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星海别焱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19本章字数:3387字

    流云斋所在,绿林环抱,一条羊肠路穿过树林外通官道。林间傍山坡处被开出几倾空地,五幢三层木楼构成流云斋主体,最前一幢主要供伤患疗养之用,其他甲乙丙丁四字客房两两比肩。

    客房后的山坡上单独辟出一片田园,满满种着各类果蔬、药草。伤患楼前是一大片空地,右首偌大的一个人工湖,湖边不远处用木板栅起一个方圆百丈的圆形场地,这片场地叫做演武场。

    云陆各地演武盛行,无非是修行者之间交流的一种方式,同时也是官方的一种盈利性活动——对于平民大众而言,能够近距离地观赏到神乎其神的修行者间的战斗,破费些钱财也是心甘情愿。更何况每次演武必然会同时开盘博彩,运气好的,在赏心悦目的同时赢上一笔意外之财,对大多数人来说,恐怕这才是钟爱演武的最直接原因。

    对于流云斋这种游行的集中地而言,若没有演武的场所,反而是不合常理。毕竟游行的修炼大多依赖于自身体悟和彼此之间的交流,演武当然是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交流方式。

    任非衣和羽文赶到演武场的时候,木栅栏周围已经挤满了人。不过看起来羽文似乎对此很有经验,带着任非衣七拐八绕没怎么费力就钻到了前排。

    “哇,看西边的那个大个子,是星海别焱!”一片鼎沸的人声中,羽文指着演武场内西侧的一个壮硕的劲装青年大声向任非衣喊道。

    任非衣捅了捅羽文的后背:“这位大哥很出名么?好像周围好多人在给他加油呢。”

    羽文撇撇嘴:“常在北方一带走动的人倒是少有人不知道这个名字的,不过跟你这个新入行的小白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楚,还是先看演武吧。”

    “那对面的那个你认识不?”虽然被羽文的话搞得很是郁闷,但强悍的心理素质让任非衣一瞬间就成功让自己认为刚刚听到了一个屁,于是出于对本次演武另一主角的好奇,还是厚着脸皮再次捅了捅羽文。

    羽文看了看位于场内东侧身着素白齐肩短褂的男子,头也没回:“你当我是江湖百晓生啊?随便来个人我就知道姓甚名谁家住何处啊?你不知道演武之前会有公证做介绍的啊?”话没说完,就被一阵爆起的欢呼声淹没了。

    任非衣吓了一跳,定睛向场中望去,才发现演武场正中一只巨大的白羽飞禽正翩然落下,背上负着一个干瘦老者,正是任非衣此前所见过的那位二掌斋。

    禽鸟落地,老者纵身跃下,示意众人安静,随后朗声道:“老夫流云斋厉千山,任本场演武之公证,深感荣幸。现在为众位介绍本场演武的两位俊杰:西首应战席上的这位想必很多人都很熟悉——来自北地星海家族的星海别焱,土属御器,观微中阶。近两月内,星海别焱已经获得本演武场连续七场不败,让我们拭目以待他今日能否再创胜绩。”

    一阵欢呼声过去,历千山把目光转向演武场东方:“今日进入挑战席的是一位来自昊阳部的青年游行,名为叶惊神,风属元鼎,观微初阶。也让我们期待他今次的精彩表现!”

    “本次演武,只计胜负,不论生死。现在我宣布:演武正式开始!”

    看到历千山乘着座驾腾空而起,早有外场负责之人启动了防护界,将演武场隔离开来。

    随着白色光幕笼罩而下,两位演武者同时右拳横于左肩,遥遥向自己的对手施礼。随即,炫目的光芒从两人的身体里迸射而出。

    星海别焱全身都蕴荡着土属元气能量波动,棕色的光芒从体内一层层溢出,渐渐竟凝成了实质。光芒散尽,一套式样威武的铠甲赫然成型。紧接着,星海别焱右手轻抬,浓郁的土属元气喷涌而出,聚成一把虎镡龙身巨刃。一时间威风凛凛气势无两,惹得四周看客又是一阵哄然叫好。

    相较而言,叶惊神的开场则显得更为风轻云淡一些。双手翻动着奇异的印结,一道道青色气流仿佛从空气中被剥离出来,汇集在他双手腕部两只白色手镯镶嵌的几颗翠绿色宝石上。

    “素风界!”随着叶惊神的喝声,手镯汲取的能量迅速扩散开来,犹如微型的飓风般盘旋在他的周身。

    “帅啊!”在一片喧嚣中,任非衣还是听到羽文对叶惊神艳羡地赞叹声,心中奇怪,手上不由自主便跟羽文的后腰再次做了亲密接触。

    “啪”地一下,羽文打开了任非衣小动作频繁的手,扭头怒道:“有没有公德心啊你?看热闹就老老实实看啊,腰快被你捅断了啊!”

    任非衣挠了挠下巴:“你不是总说自己是前辈么?我这个后辈有问题,难道做前辈的不该答疑解惑么?你这个前辈做得可不怎么样!”

    羽文运了运气,却一时找不到什么话反驳。眼看着场内就要开打,也懒得跟任非衣计较,急忙吼了一句:“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别耽误我看热闹!”

    “嘿嘿,这还有那么一点点前辈的样子。”任非衣又调 戏了羽文一下,这才指着两个演武者问道:“这两位很明显是那个叫星海别焱的气场更强一些,怎么你反而对着那个姓叶的小白脸流口水呢?”

    “说你小白还真是小白,就算是个绝世大美女,经常能看到也就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了懂不?”羽文一脸的孺子不可教:“难道你不知道风、雷两种属性的修炼者在修元界是稀有动物么?难道我要告诉你我闯荡云陆这么多年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风属性的元修么?难道你不知道有句话叫做‘大开眼界’么?难道你不知道这样喊着说话很累么……”

    正说着一回头:“哎呀开打了……你给我闭嘴,还有什么问题散场了我再给你解释!”

    其实不必羽文说什么,因为几乎在一瞬间,任非衣的心神就彻彻底底被演武场中两个人的行动吸引住了。

    “妖乱风舞!”无数的风刃凭空而生,铺天盖地斩向了星海别焱。任谁都没有想到,最先出手的竟然是身为元鼎的叶惊神,而且释放术法之后叶惊神并没有想办法保持施法的安全距离,反而是紧随风刃其后冲向身覆重甲的星海别焱。

    星海别焱处乱不惊,双手斜持巨刃,身体急速回旋,袭来的风刃尚未临体便被强大的威压打回了原始形态,狂风过处,一时尘烟四起。轻松挡住了对手一番猛烈的攻击,星海别焱举重若轻地表现顿时又博了一个满堂彩。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会乘势突近叶惊神奠定优势的时候,星海别焱心底却莫名跳出一丝警兆,舞动的身形骤然而止,手中巨刃翻转着切向背后视线的死角——尘烟卷动,一道白色身影赫然出现:“风之疾183;裂牙突刺!”

    一把土元凝聚的大刀和一条风元幻化的长枪轰然对撞,青色长枪顷刻间碎裂消散。

    几乎是势在必得的诡异攻势被对手轻描淡写地拦截,星海别焱所表现出的敏锐让叶惊神露出片刻讶然的表情,随即脚下青芒闪动,在星海别焱巨刃袭来之前,叶惊神已然拉开了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

    如果说见多了星海别焱的表演所以对他的敏锐毫不意外,那叶惊神此刻所展现的速度则让不少围观之人差点下意识咬到自己的舌头。修炼土属元气的御器本就不以速度见长,遇见这样一个速度上前所未见之快,远程打击能力和近距离术法攻击也殊为不弱的对手……左右联想之下,已经有不少人开始替星海别焱担心了。

    以当下的情况判断,这些担心是绝对有道理的。御器对元鼎的对战,基本上都离不开一个固定的套路——御器想要取胜,就必须想办法保持压倒性的近身攻击,一旦被元鼎脱出有效打击范围,就意味着自己转入被动;而元鼎建立优势的方式则刚好相反,只要努力让自己身处在安全且属于自己远程攻击范围的距离上,至少就立于不败之地了。

    而这一场演武中,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见识了敢于近身攻击御器的元鼎,并且在遭遇挫败的瞬间以超乎众人想象的速度全身而退,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却少有人能做得如此从容。

    但终究不是所有的事都是旁观者清,作为当事人,恐怕场中的两位对此才最有发言权。刚刚那一记交锋,叶惊神固然看上去占尽优势,然而只有他自己清楚,星海别焱看似随手一斩却满含压迫的威势在那一瞬间竟然让自己的行动几乎停滞,如果不是仗着术法之利,恐怕当时就要胜负立判。

    叶惊神白皙得近乎毫无血色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傲然的笑意:“不错的反应,不过我却不信你能一直跟上我的速度,所以这场演武的胜利,是我的!”同样白皙的手掌平伸而出,做了一个翻掌下压的动作——类似的动作在特定的场合含义无限接近于挑衅和羞辱。

    围观群众迅速沸腾:“不就是跑得快点儿么,牛什么牛啊?有本事真刀真枪拼一把!”

    “就是就是,明显的中看不中用,银样蜡枪头!”

    “快点打啊,午饭都要凉了!”

    …………

    任非衣吓然道:“星海大块头看起来人缘很不错啊!”

    这次不用人捅,同样也是一副义愤填膺模样的羽文不知怎么就听见了这声感慨,回头接过话茬:“你这么说那倒未必,至少我个人认为这纯属装B遭雷劈,不道德是要被激起公愤的!”

    且不论别人如何是想,星海别焱在一片哗然中显得出奇地淡定:“一场输赢有何值得在意?更何况你那恐怖的速度,维持起来也未必轻松。”壮实的大手从奇形巨刃轻轻抚过,宽厚的笑容在星海别焱脸上无比从容:“想胜过我和我这把‘破尘罡’,我只能说——祝你好运。”语音将落,‘破尘罡’卷着呼啸掀开了第二轮对垒的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