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四章 山外山天外天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10本章字数:3047字

    校花,蓝晓华,真名朗日格次玛,藏族,老家德让宗,现居八一镇,外号校花,蓝蝴蝶。

    蓝晓华,资深文物贩子,考古学硕士,探险家,长期混迹古玩黑市爱好探险,不但学识渊博而且身手矫捷,曾一个人穿越雅鲁藏布大峡谷,一个人登顶阿尔卑斯山,一个人游过英吉利海峡。

    人如其名,拥有校花一样的靓丽面孔,性格泼辣,小麦色皮肤,中等身材,标准的藏妹子,最讨厌别人叫她黑珍珠。

    胖子对蓝晓华情有独钟,虽然蓝晓华不知道虐过他多少次了,胖子依旧不死心,只要提到蓝晓华就跟打了鸡血似的。

    当年武超为了追回一件流亡海外的文物和蓝晓华合作过,刚好胖子认识那个文物大盗,三个人相处过一段时间。

    能不能请动她武超真没底。

    毕竟这是他的私事,蓝蝴蝶和他不过是朋友,完全有可能被她拒绝。

    但武超这会儿已经找不到更好的人选了。

    蓝晓华个人能力出众,是个非常不错的人选。

    她应该是所有朋友中最难请的一位了。

    女人嘛,总是喜欢矫情,有时候总有一些莫名的想法。

    说走就走,在胖子这里呆了一夜后武超就和胖子登上飞机直奔西藏。

    刚刚走下飞机两个人就感觉到了一丝别样的味道。

    走出机场武超和胖子钻进了一辆的士里。

    “你们来了你们不该来的地方。”

    的哥一句话把两人给弄糊涂了。

    “哦,是吗?你怎么就知道我不该来?”胖子有些不明白。

    的哥嘴角露出一丝莫名的笑容,武超突然觉得这笑容好熟悉。

    出租车停了下来,紧接着三辆的士从三个方向开了过来,车门相继摇了下来。

    首先探出头的是个戴着眼镜的高个子帅气青年,西装笔挺,英姿勃发,帅的无以复加。

    “好久不见,朋友。”

    又一个家伙从车窗里探出了头,帅气的面孔,一头金色的杀马特长发,打着耳钉,白衣白裤,那妖孽的发现见到他就有种想要上去给他一个大嘴巴子。

    “超哥,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青年笑着问。

    紧接着一个扎着扎着小脏辫,身着迷彩服戴着鸭舌帽和耳机的女人探出了头。

    见到这个女人王凯旋的眼睛都亮了。

    “嗨,校花你好啊。”

    这个女人就是蓝蝴蝶蓝晓华,她可能是所谓校花中最别具一格的了,风格粗犷奔放,长期就是一身迷彩服,就连穿T恤都是迷彩的,像个野小子。

    唯一能和校花媲美的是那张俏丽的面孔和高冷的眼神,当然,还有那汹涌的波涛。

    蓝晓华身材火辣野性,曾经不止一次有人想要染指不过后果都很惨,胖子最惨的时候被她丢进了冰洞里若不是武超即使赶到差点丢了小命。

    就算是这样胖子依旧不死心。对她衷心一片,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蓝蝴蝶对他没有任何兴趣。

    校花虐他千百遍,他待校花如初恋。

    “嗨你妹,我和我很熟吗?”

    蓝蝴蝶把大家都逗乐了,一个个的都笑了。

    “哎哟哟,我的校花姐姐还是那么的暴力,你和默默谁大谁小?”金毛笑着问。

    “那看你说的是哪方面了。”

    武超怎么也想不到他要找的人居然全部齐了,早早的就在西藏集结好了,他们完全了解自己的行踪这也太假了。

    难道他们是未卜先知?

    戴眼镜帅气青年叫李猫,也叫猫哥,花猫,长期西装笔挺温文尔雅,是个宁缺毋滥极富品味的男人,私生活绝对检点,佣兵,电脑高手超级骇客。

    金毛叫三洋,打扮古怪,说话夸张,性格霸道凶狠,杀手,武超刺杀猜通就有他一份。

    这几个人的出现武超又惊又喜,不过更多的是惊讶,他们是怎么知道自己的行踪的?这一次行动他非常的谨慎不可能这么快就暴露了,即使暴露他们也不可能猜到自己的意图。

    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

    王胖子泄露了自己的行踪,可就算是这样以他那张狗嘴又怎么能说服蓝蝴蝶,并且同时将在广东和国外的花猫和三洋集结起来的?

    这绝不可能,那么到底是谁在背后指使胖子干了这些事情?

    是谁在幕后操控着一切。

    “嘿,死胖子,你还是那么的肥啊,你是不是看见猪肉涨价了多养点肉啊?“三洋这么一说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我说你们几个是不是太过分了,居然把我都忘记了?”

    的哥坏笑着回过了头,这家伙中等身材,长发里从前额搭下遮住了半边脸,搭下的头发染成了白色,耳朵上打着耳钉,长相冷峻,棱角分明,胸前挂着一枚狼牙项链。

    白狼,真名白朗,云南人,丛林猎手,赏金猎人,在武超认识他以前这家伙长期在西南边境袭杀越境毒贩。拥有三国国际,靠猎杀毒枭罪犯从政府或者杀手组织中赚取玩命钱,对女人免疫,好吃,对钱有特殊的爱好。

    “滚犊子,你个白毛,嚷嚷个球啊,单身狗,就给我闭嘴。”胖子拍了白狼一掌。

    白狼的脸都绿了。

    “尼玛,你不也是个单身狗吗?”

    “至少老子是个直男,不像是你,弯的,死基佬。”

    白狼无语竖起了中指,他不喜欢女人,但对男人也没兴趣,最恨别人叫他单身狗或者基佬。

    武超微笑着看着众人,不由得想起了曾经的战斗岁月。

    从东南亚热带雨林到西伯利亚雪原,从巴格达到摩洛哥,这些人跟他经历过血与火的考验,虽然不是亲兄弟,可关系一点都不比兄弟差。

    因为武超心理疾病的原因很多行动都是他一个人,为了达成任务他经常会叫上这些朋友,绞杀猜通三洋和白狼都从中获得了巨额的赏金,而三洋也是因为哪一战成为了东南亚最显赫的杀手之一。

    这些人都是刀口舔血的狠角色,其实力也绝非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只不过还有几位兄弟没来,他们也没法来,目前还在服役,恐怕短时间是请不到他们了,不过有这些人也足够了。

    几个人有说有笑聊的很欢。

    胖子颠颠儿的跑到了蓝蝴蝶的车子前,笑着道:“校花,我能上来坐坐吗?”

    “不行。”

    “为什么不行啊,我就是坐坐。”

    胖子一脸的猥琐笑容。

    “白狼可以,你不行。”

    “为什么?”

    “因为他是弯的,你是吗?”

    胖子嘿嘿一笑,道:“其实有个秘密我一直想告诉你,我也是弯的。”

    “那也不行,你就算是个弯的也不是好gay,而且我喜欢超哥哪有的真男人。”

    蓝蝴蝶毫不留情的拒绝了胖子,也很正常,若不是不被拒绝那才怪事。

    武超拍了拍胖子的肩膀,胖子回过头还没看清就感觉一个巨大的黑影袭来。

    砂锅大的拳头打在了胖子的脸上,胖子脸一歪往边上蹿了一步,疼的脸都麻了。

    “我去,哥你这是干啥?”

    “胖子,你真会演戏啊,这时候了还在演,若不是你泄露了我们的行踪他们怎么会知道我们会来?是不是该带我去见你的老板了?”

    胖子肉着脸嘿嘿傻笑。

    “哥你别生气,我现在就带你去,不是我不想说,是我老板不让我说啊,不信你可以问他们几个。”

    武超没想到自己的这帮朋友居然全部被人抢先拉走了,这些人爱好性格各异,是什么人会有这么大的能量能把他们集结起来,武超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见到这个人了。

    原本还以为邀请蓝蝴蝶出山会很困难,没想到会来的如此容易,而且一次性把他们几个都找齐了。

    的士掉头直奔一家小酒店。

    步入酒店包间,武超一开门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白松柏!!!

    白松柏一身便装正坐在沙发上喝茶。

    “你们几个先到边上的房间歇着,我和武超有些事情要单独谈谈。”

    房门关上,武超心情很复杂,他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白松柏实在是太厉害了,自己还真是低估他了。

    “领导,要我怎么说你呢,你不是人,你是神,你是怎么知道我会来找他们的,又是怎么知道他们的资料的?你一直都在暗中调查我。”

    武超坐了下来。

    白松柏给武超倒了一杯酥油茶。

    “你身处几大势力的夹缝之中,力不从心,但又不愿意束手就缚,于是我就想到你肯定会找帮手,而你最先想到的肯定是你的好朋友王凯旋,于是我亲自去了一趟北京,在你之前和他达成了协议。至于其他人的信息也是他告诉我的。”

    “我很好奇,你到底给了他们什么条件能说服他们?”

    白松柏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投其所好,攻其软肋,软硬兼施。喜欢钱的给钱,喜欢什么就给什么,比如白狼三洋和花猫,他们是杀手佣兵,我随时都能通缉他们,他们肯定不愿意进去,至于蓝蝴蝶她正被西方文物贩子追杀,如果我告诉他们她的行踪会怎么样?合作,我不但可以为他们洗白身份,还能赚到一大笔钱,这是一笔双赢的买卖,其实最关键的是他们都很关心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