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我是你的贵客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11本章字数:1985字

    流言的力量是相当强大的,这点不管在哪个时代都是相当流行的!身在感情纠纷中的王语嫣现在就有做“明星”的感觉,自从上次在例访上不小心闹了个八卦后,现在走哪都会搁一堆人在她后面指指点点,走哪都会被冠上梅世翔女人的标签。

    这不,难得今天休假,王语嫣拉着红红说是想去市集上逛逛,顺便去看下阿牛哥,这才刚出院门没走多远,就碰到了这么一群不速之客。

    为首的是一个青衣女子,拦在王语嫣面前,语带挑衅:“姐妹们!快来看看!这是谁啊?这不是王语嫣王姑娘吗?不!现在咱还不能叫王姑娘了,得改叫夫人了!”尾随在她后面的女人们听着青衣女子这样说,都忍不住附和嘲笑起来。

    “红红,有没有听过好狗不挡道啊?也不知道挡我面前的是哪位姐姐,语嫣可是不认识,听着姐姐讲话口才是极好的,怕是也想做夫人想疯了吧?语嫣其实也没做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为主子解忧不就是我们这些下人的事吗?怕就怕有些人想帮主子解忧,主子看不上啊!”王语嫣可不是好欺的主,自从来到了这古代,碰到的就都是一些让她极其憋屈的事情,今天可好了,被这青衣女子一刺激,之前那一股脑压抑可是全部爆发出来了。

    红红抿嘴直笑:“语嫣说得极好,红红曾也听公子讲过狐狸吃葡萄的故事,就一个字酸!”

    那青衣女子不想王语嫣如此不善,本想羞辱一下她,不想反倒被她奚落了一番,这会看戏的人是越聚越多,想着自己好歹也是大夫人面前最得意的丫鬟,怎由得这王语嫣如此泼自己的面子,趁王语嫣她们正要绕开行走时,朝着王语嫣的脸蛋狠狠的甩了一巴掌。

    避闪不及的王语嫣脸蛋正好被抽个正着,娕白的脸上立马出现了一个浅红的手掌印,画面似乎就停止在这一刻,青衣女子看着王语嫣傻傻捂着脸的样子,顿时来了威风:“不过就是一个骚蹄子,还不知道是怎么爬上公子床的?得意个什么劲?这巴掌是教你不要太得意,不服气是吧?不服气等你做了夫了可以抽回我这一巴掌!”

    王语嫣就那样捂着自己烧得疼痛的脸,红红的关切问候、周边人的指指点点、青衣女子的狠辣教训她通通没听进去,自己这是做错什么了吗?先是莫名从现代穿到古代,然后就碰上了梅世翔,然后她的人生就这样脱轨了!这一切始作佣者是谁?不是那个梅世翔还有第二个人吗?好吧!本不想树敌太多,看样子老虎不发威都当我是病猫了!

    只见王语嫣缓缓站起来,露出一抹颠倒众生的笑容,朝青衣女子面前靠近,慢慢举起手来,青衣女子以为她会甩她一巴掌,赶忙往后退了一步,此时的王语嫣看着让她觉得格外惧怕。

    王语嫣声音细柔,略带笑意:“怎么?怕我还回你那一把掌?姑娘刚才可是下手不轻哦!语嫣这脸蛋还痛着了!”

    青衣女子见王语嫣步步紧逼,忙不迭往后退,有点结巴道:“王语嫣,你想干什么?我可是堡主夫人院中最得意的丫鬟!”

    “呵呵!堡主夫人院中最得意的丫鬟?亏你说得出口啊?也不怕丢了堡主夫人的脸!”王语嫣一声讽笑:“我告诉你,你这种人一辈子永远只有做丫鬟的命,别尝试挑战我的耐心,我保证让你尝到比抽我一巴掌来得还要高兴的快感。

    王语嫣摸摸青衣女子的下巴:“放心!我不会打你!这脸蛋细白细白的,抽上一巴掌怕是连做丫鬟都没人要了!红红!我们走吧!今天真倒霉,出门被狗咬了一口,可惜,我又不是狗不能咬回去,也罢!算是买教训了!”

    落完这句话,王语嫣优雅的离开了众人的视线,红红紧跟在她背后,看着刚才王语嫣那一记漂亮的回击,青衣那丫头可是吓到够呛,看样子这王语嫣可不像表面那么简单,不知道她和公子是不是真的有什么?

    因为青衣女子的突然搅局,王语嫣取消了去集市的计划,回到院子后,她直接冲到梅世翔的房间,正在房间里看书的梅世翔就这样看着眼前这个女子很大火气的冲进来,不过看她生气脸蛋红红的样子,还真是一种享受。

    “梅世翔!我警告你!我跟你没有一点关系,麻烦你去跟你的那些梅家堡忠实女粉们解释清楚,害我大白天出门的被一群疯狗围攻,真不懂你这样的人哪一底值得她们这样痴心暗恋?”王语嫣说得口渴,顺便把桌上梅世翔没喝完的茶一饮而尽。

    梅世翔温柔笑着,起身拥住眼前正在气头上的佳人:“怎么?嫣儿今天受欺负了吗?是谁这么大胆居然欺负我们家嫣儿,我这就去教训他们!”

    也不知怎么回事?或许真受了委屈吧!被梅世翔这样抱在怀里,王语嫣觉得鼻子一顿发酸,眼泪就像珠子一样掉了下来,带着哭腔埋在梅世翔怀里:“我想回家!我讨厌这里!我讨厌梅花堡!讨厌你!讨厌这里的每一个人!”

    看着怀中人儿哭得伤心,梅世翔没来由的心里一阵发紧,很是心疼的帮她擦干眼泪:“好嫣儿!不哭!以后我会在你身边保护你,谁也不会欺负你的!从明天开始,你就不再是梅花堡的丫鬟,而是我梅世翔的贵客,享梅花堡所有贵宾的一切待遇!再也不会有人欺负你了!”

    王语嫣听到自己升级了,立马跳出梅世翔的怀抱,为了洗掉刚才扑在他怀中痛哭的尴尬,她调皮道:“梅世翔!这可是你说的,从明天开始我是王小姐哦!是梅花堡至高无上的贵客哦!”

    这女人变脸怎么跟翻书一样?梅世翔无奈的应允道,看样子自己是又被她摆了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