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小狸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10本章字数:2216字

    官嘉劙听了师祖的话,感觉师祖是有重要事情让自己去做,心情顿时一阵兴奋,那深邃的眼眸又顿放奕彩,嘴角挂起的玩世微笑一下布满脸庞。

    他张口刚想说话,小狸走进来说饭菜煮好了。

    “嘉劙,吃饭去,想必你饿了好多天了,去尝尝小狸那烹饪的手艺。”贺章兰笑着站起身子,挽起官嘉劙的手向屋外走去。

    “爷爷,嘉劙哥哥来了,你就不理我小狸了?”小狸吃醋爷爷待官嘉劙太过热情了,她一下窜到爷爷的右边挽住爷爷的胳膊撒娇起来。

    贺章兰抓着官嘉劙的手,边走边微笑道:“小狸,你以后尽可以向嘉劙哥撒娇,别老再缠爷爷了。”

    “看他样子比俜俜哥哥好不了多少。”小狸伸头从另一头看了官嘉劙一眼,调皮地咋舌说道。

    “师祖,俜俜是谁?”官嘉劙好奇地问。

    “俜俜就是救你于生死一线的人,他现不在这,明天你会见到他的。”贺章兰朗犷的声音中不失和蔼,同时对官嘉劙的来到显得格外的高兴。

    出了小屋,展现在官嘉劙眼前是一个客厅,这是一座以木头结构的整栋房子,整体格调凸显简洁为主。

    客厅和小屋的灯光完全一样都是红色,但家具非常精制、豪华,官嘉劙一眼就看出沙发、茶几、矮凳全是黄花梨木雕就,虽然被红光笼照,但一眼就看出清晰的木质花纹。

    穿过客厅,贺章兰挽着官嘉劙的手向左侧一个小门走进去。进了小门是一个厨房带吃饭的小屋,桌子、椅子抹擦非常锃亮,在红雾中闪着亮光。

    官嘉劙刚走进小屋就闻到一股久别的肉香,吃欲一下子将官嘉劙的肚子咕咕狂叫起来,如果是在平时,他早就冲向餐桌旁,筷条也不急拿就手拈菜尝个满口了,可他刚刚和师祖见面,拘小节守道理他还是讲究的。

    餐桌上摆有三道菜和一个汤,官嘉劙一眼就看到三道菜全是山珍,一盘是野兔肉,一盘是腊野猪唇,一盘是生炸斑鸠。

    汤是蛋汤,不知是用什么蛋来做的,红色灯光下的蛋汤,呈着一股殷红带紫的原色。

    官嘉劙望着这三道菜和汤,眼睛和肚子都要喷血了,恨不得将桌上的菜一口吞进肚里。

    三人在餐桌旁坐下后,小狸盛了一碗汤放在官嘉劙的面前,幽幽地瞥了官嘉劙一眼说:“嘉劙哥,喝一碗汤压压肚。”

    官嘉劙见小狸只给自己盛汤,并不给师祖和她自己盛,便忍着饥饿,双手捧起小狸给他盛的汤递给贺章兰,虔诚地说:“师祖,喝汤。”

    贺章兰微笑地伸出手,轻轻地把汤推回,说:“嘉劙,你吃吧,师祖刚才吃过了,你别在意我和小狸,你吃饱后洗个澡,好好睡一觉,什么事都不用想,一切有师祖袒着你。”

    听到师祖父亲般的口气,想到师祖救下自己的生命,官嘉劙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激动,眼泪像清泉一样再次奔涌而出。

    “别委屈自己的心情,吃饱饭再睡一觉,明天起来就一切没事了。”贺章兰拍拍官嘉劙的肩,像哄犯错的小孩一样。

    “这么大人了,还哭鼻子,好不丑脸。”小狸笑嘻嘻地道:“爷爷,我看嘉劙哥比不上俜俜哥好玩。”

    贺章兰哈哈笑道:“你怎么知道嘉劙哥不比俜俜哥好玩?过些天说不定你整天粘在嘉劙哥身边,把爷爷给忘了呢。”

    “动不动就哭鼻子流眼泪,比小姑娘还小姑娘,这种人我讨厌还来不及,会粘他。”小狸真是心直口爽,见什么说什么。

    官嘉劙听小狸说自己像个小姑娘,心里很不爽快,他想向小狸说几句逗心的话,但碍于今天只是初认识,所以忍了下来。

    同时他心里觉得小狸真像当年的陶陶,不但可爱也调皮。

    官嘉劙认为小狸还不了解自己,对自己还不清楚,因此对初认识的自己说不恰当的话,何必去再意。

    官嘉劙笑道:“小狸,嘉劙哥是高兴而流泪的,因为嘉劙哥在必死无疑的情况下,被师祖救命于生死一线,你说嘉劙哥不值得流泪吗?”

    “好了,别再说了,饭菜都凉了,有什么话吃饱饭再说,快吃东西。”贺章兰又催官嘉劙吃饭。

    听师祖这么一说,官嘉劙端起汤碗,对小狸说:“小狸,你陪哥哥一起吃可好?”

    小狸天真一笑,摇头说:“我看你吃。”

    官嘉劙也不在客套什么,端起汤便喝。

    想不到这蛋汤入口清香,不喊不腻,官嘉劙一口将汤喝完后,笑着说:“小狸,你煮的蛋汤真好喝。”说话时又盛了一碗汤。

    “你可知道这是什么蛋煮的汤?”小狸歪头笑问。

    官嘉劙喝了一口汤,夹起一块腊野猪唇塞进嘴里后,边嚼边问:“是什么蛋?”

    “你肯定猜不出?是驼鸟蛋,上个月俜俜哥带我去一个很远的沙漠去玩,发现有两个好大好大的蛋,我就捡来啦。”小狸深怕官嘉劙猜得出她的杰作,急不可待地先说出来。

    “你不说我真猜不出。”官嘉劙嚼了几下野猪唇惊道:“哇,师祖,这猪唇小狸煮得太有味道了,滑而不腻、又爽又脆、比国宴厨师的手艺还精妙。”

    贺章兰微微一笑,说:“别把小狸捧了,明天她又偷工减料,煮几样旧棉花菜,让你越嚼越没味,吃都不想吃。”

    “爷爷,不理你了,小狸几时煮过旧棉花的菜了?”小狸嘟着嘴有点生气了转身背对爷爷。

    官嘉劙听了师祖的话差点将嘴里的东西喷出,他强咽下一口菜后哈哈哈……大笑起来说:“师祖,你太有才了。”

    小狸看到官嘉劙也在笑自己,站起身走到官嘉劙的背后,双手拧住官嘉劙的耳朵,笑着说:“看你笑,我把你的两耳拧下来,明天做一道人猪耳朵杂烩菜给你吃。”

    “好呀,顺便把你头发剃了煮汤。”官嘉劙好像又和陶陶在一起的那种快乐。

    “把你的耳屎挖出来做糕点。”小狸格格地笑道。

    “把你的眉毛剃了混鸡蛋炒。”这话官嘉劙不知和陶娆说了多少遍。

    小狸两手放开揪住官嘉劙的耳朵,整个身子伏在官嘉劙的背上,双手抱住官嘉劙的脖子格格笑道:“想不到你很好玩,比俜俜哥好玩多了。”

    贺章兰看到两个小孩一下子如此开心亲昵,发出会心的笑意,说:“小狸,别吵嘉劙哥了,让他尽快吃完饭好不好?”

    “我来喂他。”小狸突然放开官嘉劙,窜到餐桌旁用手拈起一块野猪唇,举到官嘉劙的嘴边,说:“嘴张大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