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文婉的特训(五一第二更)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19本章字数:4997字

    岳戎之和闵成杰急忙过来查看任非衣的情况,见他除了面色白了一点似乎并无大碍,微微放下心来。

    任非衣从秦殇的扶持里挣脱,狠狠吐了一口气,说道:“他奶奶的,怎么来到这里之后我就开始倒霉呢!”

    秦殇这时已经压下吃惊的表情,盯了任非衣一下,笑道:“做个最基本的体炼程度测试居然做到被法阵踢出来,从这点上来看你也算是个人才了。”

    那非衣哥哥算是通过测试了么?”岳戎之望着秦殇眼巴巴地问道。

    “这个嘛……还真不好说。”秦殇面上露出费解:“从这法阵投入运用到现在,类似这位小弟弟的状况只发生过一例。”瞄了瞄任非衣,又继续说道:“一看你们三个就知道啥也不懂,今天我就做一次好人,给你们好好上一课。”

    “这个法阵创造之初,目的就是为了衡量一个人体炼的程度是否达到可以元修的标准。古修元时期并没有‘体炼’这一层,所以导致大批元修精英殒命于自身的元气内溃。后来通过数代人的努力钻研,终于发现了其中的缘由,这才将武道列入修元基础层次,使得修元的风险大大降低。”

    这些知识三小几日前已经听岳锋讲述过,所以都暗暗点头。

    “不过这‘体炼’终究与真正的武道有所区别。若武道练至极限,先天元气自成循环,便会抗拒外来之力,因此无法沟通天地。而体炼的最终目的则是让准修元者体内先天元气都达到水准之上既可,若先天元气过盛形成循环,那么除了散功重修,别无他法。若强行引元入体,轻则重伤体魄,重则内外元气冲突,爆体身亡。”

    听到这一段,三小不约而同紧紧握了一下拳头,这种说法,刚好和岳锋的状况不谋而合。

    秦殇并没有注意到这样的小细节,继续卖弄着:“当然,随着对修元研究的加深,这种风险也被最大限度的降低了。”秦殇指了指门里已经恢复最初状态的法阵:“比如说这个法阵,就是其中一种方式。”

    “这个法阵并非什么高深的东西,它只能用来模拟人体外部元气循环。五颗石头,分别蕴涵五种属性的元气,构成法阵的基础,法阵上的符号则联合构成一个禁制,阻隔元气外泄。法阵开启之后,人体一旦进入,模拟出的外部元气循环就会自动呼应体内元气,尝试构建内外双层大元气循环。如果成功,五颗石头会增大一定程度的光亮,越接近完美,亮度会越高。如果内部元气无法呼应,石头会变得暗淡,即不合格。而暗淡的程度,与人的修行程度有关。不过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这个测试对异人无效,异人可以说是天生的修元者,不需要靠这种保障体系晋级。”秦殇说着不知道为什么脸上似乎现出一丝得意的神色。

    任非衣忍不住插嘴道:“这狗屁哒哒的什么什么循环,跟我被弹出来有什么关系啊?你倒是说重点那!”

    秦殇嘿嘿一笑,似乎无限惋惜地看了任非衣一会儿,这才开口:“至于小弟弟你么……真是可惜,搞不好你这辈子都别想迈进修元的门槛了。”

    什么?!几个少年皆是一怔,还以为秦殇只是玩笑。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陈清芸也惊讶道:“怎么可能?秦殇哥哥,这个玩笑开不得的。”

    秦殇对陈清芸看起来很是喜爱,伸手拍了拍她的头说道:“你年纪还小,所以有一些事可能没有听说过。”又看向任非衣道:“这种测试法阵已经诞生八年的时间了,我之前说过,类似你这样的情况有记录的只有一例。当时那人在十二岁上就已经在体炼这一层上远超许多青壮年,被称为天纵之才。那人的父亲当时也是一个二级行会的掌舵人,对这个儿子视若珍宝,时常对人炫耀。结果进行体炼测试的时候出了问题,被法阵弹出。最后经过多方探究,得出的结论是那人先天元气从出生时就已成循环,再加上多年锤炼,已经成了气候,就连散功都不可能,气散则人消。那人受不了这个刺激,离家出走不知所踪,其父思子心切,无心会务,行会渐渐的也没落了。如今,你又是如此……”

    听到这里,岳戎之、闵成杰都是一脸忧色,担心地望着任非衣,似乎生怕他也受不了这种事自己跑掉。陈清芸更是轻轻扯了任非衣的衣角劝道:“非衣哥哥,你千万不要难过。就算不能修元也没什么的,我还是会当你是我的哥哥。”

    反观当事者本人,居然是一副并不是很在意的样子,嘿嘿笑道:“我说秦殇大叔,你不是编个故事来吓我玩儿的吧?我怎么越听越假呢。而且就算你说的是真的,我也未必就跟那个到处乱跑不仁不孝的二百五一样吧,说不准是我太厉害了所以法阵盖不住了呢。”任非衣怎么看秦殇怎么讨厌,心想穿红衣服的就不出好人,不值得信任。

    岳、闵、陈三人听了也觉得有理,一起望向秦殇,想看他如何说法。

    秦殇嘿嘿一笑,也不生气,哎了一声道:“你不信我也没有办法,况且你说的也不是没有可能。不过不管怎么说,你们三个都没通过测试,也就不具备元气入体的资格,还是先进新人团继续修行然后再做打算吧。”

    “他们不用进新人团了,会首特别交代,以后就由我来给他们三个做特别培训。”一个任非衣听着无比熟悉的女声紧跟在秦殇的话音后面传入众人的耳朵。

    “婉儿妹妹!”看清来人之后,秦殇露出一个后来被任非衣评价为“史上最YD”的笑容飞奔向来人,张开双臂看似要给文婉一个大大的拥抱。

    陈清芸也远远喊了声“婉儿姐姐”,快步迎了上去。

    任非衣暗自长叹一声,心说这个臭婆娘怎么如此阴魂不散。来人正是“小魔女”文婉。

    文婉笑眯眯等着秦殇靠近,银鞭骤现,劈头盖脸朝秦殇挥去。三小听着鞭子挂起的风声一阵心惊肉跳,任非衣更是下意识地捂了一下自己的屁股,心里倒是颇为秦殇紧张了几分。

    不料秦殇右臂上突然迸出一从火焰,瞬间凝成实体,化作一副盾牌的样子,居然轻轻巧巧的就挡住了那势大力沉的一鞭。

    高手哇!三小看得目瞪口呆。

    文婉露出了一个让秦殇神魂颠倒的笑容道:“秦殇,几天不见,你的毕方盾倒是更兼犀利了啊。”

    秦殇眼睛瞄了瞄文婉手里的鞭子,没敢再去抱文婉,只是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作豪气干云状:“那是啊,有这颗挚爱婉儿妹妹、只为婉儿妹妹火热跳动的心,我就有信心用这盾牌替婉儿妹妹挡下世间一切!”

    文婉啐了一口道:“不要脸!”推开秦殇伸手揽住已到近前的陈清芸:“妹妹今天怎么有空来会里玩?”

    陈清芸道:“爹他看我照顾娘亲好些日子,怕我闷,现在娘亲病好起来了,就带我过来透透气。”

    两姐妹说说笑笑向任非衣三人走去,全不管后面还有一个大活人。秦殇也不介意,嬉皮笑脸地跟在后面,不时在两姐妹中间插一句嘴,惹得文婉频频怒目而视,他还回以甜蜜无比的笑容。

    这一下,任非衣心里都冒出了“不要脸”三个字。

    “三位小弟弟,别后可好啊?”走到任非衣三人面前站定,文婉笑语晏晏,目光扫过任非衣的时候,别有用意地掂了掂手里的鞭子。

    岳、闵二人都急忙应答,这二人都不是招猫逗狗的角色,跟文婉没什么冲突,对这个火辣的姐姐倒还是有些喜欢的。

    唯独任非衣心中暗骂,却也对文婉颇为忌惮,但面上还是显出一副淡然模样,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文婉笑道:“我怎么不能在这里?秦殇,告诉我的三位小弟弟,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秦殇见文婉居然“有求”于己,不由得眉飞色舞:“我们家婉儿……”见文婉面色不善,急忙改口:“哦不对,婉儿妹妹是热血新人团的助理教官,当然有资格来这里。既然婉儿妹妹说会首另有交代,那我就把你们交给婉儿妹妹了。我这样说对吧,婉儿妹妹?”

    文婉横了秦殇一眼:“亏你还是新人团的团长,‘热血’的脸迟早被你丢尽了。”不再理会秦殇,转而对三小说道:“今天就先放过你们三个,让你们再悠闲一天。明天一早到校场找我报道。”

    岳、闵二人极为配合地点头示意,任非衣仍是不置可否。

    文婉哼了一声转身拉着陈清芸走了,秦殇看了看文婉的背影又看了看任非衣三人,极为不甘心地叹了口气,说道:“先跟我走吧,给你们安排下住所。”

    183;183;183;

    “热血同盟”总部规模并不算大,毕竟真正的行会驻地设在北安,总部只是作为培训新人及调度各部工作,常驻人员寥寥可数。

    总部大院西北角是一小块居住区,三排青砖瓦房坐落于此,一排为客房,两排宿舍主要供新人团成员居住。

    秦殇将三小安排在北面最后一排左数第一间四人宿舍,嘱人为三小筹备生活用品之后就匆匆离开,说是团内有事需要处理。对此任非衣和闵成杰的看法达成一致:秦殇这厮一定是去泡妞了。只有岳戎之懵懵懂懂对此毫无兴趣,默默的把三人的床铺都仔细的铺好。

    收拾停当,三人大眼瞪小眼很是无聊了一会儿,任非衣提议到处转转看看风景。闵成杰想了一下觉得不合适,这里毕竟不比栖鸾山庄是陈朗私人住所,即使乱走乱闯,最多也只是冒犯家眷的过错。初来乍到,对什么都不了解,万一犯了忌讳惹出事端,自己丢人不说,连陈朗和岳锋的面子都要扫地了。身为子侄辈,不能代为出力也就算了,再要到处惹麻烦的话,着实说不过去。

    好在任非衣虽然耐不住性子,却总还是讲道理的,就打消了看风景的念头,三人聊起这几天的见闻打发时间。

    此后情景乏善可陈,至傍晚有人送来餐饮,吃饱喝足时天色已黑,三人钻进铺盖先后入睡。

    又是一夜无话。

    第二天清晨,三人早早起来。早饭用过就跟着几波新人团的成员一起到了校场等候。

    不多时,就见文婉一脸郁闷地进了校场大门,身后跟着尾巴一样的秦殇。不过见到自己的团员之后,秦殇立刻变回在陈朗面前的那副庄重模样,目不斜视地去整队训练去了。

    剩下文婉一个人一边嘀咕着:“阴魂不散……不要脸至极……”一边向三小这边走过来。

    听到文婉嘴里的话,任非衣一撇嘴,暗道:“他当然会 阴魂不散。他跟你那就是上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狗男女天造地设豺狼虎豹的一对儿,你都舍得这么纠缠我们,凭什么人家就不能赖着你,报应啊报应。”

    其实文婉远远看到任非衣的时候心里也有点别扭,可能有些人天生就不对牌,文婉每次看到这个敢拿自己开涮的臭小子就气不打一处来。原本她的职责应该是协助秦殇培训所有新人团员,但是文婉却专门找到陈朗,说了一通诸如三小此前并没有受过专门的体炼培训,基础很差,怕跟着团队一起培训会落在后面,秦殇那边还忙得过来,不如由自己这个做姐姐的单独给三小做专项训练……云云。陈朗挂心几个子侄的前途,不疑有他,欣然答应,却不知这一决定,直接将他三个可爱的侄子推入了无底的火坑。

    任非衣知道文婉此番就是故意冲着自己来的,光棍脾气就又上来了,不待文婉走近,就先发声质问道:“文大教官,您这来的可有点儿晚呐。”

    文婉来到跟前,装作诧异道:“怎么,小弟弟们等急了?不妨事,等下我多给你们安排些课程,也就补回来了。”

    任非衣装模作样地数了几下手指,疑惑道:“这八月还没到,怎地就有人发起春来了?”看了看文婉:“文大教官,难道你不知道这小弟弟是只许乱想,不能乱叫的么?”任非衣一直对文婉叫自己弟兄三人作“小弟弟”耿耿于怀,这回终于找到机会狠狠回敬了一次。

    文婉连气带羞,指着任非衣:“你……你……”却说不出什么话来。一咬牙,又给任非衣多记了一笔。

    平定了一下,高声交待道:“岳戎之、闵成杰,你们两个每天绕校场跑二十圈,扎马一小时,打沙袋两千次,踢木桩两千次,提石锁两千次。十天之后,同样课程,双手双腿各加十斤沙袋。记住,不许运气,等基础训练完成之后,再继续下面的课程。任非衣,秦殇说你测试成绩最差,所以你的任务加倍。我会全程监督,如有偷懒者,皮鞭伺候!”被任非衣一说,倒是不再用小弟弟这个称呼了。

    周围有开始训练的团员纷纷向三小看过来,岳戎之和闵成杰的训练强度已经是普通团员的二倍,而任非衣……“天,这三个小子到底怎么得罪助理教练了?不会是非礼她了吧!”这是大部分人此刻最真实的想法。

    早就猜到落在这魔女手上不死也得脱层皮,不过很明显现在是逃无可逃,又不能跟个娘们儿似的找陈朗告状去。所以三小虽然无奈,也只好听由文婉的安排。

    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当天傍晚,奇迹般活了下来的三小互相搀扶着,仿佛逃难的灾民一般狼狈不堪回到宿舍。双拳、双腿血迹斑斑,脚肿得向被水发过一样。尤其是任非衣,得到了特别“照顾”,稍有懈怠屁股上就会挨上那么一鞭子,回到宿舍,趴也不是,躺也不是,左右煎熬之下,对文婉更是恨的咬牙切齿。

    岳戎之、闵成杰托自己好兄弟的“福气”,此时也是叫痛不已,想想明天的训练,暗道小命恐怕就要这么丢在这儿了。

    三小不曾想到的是,晚上居然有新人团的几个团员主动摸过来送了些创伤药和绷带,帮三小清洗了伤口,扑上药粉,又用绷带缠好,随后对三小说:“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得罪的文助教,不过也只能自求多福了。大家都是从这一步过来的,但谁也没有你们这般凄惨。前路坎坷,兄弟还要多多保重啊。”又留下些药物给三小备用,在三小的连声道谢中回自己宿舍去了。

    伤口经过处理,已经没有最初那样痛苦,任非衣万般感慨:“看来世上像文婉那样的大反派还是少数,好人还是很多的啊。”随后又想起明天还要被文婉调理,不由得怒上心来。

    “他奶奶的,明天不在无赖中爆发,就在无赖中灭亡,小爷我跟你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