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你骗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10本章字数:1980字

    官嘉劙又给师祖倒了一杯茶,师祖拿起茶杯抿了一小口放下茶杯,淡笑道:“后来我才知道是国生禅师救了师祖,这二十多年来,师祖一直隐姓埋名在这住……嘉劙,想不到我今晚高兴和你说这么多,现在夜深了,茶水也凉了,我也想休息了,你也该好好休息休息,有空的时候,我再把后面的事情说给你。”

    官嘉劙点点头:“好的。”说完伸手要扶师祖。

    师祖伸手挡了一下说:“你不用照我,我的身子还硬朗,你自己去休息就行,就刚才那间小屋。”

    官嘉劙这一觉直睡到后天早上十点,小狸进屋看了他十几次,每次见他都那么香甜沉睡,小狸终于忍不住一个人的无聊和寂寞,摇醒了官嘉劙。

    官嘉劙被小狸叫醒之后,觉得大脑、精神以及身上的一切都那么的轻松,体力是那么的充沛,他的脸上又泛起那冷人着迷的玩世笑意。

    官嘉劙洗漱好之后,精神抖搂走出门口,一束刺眼的阳光炫了一下眼睛,他瞥上眼揉了揉,然后放目一望,只见屋门口有十几棵水桶似的大树,树干笔直,直到十米左右才有枝桠。

    官嘉劙又将眼光向四周的一望,到处都是丹崖翠壁、崔巍峻岭、岩岫晓云,秀丽风光又让他心情更加开朗,他觉得这山太美太秀了。

    他想:此时如携着欧阳丽君的玉手,一起漫步这仙境的山川之中,那才是真正亨受天真地爽、仙山放性的任醉陶情。

    一想起欧阳丽君,他的心就飞到了京城,他的心在呼唤着:丽君,你还好吗?我回来了,过两天我会在你的面前惊现的,等着我吧……

    “喂,傻望什么?”正在静心凝望风景的官嘉劙被小狸在背后大声一叫回过神来。

    他回头看了一眼小狸,他的心更惊呆,昨晚在红色的灯光下,只觉得小狸轮廓、模样、动作像陶娆而已。

    可现在一看,小狸简直就是陶陶,那天然的纯情之美,清丽脱俗的笑靥,柔和清澈的眼神泛着一丝野气,天下那有这么如似相似的两个人?

    “你怎么傻呆傻癫的?问你话怎么不回答?”小狸泛着天真笑脸又问。

    官嘉劙笑了笑,露出一排整齐结白的牙齿,说:“我刚刚看见一个仙女,傻呆了,所以不及时回答你。”

    “哪儿有仙女呀,我在这住了十几年都没见过,你刚来就见到?”小狸确实真单纯,此时她还听不懂官嘉劙对她的赞美。

    官嘉劙也不想当面对小狸说穿,他看到树下有一水缸,便指着水缸笑着说:“仙女进水缸去了。”

    “真的?你真看见仙女跑水缸去了?”小狸高兴地走近水缸低头向缸里一望,只见到自己清晰的脸影,她向缸里注目了一下,好像很失落的样子转回头:“你骗人。”

    官嘉劙笑着走近水缸,说:“我几时骗过你,不信你再看。”

    小狸和官嘉劙一齐低头向缸里望,官嘉劙指着水缸里小狸俏丽的倒影说:“你看,这不是仙女吗?”

    小狸知道又上了当,可她却不生气,她知道官嘉劙是暗地里赞自己长得像仙女。

    她妩媚一笑说:“你总是用鬼怪方法骗人。可比俜俜哥好玩。”

    小狸虽然这么说,可她的眼睛舍不得离开缸里的倒影,这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认真注视自己的样子,虽说镜子不是什么贵重之物,可她的爷爷从来没买过镜子。

    因此,小狸的人生中也没照过镜子,而且也不在意自己长什么模样,此时听官嘉劙说自己是仙女,小狸的内心莫名其状地产生了一种窃喜,心里喑想:自己真的像嘉劙哥说的那样好看吗?

    “师祖起来了没有?”正当小狸醉心欣尝缸里自己的长像时,官嘉劙柔声地问。

    “爷爷今早见你迟迟不醒来,自个儿上十王峰去了。”小狸转回头说。

    “可师祖的眼睛……”官嘉劙望了一眼四周的高山古道,想起昨晚师祖说阳光下他的眼睛是瞎子。

    “你别担心,爷爷从来都是一个人上下十王峰,虽说他的眼睛看不见,可与常人没什么两样?”小狸说话时又双手抓过官嘉劙的右手,摇了摇说:“嘉劙哥,山外面那么好玩,爷爷为何总是不让我出去玩?”

    “爷爷不让你出去总有爷爷的道理。”官嘉劙望着小狸的俏丽脸庞,说:“外面有时也不好玩的,坑人呀拐骗呀也很多,像你这么可爱的小姑娘一到外面去,肯定被人骗去卖钱不可?”

    “什么叫骗去卖钱不可呀?”小狸愣愣地问。

    官嘉劙看到小狸如此质朴,连这句话都听不懂,真是与世隔绝了。

    师祖也是太过于封闭了,假如买一台电视机之类,让小狸每天看了之后,虽然接触不了外面的世畀,也可以接受一下文化视野的开拓呀。

    虽然小狸的穿着很时尚,与大城市的小姐打扮没什么两样,可小狸精神状态竞然还像是个文盲的村姑一样,亏师祖还当过什么陆军学院校长?

    官嘉劙这么一想后又想:难道师祖想让小狸学什么神功,而故意让小狸与世隔绝也不一定?

    官嘉劙这么想后,便对小狸笑着说:“你还小,这些你最好还是不知道的好。”

    “你的到来真让我无聊透了,说话都不让人明明白白知道。”小狸的样子像是受到莫大的委屈:“昨晚为何不能与你睡也不说明白,现在为何骗去买钱也不说明白。”

    官嘉劙听小狸这么说,也不知该如解向她解释,无话找话说:“小狸,你的父母呢?”

    “不知道,我不知道我有没有父母。”小狸怔怔地回答说:“自我懂事到现在,我一直和爷爷住在这里,平时只有俜俜哥哥来到这小屋之外,再也没有见其它人来过,久不久禅师长老偶而也下来过,惟有就是现在的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