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判然剑法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11本章字数:3104字

    兆寒山道:“飞大虎之死出自谁手已不重要,杀虎四少犯我军廷之威,已上我执法队名单,不死不休。你弟弟既然也有出手在前,现下又如此羞辱我军廷,已不必多言,杀虎四少之后,下个目标便是你陈郡谢氏。此间事了,我军廷必会前往江宁府,拜上陈郡谢氏,看看七百年前的第一大族何敢口出狂言。”

    兆寒山把话说绝了,不仅杀虎三少和霍展白必须死,便是他陈郡谢氏也要受到牵连。

    “衣哥,无需多言了,这老儿就是欠揍,让我去教训他。还敢说要灭我谢氏。”谢翎再次请战:“大哥,我剑法初成,正要来找个试剑的,我看这老儿正合适。”

    兆寒山听到谢翎把当做一陪练,气得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小礼儿三人听得却是心下一快,这少年干冒天下之大不韪冲撞兆寒山,羞辱军廷,端的大快人心。

    谢幕衣还在犹豫,是否要一战!

    他不是担心一战的胜败情况,而是,若是战了,只怕他背后的家族会因此而受到牵连。

    陈郡谢氏家规第一条便说的是凡谢氏子弟,少涉庙堂、江湖,万不可扬名。

    他们陈郡谢氏子弟打记事起就被族里长者告诫叮嘱,在江湖上要低调低调再低调,万不可鲁莽出手,不可惹是生非,否则会给家族带来大麻烦!

    每个陈郡谢氏子弟虽不明白老人们为何要他们如此低调,但看着他们郑重其事的样子,也只好认了。

    但是,杀虎五少遭到军廷围杀,却与他弟弟先前重伤飞大虎有关。在他看来,若非他弟弟重伤飞大虎在前,五少也不会杀得了飞大虎。但既然杀虎五少侥幸灭了飞虎寨,成为了活着的一方,那么他便要护着杀虎五少了。打心底里,他也是想救五少的。他感到自己沉寂多年的血,热了!

    他在五少身上看到了自己少年时的影子。他剑法大成之时便想仗剑天涯,行侠仗义,快意恩仇,肃清江湖败类,一荡江湖阴霾。

    奈何他是谢氏子弟,所以他不能。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所以,谢幕衣来了。

    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

    所以,谢幕衣并不打算藏头露尾。他既然做了,便不怕让军廷的人知道。

    所以,谢幕衣留书父亲,他从此除名谢氏族谱。此事与谢家无关。

    他本打算独自前来,救下杀虎五少,将其平安送至应天书院。而后一个人浪迹江湖,与军廷好好周旋一番。却不料其弟弟谢翎也早跑了来,现下出言恼了军廷一干人,已然结下了陈郡谢氏与军廷的怨了。

    “衣哥,只能一战了,此事只能用武力来解决了!”谢翎又道,战意高昂。

    “若是能用武力解决江湖事,江湖就不会这么多纷争了。”谢幕衣叹道:“罢了,翎弟,你去吧,为兄在一边给你掠阵。小心!”

    谢翎欢呼一声,“哗”的一声 ,拔出手中长剑,道:“兆老儿,我叫做谢翎,我这手剑法是家传的判然剑法,你可听明白了,见了阎王可别说错了。”

    谢翎向挽起一个剑花向兆寒山攻去。

    兆寒山不动,直到谢翎的剑到了兆寒山近前,兆寒山动了。他依然是挥出一拳。澎湃拳气霎时蹦出,化作三道,一道击向剑锋、一道击向谢翎面门,一道击向谢翎胸前。

    谢翎霎时变招,横剑胸前,竟是挡住了兆寒山的拳气。

    兆寒山的拳紧接着打了过来。

    谢翎身子横移,避过兆寒山的拳。一剑刺向兆寒山的前胸。

    兆寒山举掌格挡,谢翎的剑锋甫一碰上便走,身随剑走,又是一剑刺向兆寒山的右肩。

    如此反复,兆寒山抓不着谢翎,谢翎也不急着和兆寒山硬碰硬,只是不断以灵巧身法躲避。

    场外小礼儿三人看着战场情势不由讨论起来,小礼儿不解道:“为何谢翎一直这样躲避着。”

    沈昭义道:“兆寒山内力高深莫测,谢翎年龄十五六左右,内力方面当时远不及兆寒山,只能仗着灵巧身法躲闪,却又不时刺出杀招,让兆寒山既不能抓住他,却也不敢有一丝懈怠。他在消耗兆寒山的内力。”

    霍展白道:“他更是在消耗兆寒山的战意,兆寒山的耐心。谢翎虽然说话狂气,如此看来并非鲁莽之人。”

    小礼儿道:“两位哥哥觉得兆寒山和谢翎最终谁会胜呢?”

    沈昭义道:“不知道为何,我觉得谢氏如此无惧无恐军廷,绝不简单。谢幕衣给我的感觉,很稳。谢翎的话,毫无疑问是兆寒山胜。兆寒山成名江湖数十年,这些年已鲜见其动剑了。”

    霍展白道:“谢翎毕竟太年轻了。兆寒山会胜,但只怕也会胜的不容易。”

    霍展白看着场中,又道:“兆寒山却依旧不急,卖了很多破绽,但谢翎却也不中计,依旧循着自己的节奏来慢慢耗。兆寒山内力虽强,但拳拳蕴劲打空,怕也经不起这般耗。”

    “这便是判然剑法吗?无论敌人比你强或者弱于你,都会慢慢的被你带进他的节奏里去,由他来掌握全局。”小礼儿道。

    “判然剑法,呵呵,确实有其过人之处。‘判然’,差别特别分明。判然剑法,果真是与一般剑法差别很大,叫你触摸不到,却又松懈不得。若是我的话,只怕要精神崩溃了。”沈昭义道。

    “一般人只怕早就急了,一急一燥就会有破绽,就是要落败的时候了。这判然剑法一招一式极其凌厉霸气,稍有不慎便会殒命剑下,但整个剑势却是中庸平和之道,不急不缓,等你露出破绽。”霍展白道。

    “简单点说,判然剑法特别不同于一般剑法以强大攻势为主,它是防守反击,但反击却往往是致命一击。”小礼儿道:“判然剑法和霍大哥的剑法倒是截然不同,霍大哥是只攻不守。”

    沈昭义笑道:“总结的好。只是这么一路剑法,怎么江湖中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便是军廷,我以前从没听说过,以及陈郡谢氏,怎的在江湖上籍籍无名的。”

    霍展白道:“我本来也不知道军廷,只道江湖的顶尖势力便是‘二十二字’里的势力,直到某日堂哥喝的酩酊大醉,拉着我说了一宿满腹牢骚的话,我才得知军廷这么一个存在,我堂哥本来前途无限,即将升任东京六扇门中任职,要知道,对于天下公门捕快来说,最大的梦想就是有朝一日能进入六扇门,但是五年前的大动乱过后,六扇门被迫解散了,我一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能让当朝太傅诸葛神侯承办、得天子御赐“平乱诀”的“四大名捕”领衔的京城六扇门怎么会被朝廷勒令解散的,那晚从堂哥的醉话中才知道原来是军廷,从那日始,我才知军廷的势力之大,名气之盛,只怕放眼全江湖,它敢称第二,便没人敢称第一了。但方才听谢翎之言,竟然有‘四大门廷’,难道军廷只是其一吗?谢翎口中的岭南刀廷我也没听说过。”

    小礼儿和沈昭义听罢感叹不已,对军廷的强大有了个概念,能迫得统领天下公门捕快的京城六扇门关门大吉,军廷的实力确实不是一般的江湖势力能办得到的。

    霍展白续道:“至于陈郡谢氏,居于江宁府,只是个没落的世家罢了,没想到今日竟敢来硬憾军廷执法队。但是在历史上,陈郡谢氏曾经在魏晋南北朝时期统领天下士族近两百年,也算是有极其辉煌的历史底蕴的。五代十国时期也有过昙花一现。只是现下没落了,别说九世家,便是连庐州霍家也差了很远。今日陈郡谢氏算是和军廷结上仇怨了,我很好奇陈郡谢氏拿什么来抵挡军廷日后的灭门之举。”

    “从判然剑法看来,陈郡谢氏还是有底蕴的,但不知为何江湖上却如此低调,陈郡谢氏若是有意为之,刻意隐忍,只怕所图非小。”沈昭义道。他不知为何,心中对谢氏总有些提防。感觉就是这么奇妙,明明谢氏今日救了他,他也明白,但还是忍不住心里对其设防。

    “或者我们想多了,陈郡谢氏确实没落了,只是这几年出了几个武学奇才,使其家传绝学得以重现江湖。无论如何,今日之事,多亏了谢幕衣和谢翎,日后军廷进犯江宁府谢氏时,我必会去助谢氏的,以还今日之恩。”霍展白道。

    这时,场上局势产生了变化。

    兆寒山以双拳仍旧破不掉判然剑势,终于动怒,大喝一声,“取我沉沙剑来!”

    兆寒山要动剑了,已不动剑有十年的他心中震怒,完全觉得是耻辱,以他功力远高于谢翎竟无法徒手破除剑势。

    数十招后,兆寒山已然略知判然剑法的根底,自信可以剑破之。

    兆寒山不知,无论是何等高手,任你多强,若是没有可行的破剑之法,都会受困于判然剑势。若非谢翎年龄尚幼,功力未深,不然兆寒山只怕早就得动剑了。

    “剑王”要动剑了,只怕传到江湖上也算不小的消息,“剑王”可是十年未动剑了,若是知道逼“剑王”动剑的竟是十五岁的少年,只怕整个江湖都会震惊,这绝对是个重磅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