌这种感觉,她想要摆脱。

    突然她的手机响了,是个陌生号码。

    “你好。”白雪琳接了电话。

    “你好,我们是公安局的,你的朋友宋博轩出事了,你火速到医院来一趟吧。”

    宋博轩出事了!

    白雪琳先是一愣,然后立刻起身一边外走一边给武超打电话,听警察的口气宋博轩应该出什么大事了。

    接到电话武超有种不祥的预感,宋博轩可能没救了,罗宾这孙子下手太黑。

    东窗事发,白雪琳很快就知道了,武超正在一步步走向罗宾设置的圈套之中。

    几个人在医院门口碰了面,迅速走了进去,几个人刚到警察就将武超控制住了。

    “请问他出什么事情了?白雪琳迫不及待的问。

    “宋博轩遭遇车祸,送到医院已经不治了,肇事司机已经被控制了,有人举报在此之前这位先生和死者发生了冲突,我们想了解一下相关情况,希望你们配合。”

    武超点了点头愿意进行配合,人不是他杀的,他并不害怕接受调查。

    武超被带到了隔壁办公室进行询问。

    而白雪琳则是呆若木鸡的站在了原地,她的脑子里嗡嗡作响,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宋博轩居然死了!

    虽然曾经他背叛了自己,但曾经还有诸多美好的回忆,刚刚还好好的不到两个小时怎么就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白雪琳的心隐隐作痛,一切发生的太突然,没有任何的征兆。

    事情已经发生了,谁也改变不了结局。

    如果自己和他说清楚他就不会来找自己,如果不来找自己就不会出车祸,白雪琳深深的自责,白雪菲握着姐姐的手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没多久白雪琳被叫到了另外一个办公室。

    “白小姐你好,我们翻看了死者手机,发现你是他女朋友对吗?你怎么会和武超一起来,你们又是什么关系?看你们的样子应该是情侣吧?”

    白雪琳点了点头,道:“他是我前男友,武超是我现在的男朋友,不知道这件事情和他有什么关系?”

    死者已矣,白雪琳必须振作起来,她有些疑惑武超怎么牵涉进来了。

    “你看看这个,这是一位市民拍下的,在死者出事以前的几分钟,在距离出事地点不远处武超曾经殴打辱骂过死者,我们怀疑这件事情有可能涉嫌情杀,当然这也是推测,我们会有证据来说明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