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陈家清芸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19本章字数:3422字

    这少女身段窈窕,柳眉杏眼,挺鼻樱口,堪称绝色容颜。然而本该是千娇百媚的气质,却被一身劲装及眉间的英气硬生生盖住了。随着她的走动,似乎空气都在逐段点燃。

    那虎头虎脑的的青年首先反应过来,躬身道:“表小姐好!”

    少女走过青年身边,拍了一下青年的头说道:“三福乖,本小姐没白疼你。”一直来到陈朗近前停住,少女撅着嘴不依不饶地看着自己的姑父。

    陈朗夸张地拍拍额头道:“哎呀,看我这记性,怎么把咱们家的小魔女给忘记了呢,罪过罪过。”

    少女哼了一声,道:“再喊我小魔女,我就把清芸云偷偷拐走,看看到底谁后悔!”

    陈朗举手投降:“好了,怕了你了小姑奶奶。”转首对岳峰介绍:“这是内子娘家二哥的女儿,闺名文婉。”又道:“婉儿,这位是姑父亲如同胞的弟弟岳锋,快去拜见。”

    少女见姑父“服软”面露得意神色,也不再追究称呼之罪,大大方方走到岳锋近前,万福道:“侄女文婉,见过岳叔叔。”

    岳锋连忙将文婉扶起,口中赞道:“贤侄女英气逼人,定是女中巾帼。生女如此,父亲定然也是英雄人物,有机会倒要结识一番。”再看两眼,又赞了两声:“好!好!”

    少女挑衅似的看了自己姑父一眼,目光中带出一句:“你看,我就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一个小可爱!”

    陈朗面露微笑,也不在意,只向岳锋说道:“锋弟说得没错,我这位大舅哥确实是个响当当的人物。京部大小行会恒河沙数,但具备顶尖实力的只有寥寥几家。除了掌舵京部的第一大行会‘天地阁’,就是文婉父亲文承泽所在的‘楚将’,文承泽,正是楚将的会首。我当初来京部,若没有我这大舅哥的扶持,恐怕也不可能在数年之内就打下今日之根基,所以我们两家交情匪浅。婉儿对你家侄女清芸又是颇为疼爱,所以常在我这里走动。”说着又想起什么,看了一眼打从文婉进门就一直眼睛发直的三个少年,继续说道:“婉儿,我这三个侄子岳戎之是你岳叔叔亲生,任非衣、闵成杰也是你岳叔叔义子,论起来分属你的弟弟,以后他们三个会留在我这里帮手,你要多多照应才好。”

    这一句话,把文婉的注意力转移到三个青涩少年身上。装模作样绕着桌子看了一圈之后,文婉拍着看起来最老实的岳戎之的头对三小说道:“三位小弟弟,以后有姐姐罩着你们,那就万事大吉了。”

    岳戎之性子老实,闵成杰面皮薄,被一个如花少女一句话说得脸色发红。岳戎之面黑尚且还好,闵成杰肤色本就极为白皙,现在脸上白里透红,把一群人看得忍不住发笑。

    当然,也有特别,比如某位专业唱反调的孩子。

    任非衣听到“小弟弟”这样暧昧的称呼,火气蹭一下就上来了。好嘛,合着栖鸾山庄走了一遭屁股刚捂热就被人贬成身下之物了。

    还没发作,文婉另一句更不中听的话就跟上来了:“任非衣?听这名字怎么好像女孩子啊,哈哈……”

    “你才像女孩子,你们全家都像女孩子!”任非衣心里暗骂。但面子上不可能对一个女孩子恶言相向,心念一转,随手抓起一个青花瓷碗:“我们乡下吃饭都用土碗,这城里带花纹的碗一早我还觉得很不一般,现在看来,也就是用来装饭的啊。”

    文婉愣了一瞬,直到这话在脑子里转到第三圈才回味过来,对着任非衣恨声道:“你……”

    任非衣针锋相对:“眼力真好,还就是我!”

    女孩子终究在脸皮厚度上无法与男孩子相提并论,更何况是任非衣这等拥有不世之脸皮的奇才。文婉小嘴一扁,望向陈朗,娇声道:“姑父……”

    陈朗呵呵轻笑,没想到这小魔女也终于碰上对头了,看着这些小儿女嬉皮胡闹,心里颇觉温馨,嘴上也更见和善:“婉儿,你这做姐姐的,怎么还跟小的计较,太失你文家的风度了。”

    岳锋那里也斥责任非衣:“小非,又在胡闹,还不向你婉姐道歉!”

    任非衣扒着眼皮做了个鬼脸,没一点认错的觉悟,反而是陈朗替他开脱道:“小孩子家,哪里要如此较真。戎之,小非,小杰,要是吃好了,就让你们婉姐带着出去转转,这里话题于你们必定沉闷,你们待着也是无趣,就留我们大人安静一叙吧。”

    “解放了,哦耶!”怀着逃难似的心情在心底偷偷打了个胜利的手势,任非衣第一个起身告退冲出了会客大厅。

    岳戎之和闵成杰相互看了一眼,也躬身行礼,紧随任非衣出了大门。

    文婉盯着任非衣的背影若有所思,好一会儿才迈步跟了上去。

    不得不说栖鸾山庄的布置还是颇为精巧的。任非衣沿着回廊一路行走,各式各样的假山石刻、雕梁画柱,直看得这个乡下土包子大呼过瘾,感叹不枉此行。

    一路大呼小叫一路上蹿下跳,不料想前面转弯处突然走出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儿,手中端着一个热气四溢的砂锅。任非衣看到这女孩儿时正转着圈子蹦高,待要躲避时已来不及,结结实实地撞在女孩儿身上。女孩儿“哎呀”惊叫躺倒在地,手中砂锅把持不住,摔在地上“哗啦”一声变成碎片,汤水四溅。

    任非衣流年不利刚巧扑倒在砂锅上,嗷的一声被烫的蹿起老高,连连扑打胸口。好在平日里多随岳锋习武,反应颇快,不然非被砂锅碎片开膛破肚不可。

    饶是如此,胸口也霎时起了一片燎泡。任非衣疼得刚想骂人,却听得一声惊呼从身后传来:“哎呀,清芸!”

    任非衣回头一看,原来岳戎之三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追到自己身后,刚刚那一声惊呼,正是“小魔女”文婉发出的。

    文婉急匆匆跑过来,恶狠狠瞪了任非衣一眼,随后赶紧把摔倒的女孩儿扶起来,询问道:“清芸,你没事吧。”

    女孩儿眼框微微发红,却硬挤出笑容道:“没事的婉儿姐姐,只是轻轻摔了一下。”

    文婉叫道:“什么叫轻轻摔了一下?那小混蛋那么用力把你撞倒,怎么可能轻?快让姐姐检查一下。”说着就要动手给女孩儿检查身体。

    女孩儿连忙阻拦:“婉儿姐姐,真的没事,倒是我给娘煮的药都洒在那位哥哥身上了,他肯定被烫伤了。”说着怯怯地向任非衣问道:“这位哥哥,你没事吧?”

    文婉伸手把女孩儿揽在怀里,恨声说道:“撞倒我们家清芸,撞洒我姑母的药,不暴打她一顿就不错了,还管他有没有事?!”

    原本任非衣疼劲已经稍稍过去,火气也没那么大了。而且听文婉的话风,前后联系,这女孩子就是陈朗的独生女陈清芸,算起来还是自己妹妹,何况又是自己失手在先,还真有点儿自作孽的意思,所以觉得跟陈清芸陪个不是也就罢了。可看到文婉这副嘴脸,任非衣就又不干了:“就你还暴打我一顿?我不暴打你都看在你勉强算个女人的份儿上了!”一激动又牵扯到胸口伤处,疼得又是呲牙咧嘴的。

    岳戎之看不过去了,小声说:“非衣哥哥,别跟文姐姐吵了,到底是咱们有错在先。可他也不想想斗嘴这两位都是什么人那,哪有一个会领情的。

    任非衣嘴巴撇在一旁不屑一顾,文婉嘿嘿冷笑道:“怎么着?不相信?要不要试试?”

    陈清芸急得直跳脚想要说什么却被阻住,文婉伸手示意她不要说话,自己仍是挑衅地看着任非衣。

    任非衣心里这个气,心说好歹哥们也练过多年,你一个小丫头怎么就这么不上路非要找死呢。但以他的脾气,被逼到这个份儿上肯定是没法儿下台了。不过想想对上一个女人赢了都不光彩,心下一转,说道:“要比划一下,可以!不过自古说好男不跟女斗,那我就让你一只手,这样你输了也别找借口。”

    文婉嗤笑道:“还不知道到时候谁会来找借口!”说着探手虚抓,一根银光闪烁的鞭子就这么凭空出现在文婉的手中。

    任非衣眼睛唰的一下就直了。眼前这一切完全超出了自己的认知范围,难道这臭婆娘是神仙不成?

    正惊疑不定之时,文婉恶狠狠的一鞭挂着风声已经向自己抽过来。任非衣本能地一闪,看着明明躲过去的鞭子,偏偏在空中诡异地划了一圈重重抽在自己身上。

    那个疼啊,刚刚被一砂锅滚烫的药水泡过一次都没这么疼。任非衣嗷的一声,也顾不上要让一只手的承诺了,双手抱头就跑。

    文婉如影随形,鞭影纵横,鞭鞭到肉,任非衣苦练多年的腾挪功夫根本派不上任何用处,只能一边逃跑一边破口大骂:“你这臭婆娘,用的什么妖法……哎呀他奶奶的,不许打我屁股!”

    说也奇怪,虽然鞭子去势狠辣,但任非衣身上却丝毫不见伤痕,甚至连衣服都没一处破开。然而听任非衣叫喊凄惨,岳戎之还是忍不住求情:“文姐姐,我们认输了,不要再打非衣哥哥了!”就连一向不怎么爱言语的闵成杰都跟着央求起来。

    没想到首先回应的居然还是任非衣:“谁说小爷我认输啦?男子汉大丈夫……哎呀,你个臭婆娘又打我屁股!”

    文婉恶笑道:“还有力气骂人,看我不打得你爬不起来!有骨气好啊,我就喜欢有骨气的男人。”一边说,手里鞭子不停,又重重向任非衣抽去。

    冷不防一个身影冲出,挡在任非衣身前。文婉看清来人想收回鞭子已来不及,不由惊呼失声。任非衣也看到来人,却是柔柔弱弱的陈清芸,暗想自己再堕落也不能让一个小女孩儿替自己挡灾,正想抱着陈清芸转身硬挨这一下,陈清芸却突然扬手做了个奇怪的手势,一股无形的力量就这么骤然爆发,将任非衣推出好远,同时一个清脆略带稚嫩的声音响起:“凝水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