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回归都市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10本章字数:2112字

    “景铭,现在交出你的神位,你从现在开始,再也不是神庭的主神。念在你这么多年,为神庭所做的贡献,我们饶你不死,现在走吧!”

    这是世界最神秘的地方,处在高山之上,具体有多高,没人知道。从山上俯看下面的风景,却只能看见白茫茫的云彩。

    而在山顶之上,却是一座无比大的宫殿,此时大殿之内,一名黑衣男子正接受着审判。

    而这时,一名年约二十上下的青年,正站在大厅中。

    摘取了象征身为的王冠,一头披肩长发柔顺的散落下来,一张精致的宛如上帝制造的脸庞,此时却并没有半点表情。就连王冠摘取的那一刹那,他的眼神中,依旧淡然如水!

    站在最前面的,拿着审判书的老者,一脸的惋惜之情。景铭可以说是他看着长大的,而他的天赋,也是神庭里绝对的佼佼者,实力更是位居是大神者之首。

    如此天才,却陨落于此,如何不让人惋惜?

    也许,真的是天妒英才吧!

    可是,身为神者之首的他,怎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呢?如果不是景铭这么多年为神庭所做的贡献,其结果不外乎死路一条。

    接受了审判之后的景铭,独自一人落寞的走出去。

    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华丽的宫殿,景铭苦笑道:“想不到,我竟然还能活下来啊!接下来我该去哪里呢?”

    “老大!”就在景铭喃喃自语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此人是一个身穿白色裙子的少女,洁白如雪的裙子,与这里的颜色搭配在一起,如此的动人。

    “欣然,我走了。我的神位就由你来担任了,交给其他人,我也不能放心。邪神一位,不是那么容易融合的,你要小心。再有就是,我所有的招数,你一定要悉数掌握,这对你实力的提升会有所帮助。希望下一次的神者比试中,你我们邪神一族,依旧占据第一!欣然,拜托你了!”

    虽然要走了,但是自己的神位却不能被一些有心之人所拥有,邪神一族里,也只有眼前的欣然,才是最得自己信任的人。

    欣然的眼中充斥着泪水,想说什么,却被景铭抬手打断。

    “欣然,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现在我们不能再有过多的交流了。从今往后,你我形同路人,在联系我的话,免得落人口舌。欣然,这么重的担子落在你的身上,我很抱歉,希望你能快速的成长起来,再见了。”

    说完,景铭转身离去,风中削瘦的身影,消失在云雾里。

    “老大,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那些小人为非作歹的,我们一定会为你洗刷冤屈,让你重新回归邪神一族。”悬崖之上,欣然的声音如此坚定。

    沿着小路下山,景铭的脑海里,思考着接下来的路,该走向哪里?听长老爷爷说起过,自己好像来自一个叫做华夏的地方,也许那里,才是自己最终的归宿!

    三天后,华夏临海市。

    一身黑色休闲装的景铭,走下了港口,肩上款着黑色的挎包。

    黑色的短袖,黑色的长裤,黑色的运动鞋。从头到尾的黑色,让他看上去多了几分气质,但是嘴角无意中露出的邪笑,却又令人回味无穷。

    当然,景铭如此受人关注,也不完全是因为他的装束,更多的是,是他那飘逸的长发,再加上那宛如上帝制造的“绝色”容颜。

    如果不去看他的喉结,你甚至会以为,这是一个貌若天仙的女子。

    找到一家旅馆,景铭躺在床上,思考着接下来一步该怎么做。他不是一个喜欢好吃懒做的人,虽然手上拥有着巨大的财富,但是他的思想,不允许他就这么碌碌无为的生活下去。

    人总得吃饭,总得给自己找点事情做。不然的话,任凭自己实力超群,也依旧会有一天因为懒惰而荒废。

    叮铃铃。

    景铭房间里的电话,突兀的响了起来。景铭一脸疑惑的接起电话,只听见那边传来一个妖娆的女音:“先森,您需要服务吗?”

    “什么服务?”景铭毕竟没有经历过这些,茫然的问道。

    谁知那边的女人听后,竟然咯咯的笑着,依旧用着她那妩媚的声音说道:“哎呀您讨厌哪!我告诉您哦,什么服务都可以哦!”

    什么服务都可以?

    景铭想着,貌似现在好像应该需要赢服务员,于是说道:“好的,那就快点吧!”

    那边说了句马上就到之后,便挂断电话。

    不一会儿,一个身穿旗袍,年龄大约二十五六,长得并不是很美,但也说不上丑的女人,扭着腰走进来。

    首先看到景铭之后,脸色有那么一阵惊讶,老板娘可是说这是个男人的,怎么是个女的?算了,管他的,只要能赚钱,管他是男是女!

    见到景铭之后,立马扑了上去,娇声道:“先森,今晚由我我为您服务哦!”

    景铭立马闪开,心想这人怎么回事啊,怎么看见男人就扑上来啊!真的是,还有没有节操,好有没有下限啦!

    “这位小姐,你请自重!俗话说男女授受不亲,求放过!”景铭急忙道。

    虾米,这是个男的?哎呀呀,赚大发了吗,能和这么一个长得如此妖孽的男人做一次,这是几世修来的福分啊!

    这位小姐不禁陷入了YY中。

    毕竟自己还是一名处男的,怎么能交代在这里呢?

    “哎呀先森,你怎么能这样捏,就算我是小姐,你也不能说的这么直白嘛!”这位小姐腻声对着景铭,停在耳朵了,让景铭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苍天啊,我是造了什么孽啊,竟然这么惩罚我,让我去死吧!

    “对不起,对不起,这位菇凉,我不需要什么服务了,你请离开吧。我现在要休息了,你呆在这里有些不方便!”

    景铭想尽办法要支开这名小姐,他担心她再待下去的话,自己就会把持不住了。自己保留了近二十年的处男之身,可不能毁在这里。

    这位小姐笑的花枝招展,说道:“我本来就是小姐,客人的需求才是我们的财道,你要睡觉了,我陪你睡啊,你就不要在防抗了!”

    妈妈咪啊,我这是遇到怎样的一个妖孽啊!

    砰砰砰!

    “里面的人开门,警察查房,请配合我们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