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绝境重生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0本章字数:3151字

    重新在水潭旁坐下,小白如任非衣也感觉到潭边水元的浓度要高于其他地方。

    任非衣志得意满,稍微休息了一下,又继续向凝甲的最后关口冲击。

    一刻一刻过去,这一次所用的时间竟是比开始更长久。眼见着那半个指节的薄膜渐渐加厚,接近一个指节的厚度,越到最后,似乎需要的元气越多,水潭里的水汽似乎都被吸引过来,渐渐汇聚在任非衣身周,雾茧再次成型。

    任非衣似乎沉睡过去了,一动不动,身上的薄膜渐渐向类似晶体的状态转化,头盔渐渐成型了,带着锋锐边缘的肩甲成型了,臂铠成型了,如两把利剑般的护臂成型了…………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

    “我终于成功啦!”雾茧在被一股气流冲得轰然四散!

    一道精光四射的人影于雾汽中显现,首先入目的是一套连头的雪白铠甲,式样不甚雄壮,却也威风凛凛,尤其是在任非衣的一番心思之下,这具铠甲还合成了一些进攻的能力,比如腕部、肘部以及脚踝部分本该用作防御的护部都由锋利的突刺代替,这样也可以弥补一下任非衣没有武器的劣势。

    “好帅气的铠甲!”一个慵懒的声音响起:“这是什么年头,连小白都会有这般际遇。”

    任非衣身体一震,听出这个声音是谁,转头看去,身旁不远处站着的,不是羽文和易天心还有谁?!

    “蚊子!易天心!你们都没事,太好了!”关心是发自内心的,不难听得出来,所以就连总是喜欢打击任非衣的羽文脸上也露出欣慰的笑容。

    易天心不知什么时候换回了女装,妩媚得一塌糊涂,此刻美女的眼圈正红红的,哽咽说道:“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吓死我了!”

    任非衣嬉笑道:“我命大得很,哪有这么容易出事的。”

    “你确实命大,也亏了你是个天生的怪胎,一般人像你这样凝甲,早死个十回八回了。”羽文脸上的欣慰只显露了一刹那,随即又换上那副刻薄面孔。

    “有什么问题么?我除了刚开始的时候感觉元气有点跟不上,后来就好多了。”

    “要不怎么说你小子是个怪胎呢,竟然用了三天做了别人三年都未必做得到的事情。”羽文口中啧啧有声:“有时候我都有点儿嫉妒你了。”

    “三天?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任非衣大惊:“我怎么觉得只过了一小会儿?”

    “确实有三天了,算上我们分开的那一天,这已经是第四天上了。”易天心信誓旦旦。

    “你们三天前就找到我了?”任非衣还是有点不敢置信。

    “其实当晚我就到了悬崖边上了。”易天心指了指头上某个位置:“我只看到一些打斗痕迹,还有一些浅浅的脚印在悬崖边上,当时我还以为你出事了。”

    “我在悬崖边上守了一晚上,第二天下午的时候羽文找到了我,我们便下来查探了,结果就发现了这么大的一个茧子,后来就一直守到现在。”

    任非衣还想再确认一下,羽文先有些不耐烦了:“你能不能把铠甲卸了说话,别扭死了。”

    任非衣赧然问道:“这玩意儿咋卸?”还好有覆面头盔挡着,没人能看见他的大红脸。

    羽文翻了翻白眼:“凝甲只不过是将元气压缩后的固态形式,你再把它分解吸收就可以了。”

    任非衣依言而行,果然,一阵雾气氤氲,整套铠甲以气态形式被任非衣收回了体内。但是比较特别的是,这一部分元气似乎自成一个体系,与身体里的元气完全不相溶,似乎随时都可以轻易调用出来。

    任非衣心满意足,说道:“现在我也有了自保的能力了,咱们出发吧。”说着率先向北侧的岩壁走去。

    不一会儿,人又绕了回来:“二位,咱们怎么上去……”

    这下连易天心看向任非衣的眼光都有点不一样了。

    羽文装模作样地叹口气,说道:“唉,你这智商啊……这辈子是没啥指望了。”单手轻轻捏了几个手印,随手一划,一道绿色光芒闪过,竟被羽文凭空划出一道裂口,一个小小的身影自裂缝中“吱扭吱扭”叫着跳了出来。

    这是个什么东西啊,任非衣的眼睛都瞪得大大的。

    那小东西完全是一个小木桩的模样,头上还生着几枝繁茂的树杈,身下密密麻麻生长着无数的根须,看样子走路全靠它。

    易天心一把把小木桩抱了起来,高兴叫道:“小陌陌,又能见到你了,真好。”

    任非衣又傻了,指指易天心,又指指小木桩,半晌说不出话来。

    羽文解释道:“这是我的灵宠,叫陌陌,是一只上百年的木灵,我和天心能下来找你,全靠它帮忙。”

    任非衣哦了一声表示大概明白了,此前在琅琊山上洞里射出的藤蔓,想来就是这个小木桩的手段。然而任非衣突然眉毛一挑,坏笑道:“天心?天心是谁啊?”很明显某个六根不净的家伙通过某个称谓联想到某些不太健康的东西。

    羽文懒得搭理他,只是对着小木桩说道:“小陌,还是要拜托你了。”

    小木桩“吱扭吱扭”叫了两声表示明白,从易天心的怀里挣脱出来,身下几缕根须探出,迅速长成粗壮坚韧的藤蔓,缠在三个人身上,随即又是几条藤蔓伸出延长,一直伸长到悬崖边上,扣住悬崖上的一颗树木,也不见它费力,几个人身体缓缓离地,被小木桩带着朝着绝谷外“飞”去。

    当双脚再次踏在地上,任非衣长长出了口气,险死逃生的感觉没有经历过怎么都不会明白,生里死里走了一遭,又成功跨入修元的新层次,似乎连心态都稍稍有些改变。

    羽文将小树桩收入空间裂缝中,转而向任、易二人说道:“追‘逃婚者’的队伍已经被我引到另一条路上去了,但随时有可能杀一个回马枪,面具男没抓到小白的人,想来准备妥当之后会回到这边来找你的尸体,所以此地不宜久留,而且我们要另寻一条路走,尽可能避免我们再被追上的可能。”

    另外两个人当然没有异议,于是仍然由羽文断后处理痕迹,三人继续向依兰郡进发。

    行程的不平静是注定了的,任非衣这样一个香饽饽的存在,加上一个胆大妄为的逃婚者,这一路明里暗里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追踪这三个人。

    从四绝谷出来后的日子,三人着实吃了些苦,什么风餐露宿之类的不在话下,更加恐怖的是睡眠无法保证的情况下,连吃饭的时间都要放在路上,几天下来,三个人都瘦了一圈。

    两个伙伴没有什么抱怨,但是易天心却觉得十分过意不去,所以补给品的采购便全由她独自包揽过来。

    考虑到追踪自己和任非衣的势力会比较多一些,所以羽文也并没有对此反对,只是偶尔趁着易天心采购物品时,羽文也会消失一阵子,不知道都去做了些什么。

    渐渐地,再有一天的路程就可以到依兰郡,三个人都松了口气。

    此时已是八月二十六,距离行会大比已经过去了七八天,各地的城防恢复,临时恢复的路引制也告取消,所以倒不担心入城的问题。

    依兰郡在北地也算是个大郡,数万的人口在南方各地是不多见的,几乎比的上一个小城的规模。这便看出地广人稀的好处来了,在北地,即便是人口相对集中的地方,也绝然不会出现土地过载的情况,庞大的土地面积和几乎供应整个六部的粮食产量足以保障当地人的生活。

    傍晚的时候,依兰城古朴的城墙远远地出现在三人的视线里。

    听到羽文确认到达了第一个目的地,任非衣欢呼一声就要冲向城门,然而转头看向易天心时却发现她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高兴,反而是一脸忧愁烦恼的样子。

    任非衣不解问道:“怎么了?马上就要见到你舅舅,你的难题就要解决了,怎么好像你不大高兴?”

    易天心似乎确有心事,被任非衣看了半晌才反应过来,说道:“哦,不是的,我只是在担心我父亲会不会派人在这入城处守着,如果被他逮个正着,前面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任非衣点了点头说这也是,也不再急着进城,三人小心翼翼地向城门边上蹭去,一路走,一路观察,生怕从什么隐秘的地方窜出一群人来。

    城门司职关上城门之前,三人才咬着牙硬着头皮跟着最后一批人进了城里。

    然而想象中的担心并没有发生,一切都很安静,让人不敢相信的安静。

    易天心仍是皱着眉头想着什么,片刻后说道:“我们先找个客店休息,观察一下情况再去见我舅舅,没有确定我和你们都处于安全环境之前,还是不轻举妄动的好。”

    羽文和任非衣想了想,对此表示赞同,三人一行偷偷摸摸就近找了家客店,要了一间房以供休息。

    待收拾停当,易天心说道:“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舅舅的府邸附近探查一番,也好确定下一步的计划。”

    说着转身出去。

    任、羽二人躺下歇息,一边闲聊着这几日的经历,一边苦等易天心的消息。

    这一等便是好久,直到天色漆黑,羽文猛地起身,叫道:

    “不好,我们赶紧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