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付之一炬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10本章字数:2370字

    青少第一个站了起来,“这小还丹药力当真不错,我现在只觉内伤好了大半,外伤口也愈合了大半。”又道,“看来这就是天意,本来我们各个不同时候出现,都会殒命,从此这污浊的江湖就会少了五位少年侠客,将来也就少了五位旷世大侠。而飞虎寨依然为祸四方。天意让我们一起出现,合力拔掉了飞虎寨,为这世间保留了五位侠客。一个手指做不了什么,而五个手指便可握拳出击。我提议,我们五人效仿桃园三结义,义结金兰,来共同匡扶这世间的正义。”

    “好!我赞成。”

    “正和我意。”

    “理当如此。”

    “可惜无酒,不然当痛饮三大碗。”

    “哈哈,这里有酒,却下了软筋散,不可畅饮。等下众位兄弟随我下山去安州秦家的酒楼,我定要一尽地主之谊。”

    “甚好甚好,我们五兄弟今晚定要痛饮。”

    其余四人也站了起来,金疮药和小还丹确实发挥了功效。

    朗朗明月下,五人围成一个小圆圈,跪于地上,右手指天,对着八拜,誓曰:“念杨世行、青少、秦志扬、沈昭义、张仲礼,虽然异姓,既结为兄弟,则同心协力,匡扶正义;上报国家,下安黎庶。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皇天后土,实鉴此心,背义忘恩,天人共戮!”誓毕,按年龄大小拜杨世行为大哥,青少为二哥,秦志扬次之,沈昭义为四弟,小礼儿为五弟。

    “是时候了。”蓦地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

    ———竟然还有第六人!

    循声望去,只见五人前方十米处立着一位老者。若非这里再没有其他人,五人决计想不到老者竟是在对他们说话。

    五人心中莫不震骇,竟然还有第六人存在,他是什么时候出现在院子里,出现在五人之前十米处的?他是怎么出现的?五人竟然丝毫没有察觉。

    “唉,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老者叹着气,“年轻人做事,要做能担得起的事,若是因此惹下大祸,唉,既然已经错了,那我就送你们一场造化,今日之因种下日后何果,还要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

    老者说的话玄之又玄,五少虽然听不懂,却也没敢去出声打扰。

    “从你们身上,我看到了年轻时自己的影子。小家伙们,很好。”老者虽是在夸赞五人,但他的声音却古井无波,平淡无奇。而后抬首望天,似是陷入了回忆。那老者背对五人,粗葛布袍,白色布鞋,头发灰白,披洒双肩,给人一种孤高而又萧索之感。

    五人知道一定是碰到了前辈高人,虽然还不知前辈来意,但听其话语当无恶意。五人心下稍安,没有出言打扰,静等老者下文。

    “只是当年我孤身一人,而你们今日却都有四位结义兄弟。”老者从回忆中拉回思绪,道:“万山公的后人不当流落江湖、埋没草莽。你们兄弟五人可愿入我应天书院。”

    ———应天书院!

    便是未涉江湖的小礼儿,也听说过应天书院的鼎鼎大名!

    自魏晋时起,书院盛行。那时的书院还仅仅是字面意义上的书院,即培养文人抑或政客的地方。及至大宋建立,太祖皇帝御封四大书院。这四大书院有别于其他一般书院,不仅培养文人,还培养武将。于文人墨客而言,这是四大书院。于江湖豪杰而言,这是四大武院。四大书院内部皆分文院、武院。文院自然和其他一般书院的作用相同。而武院,则是培养武者的地方,为庙堂造将,为江湖育英。

    四大武院里的老师皆是朝中高手、军中名将、武林名宿。四大武院还会不定期请一些名门大派的高手或者江湖里闲云野鹤的世外高人去武院演武。如此优秀的师资条件,自然深深地牵动了万千江湖少年客的心。更重要的是,你若入了四大武院,便等于身上多了张护身符,等于是大宋皇家罩着你,有谁敢招惹本朝太祖皇帝御封书院的人。若是招惹了,那便是和朝廷为敌。

    而这百五十年来,从四大武院中也确实走出了不少人杰。

    但是四大武院的选人资格也极为严酷,四大武院都是每四年招门徒一次,学时也是四年,却各自岔开时间,因此每年都会有一个武院在招门徒,每次所招门徒数量不过五十人,等同于每年全大宋只招五十人,因此竞争极为激烈。若非名门贵胄、大派世家的子弟,便得是江湖上小有声名的侠客。因此,本来五人是决计没有希望进入四大武院的。而眼前有这么一个一步登天的好机会进入四大书院进修,而且是四大书院之首的应天书院,五人自然是欣喜至极。因此尽皆应诺。

    “年后正月二十是书院报到的日子,你们届时报上名字,说是岳老的学生即可。”老者道。

    五人心道,原来这前辈姓岳。岳老等若是给了他们兄弟五人人生再造的机会。五人感激于前辈的大恩大德,齐道:“岳老师在上,请受学生一拜。”

    五人屈膝正要行跪拜之礼,顿觉膝下一股大力袭来,使他们跪拜不得。五人并没察觉岳老怎么动,而仅仅看到岳老的袖袍微微摆动了一下,这可是何等高深的武功啊,隔空发力,而且背向他们却能精准的把握住角度。而后便听到老者依旧古井无波、平平淡淡的声音,“我非岳老,不是你们的老师。你们亦不用感激我。我已经给你们提供了机会,接下来的路要靠你们自己。莫要忘了今日的誓言,‘同心协力,匡扶正义;上报国家,下安黎庶’。”

    老者说罢便起步远去,下一瞬间已然消失于夜色中。

    “前辈好高深的武功。”杨世行道。

    “不错。只怕前辈早就在了。我们的谈话前辈都听到了。”沈昭义道,眉间隐有虑色。

    青少知道沈昭义在担心什么,道:“四弟不必担忧,前辈世外高人,有恩于我们,当不会散布出你的身世而加害于我们的。”

    “对,而且听前辈的语气当是很推崇万山公的,所以四哥不用担心了。”小礼儿道。

    “嗯,希望是我多虑了。”沈昭义道。

    “前辈说的是,前辈已然给我们铺造了一条路,接下来就要靠我们自己走了”杨世行伸出右手,道:“同心协力,匡扶正义;上报国家,下安黎庶。”

    然后是青少,秦志扬,沈昭义,小礼儿,伸出右手搭上,兄弟五人齐道:“同心协力,匡扶正义;上报国家,下安黎庶。”

    接下来,五人拾点火油,飞虎寨瞬间化作火海。

    五少年纪轻轻,磊落坦荡,自不会想到去寨内搜索一番,否则,当会有不少发现。

    飞虎寨这些年搜刮的民脂民膏、拦路抢劫收获的珍品玩物,以及其他可能存在的秘密,尽皆随着一场大火灰飞烟灭。

    皎皎月光下,兄弟五人下山往安州城而去。

    冬至到了,大家记得吃饺子~祝大家冬至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