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拜师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19本章字数:3814字

    “破天罡”虎虎生风,在距叶惊神二丈余处重重劈下。地面轰然崩裂,飞溅的碎石在星海别焱刻意的控制下全部急速射向蓄势待发的叶惊神。

    漫天风刃再起,比起前次试探性的攻击,这一次风刃的数量少了许多,却刚好将射来的尖利碎石完全笼盖,不但挡下星海别焱别出心裁的一轮 攻势,更一鼓作气破开飞石反向星海别焱攻去。

    星海别焱双手持“破天罡”旋身起舞,故技重施迎向狂飒而来的风刃。然而甫一接触,却险些被风刃撞击的力道滞住身形,手中猛然加力堪堪维持守势,心里却暗道不妙。力合则强,散则弱,这原本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然而风刃之技,大抵取其迅疾锐利,故而以星海别焱的敏锐,仍估不到风土碰撞之下居然是自己吃了些暗亏。显见叶惊神早准备利用常人思维惯性设下陷阱,这一下妙计得售占了上风,接下来必然得势不让,若一个应对不当,当是胜败立分。

    果然,乍见星海别焱身形受挫,叶惊神双手印结翻飞,一对手镯光芒大盛,口中喝道:“风之缚183;千云流索”!数道云气汇聚成的青索激射而出,缠向兀自奋力抵挡强力风刃的星海别焱。若这一记缠实,星海别焱将立失行动能力,至不济也会被造出片刻的“不设防”,可供叶惊神一举奠定胜局。

    千钧之际,星海别焱再次展现出自身非同一般的实力,原已高速旋转的身体骤然再次加速,将风刃的侵扰一举解除,随即借势劈出三道纵横交错的气劲斩上威胁更大的缚人青索,青索应劲而断。

    四周一片诧异之声,均不解何以叶惊神这后招如此绵软无力。然而星海别焱却清晰看见叶惊神嘴角悠然扬起一抹笑意,心下警觉顿生。

    然而星海别焱尚未及反应,叶惊神手印骤变,断开的青索忽地化成一片青蒙雾气将星海别焱围绕其中。叶惊神嘴角笑意更浓:“别焱兄,且再接我一招:风之极183;妖翼乱神界!”

    雾气猛然转浓,同时以星海别焱为中心龙卷风般盘旋而起,鼓荡着四周的气流猎猎作响。叶惊神满头碎发根根竖立,额间青筋暴起,形如修罗般全力控制着自己一路苦心铺垫营造出的杀局。

    星海别焱凛然无惧,虎躯稳立,“破天罡”斜持身后,朗声道:“请叶兄不吝赐教!”

    雾气渐转狂暴,直如一条暴怒的天龙嘶声吼叫。随着叶惊神手印的变幻,无数雾气从“龙体”脱离而出,盘旋间竟成实质,化作各样利刃循着各种诡异的角度向困在其中的星海别焱发起攻击。

    星海别焱大喝一声,“破天罡”舞得风雨不透,将铺天盖地声势骇人的“雾刃”尽数挡在身外,一时间状若天神。

    任非衣起初对这些修元之人还有些不屑之意,觉着这样的功夫还不如镇上的武道好手打起架来噼里啪啦精彩非凡。然而到了此际,方才知道什么叫做井底之蛙,望向场中二人的目光除了震撼之外,就只剩下无尽的崇拜仰慕了。眼前这一切,真的是人力所能为么?

    任非衣心中如何做想,其他人自然不知,却有不少人暗自为星海别焱担起心来。全因叶惊神一路声势夺人压得星海别焱毫无反击之力,此刻更似是主动尽握,一旦星海别焱气力用尽或是稍有疏忽,必然会是一败涂地的了局。

    然而叶惊神却是有苦自知,所谓刚不可久,自己这类刚猛的攻击看来威力无穷,但同时也最消耗体力意志。此前一轮长江大河般连绵不断的攻势,固然是在气势上占着上风,然而对自己的消耗却也极为庞大。如果眼下这记杀着仍奈何不了星海别焱,被他缓过气来,那么自己才是有败无胜的那一个。话虽如此,可势成骑虎,就算是饮鸩止渴都要认了,当下奋起余力,催动青色雾气不敢稍有停息。

    战局至此进入僵持阶段,胜负不再决于谁技高一筹,而是底力与耐力的比拼。若星海别焱能硬抗雾刃的攻击强行突出青雾笼罩的范围,叶惊神强弩之末的身体将无力再战;反之,若叶惊神能守住眼下微妙的上风,将星海别焱钉在原地,只要星海别焱有一线疏漏,那时大局可定。

    雾龙再发咆哮,转势更疾,隐带风雷之声。雾气所化利刃赫然再生变化,竟有无数电光闪现其间。

    这奇异电光的加入,令雾刃攻击力翻了几番,星海别焱顿觉压力倍增,每一次旋转磕击,自己的力量也随着大量消耗,手中的“破尘罡”也不时发出似要碎裂的声音。

    突地,一道雾刃穿破了看似密不透风的防御网,笔直切向星海别焱的胸口。众人心跳不觉漏了一拍,连惊呼声都已发不出。

    星海别焱临危再现高手本色,高速旋动中身形急错,间不容发避过胸口薄弱处,硬以肩头受了雾刃一击。肩头铠甲轰然爆开,看得周遭一阵心惊肉跳,而星海别焱却混若无事。只是从他渐转苍白的脸色中可以看出,此刻星海别焱的状况亦是堪忧。

    这般看得人大气难喘的僵持局面足足维持了半柱香的时间,让人不禁有如此下去,二人会否双双力竭而亡的担心。

    就在此时,叶惊神原本稳立如山的身形忽然微微晃了一下,雾龙如有感应,竟也出现了片刻的迟滞。叶惊神心叫不好,知道自己在这场比拼中终究败了一手。待要凝神补漏,一阵剧烈的晃动由脚下大地传来。心神皆震之际,一道石牙裂地而出,贯向自己身体。叶惊神运力疾纵,避过分身之厄,却终究无法维持印结的平衡,雾气轰然散去。

    星海别焱的身影穿雾而出,手中巨刃再次遥遥劈下,又是一道石牙刺向刚刚跃起空中,避无可避的叶惊神。

    四周顿时一片惊呼。

    叶惊神临危不乱,散乱的手印再度凝结:“风之翔183;翼逍遥!”一对翅膀赫然在他后背成形,借风之力滑翔,终于在石牙及体前险险再逃一劫。

    众人正为叶惊神层出不穷的变招心旷神怡之际,却见星海别焱猛然跃起,随即手中巨刃重重插上地面。交手至今,这来自北地的天之骄子首次展现出他的御器之技:“破尘罡!”

    巨刃倏地遁入大地,转眼竟在叶惊神下方破土射出,瞬间追上已见坠势的叶惊神。

    叶惊神手中再次幻出“裂牙突击”,举枪撩向巨刃。却不料“破尘罡”突然裂成千百道尖锐棱刺躲过长枪继续攻进,又是一个避无可避的杀局。

    叶惊神凌空叹了口气,长枪消失于手中,两只雪白手镯却再放毫光,一道光幕悄然在叶惊神体外布成。

    棱刺临体,变化再生——所有棱刺生生止住进击的势头,反而互相曲折盘结,凭空架成一座牢笼将叶惊神困在其中。

    一波三折的情势让围观众人不觉间心又提在了嗓子眼儿,被演武本身吸引之下,连此前对叶惊神的一丝排斥不忿都悄悄泯去。眼睁睁看着叶惊神的身体慢动作般降下,星海别焱会有何举动?叶惊神大起大落下是否还有回天之计?会否下一刻便是石破天惊的决胜之时?

    星海别焱的手缓缓举起,众人的心也随着他的动作加快了跳动,生出些许窒息感觉,恨不得马上揭晓答案,也省去这般痛苦焦灼的压抑!

    天地间似乎骤然变得无比安静。

    “我……求和!”星海别焱做着求和的手势,长长吐出一口浊气。

    一片哗然,每个人的眼里都滚动着难以理解的神色。

    星海别焱挥手虚招,困着叶惊神的棱刺重新组成“破尘罡”飞退而回。星海别焱望了一眼脚踏实地收起光幕的叶惊神,笑道:“叶兄可赞成我的提议?”

    叶惊神深吸一口气,答非所问:“别焱兄并没有拿出你惯使的器,这‘破尘罡’只是你的一种技能,我有否说错?”

    星海别焱笑答:“叶兄法眼无差,‘破尘罡’确是我苦修的一项技艺,平日极少献丑,今天使出,果然没法奈何叶兄。我惯用之器与这‘破尘罡’亦无太大分别,所以叶兄若觉在这一项占了我什么便宜,倒大可不必。”

    接着又道:“我自问接下叶兄连番绝技,虽然仍有后招,但绝无法破去叶兄最后这一道护界,想来叶兄与我情况差相仿佛,故而才有作和之议。”与其说是对叶惊神说项,倒不如说是给围观一众释疑。

    叶惊神目光炯炯,道:“别焱兄心胸气概,叶某拜服!”

    星海别焱抱拳还礼,微微一笑:“愧不敢当,倒是叶兄一身好本事,别焱甘拜下风!”

    任非衣终于受不住,轻声腹诽:“太肉麻了!”

    羽文恰好听到,转头白眼一翻道:“你懂个屁,这叫识英雄重英雄,惺惺相惜,跟你这小白实在没有共同语言。”

    任非衣眨眨眼,忽地凑到羽文耳边,道:“英雄,你裤子掉啦!”

    羽文低头看去,才发现自己的裤带不知何时给任非衣做了手脚,慌忙弯下身子处理。任非衣在一旁捂嘴偷笑。

    两个少年嬉闹的时候,演武场的防护界撤除,星海别焱和叶惊神二人在一阵热烈的欢呼鼓掌声中从挑战席穿出演武场各自去了。

    白羽飞禽背负着历千山再次出现,对这场演武陈词。尝试掐任非衣脖子未果的羽文也停了下来,想看看这位在流云斋举足轻重的人物又有什么高论,然而听来听去都是些陈词老调,无非是“感谢二位青年俊杰给我们带来一场精彩的战斗”、“希望大家为流云斋的未来共同努力”之类。无聊之下便想拉上任非衣找地方吹牛,转头时却发现只这么一会儿,任非衣却已踪影全无,不知跑去哪里了。

    183;183;183;

    秋二月的夜已有些瑟瑟凉意,晚饭过后,除练功场还有部分人逗留,大多数流云斋的住客都留在客房内各自消遣。

    星海别焱此刻端坐在房中,手边桌上放着一壶热茶。经过下午那样一场耗心耗力的比斗,香茗安神解乏之效确实是不二之选。

    喝了茶之后又该做些什么?若是任非衣之流,答案就很显而易见了:吃饱喝足还能做什么?睡觉啊!

    然而对于星海别焱而言,眼下却正是一个极为难得的修行契机。

    要知道寻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并非易事,更何况星海别焱出道至今也是首次遇上风属修元者,无论是这场战斗或是叶惊神本身,都给了星海别焱极大的震动。不可否认这震动中包含了一些猎奇和惊艳的成分,但更多的则是某些此前思考得不甚通透的地方经此役后豁然开朗,尤其是叶惊神最后那一记“妖翼乱神界”,暗合自然之力,竟令自己隐隐可望更高层的境界。若这点机缘把握得好,修行上轻松再进一步绝非说笑。

    正思忖着,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女子娇呼:“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偷窥?”

    “我不……不是的……我……我……”是一个略带稚嫩的男声笨拙辩解着。

    忽地,房门被重重推开,一个少年快步走进房内,还没到星海别焱跟前人已跪下,急冲冲的声音随即传来:“星海大哥,我是来拜师的!”

    “拜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