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旺位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11本章字数:2101字

    “小气人总有小气人的辩解。”队长转头对发牌姑娘说:“发牌。”

    穿三点式姑娘听了队长的话,急忙洗牌发牌。

    官嘉劙等三张牌发完,随手一翻公开亮相,一张3,一张8,一张2,三点牌。

    “帅哥,这坐位今天真不旺,我都输了八万了,还没拿过一把五点的牌。”小媚一直站在官嘉劙背后没走开,此时看到官嘉劙只有三点牌,语气很惋惜又很伤感地叹气说。

    官嘉劙回头对小媚笑一笑,指着队长说:“三点也不小呀,说不定庄家一点或麻十呢?”

    “我有那么晦的手气吗?”队长点了一支烟,吐出一口得意的烟雾大声说:“快点翻牌了,庄家要亮牌了。”

    队长这么一说,大家急忙将自己的牌亮在桌上。

    队长面色微笑地望着几个闲家,左手伸出拿起桌上三张牌,滴溜的眼睛偷看了一眼手中的牌:一张9,两张J,双公9,不用偷换了。

    队长微笑地把扑克牌从左手换到右手,往桌上一甩,高兴地大声说:“双公9,你们又输了。”

    大家向队长甩开的三张扑克望去,齐声笑道:“麻十。”

    队长看到大家对自己牌喊麻十,急忙转眼一看,真的是麻十。队长心里一惊:怪了,刚才明明看到是一张草花9和两张J,现在草花9怎么变成草花10了?看花眼了?麻十不是通陪了?

    这一把队长只好通陪给大家。

    官嘉劙两万一下变成四万,他把四万全部推上桌面。

    这一把发牌姑娘刚发完牌,官嘉劙又翻牌,他刚公开翻牌,人们顿时惊呼:“哇,三张老K,至尊王牌。”

    官嘉劙知道刚才第一把能障了队长的眼,第二把再重来,会引起队长的怀疑,干脆自己先把至尊王牌公开亮相,任队长怎么偷换,也是输给自己手中的牌。

    接下来,官嘉劙八万变十六万,十六万变成三十二万,连赢了五把牌后,桌面已经有了六十多万。

    小媚看到官嘉劙一下赢了那么多,腑下身,胸前的两个月亮似是滚落出来似地,亲昵咐在官嘉劙的耳根说:“帅哥,是我用八万洗了这个坐位的晦气,才有你现在的旺位唷。”

    官嘉劙知道小媚的话意,转头坏坏一笑说:“你别担心输掉的八万,等下翻两番给你。”

    “小媚,抓到新介金把丁,声音这么妖柔,不记恨阿蛇上五楼吃艾草了?”一旁小混混赌徒又用语言撩小媚。

    小媚刚才被官嘉劙那坏坏一笑勾去了神魂。长这么大,虽说泡过小媚的帅哥不多,可四十五座快巴拉一趟也超员。

    今天真的头一次让她见到如此刚柔有余的官嘉劙,芳心早已心猿意马,还有刚才随意的往后一抓就抓个正着,小媚现在回想充满了甜密,微微有点汗颜的手掌充满了暖流。

    这时听到小混混赌徒想讥讽自己,她那敢示弱:“我抓谁金把丁,关你烂把丁屁事。”

    小混混赌徒听了小媚话中带有锋利勾刺,收住了话头不再吱声。

    官嘉劙不知道他的坏笑含有如此重的魅力,虽然他也有过初恋,可他对于男女之情还是个门外小生。他并不知道他的坏笑正是少女的魅力杀手。

    听到小媚与小混混赌徒言语是自己之因,他也不想那么多,很干脆地把六十多万全部推上桌面。

    队长看到官嘉劙的牌把把蠃自己,感到很疑心,他很注意官嘉劙的翻牌动作。

    可他怎么也看不出官嘉劙出千的动作,因为他看到官嘉劙就这么单手在桌面上翻牌,而且翻牌只用不了两秒钟,这种动作根本不可能出千。

    其时,官嘉劙出千也是在翻牌的时候,可他是在发牌时已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牌,他在伸手翻牌瞬间完成了换牌动作。

    而且,他还知道发给队长的是什么牌,还知道队长偷在手里是什么牌,然后队长怎么偷换,点数都不会大过自己手中的牌,这手千术在赌术上名叫“突如其来”。

    官嘉劙这手赌术绝活是学自当今全球的千王之王,如今再加上禅师刚教他的意念,才使他在众人面前随心所欲,翻手为云。

    眼下就是教他的千王之王来与他赌,千王之王已不是他的对手。

    ‘氙氡’班的规矩很严,除执行任务外,无论是在校的学生还是毕业后的学员,一律不准挟赌术技艺在社会上潜赌,谁潜赌一但被发现,公开除名之后,还限令在规定时期内到‘氙氡’班,当面向自己的师父和老师,自个儿砍去手指。因此,‘氙氡’在校学生或毕业后的学员,没有一个敢挟赌术技艺在社会上潜赌。

    官嘉劙现在上赌桌,一是有师祖作后台支持,二也是在执行任务,就算以后‘氙氡’的校长怪罪下来,自己也是受当年老校长的指意,所以自己不算是挟技潜赌。

    队长此时看到官嘉劙把六十多万全部推上桌面,心里暗恨这年轻人真是狂豪,暗忖:我就不相信你的手气把把这么旺。

    可是,这手牌官嘉劙再翻牌时,队长傻眼了,在场的人也傻了眼:三个Q。

    队长刚才羸的那堆钱,除了输给官嘉劙一百多万之外,其余的都陪给几个闲家,他桌面上只剩下潦少六扎钱,说明只剩六万了。

    不到半个小时,官嘉劙经过六把牌之后,此时已有一百二十八万。

    他此时的心特冽兴奋,哇,有千术钱这么来得快,怪不得好多人都想千方百计学真宗的千术。

    他这时又把一百二十八万推向桌面。

    官嘉劙本来停手上二搂玩冷,然后故意找茬,将二楼玩冷的人教训一顿,可他刚才承若了翻倍陪小媚赌输的八万,所以,他想赌最后一把陪小媚。

    队长此时就算再有钱,也不敢和官嘉劙一码博上一百多万了,他怨恨把桌上仅有的六万推向桌面。

    官嘉劙看了看队长的下注数,又看了看其它几个闲家注数,心里盘点:几个下注加起来最多有六十多万。他于是笑着对队长说:“不好意思,我下注最大,我自动升当庄家了。”

    队长盯着官嘉劙不说话,他怨毒的眼光告诉官嘉劙:你别得意,如果不是看在汤少的面上,我不打爆你的头不解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