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九章 奥义觉醒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10本章字数:3059字

    密密麻麻的子弹飞向了武绝,别说是一个人,就算是一只蚊子恐怕也要被打成渣了。

    武超撞开老何往边上一滚,躲到了一张桌子后面。

    武绝面不改色心不跳。

    没有飞溅的鲜血,没有子弹击中人体的闷声,所有人再一次见到了他们这辈子都无法见识的奇迹。

    所有的子弹全部悬停在了武绝的身边,形成了一个鸭蛋形的包围圈。

    这……这是什么?金钟罩?

    又是一轮的弹雨袭来,可依旧如此,子弹就是无法打破那层无形的屏障。

    武绝冷哼一声一抬手所有子弹就如离弦之箭倒着飞了出去。

    杀手们猝不及防纷纷被击中,他们打出去的子弹居然反过来击中了自己。

    惨叫声中血雾升腾,杀手就如被割断的稻草一排排的倒下了。

    洪涛反应最快,他一个箭步撞开窗户跑了。

    战斗在短短一分钟之内结束了。

    几十人围剿武绝一个人。

    结果却是除洪涛和老何以外被全歼!

    这不是人,是神!

    刀枪不入。

    老何腿上挨了一枪,他捂着腿挣扎着往外爬行。

    武绝缓步走了过去。那白色的粗布衣上没有一丝的血迹。

    “老何,你潜伏在我身边多久了?”

    “老爷,我错了。”

    老何匍匐在地全身颤抖。

    “几个月前他找到我给了我三百万,是我鬼迷心窍做了坏事,老爷你饶了我吧。”

    “背信弃义者,死!”

    武绝一脚将老何的刀踢了过来,不偏不倚砍断了老何的脖子。

    面对叛徒武绝毫不手软。

    武超在一旁看的清清楚楚,这也太夸张了,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

    这世界上居然还有如此可怕的人,不,是神。

    东方战神,白发屠魔。

    武绝再一次展现出了他几乎变态的实力,以及铁血手腕,任何人胆敢背叛组织,立刻格杀,绝不留情。

    罗宾胆敢挑衅武绝毫不留情了杀死了这些人,如果罗网组织的宗主那么容易被杀死罗网早就覆灭了。

    曾经不止一次有人挑衅武绝,但下场都一样,那就是死!

    突然武超感觉胸口一热,一张嘴一口血喷了出来。

    强烈无比的眩晕感传来,武超全身开始抽搐,毒药发作了。

    “武超!”

    武绝喊了一声跑了过来,武超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他只看见了武绝那双千层底的布鞋。

    “嘭!”

    房门被撞开了老郭带着人冲了进来。

    “宗主,属下该死。”

    武绝抱着武超,这会儿没心情惩罚老郭。

    “快,送他去医院,现在,马上。”

    武绝带着武超火速驶向武氏集团医院,武超陷入了深度昏迷,脸色发紫。

    武绝一只手摁在武超的胸口上,不停的注入内力护住武超的心脉。

    抵达医院专家团队立刻展开抢救。

    武绝坐在办公室里表情凝重一言不发。

    儿子才和自己第二次见面就面临着生离死别,他这个当父亲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武绝今年七十岁,再过几个月就是农历的七十大寿。

    步入古稀之年,他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为罗网挑选接班人,为武家挑选族长,为武氏集团任命董事长,太多太多的事情。

    现在议会盯上了生命之水,这件事情一定不死不休,事实上武家是真没有生命之水。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这消息一但漏出去,那恐怕招来的就不只是议会了。

    各国的特工,众多神秘组织,杀手,佣兵都会接踵而来,罗网虽然强大,但也敌不过所有人的围剿啊。

    而且他最担心的是政府,如果政府要他交出来,他根本就无东西可交。

    罗网将迎来史上最艰难的考验。

    武绝不由得想到了柯志忠,对了,他难道也是为了生命之水?

    那么他为什么还不出手?

    他到底是什么人,又在等什么?

    柯志忠潜入武家几十年,到底做了些什么?

    生命之水难道真的藏在武家,可是父亲并未和自己说起过啊。

    千头万绪,武绝心乱如麻。

    长达数个小时的抢救,专家们垂头丧气的站在武绝面前。

    武绝不由得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武超,走了。

    武绝摆了摆手专家们退了下去。

    武绝一个人走进了抢救室。

    看着手术台上的武超武绝眼睛都红了,他已经好多年没有如此的难过了。

    因为穆小姐他痛苦了几十年,从未放弃寻找儿子。

    现在儿子找着了,父子还未相认儿子就撒手人寰。

    白发人送黑发人。

    所有的仪器都保持了平静,武超的身体正在逐渐变冷。

    这一次罗宾是铁了心的要杀武超,所以使用的是混合的剧毒物,专家们束手无策,无力回天。

    武绝伸手抚 摸着武超的脸,这是他第一次抚 摸儿子的脸庞,也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察他。

    风雨二十余载,武超吃了太多太多的苦,承受了太多太多,武绝两个补偿的机会都没有。

    朦胧中武超感觉谁在摸自己的脸,这只手粗糙的跟树皮一样,还在微微颤抖。

    武超想动却发现动不了,眼睛也睁不开,他索性“闭上”眼睛,这一次他却看见了,他看见了自己盖着的眼皮,透过眼皮看见了武绝那张沧桑的脸。

    再一看他发现屋里的各种仪器都停摆了,心电图早就成了直线。

    尼玛,我……我这是死了?

    可老子为什么感觉那么真实,丹田之内一股暖流正在缓缓流遍全身,那种温暖就如冬日的阳光。

    暖流每到一处武超都能清晰的感觉到细胞变的活跃起来就连毛孔都舒展了。

    那暖流就像是久旱的甘霖,每到一处都会绿意盎然生机勃勃。

    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以前没有这种感觉?

    这时候房门开了老郭快步走了进来。

    “老爷,三少爷他走了,您节哀吧,大少爷来了。”

    节哀?武超愕然,妈的自己还真死了啊,他不由得想起了几个小时前的事情,对了,自己中毒吐血昏过去了。

    难不成这会儿自己就是个鬼魂?

    武超想说话,可怎么也张不开嘴。

    武绝叹了一口气,道:“让他进来。”

    一个大背头,国字脸的男人走了进来,这个人高大魁梧,四肢孔武有力,一身西装,霸气外露。

    他就是现在武氏集团的董事长武风,武绝的大儿子,武超的大哥。

    德才兼备,文武双全,是个非常优秀强势的男人。

    四十多岁,几乎预定了下一任族长。

    “父亲,他……”

    “他是你弟弟,武超。”

    武风愣住了,他看着武超的脸有些茫然,面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就是自己弟弟?

    而武超清晰的感觉到了从武风身上散发出了敌意。

    武风露出惊讶的神情。

    “他是我弟弟?没想到我有生之年还能见到我素未谋面的弟弟,只可惜啊……”

    武风哽咽眼圈发红,可武超感觉到的是疑惑和猜忌,武风并不相信面前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弟弟。

    突然冒出了一个弟弟,如此的突兀,可他居然能立刻进入状态装出一副要哭的样子。

    自己的这位大哥还真会演啊。

    武超的脑海里出现了武风的影像,他皱着眉,拖着下巴,表情怪异。他看着武超不停的嘀咕。

    “这是自己的弟弟?以前听说有过,怎么会突然出现?一出现就是个死人?父亲到底在做什么?是不是有比的想法了?他活着的话会不会抢了自己族长的位子?”

    武超笑了,恍然大悟,这就是他的心理活动啊,这是什么?读心术?

    那刚刚那又是什么?透视?

    靠,不是吧,居然突然拥有了如此变态的能力。

    可是,他妈自己这会儿是个死人啊,有这些能力有毛用啊。

    “父亲,您节哀,什么事情都还有我呢,让我来处理吧。”

    “把他冰冻起来,永远不要火化。”

    武绝看了一眼武超走了出去,这个铁一样的老者没有表露出一丝的悲伤。

    大爱无言,他必须肩负起自己的使命,他不能在任何人面前表现出懦弱的一面。

    走出医院武绝颓然的坐在车上,武超走了,真的走了,只见了第二面他就死了。

    他是那么的年轻,朝气蓬勃,他的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身为人父,却没有尽到一个父亲应尽的责任。

    孩子出生老婆就死了,他在外风雨飘摇二十多年,自己连一句微不足道的问候都没有过。

    正当自己准备好好去疼爱他的时候,他却离自己而去。

    绝望,悲痛,心酸,百感交集。

    武绝再次感觉到了几十年都不曾有过的痛彻心扉的痛苦。

    他对不起穆小姐,他不是人。

    自责,难过,悔恨,武绝的心里充满了仇恨。

    一切都是议会造成了,他们害死了自己的儿子,自己一定要他们付出百倍的代价,不,是万倍!

    某汽修厂

    洪涛恭恭敬敬的站在柯志忠面前,玛索坐在一边儿表情阴冷,那眼神看的洪涛背脊发冷。

    “他出手了,武超这回一定死定了,除了我之外所有人都死了。”

    洪涛在发抖,他最害怕面对柯志忠。

    一开始洪涛就是柯志忠安插到罗宾身边的内应。

    所以柯志忠根本就不着急,他对罗宾的行动了如指掌,准确说他一直都在利用罗宾,而罗宾浑然不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