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豪赌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32本章字数:3010字

    叶涛的侃侃而谈让这一帮所谓的硕士和博士们都闭上了嘴,因为他们知道叶涛讲的都是对的。

    “你倒底是谁?不可能我随便在马路上遇到的一个人就是汽车机械原理学的鼻祖,你不要告诉我,你我相遇只是缘份?”

    朱婧没有理会众人的大骂声和沉默,相反的她个人针对叶涛,励声问道。至从自已一个人孤单力薄的接下威利汽车有限公司之后,无处不在小心谨慎。

    叶涛依然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耸了耸肩膀,“你说对了,我们相遇还真的是缘份,我说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你会相信吗?”

    “狗嘴吐不了象牙!我们总经理这是在欣赏你知道吗?换作别人,她问都没有兴趣问,你竟然还在打马虎眼。”吴美丽道。

    “事实上确实如此!”

    “你不觉得这个理由很弱智吗?我相信除了你自已以外,现场的不会有一个人相信。”朱婧再次厉声道。

    叶涛道:“日久见人心,以后你总会知道的。”

    就在此时,这些围观的部门经理当中,走出一位年纪轻轻二十七八岁左右,英气逼人的男士。

    他走到叶涛的身边,很绅士的伸出了手,“你好,我叫朱子健。”

    伸手不打笑脸人,叶涛同样的伸出了手,不过还没有开口客套,对方已经迫不及待的下了逐客令:

    “我们威利公司最近不太好,竟争对手的打压,家族内部的私人问题,所以我们不会冒险做任何一件事情,包括聘用制度也一样。所以,只能请您离开了。”

    “呵呵呵。。。。。。”叶涛冷笑了几声,看向朱婧道,“总经理,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这就是你说的请我做你的司机,报恩?”

    朱婧道:“好了,都不要说了,我自有分寸,堂哥,你也少说一句,所有事情我一概自已负责。”

    众人悄声的散去,现场只留下了朱婧、叶涛、吴美丽还有刚才的私书。

    “总经理,刚才质量监督局打电话过来说,我们的新品汽车试车没有通过,国家检测没有过关,不能投放市场。”

    朱婧道:“我知道了,现在我们马上去监督局,肖秘书留守办公室里,有任何事情随时打电话给我。”

    一行人来到质量监督局的时候,已经围满了人。今天也不知什么日子,好像赶上新品发布会似的,并不只有威利汽车公司一家而已,同样的也来了另外的两家公司。

    赛马汽车公司是一家以家用型汽车研发、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大型汽车公司,是威利汽车公司强有力的竟争对手之一。

    FB汽车公司同样如此,在华夏国内,只有中低档的汽车最有市场,为了迎合市场,无论国内还是国外的汽车公司,纷纷改变战略,以抢占华夏国内的市场占有率。

    两年前,24岁的朱婧海龟归来,以一个少女怀春,梦想憧憬的年纪接下了父亲肩膀上的重担。

    威利汽车公司起家时是两兄弟共同创业,也就是刚才朱子健的父亲和朱婧的父亲,后来随着创业的艰难,各种原因,朱子健父亲放弃了股份的占比,当威利汽车公司如日中天之时,他已后悔莫及。

    朱婧父亲两年前得了一种怪病,全身瘫痪在床无法行动,所以朱婧不得不含泪接下了重担。

    “哟,这不是朱大小姐吗?您还好吧,上次一见,食不知味,夜不能寐呀!”一位油头粉面二世祖样子的公子哥走了过来。

    吴美丽道:“滚开,登徒浪子!我们总经理是孔雀,而你,只是想吃天饿肉的赖蛤蟆。”

    看着一行三人走过自已的身边,这位公子哥脸上笑容满面,仿佛刚才吴美丽对他的骂声,从来没有听到一样。

    当朱婧三人走到很远的时候,他才缓缓的蠕动嘴唇,“别得意,朱婧,早晚你是我床上的女人。这个世界,没有我史君得不到的东西。”

    史君,赛马汽车公司继承人,现任公司新品推广公关部经理,熟悉公关渠道,了解市场信息,抓住客户资源,这是他工作的目的。

    朱婧对于史君的话理也没有理,仿佛眼前从来没有看到史君似的。吴美丽怕朱婧生气了,还一个劲的劝说不要和这种人一般见识。

    朱婧笑了笑,“这个人,我从来没有当他是人,而是畜牲!”

    “这是谁呀,讲我史君兄弟是狗!”前狼后虎,绕过了史君又来了景鹏飞,这两个不仅是朱婧的竟争对手,也同样是两个臭味相投,桐城有名的公子哥。

    “我家朱总有骂那个家伙是狗吗?”

    “没有呀, 只是我的理解,畜牲和狗有什么区别吗?还不都是畜牲?”景鹏飞洋洋得意道。

    叶涛双眼看向别处,似乎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似的,看到吴美丽独独自和两个纨绔弟子打口水丈还挺有意思的。

    “喂,叶涛,你良心被狗吃了呀,是不是个男人?你就忍心看着总经理被臭男人欺负吗?”

    正在神游天外,沉思自已的想法之中的叶涛听到了吴美丽的话,有点幽怨,又有点冤枉的眼神。

    “那个叫史君没有吃我的良心呀,还有,我也是臭男人,朱总怎么能叫一个臭男人,对付两个臭男人呢?让我无法理解呀,这事情有点矛盾。”

    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无理取闹,跟一个地痞无赖一样的男人。真是后悔,这样的人救了总经理,如果不是为了报恩,怎么会让她做司机。总经理也太大胆了,现在什么样子的坏人都有,如果真是个色狼怎么办呀。

    这叶涛看着也确实不像什么好人呀,虽然现在还没有露出自已的本性的獠牙。

    本来还想再骂叶涛两句的吴美丽还没有来得急,叶涛再次的讲了一句话,“前面那个畜牲比较有文化,后面的这个畜牲比较粗俗。”

    噗嗤--

    一直不苟言笑,冷莫清高的朱婧,没有想到因为这样的一句话竟然笑出了声音。这是叶涛从来没有想到过的。

    “小样儿,你说谁呢,你才是畜牲,你全家都是畜牲!”史君大吼一声冲了过来,似想要和叶涛干一架。

    “不能,不能这样子,史总,刚才还讲你有文化,你怎么能又干起粗俗的事情呢?打架是不对的。”叶涛一副痛心疾首。

    景鹏飞一直都是和史君一条战线上的,今天刚好三家公司都有新品检测,并且非常有意思的是三家新品汽车都没有通过检测。

    唯恐天下不乱的景鹏飞道:“我们三家都是汽车公司的掌门人,不如这样好了,就用我们三家的新品汽车来一次比赛好了,谁先到达目的地,那么谁家的新品汽车比对方晚两个月上市,如何?”

    豪赌!

    这是绝对的豪赌,华夏全国有多少个4S店,如果全部比竟真对手晚两个月上新品,那是多大的损失,这不是万的数据,是几亿几十亿的数据报表。

    “不行,朱总,这个赌我们输不起!”吴美丽在朱婧耳朵边上小心的道。

    朱婧一言不发,脸色严肃沉思。

    史君看着朱婧的脸色就知道没戏了,这个女人太谨慎,不太容易上勾,“算了吧,我就知道你不会同意的。女人当家,没用呀。”

    景鹏飞同样的笑了笑,“朱总,下一次我们有时间再聊了,容您慢慢想吧,本来我还想三家交流一下呢,结果你并不想和我们交流。”

    “卑鄙!”吴美丽道。

    “没有呀,我哪里卑鄙了,我们是以自家生产的新品汽车比赛而已,你不敢比说明你对自已的新品没有信心呀,难怪呢,连检测都没有通过。”

    “你们不也是没有通过吗?”

    “但是我们找到了原因了,返车间之后稍加修改,就可以了。”史君洋洋得意的话,让表婧脸上越来越阴沉,但是她依然是自始自终都没有讲一句话。

    史君和景鹏飞的新品汽车已经启动了,看到朱婧没有表示,他们已经决定离开了。只是在这个时候,他们各自的新品汽车发动的一瞬间,朱婧和叶涛两个同时抬头看着这两辆新品汽车。

    “卑鄙!”一直没有讲话的朱婧一声大喝,脸色铁青。

    “你才知道,只是知道的太晚了,我们就是想以彼之矛,攻彼之盾。”史君道。

    叶涛道:“可以,我代表朱总接受你们的挑战。另外,我再加一个亿的现金赌注。”

    “不行,叶涛,朱总都没有同意,谁给你权力,一个亿资金你有吗?你想亏空公司的钱吗?”

    “美丽,你不用说了,我同意了,叶涛,我相信你一次。”朱婧脸上无喜无惊的道。

    叶涛道:“不是相信我,而是相信美丽。我决定,这场比赛用美丽来当驾驶员!”

    “谁当驾驶员我不管,我只有一点,叶涛,一定要给我赢才行,一定要赢,如果赢不了,我就将你开除了,明天不用上班了。”

    嗯,朱婧这下子来真的了。

    什么事情让她受了这么大的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