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泡妞有余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11本章字数:2650字

    汤白对于全方位的搜索没有发现官嘉劙的踪迹感到不可思议,他向南宫乐雪看了一眼,叹了一口气说:“乐雪姐,你对昨晚那两个人有什么看法?”

    “还能有什么看法,如实向上汇报。”南宫乐雪一脸泛着无奈。

    “那你马上开车回去汇报,我懒的去汇报这事。”汤白好像有意推卸责任的意思。

    “你又怕你老头骂你‘成事不足,泡妞有余’难听之话了?”南宫乐雪嘴角挂着嘲讽的味道。

    “用手机汇报如何?我看这事关重大,得及时才行,说不定上面派一神龙下来帮忙,昨晚这个人确实太……”队长本想说‘昨晚这个人确实太可怕’,但他怕说得太真被汤白一阵狗血。

    “你找死呀,用电话汇报,被警局或他人监听,你到地狱都没短裤穿。”南宫乐雪恨恨地白了队长一眼。

    这时,二楼导赌姑娘盈盈走到汤白面前站定,小声说:“汤少,有件事我一直想对你说,但又……”导赌小姐犹豫地没有话说完。

    汤白望了姑娘一眼,蹙着眉头不悦地说:“什么事快说,如果是前晚之事别多废话,我不会对你负责的,同时,我又不强……”

    “汤少,不是哪事。”姑娘听汤少将前晚她的事说出来,羞红着脸抢着说。

    南宫乐雪对导赌小姐抿嘴一笑,说:“能被汤少看上一夜,算你运气好,你不想想有多少怀春少女想与汤少有染,都茆不上劲哩。”

    “李婉婉,卡壳的屁也到汤少面前诉苦?”队长的声音像吆牛:“别以为汤少吹你一晚小春雨就是汤少的人?哼,亚马逊河漂到太平洋的牛屎也不会轮到你捡。”

    由于母亲又病在床上,为治母亲的病借了不少债务,正读初中的李婉婉不得不辍学出来找工作,既是为了治母亲之病,也是为了还些上门讨债的人。

    李婉婉出来找工作不到一个月,便被一人骗说有一个很好赚钱的公司招人,没有生活阅历的李婉婉在五个月前被骗到了归仙岭。

    “站住。”汤白对李婉婉阴阴地喊。

    李婉婉不得不停下脚步。

    “你说不是前晚之事,那你说来听听是何事。”汤白的声音没有一点表情。

    李婉婉低着头,张口想说但又不敢说,思量一下还是张口轻声说:“昨晚那两个人出来之后,他们根本没有下楼去。”

    “他们还在楼上?”坐在沙发上的南宫乐雪、汤白、队长惊弹起身子,三人同时惊恐地向楼上望去,他们的神态像是官嘉劙会一下从楼上冲下来一样。

    李婉婉稍微抬起头,轻轻地摇了摇说:“不是,昨晚我站在搂梯口,倏然见到有一个穿着青衫的人出现在赌厅门口,我感到奇怪,因为这个人我没见他从楼上下来,也不见他从楼下上来,所以我就一直奇怪地看着他。”

    李婉婉说到这停下话头,脸上出现惊恐的神色。

    “后来怎么样?”汤白和队长同时催着李婉婉往下说。

    “这个人一直动也不动在门门口站着,过了一会儿,一个穿黑衣黑裤的人出来,这个人我见他上楼,还带他进赌场,我看到这个黑衣出来后顺手把门带上,然后,他们两人拉了一下手,两人便倏然不见。”李婉婉说到这像是撞见鬼一样,脸色一下煞青。

    “怎么个倏然不见法?”南宫乐雪急忙追问:“是不是两人很快地飞出去?”

    “不是。”李婉婉好像惊魂未定地摇摇头。

    “到底是怎么个倏然不见法?”南宫乐雪、汤白、队长三人同时急声地问,特别是汤白,急蹿两步走到李婉婉的面前,眼睛瞪得比水牛急输了眼还大。

    “总之他们在门口就倏然不见,好像在空气里蒸发一样,我当时都吓蒙了,以为是撞鬼了,不,不是以为,我真的是见鬼了。”李婉婉越说声音越颤,甚至身子都有点发抖。

    “你真的看到他俩人倏然不见?真的不留一点影子?”汤白瞪着的眼睛眨也不眨:“你看过武侠电影电视吧?他俩是不是像电视剧的飞人一样飞走了?”

    “不是,不像电视的飞人一样飞走,而是真的倏然不见,无影无踪。”李婉婉虽然惊魂未定,但她的语气中是坚信她所说的一切是真的。

    南宫乐雪、汤白、队长三人听到李婉婉的叙说,惊得你望我,我望你,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话。

    李婉婉见到三人呆站着,她好像有什么话要跟汤少说似的,可她张了几次嘴,还是低头走开了两步之后,再转回身,咬咬牙,说:“汤少,求你一事。”

    汤白好像没有听到李婉婉的叫声。

    “汤少,汤少……”李婉婉又连叫几声。

    “你叫我?”好一阵汤白才回过神来。

    “汤少,求求你,能不能将我的五个月工钱给我,我要寄回家给我妈治病。”李婉婉此时流下可怜、伤心的眼泪,她的表情任何一个有情义的人看到,也为之潸然泪下。

    “你想要工钱?还寄回家?你做梦去吧。”队长厉声喊道。

    “就算你们不让我回家,也该让我寄点钱回去,不然我妈会死的。”李婉婉的哭声好悲恐,可一旁的汤白和队长一点也不为之动容。

    “别哭,过一段日子吧,过段日子再让你寄钱。”南宫乐雪到底是个女人,心肠较为软些,她拍着李婉婉的肩连哄带骗说。

    “还不快滚,在这哭哭啼啼,当心杀了你,剁了喂狗。”队长的长相不失斯文,可口气却如此的暴唳吓人。

    李婉婉听队长说要将自己杀了剁了喂狗,吓得脸都青了,比刚才叙说见鬼还煞白,她不得不带着哭声急忙走开。

    “汤少,我回去向上头汇报情况了,你好好整治一下这里,顺便也要安顿安顿一下人心,昨晚的事情也许只是一个偶然,我回去汇报之后,看头儿怎么看待这事,我争取明天赶回来。”南宫乐雪的神态变得干练了起来。

    “乐雪姐,你一个人回去?”队长的话意是怕路上又碰上那黑衣黑裤的官嘉劙。

    “我什么时候一个人,我不会把小虹留在这让汤少有机可乘的。”南宫乐雪妖逗着眼神望着汤白:“队长,你去叫小虹过来,我要马上出山。”

    队长马上急忙走开。

    “你昨晚一夜没睡,能开得了车吗?不如我们去柔情魂荡一上午,下午再出去如何?”

    “这么多人进出,你……”南宫乐雪忙把汤白的手拿开:“前几天我没一起来,你真摘了李婉婉的花苞了,怎么没点气质,李婉婉这样的下等人你也不放过。”

    汤白的手被南宫乐雪从胸上移开后,顺势又轻揉着对方大腿,笑道:“你都不让小虹陪我一夜,我……”

    “我说过多少次了,你别再梦想打小虹注意,她不会看上你这样的男人。”没等汤白说完,南宫乐雪忙说。

    “金钱、帅哥、名车都不喜欢,小虹她到底喜欢什么?”汤白此时真恨不得当场站式把南宫乐雪搞一样猴急。

    “小虹过来了。”南宫乐雪轻声一说,甩开汤白的手,转身迎上不远处走来的灰运动服姑娘笑道:“小虹,我们无法休息了,现在马上回去,开得车吗?”

    “我开前一段,姐在车上睡,待我实在疲困,睁不开眼再让姐换我一程。”小虹的表情非常乐达,表现出来的朝气不像一夜没睡的样子。

    “小虹,别太劳顿,半途实在不行就在哨卡休憩。”汤白样子很关心地走到小虹的面前,诌媚地笑道。

    “姐,我们走吧。”小虹根本不理汤白,转身向外走去。

    南宫乐雪对汤白挤挤眼,转身跟着小虹向门外走去。

    待小虹和南宫乐雪走出门之后,汤白恨恨在地上吐了一口痰,“呸”地一声,自个儿骂了一句:“这世道,什么娘生的酱料,也敢和我高富帅叫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