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章 暴力女还是那么暴力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10本章字数:3253字

    市殡仪馆

    宋博轩的告别仪式正在进行当中.

    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白雪琳白雪菲两姐妹戴着墨镜站在人群里。

    虽然天气很热白雪琳却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冰冷。

    看着巨大的遗像她的心情糟透了,宋博轩死了,年纪轻轻,前途无限就因为自己送了性命,如果他不来找自己,如果他不和武超争吵又怎么会白白的丢掉性命。

    白雪菲一双大眼睛四周不停的张望,她希望可以找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武超已经消失好多天了,她的思念愈发的强烈。没了武超似乎什么饭菜都不香,没人陪自己逛街,没人扛自己回家,万事屋的那个混蛋,你到底在哪里?

    人群里武超看见了白雪琳和白雪菲,他戴着一顶鸭舌帽拉低了帽檐,手里拿着一朵白菊,他心里很清楚宋博轩是因为他才死的。

    是罗宾残忍的杀死了宋博轩。

    武超跟着队伍走了上去,放好菊花他站在遗像前凝视。

    宋博轩啊宋博轩,我让你离开你为什么不离开,为什么那么执着?老子也不想害死你的,不过你放心我一定抓住罗宾剁下他的狗头祭拜你。

    只是片刻武超走开了,白雪菲惊鸿一瞥,看见了武超的背影,她放开姐姐冲了出去。

    轮到白雪琳了,她放好菊花心情犹如压着万斤巨石。

    白雪琳心里默默念叨:“宋博轩,对不起,是我害了你,对不起……”

    我曾经最爱的人啊,曾经相依相拥相爱,曾经海誓山盟,可是现在却阴阳相隔,一切都只是曾经。

    再见,我曾爱过的人,我会把属于你的记忆深埋在心底。

    因为爱,所以铭记。

    一边的家属突然像是受了什么刺激拿着一张照片就冲了上来。

    “是她,就是她!”

    宋博轩的母亲死死的抓住了白雪琳的手腕,而他的姐姐则是顺手摘掉了白雪琳的墨镜。

    “就是她,就是这个狐狸精害死了轩儿,如果不是去找她轩儿怎么会出事,死了还带着她的照片呢,你这个狐狸精还有脸来……”

    宋博轩的母亲当即哭诉起来。

    所有的亲戚一窝蜂的涌了上来讲白雪琳团团围住了,白雪琳没想到她的身份居然会被识破。

    “没错,就是她,说,是不是你雇凶杀人害死了我哥?”宋博轩的姐姐指着白雪琳的鼻子大声质问。

    白雪琳一时间有些惊慌失措,她茫然无神的看着众人,她想解释,可现在这些人都在气头上,她怎么解释也无济于事。

    解释只会越抹越黑。

    另外一边白雪菲一路小跑追上了武超。

    “银桑?”

    白雪琳拉住了武超的手臂。

    “你认错人了。”武超拉开了白雪菲的手。

    白雪琳绕到了武超前面,虽然武超戴着墨镜但她还认出来了这个人就是她日思夜想的武超。

    “还撒谎,你就是武超。”

    “说了,我不是。”

    白雪菲咬着嘴唇,眼泪从眼眶滚落。

    “银桑。”

    白雪菲扑进了武超的怀里。

    这些天她度日如年,姐姐终日忙着工作根本就没有时间来照顾她。

    “银桑,我想你了。”

    白雪菲靠在武超怀里哭泣,日思夜想的人终于回来了,她这会儿激动的哭了。

    武超不忍心轻轻的推开了白雪菲,白雪菲哭的梨花带雨,泪珠挂在小脸上,她是真的哭了。

    这些天她备受煎熬,她想见到武超,她明白了那种煎熬就是爱的感觉,她无法自拔的爱上了一个曾经自己最讨厌的男人。

    不过这个男人是不是姐夫这都不重要。

    “好了,没事了,我在。”

    武超不说则已,一说白雪菲哭的更加伤心了。

    “撒谎,你就是个骗子,大骗子,你为什么要躲着我,你就那么讨厌我吗,我错了,是我太任性了,你别走了好吗,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不要抛弃我好吗……”

    白雪菲哭的像个孩子,低声不停的哭诉。

    武超没想到她的反应会如此的强烈。

    也就是几天,似乎不至于吧。

    这时候武超发现不远处围堵的人来越多,人群中央正是白雪琳。

    不好,出事了!

    来不及多想武超加快脚步冲了上去。

    “小贱人,说,是不是你勾结野男人害死了博轩?你还我儿子,还我儿子啊,博轩你死的好惨啊……”宋博轩的母亲歇斯底里的哭喊起来。

    “不用问了,就是她,你看她那骚样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走,送她去派出所。”

    叫骂声此起彼伏,众女人对白雪琳又拉又拽,白雪琳完全散失了抵抗,看着那一张张凶恶的面孔她这个女强人这会儿彻底的闷圈了。

    他们说的没错宋博轩就是自己的害死的,自己该为此付出代价。

    “小贱人,小骚狐狸,我打死你!”

    宋博轩的姐姐挥手就是一巴掌闪了过来,白雪琳闭上了眼睛等着挨打,也跑不掉,他们说的对,是自己害死了宋博轩,自己就该为此负责,他们想打就打吧,自己绝不还手。

    然而巴掌并没有落到白雪琳的身上,而是悬在了白雪琳的头上。

    白雪琳睁开双眼一看,武超出现在了她的身边,他将女人的手往边上一甩然后将白雪琳拉到了身后。

    “你是谁啊,哦,我明白了,你是个奸夫吧,你们这对狗男女,好啊,你终于现身了,我就知道这件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大家快来看啊。”

    宋博轩的姐姐就像是个泼妇大声嚷嚷起来。

    “啪!”

    武超抬手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宋博轩姐姐的脸上。

    众人见状涌了上来,现场顿时失控了,几个男的上前就要动手。

    “谁敢动手?”武超怒吼一声众人都被震住了。

    武超拉着白雪琳的手冷眼一扫,众人纷纷退让,那眼神杀气外露让人不寒而栗。

    “人都死了你们还有脸在这里闹?死者为大不懂吗?有什么问题警察会解决,让开!”

    人群散开了一条道武超拉着白雪琳匆匆离去。

    宋博轩的姐姐反应过来大声哭喊起来。

    “打死人啊,打死人啦……”

    警察和保安也上来了,人群一乱武超就带着白雪琳消失了。

    一直出了殡仪馆好远武超才停下脚步松开了白雪琳的手,白雪琳双眼看着远方,茫然无神,脸色苍白如纸,她的精神再一次遭受了打击。

    宋博轩家人哭喊的声音在她的脑子里久久回荡,她害死了宋博轩,是她害死了宋博轩。

    几天不见白雪琳憔悴不堪,平时那高傲的眼神被空洞和迷惘所代替。

    她整个人都快散了,这一次的打击对她来说实在是太大了,虽然别人一再的开解她,但她始终过不了自己内心的那一关,她认为就是她害死了宋博轩,是她造就了这一切不该发生的悲剧。

    看着她这个样子武超心里也不是滋味,罗宾真是把自己害惨了,有理说不出。

    “是我害死了他。”

    白雪琳突然抱住了武超,没有抽泣,没有哭喊,只是默默的流泪,她压抑了太久太久,需要释放,可谁又能倾听她的倾诉。

    没有人,白雪琳没有任何人可以去倾诉,她内心无比的苦闷。

    这个骄傲的女人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没人能够理解她是多么的痛苦。

    白雪琳哭了,抱着武超,安静的哭泣。

    不远处白雪菲正好看见了这一幕,她突然感觉心好痛。

    白雪菲停下了脚步,她站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

    哭了一会儿白雪琳推开了武超。

    白雪琳直愣愣的看着武超,突然武超嗅到了一丝危险,她的笑容很不友善。

    “啪!”

    白雪琳抬手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武超脸上,目光也变的凶狠起来。

    我……我尼玛,什么情况?就因为老子消失了几天就要挨打?

    武超不解,靠,这女人简直就是个疯子,刚刚还投怀送抱,立马又耳光相向了。

    你大爷,属狗的吗,说翻脸就翻脸啊。

    “你回来干什么?你不是死了吗?你不是一点愧疚心都没有吗?他怎么死的你知道吗?被你暴打之后精神不振酗酒被撞身亡,你一点责任都没有吗?”

    白雪琳戳着武超的胸口连连质问。

    武超无言以对,这会儿再怎么解释也没用。

    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

    武超捂着脸一脸的苦逼样。

    白雪琳这女人就是疯狂,当初若不是你抽了小爷一巴掌小爷会走吗?

    你没跟小爷道歉见个面拥抱就算了?至少也得热吻三分钟,最后在……,可尼玛什么福利都没有,也不道歉,干了小爷一巴掌还质问小爷起来了。

    理直气壮,态度好嚣张,此女甚是可恨。

    “别跟我装可怜,你知不知道你闯了多大的祸,胖子他们包括我全部被赶到分厂来了,你知道分厂的领导是谁吗?是陆剑明柯达那伙人,都是你干的好事,周辉因为顶撞了他们两句就被打骨折了,还有你的女人,苏璃,她成了陆剑明的秘书,整天被占便宜,你知道吗?殴打领导一走了之,你好威风,如此不负责任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白雪琳就像是一门机关炮,哒哒哒的说个不停,将武超几乎射成了筛子。

    武超真没法解释,尼玛啊,事情比自己想象的要严重的多啊。

    矮冬瓜可以啊,把自己那帮人又在分厂组建起来了,牛逼啊,几天不见皮痒痒了是吧。

    “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不会坐视不理的,打我的兄弟,玩我的老婆,占我女朋友的便宜,我他妈剁了他。”

    白雪琳抬腿就是一脚踢了过来,武超本可以躲闪故意没躲,心想脚上挨一下也没事儿。

    没想到白雪琳一脚就干在了武超的裤裆里。

    喔~

    尼玛,疼疼疼疼,武超夹住了裤裆,疼的倒吸凉气。

    你大爷,能不能换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