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隔断房的屌丝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1:11本章字数:2513字

    隔壁传来一种低糜的声音!

    凭马川以往经验,知道这是咋回事了,他赶紧起身从自制‘猫眼’中看去。果然是隔壁房间中那对小情侣正在滚床单,但想看到活春宫的马川发现两人身上盖了个毛毯,气得马川狠狠拍了拍隔板墙!

    靠,如果老子有透视眼就好了。

    说是‘猫眼’,实际是马川自己将隔板墙钻个洞,这个想法完全取自于凿壁偷光!有时候马川还是有点花花鬼心肠子,只是没用在工作中。

    这种事可不是说停就停的,正所谓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流。

    马川狠狠鄙视那对男女!

    说起马川的住所,真有点难以启齿。

    他住的这是大名鼎鼎地隔板房,现在城市中都流行这个,两室九十平的房子硬是在一块薄薄的隔板中变成了四室!当然房租也多了一倍。

    对于大部分人一个月毛毛雨的工资,实在住不起公寓别墅,更别提他玛买房结婚了。

    隔板房隔音效果很差,轻轻咳个嗽,隔壁听着便如晴天霹雳!放个屁也算是惊雷。

    马川以前偶然听到隔壁小情侣温存声,才发挥超人的相像力,在隔板墙上钻个小洞。这还真是如履薄冰,没被发现,否则他只怕得吃官司。

    又过了十分钟,声音终于停了下来

    马川有独立厕所,这是马川在隔板房中最得意的事儿!只是夏天却有点闹心,臭不可闻!

    毕竟一个人在十几平米中吃喝拉撒,总有那莫须有的气味。

    马川今年23岁,大学毕业整整一年,昨天接到老兄弟张厦电话,今天八点要聚会,地点他会另行通知。

    想起这次聚会马川的‘赤子心’就像毛毛虫滚过,又像万马奔腾碾压,腻歪的难受!

    马川大学宿舍有三个舍友,他们有个草蛋的约定,毕业一年之内不能互相联系,坐等一年时间各自去闯荡。然后一年后相聚在一起讨论,名为体验生活。

    当初他们四个怀抱梦想,老四张厦北漂,进入了首都;老大刘坡东行进入了上海;老 二苏义南下深圳,而马川却原地踏步,留在了石市!

    本来马川想西进,可是算命的说西行不是好兆头,毕竟有驾鹤西游的典故,因此马川留了下来。

    说是聚会,马川知道聚会上都是显摆,这是他闹心的原因。因为实在没有拿得出手的成就!总不能将透支信用卡拿出来吧?

    但是马川又不得不去,相对于动辙百十来人的聚会来说,四兄弟的聚会内含低很多,丢人也是在自己家,外人不知道。

    马川想透了,谁他玛敢在他面前得瑟,非得让他烂醉如泥的出去。

    这是马川唯一的资本。

    “砰、砰、砰!”

    敲门声打断马川思绪,开门一看原来是隔壁小青年李飞!

    抬头不见低头见,马川跟李飞交流过数次,也见过他那稍有风 骚的女友。

    李飞长得倒是白白净净,小分头油光四亮,只是一双小眼有点拉长,每次跟马川聊天总是黄段子不断,一看一听就不像好东西。

    只是马川不懂刚刚享受完的他什么来意。马川一手搭住门框,拉长声音发问,“你有什么事?”

    “兄弟,大家同为屌丝,按理说应该互相原谅。可你怎么老是一惊一乍?”李飞脸色不好看,但他递给马川一包玉溪,“出门在外不易,兄弟你以后忍着点!”

    马川真想骂他两声,这货纯粹是得了便宜卖乖。但是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给马川一包玉溪,总得给人家一个面子!马川笑了笑,保证以后不再做这下滥之事,笑呵呵送走他。

    人都有一个梦想,虽然马川是一个屌丝,但也有追求。马川一直在梦想作为一个高端经理,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不过照目前来看,这个梦想起码由地球到太阳那么远。

    也就是说这辈子马川是没戏了!

    因为他只能隔三差在工地上干活,也就是民工的命。

    但是马川仍然不愿落后,拼命的劲头十足,虽然目前马川是失业。

    今天马川却怎么都静不下心。他知道是由于晚上的聚会,不知道三兄弟混成什么样,人家要是过江龙,那他这条毛毛虫脸往那儿放?

    心中发狠是一回事,坦然面对又是一回事,马川还真是提心吊胆。

    正在此时,敲门声又响了!开门一看原来是尚青。

    尚青可算是一位小美女,今年20岁,正值青春靓丽,但是她与马川一样贫困,同租隔断房。她有股亭亭玉立,小家碧人的味道,美中不足的是她脸上有丝雀斑,但是在浓妆下看不到。

    “尚美女,有什么事啊?”马川瞅了瞅她脸上的雀斑,想伸手摸摸,但是忍住了。

    “我的微波炉坏了,你帮我修一下行吗?”尚青跟马川关系很好,因为有次马川大醉而归,回来时死睡在楼道中,是尚青将马川扶进房中,照顾他一晚上。

    后来马川请她吃顿饭,从那以后他们关系好多了。

    而尚青也是农村出来的,马川跟她有惺惺相吸的感觉。所谓的农村是一家,城市是一家,便是这个道理。

    当然马川曾幻想过与她做些男女事儿!

    对于这个小小小苹果的要求马川当然不能拒绝,进入了她闺房。

    尚青的房间可比马川干净多了,小房间布置整齐如一,干净整洁。她还有一个书桌,上面摆二十余本书,还有一股草莓的清香味道。

    但是在马川的火眼金睛下,还是床角那黑色首先入法眼。

    马川边修理微波炉边与尚青聊天,凭马川的三寸之舌,天南海北的典故信手捏来,话中乐趣横生,逗的尚青一阵哈哈大笑,其实哄女人开心很简单,马川很有一套心得体会。

    “尚青?今天周一你怎么不上班?”

    “我……我刚换工作,现在在一家酒吧工作!”尚青坐在床头看马川摆弄她的微波炉,马川眼角余光发现尚青总是偷偷看自己。

    她的微波炉很好修,就是短路而已,十几分钟马川便修好了!

    尚青递给马川一杯水,马川瞧着她葱白玉指端着杯子,死脸皮却想着水里有没有给马川放药。

    “以后有什么事都可以找我帮忙,不要客气,见外的话也不要多说!”难得与美女相伴,马川可没有走的意思,在尚青房间中陪着她聊天,一双眼却在四视,眼光时而滑过尚青胸前。

    “好,马川……反正你现在也没工作,不如我介绍你去我们酒吧兼职吧?老做民工太累了。”尚青陪马川天花乱坠的聊了半天,“说不定你会被伯乐相中你的千里马呢!”

    马川顿时打趣道:“尚青你在酒吧工作, 是不是存着钓金龟胥的念头?”

    酒吧中人形形色色,都是一些中高端人物聚集的场所,鱼龙混杂在一起,可谓是优劣皆存。说不定真有人王巴对绿豆,从此一飞冲天。那里也是一夜什么情丛生的产地。

    尚青还没答话,马川的电话又响了,是张厦打来的,接通后一道声音传来:“地址我选好了,瑶台酒吧!晚上八点别迟到!”

    “瑶台酒吧?知道了,八点准时到。”马川心中一阵汗,瑶台酒吧是石市最贵的一家酒吧!里面的消费可不低,这一刻马川知道张厦这玩意真他骂混起来了。

    “马川……你晚上在瑶台酒吧有约吗?真巧了,我就是瑶台酒吧的服务员!”尚青调皮的冲马川笑了笑,脸上的雀斑一跳一跳。

    “啊?那可真是巧了,晚上一块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