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巨侠传奇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10本章字数:3073字

    “不错,万山公名留青史,即使已过去百年,街头巷尾仍会口口相传其一剑震神州的传奇啊!万山公弱冠之年星夜连下长江七十二水寨,斩下为祸一方的黑道巨擎龙王之头,名扬江湖。

    “三年后又于宋辽前线万马军中斩下辽国无敌统帅、辽国第一高手、辽国南院大王萧挞凛头颅,扭转澶州宋军颓弱之势,一举大破辽军二十万铁骑,订立澶渊之盟,从此宋辽边境百年无战事,此战万山公名动神州。

    “后两年,宋、辽、夏、吐蕃、大理于我大宋国东京城大相国寺五国论武。大辽国的皇室绝学镔铉气刚猛无比,霸道绝伦,大理段氏的一阳指神功灵动飘逸、制敌无形,我宋国皇室的真龙之气以静破动、惊涛暗藏,丐帮的镇帮绝学降龙十八掌刚猛威武、刚柔并济,都是当世一等一的武学,却都败在了夏国主的一身披罗紫气之下。夏国主败尽天下五国的高手,何等不可一世,我神州豪杰有心灭其霸道之势却无克敌之人。最后关头,万山公出现了,就那样以一柄剑器击退夏国主,为我大宋武林扬眉吐气!此战万山公威震天下,江湖人赞其‘一剑平天下’,江湖人谈起万山公,无不万分敬仰,都会竖起大拇指,称其一声‘巨侠’。之后便没了万山公的消息,原来是隐居到了随州。”青少道,这些事已被茶馆里的说书先生说烂了,但是此刻在万山公的后人面前说起,众少还是听的津津有味。

    “五国论战上的最后一战万山公是何等的意气风发,擂台上一站,大败不可一世的夏国主,睥睨五国八方高手。我辈中人,将来便要做像万山公一样的大侠,即使没有那个实力,也不可丢了那个侠义之势!” 杨世行道。

    “万山公实在是我神州侠义道的巨擎,我辈的典范。昭义哥,加油,你将来一定会和万山公一样受万人敬仰的。你现在虽然没有那么强大的实力,却已有了你高祖的侠义之势!”小礼儿道。

    “五国论武那一战,其实,是我高祖万山公的最后一战。”沈昭义平静地道出这个事实。

    “什么?!”四人尽皆讶然。

    即使没有生在那个时代,没有看到五国论武上万山公的意气风发,但街头巷尾、口口相传下来的那一战万山公的风采却深深地烙入每个习武少年的心中。

    习武者,就应当向万山公看齐,即使没那个本领,也要有那股为国为民的精神气韵!

    但是,五国论武那一战,怎么就成了万山公的最后一战斗?

    难道,五国论武那一战后万山公遭遇了不测?

    以万山公的剑法造诣、凛人风骨,又有何人会去加害于他?又有何人能伤得了他?

    “五国论武上和夏国主那一战,我高祖其实受了重伤,只是一直强撑着不倒,表面上并不露出丝毫受伤痕迹。五国论武之前,我高祖便已安排妻儿到了随州,然后待得论武结束,便直赴随州。回到家里,交代完后事便撒手西去了,只留下一本手札。”沈昭义道,语气间无尽的萧索。

    可以想象,昔日沈昭义高祖万山公若是全身而退,随州沈家当今也会是江湖上的名门世家之一。

    “万山公赴战前便已安排好妻儿,怕是已然猜到难全身而退。”秦志扬道。

    “不错。高祖和那夏国主认识已久,是好朋友,而且有着过命的交情。”沈昭义道。

    ————什么?!

    四人显然都没有想到,那五国论战擂台上最后惊天一战的双方万山公、夏国主竟然相互认识,而且是好朋友,更有着过命的交情。

    “高祖于五国论战前曾和夏国主交手过两次,只是第一次交手的时候,夏国主还只是夏国的一个王子,他游历神州大地,专找名士侠客挑战。高祖当时剑法初成,挑了长江七十二水道,名扬江湖,与夏王子不期而遇,高祖也是噬武之人,两人切磋一番,竟然不分胜负。而后两人连战数天,皆是不分胜负。那些天的连战虽然不分胜负,但想来高祖与那夏王子皆是获益良多,然后夏王子直接回去了夏国,言道神功有成时必会再去找我高祖切磋。”沈昭义道。

    四人心中皆道如此,两种武学特别是两种绝世武学的碰撞交流,自然会使与战者受益颇多,这也是为何名门大派、武林世家之间会经常互相切磋武艺的原因。很多声名鹊起的江湖青年俊彦也会通过造访各个大派世家,与各派武学切磋一番来提升自己的武学修为,那夏王子自然是觉得在夏国再无精进,才会来到武学博大精深的神州历练。

    “我先组经此一战也是获益良多,然后闭关参研数月,觉得剑法大成。然后出关去找上了一些世家、大派切磋,由西边的成都府路一直打到东边的两浙路,鲜有人可在其剑下走过十招。然后宋辽大战爆发,我高祖便停在了杭州城号召武林人士北上抗辽。但是高祖却遭遇了袭击。那一战,高祖也险些陨落。”沈昭义道。

    “什么?!万山公打遍天下无敌手,还有人敢袭击他?!”青少讶然道。

    “什么人能让万山公险些陨落?”秦志扬也很是不解。

    “青衣门”沈昭义淡淡地道。

    青衣门?杨世行、青少、小礼儿皆是一脸茫然,显然未听说过这个组织。

    秦志扬闻言也是一愣,暗道,竟是青衣门,随即笑道:“没听说过青衣门,可听说过江湖上对各方势力概括而成的二十二字?”

    秦志扬出身安州秦家,虽非江湖上一等一的豪门大族,却也是名门江陵秦氏的旁支,所以对江湖上各方势力知道多一些。但是尽管如此,秦志扬仍没可能知道青衣门,只因为前些日子青衣门袭杀了一个江陵秦氏主脉颇为重要之人,江陵秦氏之主震怒,通知各支脉之主注意防范,安州秦家之主也就是秦志扬的父亲才得知青衣门的存在,而秦志扬便是从他父亲处听说得知。

    二十二字青少可知道,混迹江湖十余年,这二十二字早烂熟于其嘴边。

    青少打个哈哈,道“二十二字便是‘七帮六派九世家,五刀四剑八联盟,三宗二道一杀一隐’。”

    杨世行虽说之前行镖走南闯北,却没有接触到江湖的层面,因此并不知道这“二十二字”。青少续道:“志扬出身江陵秦氏的旁支安州秦家,江陵秦氏便是这九世家之一。”

    若是旁人,听到别人称赞自己出身世家名门必是沾沾自喜,而秦志扬只是略显嘲讽的笑了笑道:“不错。这二十二字勾勒出了当今江湖的大体格局。二十二字里的一杀,便是这青衣门里的外门!”

    “一杀?!”青少倒吸一口冷气,“原来青衣门便是这一杀!一杀之名,江湖上无人不知。一杀是江湖上第一大的杀手组织,或者说,一杀之后,再无杀手!谁若是沾上了这一杀,便是有死无生了!上至庙堂高官,下至地方豪强,即便是江湖一方巨擎,收到一杀令,三日内必授受,如此肆无忌惮的明凶杀人,却未听说有过失手,便是一杀的可怕之处!”

    秦志扬道:“江湖传说,一杀令现,死神来见。据说还没有一个人能躲开一杀的追杀。青衣门有内阁、外门之分,外门统一着装黑色褶子,执黑铁一杀令,便是江湖上赫赫威名的一杀,负责执行一般任务。而内阁则穿青色褶子,执青木青衣令,执行的任务对象都是一等一的人杰,而这种人杰被杀,各门各派是不会公之于众徒然留人笑柄,只会将这份仇咽在心里。是以江湖多不知青衣门而只知一杀令。而青衣门怎么会袭击万山公?是了。青衣门是第一大杀手组织,只要有人出钱,青衣门便会出手。”

    “不错,有人出的起钱,青衣门便会出手刺杀。我高祖虽然看不惯青衣门的作风,但青衣门势力庞大,而我高祖势单力薄,也并没主动去招惹他们。而青衣门袭杀我高祖也非是有人出钱买凶。”沈昭义道。

    “我高祖找武林前辈切磋时,偶然撞破了几次青衣门的追杀,也因此保全了那几位武林前辈无恙。青衣门从不失手,而此次接连失手,对其江湖公信力造成了巨大的影响。因此,青衣门便下了狠心要除掉我高祖公。那一战,青衣门门主亲率门内精锐袭击我高祖公。”

    “哈哈,万山公威武啊,一杀现在也号称从不失手,原来曾经失手过那么多次啊!”青少笑道。

    “青衣门门主亲率门内精锐袭击一个人,若是放到如今江湖,太骇人听闻了,便是六大宗师怕也要饮恨青衣门袭杀之下了。”秦志扬道。

    “那次袭击,青衣门的手笔确实很大。但是,对于高祖公来说,也不是问题。高祖公与青衣门众人斗了百余招便破了青衣大阵,并且重创了青衣门主。”沈昭义淡淡地道。

    此话一出,众皆骇然。这万山公可是多么强大的战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