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指纹是他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11本章字数:1784字

    官嘉劙的双唇吻上小媚双眼时,陈铜的双腿也正好踢在官嘉劙的背上。

    “啪啪”两声连响,是骨头被震断的声音,然后就是“砰”的一声物体落地。

    响声把小媚身子震得一抖,她认为官嘉劙被震飞或被踢断了骨头,可她还是被官嘉劙那深情一吻差点晕过去。

    小媚觉得官嘉劙太帅酷、太风情了,后面有人踢他也置生死不顾,却先在自己眼眸上吻,这种男人上哪去找?真是吻着美眸死,冤鬼也风流了。

    小媚睁开眼,看到亲吻自己眼睛的官嘉劙还是温情地笑着,根本没被陈铜踢断骨头而倒下。

    小媚顺着官嘉劙的肩上看去,陈铜瘫在地上,失神的眼睛像是臭坏的鸡蛋壳,没有一点光泽。

    此时的陈铜不知承受多大的痛苦,豆大的冷汗布满额头,整张脸扭曲像干豆壳一样。

    官嘉劙将小媚扶到沙发旁坐下,深情看了南宫乐雪一眼,笑了笑说:“以后我们是朋友吗?”

    南宫乐雪冷哼一声,说:“有事求我这个姐姐了,嘴巴变甜了?”

    想不到这女人心思真聪明。官嘉劙正想向她问谁是保险柜的指纹,她竞然先明挑了话,既然她挑明我也不拐话头了。

    “是谁?”官嘉劙的表情比先前温情多了。

    南宫乐雪盯着官嘉劙想:这小子原来也是个多情种,小媚一出现就一下改变了冷傲的表情,你这甜心点儿,刚才背对着陈铜,面对着这一丛人,夸张地亲吻一个姑娘的眼睛,为何不是我而是小媚?

    “我也不知道是谁。”南宫乐雪虽然对官嘉劙有非分之想,可她也不敢说出谁是保险柜的指纹。

    官嘉劙认为南宫乐雪就是知道也不会说出真情的。

    官嘉劙此时想:这个保险柜的指纹到底是谁?汤少不会是,因为汤少不在这工作,他是开车过来的。队长不可能,因为他身上有钥匙,不可能两样同在一个人身上。但一切还得从队长身上寻找。

    想到这点,官嘉劙走到队长面前蹲下,说:“保险柜指纹是谁?”

    队长屈犟一笑:“不知道。”

    “不说是吗?不说我将这里的人手掌砍下,我说到做到。”官嘉劙眼腈突然闪动着冷寒。

    “你就是杀完这里的人,也没人说出来。”汤白这一句虽然是对官嘉劙说,其实他也暗语旁边的人。

    这时,俜俜倏然无声无息站在门口。

    所有的目光一齐望向门口,看到这个穿着一身青色土布衫的年轻人,都想:这个是什么人?为何穿着这么奇怪的衣衫?

    很多人都不知道什么是土布了,此时看到俜俜穿成这个模样,反而不觉得土气,到是一种别有的时尚。

    但人们奇惊的不是俜俜的衣服,而是他那粉嫩似强褓中婴儿的脸蛋和安祥平和的神色。在场所有的人好像看到春风一样,心里自然而然地感觉:世界应像他的脸色和神态那样平和多好。

    在场所有的人见到俜俜的温顺脸庞之后,惊奇、恐惧的神态都跟着消失,眼神也跟俜俜同样露出平和来,就算是杀气最盛的汤白,也变得温和。

    官嘉劙一看到俜俜,知道在这里呆的时间太长了。算了,保险柜打不开以后再找机会。

    他顿时笑了笑对俜俜说:“马上就回去。”起站起身走到柜台内,随手找了一个黑色塑料袋,把华金钞边往袋里装边向小媚和南宫乐雪这边望,他无意看到灰色运动服姑娘向左边急打两个眼色。

    还有南宫乐雪也斜眼向同一方向瞄了一下。

    什么意思?官嘉劙的眼光随着灰色运动服姑娘打的眼角望去,是瘫在地上的陈铜。

    难道指纹是他?这姑娘为何告诉自己这些?

    官嘉劙一步跨出柜台,蹿到陈铜的身旁,左手抓起陈铜的后背拖到保险柜前。

    “不要。”陈铜双手张牙舞爪惊叫一声。

    官嘉劙用力抓着陈铜的手腕,伸开五爪无法收缩,官嘉劙将陈铜的中指按在指纹锁上。

    “咔”的一声,保险柜应声而开,底层露出一扎扎还没有开封华金钞,上面两层是装文件类。

    这是官嘉劙生下来头一次见到最多的钱,他此时像做梦一样,心想:自己是不是来到冥通银行的金库了?

    当他一看手中还抓着一个人,才把思绪带回现实,他随手把陈铜往旁一放,先往口袋装了几扎华金钞。

    保险柜的钱虽然很多,成千上亿,但他很恪守诺言,只要了五万华金钞。

    他将钱捡够数之后,将保险柜上层文件拿出来翻看两下,都是写着岗龙、地龙、天龙……等字样,与师祖说过一样,根本看不出什么名堂。

    随意将文件往地上一丢,又翻了其它文件,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文件。

    官嘉劙想:拿这些文件回去不但没有用,反而增加他们对自己身份的怀疑。他又把所有的文件和资料随意往地上一丢,好像看不懂或这文件与自己无关一样。

    官嘉劙做完这一切,准备往外走时,又顺手把一万元华币往裤袋装,他知道全拿华金钞,过些天下山使用不方便,所以拿一万作费用。

    官嘉劙走出柜台,来到南宫乐雪和灰色运动服面前,手掌一挥先将两人的穴道解开,他向灰色运动装姑娘眨了眨眼,表示对刚才的暗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