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五章 我们的信仰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10本章字数:3308字

    武超这次不得不佩服白松柏,软硬兼施,威逼利诱抢在自己之前把他们全部拉入了海魂。

    但武超心里也清楚,这些人恐怕更多的是看在自己的面上,他们是真心想要帮自己。

    如果那么容易被抓住他们早就被抓住了。

    政府的恫吓他们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这些人都是社会的边缘人,不羁的浪子。

    武超由衷的感谢这些朋友。

    “不得不说你有几个好朋友,以你的情况加入海魂你很难融入进来,所以我就替你拉了一支队伍,新组建海魂特勤二队,你就是队长,我相信你们一定很做的很好,你们的行动不受我们控制,你们可以像普通人一样的生活工作,有任务需要的时候我会主动联系你们,我们给予你们全方位的支持,同时我也忠心希望你能够信任我们。”

    白松柏态度诚恳,他都做到这个份上了如果武超再不给面子就有些不识时务了。

    而且他拉走了武超的人,武超不合作就只有孤军奋战了,人家既提供全方位的帮助又无时无刻的保护你,只求同你合作,手上没人想不合作都难。

    白松柏一招断了武超的所有念头。

    现在他有了自己的队伍,有了自主权,明知道极有可能会失去控制,白松柏还是愿意相信武超。

    这份信任让武超感动。

    “我这个人尊重人才,我们海魂也忠心希望我们能够合作愉快。”

    白松柏伸出了手。

    武超握住了白松柏的手,道:“虽然我不知道我武超哪一点值得你如此信任,但我很感激你,感激你所做的一切,如果可以我们一定会合作愉快。”

    “好,我坚信如此,这是我们男人间承诺,去隔壁和他们好好聚聚吧。”

    男人间的陈诺,三言两语,一口唾沫一口钉,不许多做赘述。

    武超起身走进了隔壁的房间,房间里面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食物和酒水,手抓肉散发的浓郁肉香和青稞酒香混杂的味道让人不由得食欲大开口水直流。

    白狼等人正围坐在桌子边上等着武超了。

    众人看似笑的很开心,其实大家心里都在打鼓,各自都有想法。

    见到武超白狼赶紧将武超拉了过来。

    “大家都等你了,来,给大家整两句,我们早就饿了。”

    说什么呢?

    看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孔,说点什么呢?武超什么也不想说,这些人都是为自己来的。

    危机时间见证友谊,他们很清楚跟自己干会意味着有多大的风险,但他们都没有怨言,义无返顾,两肋插刀,这份恩情武超粉身难报。

    他们都有自己的事情,都有自己的生活,都过的很开心,放弃舒适的生活踏入江湖跟随自己,当初下了多大的决心可想而知。

    “其实我什么都不想说,我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现在的心情,谢谢你们。”

    倒了一杯酒一仰头,一饮而尽。

    “有些事情我还是要说一下的,这次我惹上了麻烦,和境外组织有关,这伙人是我从未遇到过的可怕对手,我差点就死在了他们手里。我知道你们都有自己的事情,你们的好意我也明白,但我真心希望你们好好考虑,这次是玩真的,稍有不慎恐怕就看不见明天的太阳了。”

    武超不想隐瞒这些人直接把话挑明了,如果被拒绝他也不会恨他们,无论他们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武超都尊重他们。

    众人的表情变的严肃起来,白松柏只说武超有大麻烦,并没有告诉他们事情真相如何,就是因为这样他们才来,他们要看看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没想到事情的真相比他们预期的要严重的多。

    能让武超都忌惮的组织那绝非一般的组织。

    花猫清楚的记得武超从来不畏惧任何挑战,做什么事情都信心满满,可是这一次连他也犹豫了。

    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大家都在沉思,你看我,我看你。

    “至于海魂,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我才加入的,但有一点我要说明,他们给了我们很多的帮助,如果我们留下来就得按照他们的规矩来,当然,这是在不违背我们的行为准则和道德底线之前。”

    进什么门说什么话,搭什么台唱什么戏,这是该有的规矩。武超很清楚,如果二队脱离海魂或者在外面胡来,那么白松柏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千万不要低估一支军队的力量,没有任何人,任何组织敢说他们可以和一只军队抗衡。

    白松柏背后肯定有个庞大的权力网络在操控着局面,不然他也不会轻易冒险,他们有信心让自己单干,就有信心毁掉自己。

    “跟你们说句实话,我也没底,没有十足的把握,整个事情错综复杂,短时间内不会解决战斗,我有一个想法,我们曾经拥有各种各样的光环,杀手,黑客,探险家等等,可是我们在干什么?要么干着老本行,刀口舔血,要么贪图享乐,可我们这样下去的以后会怎么样?等我们老了,不会杀人的时候就是被杀的时候,当有一天敌人找上门而我们难道要束手就擒?”

    下面鸦雀无声,武超说到了每个人的心坎里,谁不想好好过日子,谁不想舒舒服服的活下去。

    然命运多舛,造化弄人,很多时候他们都是迫不得已。

    曾经是杀手,是佣兵,曾经风光无限,杀过人,可是出来混的迟早是还的,大家都很清楚这个道理。

    早晚有一天他们会遭到报复。

    现在他们差不多都收手了,可是他们每一天感觉到的是无尽的空虚。

    钱,他们有的是,名声,毫不在乎。

    每天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思想开始腐化堕落,他们害怕,他们是苍鹰是猛虎生来就该拼杀,而不是关在动物园吃着狗粮给人观赏的,他们更愿意出去拼杀搏命。

    究其原因,为什么,因为没有信仰。

    信仰,一个人活下去的基本精神支柱。

    为了家庭,为了孩子,为了生活。

    可是这些人他们不缺钱,要什么有什么,一个个的单身无牵无挂,他们就像是一具尸体,一台机器,麻木机械的做着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做的事情。

    杀人好玩吗?

    不好玩,谁没事喜欢杀人呢,可他们接了单就得这么干,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找到活着的意义。

    没有父母,没有亲人,他们就如行尸走肉,只有酒精和杀戮才能麻痹他们的心智。

    他们是猛虎,却如猫一样慵懒的睡在家里。

    混吃混喝等死。

    似乎活着也没什么意义。

    他们也曾想过要做点事情,可是要做点什么呢?

    一个没有信仰,没有追求已经麻木的人做什么能让他们觉得有意义?

    就在这时候房门被推开了白松柏走了进来。

    包间里的气氛很沉闷。

    大家都在思考。

    “怎么,我来的不是时候?”

    白松柏笑着问。

    “没有,领导你请坐。”

    武超咳嗽了一声众人都缓过神来,稍微动了动。

    白松柏坐了下来,他倒拿起酒壶倒了三杯酒。

    “虽然我不适合来不过有些话我要说的还是要说,我想敬你们三杯酒,这第一杯我敬皇天厚土。感谢这片土地赋予我的生命,让我明白我是一个黄种人,我是一个中国人,我生是中国人,死是中国鬼,活着拥有中国魂,碧海蓝天,苍天厚土,我为我的身份自豪。无论你来自哪里,北京亦或者云南,哪里都一样,那都是中国的土地,是母亲的怀抱,就像是蓝蝴蝶的故乡德让宗,被强盗所掳,国民流离,骨肉分割,站在国境线上厉声嘶喊,可是谁也听不见我的声音,那是属于我们的土地,熟悉而陌生的土地,那是每一个国人都要铭记的耻辱。”

    白松柏端起杯子一仰头一口干了。

    蓝蝴蝶咬着嘴唇心情复杂,家乡,她去过,但找不到一丝的温暖,只有无尽的悲伤。

    “这第二杯敬和你们一样的英雄,活着的逝去的,他们都是伟大的。有些人注定要生活在黑暗之中,国家是一颗大树,他的繁茂离不开地底下树根的支撑,特工之类的秘密组织他们低调冷血,该杀的杀了,不该杀的也杀了,未雨绸缪,他们干了很多我们认为违法的事情,可他们不是警察,他们不会等事情发生了再去解决,他们必须将威胁扼杀在摇篮里,他们一辈子都不会出名,随时都会死,但他们义无返顾,因为他们热爱这个国家,他们忠于自己的信仰,你们现在也是他们的一员,这个国家会铭记你们的功勋,你们都是伟大的,谢谢。”

    大家的心里愈发的憋得慌,是啊,他们应该要有信仰,他们可以改变。

    “这第三杯敬万千神明,不要问国家为你做过什么,国家赋予了你生命灵魂,这就足够了,问问你为国家做过什么,你的贡献国家不会忘记,无论是什么恶人,如果他愿意改变为这个国家奋斗,他就是我们的英雄,我们的神明。坚定信仰,我们相信自己,我们是黑暗中的利刃,我们是碧浪中的尖刀,我们是海魂,忠于国家,忠于信念,我不信神,但我相信有神明存在,万万千千先列在天上看着我们,每一次我都会衷心祈祷,天佑苍生,天佑万民,天佑吾国,天佑华夏!”

    白松柏高举酒杯,振振有词,最后几句话一字一顿,他慢慢俯身将酒水倒在了地上,他的表情是那么的严肃,那么的虔诚,似乎就像是在拜神。

    神在他的心中,只有用心他们才会听得见。

    老将军垂暮却心系国家社稷,鞠躬尽瘁。

    他愿意为自己的信仰奋斗到死。

    不求回报,不求名利,但求用心无愧。

    这就是信仰的力量。

    白松柏的举动深深的震撼了在场的每一个人,从内心深处涌出一丝信念,对,我们还是这个国家的人,我们还有用武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