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展白首战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11本章字数:3526字

    霍展白接过沈昭义递过的断剑,眼前似乎浮现了那个伟岸的身姿,他反手拔剑,剑就在腰间,没有剑鞘,剑身细而薄,长而利,只攻不守。

    霍展白剑指青年人,喝道:“我霍展白易名弃扇第一战,便从你开始!”

    展,张开之意,唐人柳宗元有诗云“破笼展翅当远去”。

    白,明亮之眸、清楚之志、纯洁之心。

    青年人笑道:“好大的口气,我便领教领教庐州霍家子弟有何本领敢在军廷面前大放厥词!”言罢飞脚踢起面前桌子,直射霍展白而去。

    霍展白飞身上前,以剑作刀,力劈砍下,桌子立时破裂,四散而去。剑势不止,继续砍下,直取青年人头颅。

    青年人暗道轻敌失策,本料霍展白最多只能劈开桌子,所以他右手已凝成鹰爪、直取霍展白胸口而去,打算一招毙敌。却没料到这小小捕快竟然内劲不薄、劈开桌子后利剑更是势大力沉而下。

    青年人本道自己获得出手先机,却没料到不仅顿失先机、反让霍展白获得了地利。锋芒剑势从天而下,青年人够快,迅速变招、双手成拳、护住头顶,双拳合并往剑身出击。以硬碰硬,一击之后,青年人后退两步,霍展白也落地收剑。

    一招之后,双方竟是五五之局。不过此招拼的是内力,双方心中都波澜不小。

    青年人心中大惊,他年前曾遇淮南西路八州总捕头霍正,走过几招,结果打平。霍正尚且与他平手,那么这个无论资历、还是名望皆远逊其兄的霍展白应当更不是其敌手了。而事实是,霍展白一点也不逊色于号称庐州霍家年轻一代第一人的霍正。但青年人不急,他既能年级轻轻就成为军廷执法队的一员,自是有两把刷子的。多少次,他都是在内功不敌的情况下依然取了对方的性命,因为他够快!

    青年人坚信,天下武学,无坚不破,唯快不破。所以从他习武时起,便一直在练如何快,如何更快,如何最快!

    霍展白心中也是一惊。他在家族里的位置决定了他低调的行事风格。他父是霍老太爷第七子,而他又没有名震江湖的个人实力,那么他自然不能盖过了长孙霍正的风头。

    所以他低调,但他练武之心却很高调,从没放弃过成为其偶像一样名动江湖的捕快,而他又本有天赋,勤奋加天赋,自然不会弱于霍正了,但没能强过霍正却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外在的资源,他能享受到的资源自然没有长孙、庐州霍家未来的接班人霍正多。二便是他的本心受困,欲求太多、顾忌太多,故停步不前。是以,他虽二十有四,却不能稳胜面前的弱冠青年人。

    霍展白心中惊后,余下的尽是忧虑。场中的执法队,正主有三位。一少,东首的青年人,实力当是三人中最低的。一中,北首的中年人荆出渔。而西首一直闭目入定的老汉,武功当是最高的。还有三个雅间,从军廷执法至今,竟然毫无动静,不知是否也都是军廷的人。

    霍展白心中苦叹,尚且败不了实力最差的青年人,又何以面对北首的中年人和西首的老汉,甚至雅间里未知的高手,那么又如何能救得此间的小礼儿三人。

    霍展白收起杂念,因为青年人又攻了过来!

    青年人右手一爪抓来,霍展白剑刺而上。在堪堪要碰上剑锋的时候,青年人鹰爪左移,变爪成掌,向右拍去,这一拍使上了十分力,正中剑锋,剑身被撞击的偏离方向,把持不稳。便这一瞬儿的当,青年人已欺身近前,不给霍展白稳住剑器的空当,右手已化掌为拳,击向霍展白胸口。霍展白左手格挡,青年人的左手却又一拳击来,而霍展白的右手却还握着不稳的剑器。

    “砰”,青年人的左手击中霍展白胸口,“砰”“砰”又是两声,青年人得势不饶人,左手又是连续两拳击出,霍展白拼着硬挨三拳,这时已然稳住剑器,便向青年人脖颈划去,青年人三拳连击霍展白胸口后便迅速后撤离去,堪堪躲过夺命剑招。

    电光石火见,青年人回到原地,而霍展白已然受了三记重拳。霍展白吐出一口鲜血,身子不稳,半跪倒地,以剑撑着身体不倒。这三拳打乱了霍展白周身的护体真气,其肋骨至少断了四根。

    沈昭义、小礼儿见状大叫道:“霍大哥!”便要上前来扶。

    霍展白大喝道:“后退!”

    因为青年人又攻了过来。

    快!

    好快的速度!

    好快的变招!

    好快的攻击!

    霍展白想要站起,他挣扎了下,却没成功!

    而青年人已到了霍展白身前,鹰爪直取霍展白双目。

    剑还在手中,右手中,驻地撑着其身体不倒!

    霍展白要出剑,但敌人已在近前,前方没有空间,如何出剑!

    青年人已到了霍展白身前,鹰爪直取霍展白双目!

    青年人前进速度不减,鹰爪凌厉之势更盛!

    青年人心中大快,霍展白虽是不弱于他,却仍要命丧他手,只用三招。第一招知己知彼,第二招重伤敌人,第三招取敌性命!

    青年人眼里,霍展白已是死人。他自信满满,尤其是在一个个同等实力甚或实力高于自己的人败在自己手里后,这种自信更是强大的无懈可击!

    但这次青年人错了。青年人的鹰爪生生停在了霍展白炯炯双目前,却再也前进不得,因为他的脖颈处多了一道剑痕。剑痕不用很多,够致命的一道,足矣。青年人不明白,霍展白是怎么出的剑。但是他已没有时间思考了,因为他的生命已然终结。青年人的眼神充满了不甘、不解,他的身体向后倒下。

    电光石火间。

    剑光如电光石火。

    哪来的剑光?

    霍展白出的剑。

    如何出的剑?

    霍展白反手拔剑。剑如流光,破空而过。这一剑的灿烂,反手拔剑的娴熟,绝非可能一个靠铁扇武法成名的人而作!

    事实上,电光石火间、反手拔剑、剑如流光,这一式霍展白私下里已然练了无数次,他反手拔剑的速度、熟度远超其成名绝技铁扇武法。

    私下里,霍展白不止一次的在练习。

    ————剑悬腰间,没有剑鞘。因为无鞘的剑拔得最快。

    ————反手拔剑,当你看到他正拔剑时,其实他的剑已刺出。

    ————剑只攻不守,出剑要来快、准、狠,无时无刻不能一击致命。

    这是霍展白观其偶像剑法总结的三句话。他一直在向这个方向努力。却未有实战之演习。

    今日首战,却异常凶险。低调多年,使得霍展白特别沉得住气。生命危险之前,他沉得住气等,他蓄势待发,他在等青年人在自以为胜券在握精神放松的那一瞬,他反手拔剑!

    唯快不破,当你没有敌人快时,便要出奇招,出奇制胜!霍展白首战告捷。

    沈昭义、小礼儿高悬的心此刻终于落下,霍大哥反败为胜,两人欣喜之情跃然脸上。

    荆出渔停止了饮酒。

    场中惊变忽起,青年人竟然饮恨霍展白剑下!

    如此熟练、如此迅疾的反手拔剑,为何之前从没见其使过?这小子师承何人?!

    荆出渔在大脑里迅速搜索过滤有效信息,江湖四大剑派、十大名剑中并无反手拔剑之人。莫非,这小子是自创奇招?!

    荆出渔忽的瞳孔收缩,眉头紧皱!

    因为他忽然想起了一个人。这个人虽非出自四大剑派、也不是十大名剑之一,但名气决计盖过四大剑派、十三名剑中任何一人!江湖已近八年没有他的消息,因为很多事已不必他亲自出马,他已培养出一群优秀的手下,而且,自从五年前江湖的大动乱后,便是他的手下也鲜少见到行走江湖了,是以荆出渔几乎要忘了这么一号人的存在。难道是他?!

    若是他的话,事情就棘手了。只要是在江湖混的,都要给他面子,即便是超然于江湖各大门派之上的军廷也不例外。

    他出道至今未尝一败。虽然他的年龄不大,不过而立之年,但是江湖上很多人见了他仍要叫上一声前辈。虽然江湖上已经八年没有他的消息了,但他的传说已深入每个人的心中!

    他是谁?

    他十六岁的时候,便已屡建奇功,他追缉要犯,从来未失败过,从没有他不敢做的事。

    他十八岁时,为了要擒住一武功极高的混世魔王,躲进那魔王的魔窖里,十一天不言不动,不饮不食,抓住一个仅有的机会,趁那魔王不防之际,给予致命的一击,一时使武林为之轰动。

    他十九岁时单人匹马,闯入森林,追杀十三名巨盗,终于把对手一一杀死,甚至高过他武功一倍的首脑,也死在他剑下。

    他善剑法,性坚忍,一共有四十九招剑法,均无名堂,所以剑法叫“四十九路无名快剑”。他刺出一剑是一剑,快、准而狠。他拔剑的手势很奇怪,是反手拔剑的,剑就在腰间,没有剑鞘,剑身细而薄,长而利,只攻不守。

    只要他还可以站的时候,他决不会坐着。因为坐着会使他精神松弛,万一遇敌,他的反应就不够快。能走的时候他绝不站着,他认为走路是一种更大的歇息。他脚步很轻,步调一致,速而不急。

    江湖人称他叫做冷血,乃当朝皇帝御赐“天子御前四大名捕”之“御前西方总捕”。

    堂上霍展白的反手拔剑,颇有冷名捕剑势雏形,难道是冷名捕的弟子?!放眼江湖,军廷顾忌的人是寥寥可数,但四大名捕偏偏是其中之四。

    权势上,四大名捕总领六扇门,统领天下捕快!持御赐“平乱珏”,上可拘百官、下可斩庶民,如天子亲临。只是,五年前江湖的大动乱后,六扇门被迫解散,四大名捕再没有现身过江湖,没了六扇门、没了四大名捕这个大靠山,天下公门捕快的地位骤降,及至五年过后,公门捕快再难恢复往日威风,真个如霍平所言,捕快碰上江湖中人,便如秀才遇上兵。

    名望上,四大名捕个个武学精湛,皆是宗主级人物。军廷可不愿误伤四大名捕的弟子,以结怨四大名捕。所以中年汉子道:“好犀利的反手拔剑,不知阁下和御前西方总捕如何称呼?”

    耳闻中年汉子道出西方总捕,西首的枯瘦老汉蓦地睁开双眼,此时他的双眼不再是浑浊的目光,而是,精芒毕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