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摊牌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0本章字数:2963字

    议政会、议政院以及议政厅,这是三个并不相同但有所关联的名词。

    议政会十年一例,用以商榷国内外各项事务、起草新政、拟定条款以及行会品级升降等等事宜,其中与行会相关的程序又被称为“文比”,与行会——正规军联合演习以及高端力量演武被统称为行会大比。

    议政院,是云陆政策的主要执行机构,也是议政会的核心组成部分,多半由六部首脑及一级行会会首构成,个别对云陆建设有特别贡献者,也可以拥有议政院的提名权,是为六部权利的核心机构。

    而议政厅,则是召开议政会的首选地点。

    云昌城在羽王朝时期便做为都城存在,主城内四条主干道交汇中心区域单独划分出一座城中城,是为羽王朝皇宫所在。六部建元后,并没有全盘接纳羽王朝的旧制,连城中城也被毁去城墙和大半建筑,只留下一部分建筑以供各行政部门使用,名之为开放式施政,以体现“平等”之理念。

    秋二月十五日,距离议政会召开只余一天。

    各地首脑已全部汇聚于京都云昌城,文案汇总工作也进入收宫阶段,只待将各地民情表分检甄别入案,持续了数月的筹备工作便告完成。

    虽然是收宫阶段,然而整个云昌城紧张气氛更甚以往。毕竟对于六部各行会而言,每一次议政会的召开,都是决定命运的时刻。是一步而上云端还是翻身堕下尘埃,在议政院的评估结果出来之前,都是未知之数。

    六部政治可称清廉,这主要归功于羽王朝百年来所打下的基础,政绩不可干扰民生,而六部的民情表更加深刻的体现了以天下万民为主的政治基调,如果某个行会治下城市民情表考核不足六项合格,行会则需要面对降级的惩罚,更甚者可能直接会被强制除名。

    而民情考核工作均由议政院委派巡风使直接进入民间调查,最大限度保证民情表所体现的数据真实有效。也正因此,才能保证各行会将属地民生放在第一位去考量。

    然而就算通过了民情考核,也不表示升级可待,六部以武立国,便是民间武风也极为盛隆,故而行会武力的考核也是极为重要的衡量标准。

    若是没有足够的武力保障城防和一地治安,那么还是把位置让给更有能力者吧。

    无论何时何地,竞争就是这么残酷。

    ···

    热血同盟,议事大厅。

    陈朗端坐在厅首,凝神听取手下人的汇报。

    “北岸城闹场者抓了几批,都是本地的流氓混混,受雇闹事,但并没有查出主使者。”

    “北岸城下辖郡镇小股势力骚扰在‘楚将’的协助下已经基本杜绝,民心已趋安定,负面影响应该已控制到最低限度。”

    “参与联合军演的五百名额以及高端演武的十人名额已经敲定,请会首定夺。”

    陈朗拿起手边的一份名册随意翻看了几下,点了点头,说道:“有劳诸位了,热血同盟的走到今天地步,全依仗各位之功劳。”

    下面众人连忙说道:“分内之事,不敢居功。”

    “放开我,我要见会首,我要问问他为什么演武名单上没有我的份儿。”

    和谐的场景,却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

    陈朗嘴角牵出一丝笑容——果然还是来了啊——却故意大声问道:“厅外何人喧哗?成何体统。”

    只听“哎呀”一声,似乎谁挨了重重一下,随即一个红色的身影如同一团火焰一般烧进了议事大厅:“姑父,为什么不让我参加演武?是谁拟定的名单?”

    满厅的人都讪讪笑着,没人敢招惹刻下正怒气冲天的文婉。

    文婉身后,揉着胸口一脸痛苦的秦殇跟进大厅,口中哀怨叫道:“婉妹妹,你不可以这样啊。”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不可以对他这么凶还是不可以对陈朗这般无礼。

    见多了这对小冤家的状况,众人也不以为意,只是暗暗笑着,看会首怎么去处理。

    陈朗哈哈笑了两声,说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婉儿你,怎么?演武名单是我批准的,婉儿可是对此有异议?”

    “别装糊涂!”文婉是热血同盟里唯一一个敢用这种语气对陈朗发脾气的:“姑父你为什么总是偏心?连秦殇这种废物都榜上有名,为什么偏偏没有我的名字?”

    秦殇在一旁热泪盈眶——抗议就抗议呗,骂我做啥子。

    陈朗“哦”了一声:“原来是为了这个,清芸不是也没份的,也不见她来找我闹啊。”

    文婉不依不饶:“清芸是清芸,我是我,我不管,我一定要进名单。”

    “可是名单已经上交备案了,我怎么把你加上去?”

    “武比之前行会会首有名单的变动权,我早就知道的,你糊弄不了我。”

    陈朗挠了挠头,苦笑道:“早知道你会闹,而且会闹得很坚决,所以我早就有应对之策。”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封信笺,隔空抛出,笔直射向文婉。

    文婉探手接过,拆开信笺,飞速看了一遍,表情几度变幻,随即将信笺放入口袋,愤愤说了一句:“你们两个合起伙算计我,有空我再回去找我爹算账。”转身离去。

    秦殇慌忙跟陈朗告了个罪,口中“婉妹妹、婉妹妹”紧随着去了。

    大厅众人无不抹了一把冷汗,心中着实佩服会首大人不动声色便能降服文婉这小辣椒的本事。本想听听会首到底用的是何妙策,然而陈朗却浑然没事一般,只字不再提起文婉。

    一切似乎又回复了平静。

    然而在热血同盟的某个角落,仍是躲着一个失落的灵魂。

    午休时间的训练场惯例是没有人的,而今天却有一个少年仍在场中负重跑步做着体练课程。

    汗水顺着他微黑的脸庞淌下,渐渐成流。虽然中秋的天已然有些寒气,然而少年的身上的衣物却全湿透了。

    远远一个声音传过来:“成杰哥,休息一下,先吃个饭吧。”随着话音,岳戎之出现在训练场的门口。待闵成杰跑近,将手中的饭盒递了上去。

    闵成杰双手拄在膝盖上,剧烈喘息着,隔了半晌,才直起身,道了谢,接过饭盒随处坐下吃了起来。

    岳戎之紧挨他坐下,问道:“成杰哥,还在为没有入选的事烦心么?”

    闵成杰费力地咽下嘴里的饭菜,回道:“没什么,是我们自己不争气,没练好本事。只是……有点失望而已。”

    岳戎之和闵成杰二人如今仍在文婉的手下做着基础修炼,不过二人都已经顺利过了那道关口,迈入修元初期,只等晋职成功,便可以脱离新人培训,加入到行会具体事务中去。

    岳戎之轻叹口气,也不知从何安慰,只是小意说道:“我们三个里,除了非衣哥就以你最聪明,所以我一点都不担心你将来的成就,我们差的只是时间罢了,这次不行,还有下次,继续努力就好了。”

    “下次可是十年以后了,如果要那么久才能做出成绩,不是太丢义父的脸吗?”闵成杰面露微笑:“不必担心我,我还不至于连这点事情都想不开。”

    顿了顿,闵成杰又道:“现在非衣也不知在哪里,希望下次再见面的时候,我们不会被他落下。”

    岳戎之一阵沉默,目光朝远处望去——那里,可有斯人身影?!

    ···

    那么,一心想早日回归热血同盟的任非衣此刻又在哪里呢?

    丰宁往龙首方向,两个晃晃悠悠的少年不紧不慢的在路上走着。

    一身黑衣的少年手里拎着一袋肉包子,不时伸手进去拿起一个塞进嘴里,口中啧啧有声,吃得甚是香甜。

    而他身旁一身藏青秋装的少年,则是愁眉苦脸地捏着自己的钱包,心疼于这些日子以来的开销。

    任、羽二人终究还是继续向北行进了。

    任非衣嘴里叼着肉包子,含糊不清地问道:“你导师他老人家贵姓,怎么会对我的事这么有兴趣?还要安排你送我去什么极北之地。”

    羽文咬牙道:“现在看你的德行,我真怀疑我导师是不是看走眼了,要不是你身上有些东西决不能被某些人得到,谁稀罕管你。而且之前再三警告过你,你身体里的物件千万不能被人看到,你倒好,大庭广众之下用那东西给一个人境高手来了一个贯通伤,就算楚无双已经死了,但消息传出去,你不知道要惹来多少麻烦。本来可以延缓的行程,现在我拼着身份暴露也必须在影响扩大之前把你送到指定地点了。”

    时间倒推回秋二月十五日晨起的离别之后,羽文以说出自己目的为条件用意换取任非衣的配合,任非衣暗藏小心思,但表面上却做了允诺。

    然而羽文的第一句话便令任非衣吃了一惊。

    “你现在随时都有生命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