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编号六四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11本章字数:2965字

    那声音道:“我来自‘三宗二道一杀一隐’的‘一隐’。编号六四,你们就叫我编号六四吧。”

    三人心下一喜。“一隐”是江湖上及其神秘的势力之一,但也绝对是最强的势力之一,有他们出手,胜算就大多了。

    小礼儿道:“谢幕衣和谢翎怎么办?”

    编号六四道:“我们的任务只是负责保护你们杀虎三少平安到应天书院,其他人我们不会管的。至于霍展白,呵呵,我们觉得他很有潜质成为我们的一员,所以也要救上他。”

    “救人救到底,谢幕衣和谢翎是为救我们出的手。”沈昭义道,“还望你们一起救了。”

    编号六四很决绝地否决道:“不行。我们只救你们四个。我们得到的报酬,只是三个人,现下加上一个霍展白已然要亏本了。我们决计不会再多救一人的。”

    小礼儿三人心中无语,还道是遇上了侠客来搭救他们。原来仅仅是收人钱财,与人办事。

    编号六四见三人没了声音,道:“你们放心,那两个谢家小子足以自保。等下这边大乱,军廷的大部分人会向你们追捕而去,那两个谢家小子会趁乱而跑的。你们不必担心。”

    霍展白叹道:“我们三人已无再战之力,留下也是无用,便如了编号六四兄之言吧。”

    沈昭义、小礼儿应允。

    霍展白问道:“你们来了多少人?”

    编号六四答道:“三个人。”

    沈昭义道:“三个人够了。”

    编号六四道:“堪堪够了。等下我说跳,你们便跳下来,届时我的一个搭档会放出十二匹马奔向四个方向而去,你们骑上西去的三匹,从西门出城,西门处我的另一个搭档会帮助你们对付驻守西门的‘长刀无痕’孙人屠和他的四大弟子。”

    “‘长刀无痕’?”霍展白震惊道:“‘长刀无痕’孙人屠也是军廷的人?”

    “长刀无痕”孙人屠,和已然殒命的“摧心掌”一样名列江湖“十大名刀”之一。

    “不错,你们杀虎三少面子真够大的。东南西北四个城门各有一个‘人王’坐镇,郢都客栈内不仅有‘人王’,竟然还有‘剑王’,更有‘红尘令使’亲自出马。早知道这桩生意这么难做,我们就不接了。哎。”编号六四道。

    听闻此言,三人心中巨震。

    方才沈昭义道,够了。是因为他以为场上的已然是军廷的主要势力了,其余的都是小喽喽了。没料到场外竟还有四个人王,四个人王什么概念,就是说四个如“摧心掌”荆出渔一般的高手。而,编号六四道够了,却是对己方三人实力强大的自信。

    如此周密的布局,军廷可真是下了大手笔。势要稳稳的办了“杀虎三少”。

    军廷并且是要以“杀虎三少”为据点,围点打援。

    霍展白不由叹道:“冥冥之中,我只觉今晚我们三人若能从此必死之局走出生路,日后必可有所成就。”

    编号六四闻言道:“放心,你们必可走出生路,天下还没有我们‘一隐’办不成的事儿。”

    霍展白闻言不由道:“军廷不是此前执法从未失过手吗?今日军廷执法队若是失手了,便有了第一次失误了,而全了你们‘一隐’没有办不成的事儿的名气。可见,世上没有绝对之说,万事都有可能。”

    编号六四闻言顿时闭嘴。

    沈昭义道:“你的两个搭档都有任务,那你的任务呢?”

    编号六四道:“等下你们跳楼的时候,我给你们掠阵。楼外可是遍布弓箭手。”

    三人闻言心中又是一震。

    本是插翅难逃的必死之局,现下却也并非毫无生还之望。

    此时场上只听“砰”的一声,谢幕衣和宁徊风硬拼一招,跳出战圈。

    宁徊风淡淡道:“阁下年纪轻轻,却有如此修为,难得难得。判然剑法果然精妙,可惜可惜,判然剑法奈我不得。”

    谢幕衣笑道:“红尘令使谬赞了,若为在下学艺不精,判然剑法又岂会寸功无进。红尘令使的千疮爪功和灭绝神术果然名不虚传,在下领教了。”

    宁徊风笑道:“过奖过奖。只是不知,除了判然剑法,阁下还有什么可以拿的出手的。若是没有,接下来你便只余败北一途了。”

    谢翎不由担忧起来,在他的认知里,陈郡谢氏最厉害的便是这门家传判然诀和判然剑法了,眼下衣哥的判然剑法都奈何不得对方,而从红尘令使言语来看,他似未尽出全力,只是一直在试探判然剑法,如此看来他们情况堪忧。

    谢幕衣似是知晓翎弟心里的想法,面向谢翎道:“我陈郡谢氏祖传剑法除了判然剑法,却还有一门剑法。只是对习练者要求太高,是以你还没有接触过,我们谢氏也鲜有人习练。”

    谢幕衣看着剑身。

    剑长三尺六寸,古色古香,剑缘呈波浪形,上有九孔。

    谢幕衣轻弹剑身,道:“此剑名叫‘九韶定音剑’,此剑法名叫‘九韶定音’。乃我陈郡谢氏史上‘谢家宝树’无上玄帅所创,玄帅当年凭此剑之锋,名扬天下,内慑叛臣,外震胡虏,淝水一战,大败大秦百万大军。翎弟,你可看仔细了!”

    言罢,谢幕衣九韶定音剑倏然而出,一时悠扬剑啸破空响起!

    沈昭义心中蓦地一震,瞳孔倏地收缩。

    便听此时,编号六四的声音传来。

    “————跳”。

    小礼儿三人闻言转身就跳。

    却听红尘令使大喝声传来,“——尔敢!”

    “——尔敢”声响起的同时,只见自西首“地”字号雅间内冲出一身穿青色褶子之人,手持利器直冲向激战正酣的谢幕衣、宁徊风二人,只是不知是冲着何人而去!

    听到编号六四的暗号响起,小礼儿、沈昭义、以及抱着昏迷中的杨世行的霍展白转身齐齐跳下三楼。

    小礼儿不会轻功,便由沈昭义搀扶。

    便听楼外破空箭矢铺天盖地而来,射向四人。跳楼落地也就一瞬间的事情。

    只见楼下一持剑之人舞动剑器,料来便是那编号六四了,霍霍剑气冲向半空,竟是打出了无数黑色石头,便见那漫天箭矢全弃了小礼儿四人,被吸引向那黑色石头而去,料来那些黑色石头都是磁石无疑。

    四人终于落地。便见十二匹马从巷子里奔出,向四个方向跑去。

    “快”。编号六四喝到。

    小礼儿三人跃上奔向城西的马匹,绝尘而去。

    小礼儿回首但见编号六四,手舞剑器,独自断后。要为小礼儿三人争取时间。

    楼外埋伏的人见漫天箭矢竟未能伤得四人,冲将出来,要斩掉四人。只见长街空旷,只余刚刚打掉他们箭矢之人。而马蹄声四处传来,已不知小礼儿三人往何处逃去了。

    寂静、空旷的街道上,冷冷月光下,小礼儿三人策马疾驰,下邑城西门在望。

    遥遥见到城楼上一中年汉子望着他们,脸上自左额划到右颌的一道刀疤在清冷月光下显得格外突出,手中拄着一把厚背刀,立在城头。料来便是编号六四口中的“长刀无痕”孙人屠了。

    城门里散乱站着四个弱冠少年,应当就是孙人屠的四大弟子了。

    将近城门,便见孙人屠跳下城楼,厚背刀力劈华山而下,直取三人。

    刀还未近,小礼儿三人便觉凛冽刀气割面而过。

    孙人屠竟可催动刀气,看来功力尚要胜上“摧心掌”荆出渔一筹。

    三人正要出手,只见西首空中一柄剑器破空刺来,直袭孙人屠后背空门。

    孙人屠只得回刀防御。

    小礼儿三人心知,是“一隐”的最后一人到了,三人心下安定,现下只需破了城门里的四个弱冠少年便可突出重围,死里逃生了。

    霍展白道:“小礼儿对付左侧的,昭义对付右侧的,我对付中间俩人。勿要缠斗,尽早突破而去,我们时间无多。便用刚刚我们交流的心得,‘无招克有招’制敌吧。”

    三人策马冲进城门。

    “无招克有招”。敌不动,我不动。敌若动,寻破绽攻入。

    城中四个弱冠少年要留住三人,但马势汹汹,如何留得下。

    左侧少年俯身一刀砍向马腿。

    右侧少年一刀疾劈向马的胸膛。

    中间俩少年一个挥刀砍驮在马背上昏迷中的杨世行,一个舞刀劈往霍展白。

    小礼儿疾握马缰,便见身下马跃而起,避过杀招,冲出城门而去。

    沈昭义待得右侧少年出刀之际,蓄势待发的长剑直刺少年胸口,后发先至,电光石火间,少年反应也够快,竟然堪堪侧身避过致命一剑。而沈昭义已收剑策马奔出城门。

    霍展白以一敌二,却还要护住昏迷中的杨世行的周全,以霍展白之能,本不难办。但现下以破城而去为首要任务,万不可缠斗,就万分难办了。

    霍展白心下却早已有了计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