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生玄手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10本章字数:2400字

    官嘉劙正想时,突然有两股奇大暧气内力从两肩背注入自己丹田,他正想把内力从丹田运到经脉,不曾想禅师注入体内的内力却自个儿向体内的十二经脉慢慢散去,官嘉劙于是放松全身,任禅师的内力在体内任意游走,他顿感周身无比的舒服之下,又觉得有一股奇大的内力要从足底和手掌喷发而出一样。

    “感觉怎么样?如果难受就支声。”想不到国生禅师在输功的时候还能开口说话。

    “没什么难受,周身感觉舒服无比,只是足底和掌心有种喷涨味道。”官嘉劙闭着眼老实回答。

    官嘉劙这么一说,足底和手掌心的喷涨感立马消失,禅师的内力立马又缓缓的全部起动,循环向周身的十二经脉流动。

    官嘉劙感觉十二经脉像春风沐浴一样暖受无比,又像是被润露一样奇爽。他从小练到现在只打通七关,想不到一下子被禅师打通十二经脉,全身像是干枯了几千年一下子被甘霖一样,逄勃的活力鼎盛到了极点。

    禅师的内力在官嘉劙的十二经脉里循环走了六遍之后,禅师便收掌完功,说:“传输过程幸好你放松全身,配合十分默契,没什么阻碍,比老僧原来想像要奇快,待三个周天后再给你洗一次筋骨,你的大功算是告成了。”

    听禅师说还要给自己洗筋骨,这不等于是将自己练成原神了?

    官嘉劙于是复又向禅师跪下:“师父,弟子有礼了。”

    国生禅师又急忙扶起官嘉劙,微笑说:“起来起来,你师祖在这,老僧怎敢当你师父。”

    贺章兰听了禅师的话哈哈……大笑后,说:“嘉劙,禅师也不是拘泥俗礼之人,师徒之份就免了,你还不过来斟茶给禅师?”

    官嘉劙给几人倒了热茶之后,又恭敬地给每位敬了茶。

    几个人喝了茶之后,官嘉劙说:“师祖,嘉劙想今天出山,回去向元首和上峰及时汇报仙渡山的情况。”

    “嘉劙,你甚少一个月以后才能下山。”师祖的话像是命令似的:“等下禅师要传你一套拳法和掌法,等你学成之后才能下山。”

    官嘉劙听了师祖的话掩藏不住内心的激动,说:“嘉劙听从师祖的吩咐。”

    贺章兰微笑地说:“看你高兴劲,还不谢过禅师?”

    官嘉劙急忙抱拳对禅师说:“嘉劙谢过禅师。”

    午饭之后,禅师带着官嘉劙来到屋后,向官嘉劙演练了一套掌法,这套掌法叫‘生玄手’,共六招三十六式。

    禅师一边舞着招式一边说:“第一招开屏盛世,第二招独占韶华,第三招十指沾阳,第四招纤手为竑,第五招五股杵手,第六招谱渡众生。”

    官嘉劙生性聪明、悟性极强,他看了国生禅师演练两遍之后,已记得十之八九。

    官嘉劙试练了三遍,一旁的禅师加于指点,便掌握了基本要领,然后禅师又教如何运气吐纳三遍,‘生玄手’掌法在官嘉劙的身上已初具规模,只缺没有达到收发自如而已。

    国生禅师见官嘉劙把‘生玄手’掌法基本要领都记下,便又教他另一套‘生影拳’,‘生影拳’也是六招三十六式。

    禅师又一边舞一边说:“第一招呼映天地,第二招佛门广开,第三招明月尽望,第四招川流不息,第五招万木归春,第六招天下苍生。”

    这‘生影拳’要手脚并用,比‘生玄手’要复杂得多。国生禅师第一次使这‘生影拳’时很慢,官嘉劙也很快就学到了招式,三遍过后,官嘉劙便学会了‘生影拳’。

    官嘉劙此时想:这掌法和拳法很容易呀,最多一两天就能练成,师祖为何要自己一个月以后才下山呢?

    “别看这一掌一拳容易学,二十天内能练到十之二成,算是个练武天才了。”正当官嘉劙以为易学时,禅师似是窥到他的内心一样说:“这‘生影拳’原本取名‘生幻拳’,但‘幻’太过故虚,有诈惑之义,况且‘生玄手’已是韵含天揆其意,形体该是悬牵之象,幽而入覆之,如再‘幻’之于拳,幻又谓主‘玄’也,因之名‘生影拳’。”

    官嘉劙听禅师这么一解说,深知‘生玄’与‘生影’之含义是:天玄地幻、探取精微。

    “禅师,嘉劙会加紧练功的。”官嘉劙深怕禅师看出自己内心的胡思乱想,急忙诚恳地说。

    “你看好真正的‘生玄手’掌法了。”

    禅师刚说完,官嘉劙便看到禅师身上突然长出几十只手掌来,像是千手观音一样,然后似是隆隆的海啸向自己逼来,脸上、身上、头上像是被几十只手掌摸过一样。

    正当官嘉劙不知所措时,倏然又见到禅师垂手站在面前。

    官嘉劙看到真正‘生玄手’惊呆了:这是什么掌法?禅师怎么身子不动的瞬间就生出这么多手掌来?

    禅师看到被惊着的官嘉劙微微一笑道:“刚才是‘生玄手’同时生玄的二十八掌,老僧在你身上、脸上、手臂上摸了二十八掌,你体会到了吧?假如你在二十天之内,能练到生玄六掌,你就是练武天才也,现在让你看看‘生影拳’。”

    官嘉劙凝视双目,注视着禅师,突见定定站着的禅师又生出二十多只拳头和腿影向自己袭来,招式层出不穷,像是海浪一样一波接一波,不知那一拳是真那一腿是假。

    “这拳影中拳拳是真,腿影也是腿腿真实,没那一拳是假的,更没有那一腿是幻影。”面对如玄似幻的拳影,官嘉劙又听到禅师平静的声音说。

    禅师的话声刚停下,拳影和腿影突然消失无影无踪,只见禅师还是像先前站着的姿式一样,没有显出刚刚演练神功痕迹。

    官嘉劙看到这瞬间的惊心动魂之掌之拳之腿,以为自己从‘氙氡’炼就的‘火星罡气催命追魂掌’是天下至尊武功了,如今才知道天下武学之博大、之精深,自己原来是坐井观天、樗木之辈了。

    国生禅师用淡定的眼神望着官嘉劙,悠悠地说:“其实生玄手并不是老僧独创的功夫,天神当年曾经授过三皇姑妙善公主‘生玄手’‘生影拳’武功招式。”

    官嘉劙听了禅师的话,认为民间传说千手观音是妙善公主为救妙庄王而献手献眼,后来被人们雕成千手观音像。

    想不到原来世上真有‘千手’这武功招式。

    难不成是自己常挂在脖子上的千手观音石保佑自己,让自己有缘学到‘千手’武功?

    官嘉劙急忙一摸胸前那颗千手观音石。

    这颗拇指头大的千手观音石是官嘉劙十四岁时,师父带他到香山玩,在大普寺门口捡到的。

    这颗千手观音石精巧剔透,不是人雕手凿,一看就是天然造就之物,观音石的左右两侧和头顶上方,呈放射状似孔雀开屏般地浮雕着一支支似乎是难以数计的“金”手。其姿势或伸、或屈、或正、或侧,显得圆润多姿,给人以眼昏目炫之感。

    官嘉劙捡到这颗千手观音石之后,一直挂在脖上,宝贝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一刻也不让千手观音石离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