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五章 再度入瓮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10本章字数:3042字

    凌峰一扫眼众人纷纷放下了枪,武超转过了身,张金辉的脸上露出的得意的笑容。

    武超到底还是太嫩了,臭兵一个,怂包,他根本就不敢杀人。

    突然武超转身抬手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张金辉的脸上,张金辉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凌峰推开了。

    “我草你妈,你打我!”张金辉长了这么大从来都只有他打人的份,什么时候被人打过。

    今天武超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抽了张金辉一耳光,这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武超压低声音,道:“没错,我就抽你,谁让你嘴臭,你要是不爽你咬我卵子?”

    武超很出这孙子这会儿不敢把他怎么样,老子站你面前指着你鼻子骂你,抽你丫的,你丫的只能干瞪眼。

    看着武超那嚣张的嘴脸张金辉挥起拳头就砸了过去,凌峰一把抓住张金辉的拳头猛的一掌将他推到一边厉声呵斥。

    “别闹了。”

    凌峰摇了摇头,示意张金辉别再闹下去了,这个时候不是赌气的时候,先撤回去再从长计议才是上策。

    争一时口舌长短毫无意义。

    张金辉恶狠狠的瞪了武超一眼,从嘴里本奔出了一个字:撤!

    罗网的人迅速离开了,武超也带着白狼等人火速回到了所住的聚福楼。

    白狼将详细过程说了一遍,武超对他们的话深信不疑,他们也没有撒谎的必要。

    整个事情太过于蹊跷,罗网的人行动一定非常谨慎小心,他们跟踪白狼他们无非就是想知道白狼他们的真实身份,并没有恶意。

    到底是谁在暗中偷袭了他们,并且他只杀了罗网的人也留下了白狼他们。

    为什么?

    现场一个个的片段的出现在了武超的脑海里。

    无人机炸弹,远程狙杀,无论是狙杀点的选择无人机的飞行操控一切都是经过精心选择的,这个猎手事先早就知道了他们会出现在他预估的地点。

    也可以这么理解,他对罗网的那两个人的行动了如指掌,而想要完成这出栽赃嫁祸的好戏不但需要了解罗网成员的行动时间地点,最重要的是要掌握白狼他们的行踪,他们应该是派遣了人手在聚福楼门口守候,盯上白狼他们并非选择,而是偶然,如果是三洋他们同样会盯着。

    而罗网的人也在门口盯着,猎手只需要守株待兔就能等到这两拨人相遇,悄悄跟踪伺机猎杀。

    能够同时躲开这两拨人的视线,并且最后完成狙杀,这个人绝非一般人。

    那么动机是什么?处心积虑为了什么?

    武超脑子里突然闪过了一个人的身影。

    罗宾!

    罗宾处心积虑要瓦解分裂武家,罗网是自己老爹的人,他这么做就是为了挑起自己和罗网的矛盾,也就是父子间的仇恨,让自己没法回到武家。

    对于武绝来说自己就是他的软肋,只要父子间还有间隙他就有机会分裂武家。

    可是一直有一个问题武超想不通。

    议会处心积虑为了就是分裂武家,为什么?有仇吗?

    可利用自己来击破武家这招怎么说都不是上上不选啊?

    整个事情有着一个巨大的症结所在,真是目的。真实目的到底是什么?

    武超沉思,其他人在一边不敢吱声,武超总能琢磨出一些事情来,敏锐的观察力,严谨的逻辑分析,他总能在混沌中拨云解雾,发现隐藏在迷局后面的真相,并且及时作出判断。

    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这就是帅才。

    眼下看样子有必要和武绝聊聊了。

    恐怕只有和他解释,才解释的清楚。

    最近一段时间武超一直很困惑,议会如果和武家有仇干嘛非得利用自己?想要武绝屈服绑架自己不就行了?

    他为什么非得绕这么大一个弯子?

    武超想不通。

    安顿好白狼等人以后武超在白松柏的帮助下悄悄搭乘武装直升机飞抵了天华市。

    夜深

    武超就像是幽灵一般,悄然前行,抵达老厨子老何家他翻身潜了进去。

    已经是深夜,四点,武超发现厨房里还亮着灯,老何正在厨房里忙活,他不断的往菜里面加各种各样的调料,似乎在试菜。

    这位老人兢兢业业,为武家奋斗了一辈子,是个值得尊重的长辈。

    上一次武超胁迫了他,然后将其打晕了。

    想到这里武超不由得有些惭愧。

    武超直接走了过去。

    或许是太老了,武超几乎走到了老何背后他才发现武超的踪迹。

    “谁啊?”

    老何转过身看着武超,他现实一愣然后瞪大眼睛变的激动起来。

    “哦,天啦,三……三少爷。”老何激动不已,放下了锅铲要给武超行礼。

    武超哪里受得起如此大礼,他赶紧扶住老何。

    “别别别,老何叔你别这样,千万不要给我行礼,你这是在骂我。”

    “三少爷,你……你什么时候来的,抱歉,我……我实在是没有听见。”

    老何非常的激动,抓着武超的手上不停的颤抖,老眼中流露了发自内心的欢喜。

    “没什么,老何叔,上一次真是对不起啊,我不该把你打晕的。”

    面对一位如此慈祥的老人武超心里满是愧疚,当初是他将老何打晕的,想象都觉得过分。

    “没事,少爷,没有什么比你回家更重要的事情了,你不知道老爷该有多么的喜欢你,穆小姐煲粥老爷几乎天天都会吃,而且还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叫思念亲粥。”

    思念亲粥?

    武超立刻明白了武绝的意思,这应该是他记忆深处的味道。

    亲粥?

    这里面恐怕有两层意思吧,第一次是自然很明显,这是他对穆小姐发自内心深处的思念,另外一层意思恐怕就是为了武超,亲,亲近,他希望可以和武超走的在近一但。

    事实上他的这个计划恐怕很难实施了。

    “三少爷,你不知道这些年老爷他是怎么熬过来的,他经常一个人站在月光下看着月亮发呆。有时候一站就是两小时。”

    在武超看来他就算是站一百个小时都有必要,想想他当年干的那些事情,这根本算不了什么。

    “我知道了,老何叔你能不能帮我把他约出来?”武超表明了来意,他是来办事的,不是来听故事的。

    “现在啊?这恐怕不行啊,天都要亮了,他大晚上的出来指不定就会引起别人的怀疑,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本来就已经很乱了,这个时候可不能出什么岔子。”

    武超点了点头,老何的说一定的道理,这个时候把武绝叫过来的确有些突兀。

    极有可能引起别人的怀疑,若是当年的那些仇人知道自己来了指不定就会带人杀过来灭口。

    到时候即使自己能跑他们也不会放过老何的。

    “少爷,这样你看好不好,你先休息几个小时,等天亮了我亲自去找老爷,你看怎么样?”

    老何这个办法不错,武超看了看手机,凌晨四点,再有一个小时天就亮了,等等就等等吧。

    老何拿起茶壶给武超倒了一杯水。

    “喝杯水吧,和我说说你的事情吧,少爷。“

    看着老何慈祥的面孔武超没有多想,拿起水杯就喝了一口。

    没多久武超就感觉不对劲,怎么感觉突然很困想睡觉呢?

    没多久强烈的昏睡感传来,难道是太累了?

    武超往椅子上一靠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少爷,少爷你怎么样了?”老何碰了碰武超,武超没有任何的反应。

    确信武超已经被迷昏了,老何的脸上露出了奸诈的笑容。

    “武绝啊武绝,这一回我看你是插翅难逃了。”

    第二天一大早武绝就收到老何的信息,说是要吃粥,武绝会意心中大喜,孤身一人赶了过来。

    儿子又来了,上一次见面以后武绝就在想什么时候还能再见面,没想到第二次见面来的如此之快,而且还是他亲自来找自己的。

    这回多半是因为昨天罗网成员被杀的事情来的吧。

    不管是什么理由,不管是愤怒还是高兴,他只要能来找自己,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能原谅自己了。

    推开房门武绝并没有看见武超,屋子里空无一人。

    一种强烈的不安气息让武绝不由得停了脚步。

    不对,事情不对劲。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杀意,似乎有人在伏击自己。

    “武先生,好久不见!”

    这声音武绝一直都记得。

    武绝猛的回过了头,罗宾双手插在口袋里,表情轻松。

    罗宾,真的是罗宾。

    老何居然骗自己,那么他人呢?

    “是你,罗宾,居然会是你,我还真是没有想到,哼哼,有意思。”武绝真没想到来人会是罗宾,这个家伙就如幽灵一般,总会出现在你意想不到的位置。

    上一次他从自己这里榨了两个亿给了武超,想要挑起武超和自己的矛盾,没想到武超主动来找了自己,导致他的计划流产,两个亿打了水漂。

    此后罗宾就消失了,他不再冒头露面,更没和武绝联系。

    这期间这家伙到底在干什么?他就像是一个小丑围绕自己上打转。

    消失这么久是不是又酝酿了什么阴谋?

    “哈哈哈,是我,没错,是我,好久不见,我的朋友,你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