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琅琊之役(初)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0本章字数:3091字

    “哇……”某个山洞里,某人吐了某人一身未消化的点心茶水。

    “我靠,你是不是有病啊!”羽文身上的衣服散发着古怪的味道,恶心得不得了:“之前那个绑票的死了你也没这么大反应,现在离得这么远,你至于吗。”

    任非衣说道:“我也不想啊,可是这个死得太他奶奶的恶心了啊。你看你看,都断成三……哇……”

    羽文一脚踹过来:“死一边儿吐去,心理素质这么差,还看什么!”

    抖了抖身上的秽物,羽文转过头去继续跟琉璃看戏。

    “你看外面那些人对你小弟能造成威胁不?”

    “我小弟厉害得很,他们这些杂鱼怎么可能斗得过我小弟。”

    “那倒也是,一个成熟期的中级灵兽,已经相当于人境中期的修元者了。这里虽然人多,但是恐怕进入人境的没有几个。这岂不是自己闲着没事前来找死?”

    琉璃歪着小脑袋寻思了片刻:“那也不一定,如果这些人能合在一处,小弟恐怕也会有些麻烦。”

    羽文笑道:“那可是你的小弟,不出去帮忙也就算了,还帮别人想着怎么算计自己人。”

    琉璃小脸上挂满了无辜:“我只是就事论事啊,我怎么可能帮着别人欺负自己小弟呢。只是如果没有人配合,我能动用的能力还不及我本来的一成,不然我早就带着小弟走掉了。外面的人虽然在我看来也并不怎么样,可是对于现在的我,还是有很大威胁的。”

    羽文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反而是任非衣在一旁吐完喊了起来:“快看快看,他们果然要联手对付地狼了。”

    ···

    促成古祭台前众人联手的,一方面是地狼的威势太过惊人,无论是抱着某种目的前来或是被意外卷进来的,都知道这一战只能进不能退,否则只能是自取败亡;而另一个原因,则是有人惊呼道:“那是中阶灵兽地狼!”

    修元者没有不知道灵兽是什么概念的,当下数个势力的领头人达成了临时协议——在战胜灵兽之前,必须保持合作态势。

    当然,还有一个心照不宣的潜在因素:能被中阶灵兽这种顶级兽类看护的,绝对是极品宝物中的极品。贪心泛滥之下,就连原本只是好奇此事的人都不知不觉改变了心里的想法。

    众人呈合围之势向地狼施压,战斗一触即发。

    认出地狼身份的那人,是北地二级行会“素雕”的头号武将彭宇,提议合作的也是他,此时暂任临时指挥的也是他。

    “地狼是土系灵兽,留一部分金、土、火元气属性的人结防护界,其余依次以木、水两属最强的技能向地狼发起攻击。”

    一道道指令从彭宇嘴里发出,一群人也迅速开始行动,准备防护、准备攻击技能。

    在整个过程中,地狼一直冷冷看着众人忙活着,仍旧带着那副不屑的神情。

    直到众人一应准备就绪,地狼仰头向天,深吸了一口气,随后低头一口砂尘喷出,所有攻击或防御的术法竟然就被这一口喷薄击得七零八落。除了个别六个实力出众的人之外,其余人等均或多或少带了些伤,横七竖八躺了一地。

    远处一丛树冠里,叶惊神低声问道:“星海兄,你觉得剩下的这几个人成算有几分?”

    星海别焱思虑片刻,摇摇头说:“如果这几个人能精诚团结,还有三分可能,但此刻的状况,明显他们彼此都会存着提防,出工不出力的情况下,恐怕就连仅有的三成可能也被抹杀了。”

    叶惊神嘴角上翘:“星海兄若对上那头地狼,有没有什么把握?”

    “把握?”星海别焱苦笑道:“叶兄怕是在调侃我吧,遇到这样的对手,别焱恐怕是能跑多远就要跑多远的,哪里来的把握。”

    两人交谈的当口,古祭台处的局面又有所变化。

    重伤一地的兄弟,激起了为首者们的一丝戾气。眼下这个时节,各自势力的重心都放在议政会和其后的行会大比上,根本抽不出太多人手放在这边。故而在中阶灵兽一击之下,便有大半人数躺下,也不算什么耻辱。

    只是被一个畜生如此不屑欺辱,仍然让平时高高在上的几个人脸上感觉热辣辣的。

    彭宇高声喝道:“几位主事,我们先取了这畜生的命为兄弟们报仇,大敌当前,还希望各位不要藏私,有什么事稍后再做计议。”

    众人轰然答应,至于心里是不是仍然各怀鬼胎,也没有空闲去一一计较了。

    “破空斩!”

    “玄冰戟!”

    “苍葛之界!”

    “血弑狂龙!”

    ……

    由于灵宠受到阶级压制,所以唤灵在此战中唯一能做的便是与自己的灵宠一起布置起坚固的防护界,元鼎躲在防护界后释放着威力庞大的术法,御器异人则冲上前去,手中武器裹挟着罡风砍向地狼巨大的身体。

    几个已入人境的高手一出手,便掀起一阵狂涛骇浪。虽然是仓促合作,却一点不见生涩,攻受之间默契,令得地狼眼中的不屑也淡了几分,独角光芒闪动中,前爪重重敲了敲地面,一道道几丈高的石壁瞬间凭空拔地而起,将所有的进攻都挡在身前不远处。

    石壁之坚持了须臾便告失守,不过它已经完成了他的使命——就在石壁轰然倒塌的时候,地狼后腿猛然蹬在地上,身体如一枝利箭般直接冲向了躲在护界后面的元鼎和唤灵们。

    这厮,居然还懂得挑软柿子捏。

    当然并非说元鼎和唤灵本身有多弱势,而是在这场战争里,他们都被或多或少的克制。

    尤其没人想得到的是——土狼的速度竟然可以这么快。

    不过也难怪,灵兽向来只存在于传说中,正因为鲜有人见,故而对其没有太多了解,也正因为没有了解,所以才会有这群无知者勇敢到近乎白痴的挑战举动。

    就因为这种无知,从地狼第一记攻击中得以存活的唤灵和元鼎却在第二轮落得个肠穿肚烂四分五裂的下场。

    远远观战的人中,看得懂的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死掉的是什么人?可是活生生的两个人境高手。这种高手是用无数岁月无数机缘无数磨练累积出来的,不是市场上的大白菜几个子就能买一堆的。就这么一爪的功夫,便没了,怎么能不让人心寒。

    而对这些尚没有感觉的,就只能……躲在角落里继续呕吐了。

    六个人,转眼只剩四个。虽然分属不同势力,可眼前的惨剧却刺得每一个人心头恶痛,不约而同发一声喊,以更决然的态度冲向地狼。

    “啊!”星海寒云实在不忍再看下去。以地狼先天的速度优势对战这几个比它品阶低上很多的人,根本就是一面倒局势。

    叶惊神此时的表情也有些凝重:“灵兽之威,百闻不如一见!”

    星海别焱接过话头:“想来之前它因为并没有感应到我们有恶意,所以放了我们一马。不过……”

    星海别焱刚要有所动作,已经被星海寒云反手拉住,轻微却坚定地对着他摇了摇头。

    叶惊神也发现星海别焱的异常,明白星海寒云为何会有如此反应,也跟着开口劝道:“星海兄,此刻的状况,即使你……也不会有什么改变,请三思。”

    星海别焱眉间浮现不忍,却听见叶惊神说道:“这些人既然做了这样的选择,自然也要承担同等的后果,我相信星海兄是深明道理之人,没必要再给那祭台多一些牺牲。”

    ···

    山洞中,羽文叹了口气,对琉璃说道:“请让你的小弟适可而止吧,毕竟修行不易,无端杀戮也违了造物本意。”

    琉璃并未回答,只是轻轻闭上了眼。

    古祭台处,已经将四个人类高手戏弄成强弩之末的地狼突然加紧了攻势,只得几下,便将四人打至重伤,却出奇地并未结果其性命。

    早有各势力的门人上前来将自己的势力的领事者扶回去,就此头也不回下山去了。

    整个过程地狼一直冷冷注视,却没再采取任何活动。

    待人都走得干净了,这才摇晃了几下尾巴,朝天又是一阵嘶吼,才施施然回到古祭台趴下,似乎便要歇下了。

    藏在树冠中的三人同时松了口气,尤其是星海兄妹,见到事情能出乎自己意料之外地和平解决,一直揪紧的心终于也放了下来。

    星海寒云似乎还没能从方才的情境中彻底摆脱出来,犹自皱着眉头对叶惊神说道:“叶先生,您所谓的‘看戏’是否该收场散去了?”又转头征询自己哥哥的意见:“大哥,早些回家族去吧。这边的事情,就算没有父亲此前的安排,也并非是我们可以插手的。”

    星海别焱沉吟着不置可否,叶惊神却先做了回应:“星海小姐,我需要告诉你,有句话你说错了,这里的事情,我们必须要插手才行。还有,之前的一切还只是一个帷幕,真正的戏码,现在才算开始。”

    似乎为叶惊神的话去印证什么,一道天雷当空劈下,正落在横卧与古祭台上的地狼身上。

    地狼惨嚎一声,纵身跃起,怒目圆睁,两道凶光骤然迸现——

    这片临时的战场,变化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