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朱善的心计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32本章字数:3133字

    现场此时一片寂静,除了朱允乐歇斯底里的笑声,还有吴美丽惊吓的尖叫。叶涛愤怒异常,双目充血有如入魔了般。

    朱允乐再次的叫过了五个人架住了叶涛,由于叶涛的明月大陆的体质导于常人,而且擒拿散打无一不精,两三个人根本不够看,五个人也不一定行。所以这几个人很聪明,一哄而上,叠沙包一般将叶涛压在了地面上。

    “我再说一遍,你签,还是不签?”

    朱允乐的刀抵在了朱婧的手腕处,白皙的皮肤,冷艳的容颜,无不诠释这是一名少女的手,而且还是一名未经人事,处.女的手。

    两个大男人架住了朱婧,她的左手被人平举伸了出来。

    “朱允乐,你简直就是禽兽不如,想当年你像狗一样的对着我爸爸摇尾乞怜,他看在亲兄弟份上给了你三层的股份,没想到你竟然丧尽天良,想谋夺他的产业,你这种人死不足惜。”

    “哈哈哈……”

    朱婧毫不留情的痛骂,让朱允乐无地自容,索性他再也不拐转抹角,直接撕破了恶魔般的那一层丑陋的外表。

    笑声噶然而止,将刀丢给了一位小弟,自已转过了身去,“砍下她的手带去签章,另外两人杀了。”

    “收到!”

    砰!!!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啊--”

    “有阻击手!”不知是谁,第一个反映了过来,闪电般的扑到了朱允乐的身上,替他挡住了子弹。

    一片哀嚎,一片叫声!

    刚才拿着刀正准备砍掉朱婧的手腕的小弟,被阻击手一枪干掉了拿刀的手。杀猪般的叫声响彻整条街道。

    紧接着从外围街道和中间夹巷之中,冲出了几百人,并且每个人手里都抱着枪。密密麻麻的枪林弹雨,扫射着朱允乐的黑色西装恐怖份子。

    几倍人数的拼杀,朱允乐的人一片倒,同样的情况,就和刚才朱允乐杀警察时一样,不到一分钟,解决了所有对手。

    现场安静下来之后,朱善的私人助理五哥迈步而出,站到了朱允乐的面前,看着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他,不禁一脸轻蔑的笑。

    “这样的胆量,学什么黑.社会。”

    “龙五?你不是辞职了吗?自从朱善生病了,卧床不起以后就离开了,怎么?原来如此,骗我的。”

    朱允乐台起头来看到是龙五,反而一身轻松了起来,“敢骗我又如何?你敢杀我吗?哈哈哈……你敢杀我吗?”

    龙五道:“放心,你会死的,不过不是我杀你!”

    朱允乐“就你?狗始终是狗,你只是朱善养的一条狗,你是我朱家的狗知道吗?从古至今没有听过狗轼主人的。”

    “啊--”

    龙五特种部队出身,三十五岁退伍之后回到家乡,一次偶然的展销会上认识了朱善,从此以后成了朱善的私人特别助理。军队出身的他,整人逼供的手段多的是。听到朱允乐骂声,没有任何表情,拿出一把刀,轻轻的点在了朱允乐的手掌心上,沿途一直划到了手指尖上。

    俗话说,十指连心,朱允乐疼痛的大叫。龙五仿佛没有听到一般,继续划下去,一刀一刀的划着,没有任何知觉。

    朱婧和叶涛三人走了过来,他们得救了。朱婧看到是龙五时,非常意外,做梦也没有想到是五龙救她脱险。

    “五叔!”

    嘘……

    龙五做了一禁声手势,转过头来看着朱允乐,“我是什么身份不用你来说,再有下次我断你一根手指。我一直就是董事长的人,和你没有关系,因为你不是朱家人,代表不了朱家。”

    “哈哈哈……”朱允乐仿佛知道难逃一死,彻底疯狂了起来,眼神凌厉的看了看朱婧和五龙,好像要永远记在心里死不瞑目似的。

    “你们不敢杀我的,因为你们根本想不到,我背后的势力是什么情况,大到参天,恐怖到让你们做恶梦。”

    “我不管你是什么情况,你今天都必死无疑!”一道声音从不远处悄然而来,不怒自威,从容霸气。

    “二弟--”

    “爸爸--”

    朱允乐和朱婧两人同时惊叫,今天一连发生的事情太让人意外,也太让人惊悚了。直到现在还没有结束,所有的事情透着一种诡异,透着一种机密。

    “住口,畜牲,我没有你这样的哥哥。今天你必死无疑,我已经给了你很多次机会了,从一开始你做的所有事情,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全部都清清楚楚,我一直装作不知道,就是想给你机会。”

    “因为你和我流着相同的血,你是我的亲哥哥,可你呢!竟然拿起刀向着自已亲侄女下手,你还是人吗?”

    朱允乐巅狂的笑了起来,非常放肆的笑,朱婧走上前去扇了他一耳光,可朱允乐仿佛不知道疼痛,依旧笑个不停。

    “成者为王,败者寇!我不想多解释什么,枭雄者,霸气无双!”朱允乐讲完之后,闭上眼睛,不再有任何的话语,他一心只等死了。

    此时,朱婧走向了朱善,父女连心,血浓于水,无需多讲什么,二人紧紧的相拥在一起。泪水滚滚的滑落,朱婧强制的忍住,没有哭出声音来。这两年来,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哭泣,她不想让别人知道她的脆弱。

    “小婧,是爸爸不好,这两年来让你受苦了,不该将这么大一个公司交给你。”

    “哇……”听到了朱善安慰,朱婧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音,而且是尽情的哭,委屈的哭,似乎要将这两年来的委屈都发泄完。

    “没事了,好孩子,爸爸现在不是站在你面前了吗?从现在开始,公司将再次由我接管,你就会轻松一些了。”

    “爸爸,这两年来你一直都是给外人制造你病倒的假相吗?”

    “不错!”

    其实远不止两年前,从朱允乐回到威利汽车公司不久之后,朱善就发现了朱允乐有问题 了。随记,他派人到国外打听他,看看他离开了桐城的这些年到底干了些什么,可是结果一无所获,外国当地政府严禁打听他的消息。

    百般无奈的情况之下,只能走着瞧。

    但是,从此之后朱善多了一个心眼,处处对朱允乐防着一手。虽然是亲兄弟,可这么多年的商战摸爬滚打,让朱善养成了时刻提高警惕的心态。

    偶然的一次机会,朱善到定点医院例行体检时,竟然查出了身体“铅”元素超标。这让他大吃一惊,铅元素超标这意味着慢性中毒。

    每天的饮食都是自已的私人厨师做的,怎么会有这种情况呢。

    立即让龙五着手调查,事情很快得到进展,原来很简单,就是他的私人厨师干的。龙五通过层层调查,抽丝剥茧之后,发现厨师和朱允乐是一伙的。

    事后,朱善并没有点破,依然每天如此,定时到医院体检,不久之后,他故意装作身体不适,病到了。

    随即中风,身体瘫痪,卧床不起,不得已只能让朱婧接手公司,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孩子,挑起了大梁,他要让背后的敌人自已浮出水平。

    因为,朱善一直不相信这是朱允乐做的,他一直在给对方机会,希望有一天能良心发现。

    几次绑架朱婧的事情,朱善都一清二楚,五龙就隐藏在暗处观察,一旦朱婧有危险,他就会立即现身救助。

    当朱允乐手下的人在市区杀警察时,朱善就知道,今天可能要兄弟相残了。杀警察,意味着朱允乐已失去了耐心,穷途末路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当朱善将这几年的经过尾尾道来时,现场所有人终于清楚了。

    “小伙子,你很不错,我欣赏你。”

    朱善走到叶涛面前,很友好的伸出了手和叶涛握在了一起。

    叶涛笑了笑道:“我也没做什么,初来桐城没有朋友,感谢朱婧收留了我。”

    “不过,我更加欣赏你对汽车的专业原理,我看得出来,你有很多知识已经超出了机械专家的学识范筹。”

    “呵呵,过奖了,我说我是外星来的,别人不相信。”叶涛自嘲的一笑。

    “我相信了!”

    二人相视一笑,有如一对忘年交。

    和叶涛打过招呼之后,朱善转过身,面目瞬间阴沉,“杀了朱允乐,现场清理干净。”

    砰!

    再次的响起枪声,这一声枪是从远处而来,鸣枪示警的意思。

    这一次只来了两辆车,但是车牌确是让人神情一片紧张了起来,这是“军V”系列车牌。只有达到国家中央正部级以上级别的首长,才有资格坐“军V”系列车牌的专用车。

    车子缓缓的停了下来,从车上走下来几个带着墨镜的人。凌利的锐气,有如一把剑,冲天而起,锐不可挡。

    朱善此时也表情郑重了起来,不是因为这几个人,而是他看到了桐城的父母官走在最后面,他的前面走的是湘湖省的省委书记。

    这是什么情况?省委书记和桐城的父母官像小丑一样的走在后面陪笑脸。

    “所有人全部带走!”

    领队之人惜字如金,仿佛他的到来只是为了讲这几个字而已。

    “为什么?”朱善沉着的问道,面对这样的人,他失去了霸气,不得不低头谨慎对待。

    “这是首长的意思!”

    “哪位首长?”朱善再次问道。

    领队之人面容轻笑一下,看了看朱善之后,再次的转过了头,“五号首长!”