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红尘令使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11本章字数:3095字

    这一剑,气势宏大,杀意凛冽。

    谢翎睁大了眼睛,惊惧之色跃然脸上。

    他终于知道怕了。

    “铿”一柄剑挡住了沉沙剑,谢幕衣跃入战场,一把将谢翎推离战场,高声道:“谢幕衣领教兆老师高招。”

    谢翎被推离场外,都是电光石火间的事儿,谢翎不觉背部已被冷汗浸湿,想想刚刚自己从鬼门关打了个圈儿,心下仍有余悸。

    此战后,谢翎自是知道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谢幕衣考虑的也是这层意思,他见谢翎眼高于顶,日后必会吃亏,所以不妨此刻让他明白,江湖里卧虎藏龙,大野草莽尽多高人,现下谢翎不敌,他尚可在旁搭救,若是谢翎孤身一人,只怕便要交代了小命。

    小礼儿道:“谢幕衣的剑器倒是有些特别,四哥、霍大哥,你们看,剑上有九个孔。”

    沈昭义道:“谢幕衣衣着谈吐倒颇有魏晋遗风,朴素淡雅的衣着,黑布鞋,白布袜,青布衫。剑上九孔或是装饰吧。”

    霍展白道:“此剑不凡。剑长约三尺六寸,古色古香,剑缘呈波浪形,上有九孔,或有些历史也未可知。”

    场上却斗的正酣。

    无论是对判然剑法的掌握还是内功造化,谢幕衣看来都是远胜过谢翎。

    双方几招过后,判然剑势已成。

    谢幕衣一招一式,看似信手拈来,全无威胁,却剑剑直捣兆寒山破绽处。

    兆寒山也不愧是剑王,沉沙剑法丝毫不乱,虽破绽处处可寻,却并不顾忌谢幕衣循破绽而来的杀招,而是全心攻击判然剑势弱处,势要破除判然剑势。

    在兆寒山看来,维护他剑王的尊严、名望的最好办法便是以其成名剑法——沉沙剑法,大破陈郡谢氏的判然剑法。

    场中剑光忽然大盛。

    兆寒山发威了,运无上劲道于剑招内,沉沙剑法大开大合,杀招尽出。

    空气似乎都凌厉了许多!

    沉沙剑法专讲气势,置诸于死地而后生,胜败决于数招之内。

    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沈昭义、小礼儿、霍展白已然早在场外看的清清楚楚,除非兆寒山功力远远强于谢幕衣,否则对付判然剑法只有两条路径可走,一是阻其剑势大成,二是剑势大成后以静制动、无招克有招。眼下,沉沙剑发攻势愈强,兆寒山受到的反弹便会愈强!

    所以,兆寒山败局已定,只是时间的问题。

    “谢幕衣的武学造诣,高的惊人,更难得的是能隐忍多年,名不显于江湖,殊为不易。”霍展白感慨道,“江湖,从来都是个卧虎藏龙的是非之地啊。”

    “一朝成名天下知。”霍展白笑道,“此战后,江湖只怕要多了个‘判然公子’公子衣了,‘武林四公子’得改叫‘武林五公子’了。”

    江湖百晓生曾言,看长江后浪,尽有江湖四公子,大野八英杰。

    此四公子和八英杰算得上是江湖青年一代里最为杰出的代表了,公子是指神州数百世家里的杰出者了,英杰则是世家之外、大野草莽中的佼佼者。

    “哈哈”沈昭义笑道:“那‘大野八英杰’也得加上霍大哥成‘大野九英杰了’。”

    “哈哈”三人都大笑起来。

    场上形势果然发生了变化,兆寒山强行破判然剑势却不得,心下逾急,剑法逐乱。

    谢幕衣清喝一声,跃入判然剑势里,一剑刺向兆寒山面门。

    朴实无华的一记杀招却令兆寒山避无可避、防无可防。

    兆寒山刚刚避过一记杀招,此时已然来不及出剑防御。

    更可怕的是,谢幕衣这一剑之利、之快、之准,兆寒山这辈子只见过一次。

    那次还是十年前,“嵩阳铁剑”郭嵩阳挑战明将军,“剑王”兆寒山有幸得以旁观。

    郭嵩阳的绝技,叫做“一剑西来,天外飞仙”,在郭嵩阳的漫天剑势下,忽然从一个方向,有一点星光亮起,像是从极遥远的天际飞来的,霎那间已到眼前,着实震惊住了在场的每个人。

    但明将军一身“流转神功”已周悉身边天地细小的变化,是以已在天外飞仙袭来的前一霎那感知到了危险,才得以挡住了“嵩阳剑客”郭嵩阳的绝世杀招。

    那一战后,“嵩阳剑客”退隐江湖,言道剑道若无精进从此伴剑残了此生。

    也是那一战后,“剑王”兆寒山不再动剑,因为在他看来,铁剑之后,天下无剑。今日被束发少年谢翎的“判然剑势”逼迫的重新启用已藏剑十年的“沉沙剑”实属无奈之举,更是没料到在这个名叫谢幕衣的男子手下再次见到了疑似“天外飞仙”的剑法。

    其实,此剑远没到“天外飞仙”的火候,但是已尽得“天外飞仙”的核心要素“毫无征兆、利、快、准”。

    只是兆寒山心中对“天外飞仙”心畏十年,现下他受困于判然剑势,心神大乱之下才会误以为重见“天外飞仙”。

    兆寒山心中首先想到,后生可畏。

    兆寒山然后想到,此子决计不凡。

    谢幕衣杀招之下,兆寒山仍旧活着。

    只是兆寒山的头发披散了开来。

    原来,谢幕衣并没有下杀手,只是削断了兆寒山的头绳。

    谢幕衣收剑,抱拳,道:“兆老师,得罪了。”

    兆寒山老脸丢进,道:“多谢不杀之恩。”顿了顿,又道,“阁下好功夫。今日,沉沙剑法,败给了判然剑法。”言罢,整个人似乎瞬间苍老了不少,锋芒剑气尽收袖底,变作一个普通小老头。

    谢幕衣平淡道:“兆老师言重了。不知,现下,我们可以走了吗?”

    兆寒山叹道道:“我败了,但不代表军廷也败了。”

    兆寒山转身向北首“天”字号雅间抱拳行礼,道:“红尘令使,老朽无用,刻下请你来主持大局吧。”

    便见到“天”字号雅间的门被推开,走出一个一脸病容的男子,年龄大概三十多,料来便是红尘令使了。

    红尘令使清俊的脸庞,修长的身材,也算得上英俊潇洒之人。但给场上的人都以“阴柔”之感。

    在江湖顶尖的势力范围里,人们对红尘令使的大名早已如雷贯耳。

    而小礼儿和沈昭义却是一脸疑惑,红尘令使他们不知道,但霍展白的话却让他们俩的心开始下沉。

    霍展白叹道:“江湖百晓生曾言,军廷有四大震廷令使,隶属掌廷巨头。也就是说,在军廷里,令使的地位尚在天王之上,受掌廷巨头直接调动。”

    江湖百晓生是这么评说军廷四大震廷令使之一的红尘令使的。

    “一脸清俊阴柔的病容,怀‘百病’剑法,携‘千疮’爪功,灭绝神术点穴无双,六月蛹气毒绝天下。阴险狡诈,权谋无双,病从口入,祸从口出,枕戈乾坤,惊扰红尘。”

    小礼儿忽的有一种错觉。

    他感觉红尘令使一走出来,空气似乎都冷了起来。

    而当他看到谢幕衣笑了,温煦的笑了时,便觉得此笑瓦解开逐渐冰冷的空气。

    红尘令使大名一出,实在震慑住了场上所有的人。包括军廷的“折戟”“沉沙”。

    谁都没有料到,此次执法队任务,有军廷八大天王之一的“剑王”兆寒山坐镇已是不易,没有料到军廷四大震廷令使之一的红尘令使竟会隐在幕后。

    霍展白的心不断下沉。他承认,谢幕衣很强,也许和红尘令使也有一战之力。

    但是己方除了谢幕衣,没有人敌得过“剑王”兆寒山,以及兆寒山的两个徒弟,“折戟”“沉沙”。

    红尘令使开口了,从容平淡地道:“本人宁徊风,军廷红尘令使,专为应天书院高手而来,没料没等到应天高手,却等来了谢家小子。小子,功夫不错。赢了我,你们便可以走了。”

    言语中甚是自信。

    他料定谢幕衣不是其敌手。

    他在雅间中看了这么久,已然摸清了判然剑势的诸多变法。破剑之法已然在其心中。

    谢幕衣就那么站在那里,黑布鞋,白布袜,青布衫,却给小礼儿很稳实的感觉。

    谢幕衣闻言,平静地、淡淡地道:“慕衣领教红尘令使高招。”

    言罢,谢幕衣的九孔剑就倏然而出,直向宁徊风而去。

    宁徊风千疮爪功出手,灭绝神术辅助,双管齐下,迎向谢幕衣。

    宁徊风虽然一脸病容,但行动起来却一点都不似病态,迅疾尤胜脱兔,猛厉尤胜恶虎。

    两人越打越快,战场营造出的气场越来越大。

    霍展白道:“近攻非判然剑法之长。”

    沈昭义道:“不错,宁徊风这是在阻谢幕衣结判然剑势。”

    小礼儿道:“宁徊风看得很准确,把握住了判然剑法的破法。”

    场中激斗正酣,小礼儿三人耳边忽然有细语传来。

    只听那声音道:“你们好,我是来搭救你们的。等下我说跳的时候,你们就往楼下跳。届时旁边的巷子会有三匹快马向西奔出,你们上马后从西门出城,星夜直奔宋城应天书院去。”

    小礼儿四处张望,不知是谁在和他们说话。

    “不要四处乱望。你们看不到我,我在用聚线传音术和你们说话,其他人是听不见的。你们配合点。”

    “你是谁?”霍展白轻声问道,不动声色。

    外人看去,只当是他们兄弟三人在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