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国生禅师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10本章字数:2177字

    官嘉劙听小狸这么说后,内心油然产生了一种怜悯,他觉得小狸的童年太过寂寞了,不但连父爱母爱都没有亨受到,甚至连最基本的童年伙伴都没有。

    唉,怪不得长成一个大姑娘了,想与一个陌生成年男子同床都不知道害羞呢?

    官嘉劙这时放开小狸还握住的小手,走到一块长条石头上坐下,小狸也跟着走到官嘉劙的旁边坐下,她的样子就像官嘉劙乖巧的小妹妹,又像是官嘉劙的小恋人一样,温顺偎在他的身旁,眼睛不避不讳地盯着官嘉劙。

    “那你平时吃和穿的东西谁帮你送来?”官嘉劙不得不向小狸打探师祖的基本生存之道。

    “是禅师长老雇一个老爷爷挑进来的,每年到寒冷的冬天,这位爷爷就来一次。”小狸此时脸上充满了甜甜的笑意,眼神露出一种向望的希翼:“每当这个爷爷到来,就带来很多很多东西,有糖果,有我的新衣服和爷爷的衣服,还有……我叫不上名的好多东西。”

    官嘉劙望着小狸可爱的天真笑脸,他的脑海又浮现陶陶调皮的表情和自己妹妹昱芸的笑容,他笑着说:“小狸,假如有一天嘉劙哥带你到外面去住,你可高兴?”

    “爷爷也去吗?”小狸的样子很兴奋。

    官嘉劙伸指刮了一下小狸的鼻子,笑着说:“爷爷当然也去,到时候嘉劙哥给你买好多好多吃的东西,还给你买很多很好看的衣服。”

    小狸听官嘉劙这么一说,高兴地站起来大声说:“我要到山外去了,我要到山外去了……”

    官嘉劙望着小狸可爱的天真笑脸,他的脑海又浮现陶陶调皮的表情和自己妹妹昱芸的笑容,他笑着说:“小狸,假如有一天嘉劙哥带你到外面去住,你可高兴?”

    “爷爷也去吗?”小狸的样子很兴奋。

    官嘉劙伸指刮了一下小狸的鼻子,笑着说:“爷爷当然也去,到时候嘉劙哥给你买好多好多吃的东西,还给你买很多很好看的衣服。”

    小狸听官嘉劙这么一说,高兴地站起来大声说:“我要到山外去了,我要到山外去了……”

    官嘉劙此时正好想看看师祖教小狸的武功,便说:“你跳几下让我看看?”

    小狸立马原地站定,只见小狸的身子向后倒窜有五六步远之后,在空中空翻了十几下,才轻轻地飘到官嘉劙的身前站定,脸上还是泛着天真的笑意。

    “怎么样,比你翻得好看吧?”小狸一脸得意神色望着官嘉劙。

    官嘉劙看到小狸这身向后倒窜之后,又能在空中停下空翻的这种轻功,自己平时想都不敢想,别说让自己练到了,师祖能教出小狸这样的武功,真是煞费不少精力了。

    官嘉劙见到小狸惊世的轻功表演后,心想:她的拳脚功夫如何?顺便让她演练看看。于是说:“小狸,你刚才的轻功是爷爷教你的?”

    小狸摇摇头说:“不是,是禅师长老教的,爷爷只教我一套掌法而己。”

    这时,官嘉劙突然看到小狸的身后不知何时冒出三个人来,他的心一惊一冷,幸好目光落在师祖的脸上,才把惊冷的心情恢复平静。

    官嘉劙看到这三个人中,其中两个是老和尚和师祖,一个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

    年轻人虽然穿着一身青色的土布衣杉,可他的肤色像是婴儿一样粉嫩,眼睛是如此的清澈,脸色是那样平和安祥,没有一点点喜怒哀乐的表情。

    官嘉劙想:这位脸挂祥蔼的和尚肯定是国生禅师,这个脸色平和安祥的年轻人肯定是师祖说救自己生死一线瞬间的俜俜了。

    官嘉劙想到这也不感冒然打招呼,只说了声:“师祖回来了?”

    “嘉劙,这是国生禅师和俜俜。”贺章兰介绍道。

    官嘉劙听师祖这么说急忙双膝跪下,双手掌平放在地上,额头着地虔诚地说:“嘉劙见过禅师和救命之恩的俜俜。”

    国生禅师见官嘉劙下跪磕头,急忙腑身扶起,说:“别这样,快起来,快起来。”

    国生禅师扶起官嘉劙,慈祥地端祥了他的面庞一会,微笑点点头说:“难得难得。”

    官嘉劙听出禅师是对自己的夸奖,羞笑说:“多谢禅师。”说完又双手抱拳向站在一旁的俜俜说:“俜俜好。”

    俜俜对官嘉劙的招呼没有太多的反应,他只是对官嘉劙微微点一下头而已,他的样子像是不会说话似的,脸上还是那么的平和安祥,没有一点点一丝丝的多余表情,让人看上去非常顺心。

    贺章兰在一旁说:“禅师,屋里请。小狸,快去泡茶。”

    小狸急忙向屋里走了进去,几个人便抬步向屋里走。

    白天的客厅,还是像晚上一样开着红灯。

    小狸进了客厅后,将沙发上的两个坐垫放在茶几旁边的地上,国生禅师和俜俜两人走到茶几旁,盘腿坐在坐垫上。

    官嘉劙看到小狸所做的每一动作,都体现对禅师与俜俜两人的习性很熟悉。

    贺章兰见禅师和俜俜坐下,才在沙发上坐下,同时也抬手招呼官嘉劙坐下之后,说:“嘉劙,本想下午让小狸带你上十王峰拜见禅师,可祥师说你前几天太过疲痨,而且功力尚会恢复,禅师不劳神你上山,就亲自下山来见你了。”

    “嘉劙打搅禅师功课了。”官嘉劙面向国生禅师诚恳地说。

    国生禅师说:“别说打搅之类的话,见到你还活生生老僧就高兴了。”

    “多谢禅师、师祖与俜俜给予嘉劙两度重生之命,嘉劙这辈子永远无法报答三位天大的恩情了。”官嘉劙又再次抱拳向几位表示感谢。

    “嘉劙,禅师今天是传你一套掌法和一套拳法。”贺章兰说到这又转头对小狸说“你去煮饭菜。”

    小狸自从禅师和俜俜到来后,一直没说过一句话,她的表情比今早显得很恬静,此时听了爷爷的话站起身向厨房走去,表现出来的动作是那样得体。

    贺章兰待小狸走开,说“嘉劙,坐到禅师的前面去,让禅师传你功力。”

    官嘉劙急忙走到禅师的面前跪下,磕了三个响头,才转身盘腿坐在地上,将后背面对国生禅师。

    国生禅师望着官嘉劙的后背,什么话也不说,伸出双手搭在官嘉劙的肩背上。

    官嘉劙以为输入内力是找个静谥的地方,没曾想国生禅师却是在和人聊天一样随意。

    可见禅师功力之高、内力之深厚、定力之淡定真是天下罕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