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祖孙过招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11本章字数:2047字

    官嘉劙却不像平时一样抓住小狸的手腕,他侧身一偏让过小狸的掌力之后,自然而然地飘到小狸的身后。

    官嘉劙此时惊呆了,自己只想侧身偏开而已,为何自然来到小狸的身后?难道是昨晚自己将‘生玄手’和‘生影拳’融练结果?

    “大狸,你躲那去了?”小狸见官嘉劙倏然不见,大声叫了起来。

    “我在你身后。”官嘉劙拍了拍小狸肩背。

    小狸转过身看到官嘉劙,嘟着嘴说:“不好玩,你和俜俜哥一样又倏然不见了。”

    小狸说完之后,自个儿练起‘火星罡气催命追魂掌’,练了几遍之后,又练禅师教她的那套掌法。

    官嘉劙这些天来觉得小狸练来练去,只是练招式,根本没有什么与人格斗经验之式,便上前说:“小狸,你打大狸几拳看看?”

    小狸听官嘉劙这么一说,便展开凌利的进攻方式向官嘉劙袭去。

    官嘉劙一边拆解招式,一边引道小狸如何变招,同时也教小狸如何发力、如何腕转、驱近、腾闪、侧退等等说了一通。

    小狸这一阵下来,比平时只顾一味展开凌利攻势累得涨红了俏脸,她喘着气说:“大狸,这样是好玩了,可太累人。”

    官嘉劙浅浅一笑说:“记得大狸刚才教你的步伐了吗?”

    小狸点点头表示记下。

    官嘉劙这时严肃起脸:“小狸,还有一件事,你以后千万不要突发掌力袭人,记得了吗?”

    “为何?”小狸的表情有点惊愣。

    “嘉劙,这事是师祖叫她这样的。”贺章兰不知何时出来,他依在一棵大树傍,微笑着说。

    “师祖,你起来了?”官嘉劙急忙向师祖走去。

    “昨晚咋一夜没睡?练上瘾了?”师祖微笑地问。

    官嘉劙挠了挠头,说:“有点。”

    贺章兰点点头,说:“刚才你指点小狸的武功不错,你知道我为什么让她总向别人突发袭击吗?”

    官嘉劙摇了摇头才突然想起师祖眼睛看不见,忙说:“不知道。”

    “小狸以前胆小,连只蚂蚁都不敢踩,直到前年才有点胆气向对方发力进攻,我让她向人突发袭击就是让她练胆气,想不到她现在袭人成了瘾。”贺章兰的脸上泛起一点忧虑:“不过她会听你改掉这毛病的。”

    “爷爷,你和大狸在说小狸的坏话吗?”小狸上前挽住官嘉劙的胳膊笑着说。

    贺章兰听到两人又改变了称呼,怔了一下变明白:“大劙,小狸,有意思,有意思。”师祖发出了朗犷的笑声。

    “是大劙让小狸这么叫的。爷爷,好玩不?”小狸可爱的俏脸露出调皮又精灵的笑容。

    “好、好、好,小狸快去煮早餐给大狸,好吗?”贺章兰的眼眸像是常人一样露出温馨的慈祥。

    “师祖,让嘉劙去煮一次吧,总是让小狸照顾,嘉劙过意不去。”官嘉劙揉了揉小狸的头发,尽现做大哥的亲情。

    官嘉劙自从和师祖相遇后,过去桀骜、豪爽的性格好像完全消失,比过去变得乖巧、懂礼、知性。

    “对,让大劙煮一餐旧棉花早餐。”小狸说完自个儿咯咯笑了起来。

    贺章兰和官嘉劙也跟着笑了起来,他们的笑声是多么的惬意。

    “小狸,爷爷和大劙有话要说,明早再让大劙煮旧棉花吧。”笑停后师祖说。

    小狸抱了一下官嘉劙的胳膊甜甜一笑:“好吧。”说完轻快向小屋里走去。

    “嘉劙,生玄手和生影拳练得如何了?”待小狸走远后,贺章兰有点忧心地问。

    官嘉劙犹豫了一下说:“师祖,有件事嘉劙都想问几次了,但总碍于出口。”

    “什么事?”

    “就是练生玄手和生影拳之事。”官嘉劙好像鼓了很大的勇气:“不知为何越练越觉得烦,总不想练。”

    “有这样事?”贺章兰也疑惑了:“生玄手和生影拳禅师从没教过任何一个徒弟,这些事禅师也没对师祖提到过。”

    “可嘉劙昨晚自个儿把生玄手和生影拳融为一体练之后,感觉又好转起来,不像前几天那样腻烦,而且觉得心情非常爽快。”官嘉劙怕自己的小聪明被师祖责怪,晒然地笑了笑:“可禅师又没说过这种练法。”

    “你练生玄手和生影拳融为一体看看。”贺章兰神情很兴奋又带有焦急的神态向练武场地走去。

    官嘉劙和贺章兰来到练武场地,官嘉劙便练起来,他的身影越来越快,像是千万只蝴蝶在花丛中翩翩飞舞一样,发出的掌声像是天上打着闷雷似的,欲隆却不炸,拳脚发出的声音似是远方的海啸就要狂扑过来似的,让人闻之丧胆。

    “流寒分袭。”贺章兰听到官嘉劙舞到狂爽时,飞起身子大叫一声,用‘火星罡气催命追魂掌’与官嘉劙对拆起来。

    师祖与徒孙顿时打得天昏地暗,一个是百年功力‘火星罡气催命追魂掌’,一个是初练未成的‘生玄手’和‘生影拳’的后生。

    师祖百年功力,全凭耳朵听风辩气见招拆招,徒孙凭着新学到的神功狂飚如雷。

    两条身影像是飞鹰博击一样,刚一接触又倏然分开。

    经过几十回合之后,贺章兰轻身飘回原处站好,官嘉劙也飘到贺章兰面前站定。

    “师祖,原谅嘉劙的莽撞。”官嘉劙拱手恭身说。

    贺章兰慈爱地笑着说:“刚才用五成还是六成?”

    “师祖,嘉劙只用了两成。”官嘉劙老实地回答。

    “师祖可是用了九成之力,还是被你在老脸上摸了三下、头顶摸了两下、胳膊和后背摸了各四下,禅师的生玄手与生影拳不错,不错。”贺章兰的高兴劲比捡到万年宝贝还高兴:“如果你发力,火星罡气催命追魂掌在生玄手下走不出一招。”

    “可能是。”官嘉劙腼腆一笑不敢大声,深怕师祖责怪。

    “什么可能是,明明就是。”贺章兰上前拍了拍官嘉劙的肩膀:“走,吃早餐去,然后洗个热水澡,美美睡一觉,把昨晚补上。”

    官嘉劙吃过早餐之后,洗了个澡,然后进到小屋躺下,准备把昨晚没得睡的补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